穿越回来的我以为能养老

作者:寒蝉明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
      
      对于这个小插曲,宋殊并没有太过在意,她觉得自己只是顺手而为,随后便健步如飞的朝着季晓晓的描述走了过去。
      
      一路上遇到的人并不多,但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着她。
      
      宋殊统统视若无睹,毕竟她在无限世界的时候见多了各种奇怪的眼神。
      
      于是宋殊花了点时间找到了附近的派出所,并表达了自己目前遇到的麻烦。
      
      派出所内的警察大叔虽然对于宋殊这个一问三不知的人有点头疼,但还是为了她在失踪人口的档案中找到了她的相关资料,并通知了宋殊的家人们。
      
      在警察大叔的叙述中,宋殊大概知道了一些事,比如她的父母其实完全没发现她失踪的事情,还是邻居帮忙报的警。
      
      警察大叔一边说,一边叹了口气,看着宋殊的眼神中透着些许怜惜。
      
      连这样漂亮乖巧的女儿都能忽视,实在是不知道这父母怎么当的。
      
      而宋殊的重点却在于……
      
      啊。
      
      宋殊眨了眨眸。
      
      原来自己才失踪了三个月啊。
      
      作为资深的无限世界一员,她知道每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有快有慢,根本没有规律可言。
      
      宋殊略有遗憾的皱了皱眉,若是流速快的话,她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警察大叔却以为是自己打击到了这个小妹妹,连忙安慰了几句,也不再絮叨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她环顾四周,在看见宋殊后,快步朝她走来。
      
      宋殊一眼便认出了她,同样,她也认出了宋殊。
      
      “宋殊?”
      
      与宋殊的淡定不同,女人却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只因为面前的这名少女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仅仅是失踪三个月,宋殊不但比以前变得漂亮了许多,皮肤看起来又白又嫩,甚至还穿着一套一看就很贵的古装服饰!
      
      宋母惊讶完后,则是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你这衣服哪里来的?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宋殊不语,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母,眼底是不易察觉的冷漠。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在她的记忆中似乎总是冷漠而刻薄,与对待妹妹的态度截然不同,那时候她从未多想,只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所以才不被喜欢,现下看来,是因为别的原因吧。
      
      “你这是什么眼神?三个月不见,你怎么比以前更没礼貌了?”
      
      宋母皱着眉头把宋殊一顿数落,仿佛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一旁的警察大叔见状顿时有些不满,但这毕竟是别人的家务事,他不好插手,只能安静看着,神情却越来越气愤。
      
      宋殊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母的举动,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轻轻放下手中的水杯,站了起来。
      
      她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赏心悦目,不经意间便透露出些许贵气来,令人见之便不禁心生仰慕。
      
      宋母的眉头还是紧皱着,她突然变本加厉道:“你穿成这个样子像什么样子,还不快点脱掉?”
      
      宋殊闻言,神情总算有了一点变化,她微微挑眉,看向宋母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挑衅。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嘲讽道:“凭什么?”
      
      即使宋殊的动作轻佻而又张狂,但却依然未曾给她的美色蒙尘,反而增添了几许艳色。
      
      被一直自卑懦弱的女儿如此当众反抗,宋母不禁感到怒火中烧。
      
      “就凭我是你妈!”
      
      “呵。”宋殊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宋母本想抬手扒她的衣服,却被后者闪过,她惊愕之余,不由得火气上升,刚想骂她一顿,却刚好对上了宋殊那双平静无波的双眼。
      
      明明还是那双和以前一样的如同死水一般的黑眸,却令宋母产生了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她不禁感到莫名的心虚,气势也弱了几分。
      
      “才三个月没见,你居然就变得这么目无尊长,真是丢人现眼!”
      
      一向自卑懦弱的大女儿突然之间变得这般胆大妄为,宋母虽然有些疑惑,但她很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宋殊不会错。
      
      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宋殊一脸似笑非笑,一言不发,只是用一种看着跳梁小丑一般的眼神看着她。
      
      宋母心头一凛,瞬间有一种内心想法都被看穿了的感觉。
      
      难道,她已经知道了那件事?
      
      一旁的警察大叔看了许久,见她越来越过分,终于忍无可忍了,他拦住了宋母,神情不悦。
      
      “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女儿吧,失踪三个月好不容易找回来,你就这么对她?”
      
      宋母见状,嘟囔道:“我们家的家务事用得着你管吗?”
      
      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很识趣的没有再吵闹,不仅是因为被宋殊的反常震慑住,也因为心底那不可言说的心虚。
      
      宋殊朝警察大哥笑了笑,轻声道谢后,便跟着宋母离开了。
      
      一路无话。
      
      到“家”之后,天空已被一片黑色取代,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星子散发着稀疏的亮光。
      
      见到失踪三个月的女儿回来,宋父也只是平淡了应了几声,甚至隐隐似乎对她有些不满。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神色淡淡的刺了宋殊几句。
      
      “真不像话,居然离家出走,搞的好像我们亏待了你一样。”
      
      宋殊哦了一声,神情冷淡。
      
      宋父皱着眉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在发现宋殊穿着一套看着就很贵的古装服饰后,便又训斥了几句。
      
      “真是……不像话,整天搞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还不如你妹妹懂事。”
      
      宋殊对此,反应很是平静,仿佛面前的不是她的家人,而是两个陌生人。
      
      正在这时,一名长相甜美可爱的少女刚好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看到宋殊,愣了一秒,然后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咦,爸爸妈妈,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你们居然不跟我说一声!”
      
      “我们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就打扰到你做作业啊,珍珍。”宋母宠溺道。
      
      听到母亲的话,宋珍珍笑的更灿烂了,她快步下楼,扑到了宋母的怀里撒娇。
      
      宋父则坐在一旁,用宠溺的目光看着两人。
      
      看着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模样,宋殊若有所思的顿了顿,对心中的某个猜测越发确定。
      
      而抱着宋母的宋珍珍则是用余光偷偷关注着宋殊的神情,在发现后者无动于衷的样子时,暗地里却是咬了咬牙。
      
      明明都失踪三个月了,为什么还要回来?真是讨厌的家伙!
      
      和父母交流完感情后,宋母表示要去做饭,宋父则是有事要去忙,留下与宋殊面对面的宋珍珍。
      
      四下无人,宋珍珍也不必掩饰自己,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宋殊,但是却越看越心惊,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事实。
      
      宋殊不仅变漂亮了,甚至气质也和以前有所不同,如果说以前她阴沉的仿佛地沟里的老鼠,那么现在的她就好似脱胎换骨了一般!
      
      “你、你怎么会……”
      
      宋珍珍惊讶之余,又感到非常羡慕,因为她看见了宋殊身上穿着的月白色古装长袍,看起来就很不简单。
      
      她施恩般的朝宋殊搭话,却被后者直接无视,宋珍珍见状顿时心生不满。
      
      宋珍珍看向宋殊,却刚好对上了对方那如寒潭般冷冽的黑眸,不知为何,一股透骨的寒意涌上心头。
      
      她着魔似的盯着那双眸子,直到宋母见她不对叫了她几声,她才如梦初醒一般。
      
      “珍珍?你怎么流汗了?是太热了吗?”
      
      宋珍珍精神恍惚的嗯了几声,久久回不过神来。
      
      宋殊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发愣的宋珍珍。
      
      她曾学习过瞳术,心术不正的人若是盯得久了,很容易便会伤到神魂,这种伤害是潜移默化的,不会立刻生效,算得上是一把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良久后,宋珍珍才缓过神来,脑中却已没有与宋殊对视后的相关记忆了,虽然总觉得忘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珍珍,吃饭了,快去叫你爸爸。”
      
      宋珍珍闻言,顺从的应声,不再多想,上楼去叫宋父。
      
      饭桌上,宋父和宋母的座位中间紧挨着宋珍珍,唯有宋殊坐在他们三人的对面。
      
      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菜,宋殊却动也不动,她早已辟谷,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吃了。
      
      见宋殊迟迟不动筷,宋父皱了皱眉,刚想训斥,就听见宋珍珍撒娇道:“爸,我想吃那个!”
      
      “好好好。”宋父宠溺的点头,收回了放在宋殊身上的视线,把宋珍珍要的菜夹进了她的碗里。
      
      她得意的看向宋殊,想看看对方的神色,却发现对方丝毫不在意,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不禁恼怒的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明明以前她只要一对父母撒娇,宋殊就会露出落寞的神情,为什么她现在突然无感了,难道是那失踪的三个月改变了她吗?
      
      宋珍珍突然道:“妈妈,我也想要姐姐的衣服!能不能也给我买一套啊!”
      
      宋母语塞,宋殊身上穿的并不是她买的,她也不知如何解释。
      
      自从今天与宋殊对视之后,宋母就有些心神不宁,不愿与宋殊正面相对,若是平常,她怕是早就让宋殊把衣服换下给她妹妹用了。
      
      只不过,现在宋殊的反应令她心虚之余,不知为何也不太敢惹她,所以也只能敷衍了应了几声,表示下次会给宋珍珍买更好的。
      
      宋珍珍咬了咬唇,哪里看不出宋母是在敷衍自己。
      
      宋父全程沉默不语,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全然不在意。
      
      把这些细节都尽收眼底,宋殊觉得这几个人实在是难以形容,于是干脆直接站起了身,朝着她的房间走了过去。
      
      身后的三人心照不宣,都没有出言阻止一言不发就离开的宋殊,而是当此人并不存在一般。
      
      ***
      
      宋殊刚一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就有一股灰尘扑面而来,她微微皱眉,双手迅速结了一个简单的印。
      
      紧接着,房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一尘不染、焕然一新。
      
      她关上了门,打量了一遍自己的房间,惊讶的发现……居然和记忆中她临走前的样子一模一样,除了积了许多灰尘外,里面的东西压根就没动过。
      
      其实在回到这个名义上的“家”之后,宋殊又想起了一些零碎的记忆。
      
      比如她的房间,最开始只是一个陈列着旧物的小仓库,空间小就算了,还闷热的很,下雨天的时候还会漏雨,而宋珍珍的房间则恰恰与宋殊截然相反,既舒适又安逸。
      
      这其中的差别对待,可真是太明显了。
      
      心中的猜测似乎隐隐被证实,宋殊笑了笑,虽说不好直接弄死,但小小的惩罚一下还是可以的。
      
      她从来都是一个记仇的人,即使这几人是她名义上的亲人,但在宋殊在眼里,却和陌生人并无区别。
      
      她双手合十,做了几个简单的术式后,轻声道:“去。”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验收成果就好。
      
      宋殊环顾四周,看着地上散落一地、凌乱不已的各种书本和东西,微微皱眉。
      
      她不是一个会亏待自己的人,也因此,便顺手在虚空中画了一道符篆。
      
      最后一笔刚落成,房间内的事物就颤动起来,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自己动了起来,有条不紊的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宋殊见状,满意的笑了笑,顺势走到床前盘腿坐了下来。
      
      深夜,月已上梢头。
      
      宋殊却并未睡,因为今天是难得的满月之夜。
      
      由于功法的特殊性,宋殊可以通过吸取日精月华以提高己身,现下她刚好处于急需打破束缚的阶段,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恢复实力的机会。
      
      淡银色的月之精华以肉眼无法看见的速度朝宋殊的身体里源源不断的涌来,令她忍不住舒服的喟叹一声。
      
      做人的感觉真好啊。
      
      曾经,作为无限世界的一员,宋殊穿越过无数世界,也积攒过数不清的庞大积分,但她从不后悔继续选择做一名人类。
      
      主神曾建议她兑换血统以增强体质,给自己增添活下去的资本,因为这样才更方便做任务,但在宋殊看来,那些看上去很高大上的什么血族血统,狼人血统,精灵血统什么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奇怪血统,统统不如当人类来的舒服。
      
      或许那些血统在某些时候会很有优势,但在宋殊看来,局限性也很大,比如血族不喝血就容易“肾虚”,狼人一到满月就失去理智自动变狼,而精灵……很鸡肋,没什么好说的。
      
      或许人类很弱小,没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和能力,但他们却能依靠自己的智慧、潜力,和创造力,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在宋殊经历过的每一个世界看来,人类恰恰远胜于任何种族。
      
      生而为人,她很自豪。
      
      顿悟完毕后,宋殊蓦地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秘银色的光芒。
      
      她吐了口气,敏锐的发现身体轻盈了许多,那道束缚着自己实力的约束之力似乎也松动了些许。
      
      虽然宋殊很嫌弃那三个血统,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都与月亮有着难以割舍的联系。
      
      他们有拜月之传统,而宋殊则是修习与月有关的功法,两者看似不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通过月亮获取力量。
      
      正在宋殊若有所思之时,她突然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即使隔着好几面墙壁,声音也依然大到传到了她这个偏僻的小角落。
      
      看来是术法生效了。
      
      宋殊心中念头微转的同时,耳边也传来了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吵闹异常。
      
      她缓缓闭上眼睛,逐渐封闭五感,继续专心打坐。
      
      月光倾泻而下,透过窗户,正好洒在那正心无旁骛打坐的某位少女的身上,朦胧的淡银色光辉为她精致漂亮的容颜踱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令其看上去宛如仙女一般美丽。
      
      只不过,那微微勾起的唇角,似乎昭示着少女那并不如同表面般平静的内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