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头他偏要喜欢我

作者:诗召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走马入红尘(7)

      
      当事人没说一句话,倒是宋渡沉不住气,对段山破口大骂,“段山老儿!休要信口胡言!”
      
      段山不客气回到,“宋渡你倒是和你爸一样,虚伪的很哪!你去问问陈玄英她是不是你娘!”
      
      宋渡从被礼遇惯了,被人这样当下说,脸颊发红,反驳道,“我母亲是江苓!怎么可能会是陈玄英!”他已经顾不得敬称了。
      
      “宋渡你怕了吧!你自己去问问陈玄英!”段山看到他这副模样只觉得可笑。宋玺这儿子和他一样表面上谦谦君子,实则肚子里九曲回肠,弯弯道道多着呢。
      
      宋渡一气之下,走到陈玄英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问,“陈峰主!您说,你和父亲没有私,我也不是你的儿子,这都是段门主的诬陷。”
      
      陈玄英本来不荒不忙,但是看着自己儿子这样质问自己,再看看宋玺这个王八蛋,若是不当年他骗了她,她怎么失身于他,她有身孕的时候他又另娶她人。竟然还抢了她的儿子!二十年了,她忍够了。她走进宋渡,轻轻抚摸她的脸颊,说道“段门主说的不错。渡儿,我才是你的娘!”
      
      宋渡惊愕的看着她,慌张的拍下她的手,大声道,“你......你说谎”他的记忆回到和陈玄英相处的时候,怪不得他有时候会觉得陈玄英怎么会对他这般好。
      
      众人听到她的回答更是愕然,没想到竟是一场荒唐戏。
      
      宋渡听完陈玄英的回答只觉得脑袋一片嗡嗡声,就算外面吵闹声再大他也听不见,二十年来的难道他活在精心编制的谎言之中吗?他不信转头皱眉看向父亲,只见宋玺一脸惊愕,冷冷的看着陈玄英,“父亲!您说一句吧!”
      
      林萧婉看宋渡神情恍惚,表情迷茫,再也顾不得其他,心疼的跑到宋渡身边,担心的问道,“宋师兄?”
      
      宋渡没有理她,他在等宋玺的回答。
      
      良久,宋玺看着天下门派武侠聚集在此,一百多双眼睛盯着自己,额头微微冒冷汗,正想要选一个合适的理由,表明这是误会。陈玄英就开口了。
      
      她的声音没有一丝冷冷的,让人听不出一丝情绪,她走到祭祀台下望着众人说“宋掌门既然不说,那么就由我来说个明白。”说完她回头看了一眼宋玺,只见他眼中带了丝乞求,她冷笑,二十年了,她已经不想过这种生活了,继续道,“我本是书香门第家的女子,十一岁时家道中落,被江夫人收到天行门千雪峰做弟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感激江夫人,但是我的确是对不起她。”
      
      “陈峰主,你究竟和宋掌门是怎么回事?”人群中一对她敬佩的壮汉喊道。
      
      陈玄英当年也是打败过西域众多门派的奇女子了。
      
      她指着宋玺道,“他真的是个畜 生!当年他私下与我两情相悦,我有了......孕,他却娶了江掌门的女儿。当时我只觉得只当自己傻好了,大不了我隐姓埋名,好好抚养这个孩子长大,让他远离江湖纷争,没想到他却再我生完孩子的时候抢走我的渡儿,”说到这她的情绪终于有了丝变化,双眼含泪的看着宋渡,只不过宋渡仍在惊讶中,愣愣的回看着她。
      
      “并且许诺我峰主之位,我舍不得孩子,别无他法,回到了天行门。之后他又告诉是江苓想要抚养这个孩子。当时我气急了决定给江苓下□□,”陈玄英觉得这辈子欠江夫人和江苓的以还不清了。“她死后,我才知道她根本不知道渡儿是我的孩子,是宋玺说服她认下这个孩子。”
      
      “陈玄英!你......”宋玺正要破口大骂,被陈玄英笑声打断,她笑的毫无形象,甚至看起来有些癫狂。好一会她才停下来,“宋玺,我终于把二十多年来压在心中不得喘气的事袒露出来,你呢......你害的两个女人一辈子,你心中没有愧疚吗?”
      
      宋玺看她已经疯了的模样,指着她急切的说,“你们看她,已经疯了,疯言疯语,不足为信!”他面色涨红,恼羞成怒。
      
      段山呵斥道,“宋玺!你可对的死去的江掌门,江夫人。午夜梦回的时候没有梦见苓儿来找过你吗?!”
      
      宋玺看着四周愤怒的眼神,甚至有些厌恶的神情,在看着自己儿子一脸的不可置信,只觉得自己心里防线一点点崩溃,大声道,“她说了,毒药是她下的!”
      
      段山噗嗤一笑,讽刺道,“你的妻子天天在你身边,你一个掌门连自己妻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都不知道吗?”
      
      “宋玺!在江苓死前半年,你不也知道是我下的毒吗,可你依然放任不管,甚至默认给我的人提供方便。”陈玄英看着宋玺狡辩的模样,只觉得心底凄凉,她和江苓这辈子都毁在这个男人手里,他却人模狗样的坐上了天行门的掌门。
      
      一想起江苓陈玄英就是深深的愧疚,江苓是个善良的女子,江夫人又是她的恩人,将恩人的女儿害成这样,一直是她这几年的梦魇,不过很快.......大概快结束了吧。不知道何时她变成了这幅模样,让自己都厌弃的模样。
      
      她转头双眼含泪的看着宋渡,她了解宋渡,和他爹一样,特别爱面子,事情总要做到完美,听不得批评的话。
      
      陈玄英看着宋渡不理解的目光,那目光里甚至带点恨,她拔出手中的剑,放在勃颈上,冰冷冷的兵器在温热的肌肤上,但此刻她已经感受不到了任何温度。
      
      双手使劲一划,在众人的惊呼下结束了自己的性命,她闭眼前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宋渡,只见宋渡朝她奔来。脸上划过泪水,蓝白白云,心道她这辈子过得可真失败。
      
      她的血喷出好远,不一会,她身着的白衣就被染成了血衣,宋渡跑过去,不知所措的看着将她抱在自己怀里,在场众人也只有千雪峰弟子和宋渡跑了过去。
      
      年洛泱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来陈玄英和她所想的不同,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
      
      夏凝霜看着满身是血的师父,边哭边喊。不敢相信只是一上午陈玄英就死了,她曾想过武功高强又爱板着脸,对弟子们严格无比的陈玄英会死,却没想到是这样满带愧疚的死去。
      
      段山看着陈玄英自刎,惊叹道,“若不是遇上你宋玺,陈峰主也可以是江湖上一方女豪杰了!”
      
      宋玺已经反应不过来了,看着陈玄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却是想着自己的下场。她一死,本来半信半疑的众人,即可就相信了她的话,死者为大,陈玄英还在江湖上落下个敢爱敢恨的名声,而大家只会把怒火集中在他的身上。
      
      宋玺眼睛一转,看到后面看热闹的云棋,转移话题道,“各位,我宋玺有百般不适,自会在江掌门墓前赔罪,但是此刻应该讨论魔教至宝在何处!”
      
      众人一听这又想起来来着火山口的目的,宋玺都说了会在墓前赔罪,更何况这也算是人家的家事。
      
      “诸位!我段山是不能容忍这样的伪君子是天行门的掌门,天行门也算是江湖上正派的代表!”段山又继续说道,“宋玺这人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找魔教至宝这事应该让他的门派退出。”
      
      宋玺死死盯着段山,这个才是老匹夫正真目的,好一个为苓儿找回公道,为苓儿痛心,全是假的。为的就是让天行门退出这次魔教至宝的竞争。
      
      听完这话,其余几位掌门门主表面上倒是紧皱眉头,一言不发。低下的人听到这话也犹豫起来,其中人说道,“这样不好吧,毕竟是宋玺连累了天行门,我觉得天行门的弟子还是可以一起寻找魔教至宝的。”
      
      宋玺听这人话心中很不是滋味。
      
      “宋掌门现下还没有卸下掌门的职位,你等就直呼名讳,实在是没有礼数。”开始发言的那人的死对头呛了他一句。
      
      随后众人讨论,觉得这人说得有理,可就在这时,佛手宗一人站出来,愤怒的说道,“天行门弟子早就有人与魔教勾结了!”
      
      柳旭看了一眼出来的人,表面呵斥了一声吗“回去!不可胡说!”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又有事发生。
      
      年洛泱听到这个声音心里颤,缓缓转过头看到了当时追杀她和云棋的,木里斯。现在她知道了云棋是万魔门教主,只怕这事会更加棘手。
      
      她闭眼等待着,眉头皱起。早该料到,早晚大家都会知道的。
      
      云棋看到这木里斯微微惊讶,竟然没料到这家伙没死,还在这里。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看了自己小姑娘一眼,看她闭眼准备好的模样。心里一酸。
      
      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木里斯走向祭祀台途中明目张胆的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年洛泱和云棋。夏凝霜不解的看着年洛泱,再看看宋渡,见他也是一副疑惑的模样。只有周星楼担心的表情溢于言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