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做贤妃(重生)

作者:糖炒栗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沈知颐觉得,现下这个情况,她还是不要随便说话为好。于是垂下了眼帘,盯着他同样绣着金丝腾云纹的靴尖。
      
      萧云昭继续在她耳边逼问:“所以朕一出宫,你就要往外跑?”
      
      他身上的龙涎香气息蛮横地侵入她的鼻息,让她满脑子都只能想着他。沈知颐低垂的长睫轻轻颤了颤,解释道:“臣妾是有原因的。”
      
      “大理寺卿之子许淮对公主用情颇深,臣妾想公主马上也要到及笈之年了,便想着把他们聚在一起,让他们多了解对方一些。”
      
      萧云昭听着,忽然伸出手抬起了她的下巴,稍有些粗砺的拇指指腹擦过她的唇角,盯着她的唇端详着。
      
      沈知颐被他稍凉的指尖触碰,却觉得被接触的嘴唇泛起一丝烫。
      
      萧云昭看了片刻,开口:“朕也没看到你这唇边长着媒婆痣啊。”
      
      沈知颐心说,她年纪轻轻,也没那个心思给人做媒。可又不能直接跟萧云昭说,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你妹妹就要嫁去匈奴和亲了。
      
      “萧清玉是长公主,不管她将来看上了谁,朕都会赐婚。”萧云昭放开了她的下巴,眼神寒意逼人,“但你不同,你除了朕别无选择。”
      
      是的,她只能选择他。上一世在她最青葱美好的年华,她没有给过自己除了他之外的任何机会。如飞蛾扑火,一意孤行,最后烧了个灰飞烟灭,真是执拗得无药可救。
      
      萧云昭看她听到这句话后,眼神渐渐变得空洞苍白,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一丝慌张。
      
      但说出口的语气却是更冰冷:“还是你此次出来,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说罢他盯着沈知颐的眼睛,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极怕她的眼神中现出崩溃悔恨之色。
      
      沈知颐想,她上辈子傻傻得任那把火烧,她这辈子万万不会再坐以待毙,纵使星火燎原她有弱水一瓢。
      
      她心底下定决心,走上前一步与他靠的更近,伸出纤纤双臂环住了他的腰,侧脸紧紧地贴着他的胸口,她感到萧云昭的身体一下僵住了。
      
      她的手下是他隔着衣料的侧腰线条,流畅温热,她耳边可以听得到他有力的心跳声。沈知颐这才突然开始感到害羞,她仰起脸,双颊有两朵绯红的云,眼睛亮亮的如点星辰。
      
      他只听她说道:“对呀,臣妾醉翁之意不在酒,只在您。”
      
      冷硬的壁垒一瞬间溃不成军。
      
      沈知颐听到萧云昭的心跳声更猛烈了些,他望了她片刻,眼中的冰川快速融化成炽热。然后萧云昭触上了她环在他腰上的手,把她的手拉开,迅速往后退了半步,像在逃避什么一般地往自己的衣摆上掸了掸。
      
      “只会说好话,朕是万不会再信你的。”
      
      他话语间是责怪,语气却多出了几分柔情,耳廓上的一点淡红出卖了主人的心思。
      
      萧云昭推开房门,转头对沈知颐道:“还不出来?等下他们该起疑了。”
      
      沈知颐连忙小步跟上。
      
      两个人半天才回到包厢中,一个脸颊红,一个耳朵红,空气中弥漫着微妙的气氛。然而萧清玉是个粗枝大叶的,什么也没感受到,问道:“你们怎么去了这样久?”
      
      沈知颐正努力想着怎么解释,萧清玉盯着她的头发,又发现了什么:“咦?你的发带怎么歪了?风也不大呀。”
      
      她伸手替沈知颐正好了发带,眼神又转到了她的皇兄身上:“哥,你的衣襟为何也歪了,噢~我知道了。”
      
      她拉长了尾音,一副了然的得意表情,沈知颐感觉自己的额头冒出了一丝细汗,对面的萧云霖和许淮拼命地向她递着眼神,让她不要乱说话。
      
      萧清玉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眼神,接着大声说道:“你们肯定是在楼下遭了贼偷,又没追上吧?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等下这顿饭我请便是了。”
      
      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沈知颐笑笑道:“啊……是啊,那真是让你破费了。”
      
      “对了,你们刚才去加菜,加的是什么菜?”
      
      萧清玉又抛出了一个她无法回答的问题,沈知颐摸了摸自己的发带,正犯着难,萧云昭语气平静如常地答道:“就你话多,等下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进来几个店伙计,捧着精致的瓷盘一个一个放在桌上,松鼠鳜鱼、龙井虾仁、桂花酒酿圆子……沈知颐发现都是她喜欢吃的,立即对刚才给萧云昭夹了辣菜更加愧疚。虽然她连着刚才在沈府已经吃了两顿了,还是很给面子地夹了好几筷。
      
      喝着酒酿圆子,萧云昭附到她耳边低声说:“多吃点,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关禁闭了。”
      
      沈知颐顿时吃不下了。
      
      转眼间到了子时,沈知颐难得的出宫之游便结束了。众人在华觞楼道别,萧清玉已经饮得有些微醉,萧云昭嘱托萧云霖将她送回公主府,萧云霖又拉上了许淮,沈知颐在心里盼着他能好好把握机遇。
      
      她本想溜回广阳宫,熄灯睡觉,这事就算翻了篇。谁知萧云昭竟跟着她一起去了广阳宫,硬要逼着她写什么“悔过书”。
      
      沈知颐困的眼皮打架,在烛光下撑着下巴委屈兮兮地一字一句写着,时不时瞄一眼对面坐着“监工”的萧云昭。萧云昭撞上了她的眼神,便瞪她一眼示意她继续写。
      
      沈知颐感觉回到了学堂上被师傅罚抄的时候,乖乖地把一篇给写完,再去看萧云昭时,发现他反倒睡着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另一侧,萧云昭用手撑着额头,烛光柔柔地洒在他侧脸上,给他白玉似的皮肤上拢上了一层暖晖。他平日里总是微蹙的眉也展开了,睫毛低垂,在眼下投成一个美好的弧线。少了平时倨傲的表情,清隽俊朗却更直击人心。
      
      虽然前世沈知颐对他有很多怨,但她不得不承认安静睡着的萧云昭确实是君如美玉,芝兰琼华,让她不可抑制的一错再错。
      
      想着萧云昭可能是从营州快马加鞭地赶回来,想要赶上一场璀璨烟火,所以才会这样困到直接睡着了,沈知颐觉得自己足够坚硬的心又生出一个柔软的缺口。
      
      她下意识地向他伸出了手,快要触碰到他紧阖的眼睛时,萧云昭像是感知到了似的,睫毛微动了下,吓得她赶紧做贼心虚地收回了手。
      
      好在萧云昭并没有醒,沈知颐想虽然坐榻下面有软垫,但他这么睡一晚上难免脖子酸,但她又不忍把他这样叫醒。思前想后,她叫人取了被子给萧云昭披在身上。
      
      次日她醒来的时候,萧云昭已经离开了广阳宫,还把她的悔过书也一并带走了。
      
      沈知颐收拾好了,正要出门给皇后请安,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告知她皇上下了令,真的要把她扎扎实实地给禁足半个月。
      
      她回了殿里,气得喝下了两大杯茶。亏得她昨天还觉得萧云昭睡着的样子好看,还觉得心底有了一瞬间的柔情,还给他盖被子。
      
      禁足便禁足吧,她心想,正好省的她去皇后那和别的嫔妃虚与委蛇,也省的别人总往她这跑来套近乎。
      
      看守的侍卫每天向萧云昭回报着消息。
      
      被禁足的第一天,瑾嫔娘娘心情惬意,弹了半天琴,读了半天话本子。读的时候把橘子抱在怀里边揉边看,时而前仰后合,时而簌簌落泪。晚上搬了躺椅坐在院子中央,吹着夜风饮茶作诗,吃下了五块芙蓉糕。
      
      萧云昭听见了,皱眉道:“她吃这么多不嫌撑么?还有,你从哪里看出瑾嫔很惬意的?她不都哭了。”
      
      小侍卫瑟瑟发抖,犹豫再三回道:“皇上,娘娘看的是牡丹亭。”
      
      被禁足的第三天,瑾嫔娘娘心情一般,上午教橘子爬树,手被橘子的爪子划了一下,下午与橘子置气,晚上又与橘子握爪言和。
      
      萧云昭回道:“你只知道看,不知道去喊来太医瞧瞧?”
      
      小侍卫连忙认错。
      
      萧云昭又咕嘟道:“她倒是宠她的猫。”
      
      被禁足的第七天,瑾嫔娘娘心情烦闷,坐在门口的屋檐下看雨,似乎在思念皇上。
      
      小侍卫看着萧云昭忽然舒展开的表情,觉得自己这次似乎掌握了上报消息的精髓,不管是不是胡说,至少自己不会被骂。于是接下来,瑾嫔娘娘天天心情烦闷,日日思念皇上,萧云昭深表满意。
      
      不过沈知颐确实是有些闷不住了,在天气放晴后,她让映秋把小橘子抱着,在萧云昭下朝的时分带去了御花园。
      
      萧云昭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听到路边传来一声细细的“喵呜”声,低下头就见到橘子从树丛里大摇大摆地钻了出来,往他脚前的石路上一卧,赖着不走了。
      
      他把橘子提起来放在臂弯里,橘子半月里已长胖了一圈,抱起来沉甸甸的。
      
      萧云昭问它:“怎么自己溜出来了,和你主人一样。”
      
      “喵。”橘子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眯着眼回道。
      
      没办法,他只能去一趟广阳宫。广阳宫朱红色的大门紧闭,萧云昭阻止了侍卫开门,亲自敲了敲门。
      
      “谁呀?”门内响起了沈知颐的声音。
      
      “朕,给你还猫。”
      
      “是皇上啊,原来橘子去了您那,”沈知颐惊喜道,“可是臣妾还在禁足中,按理说不能开门,您把橘子放在宫门口的树上,让它自己爬进来吧。”
      
      萧云昭把橘子撂在树下,橘子十分有骨气地上去爬了几步,还未过半米便觉得累了,跳下来继续蹭萧云昭的裤脚。
      
      萧云昭无奈道:“看来你还没有教会。”
      
      沈知颐的声音里带着忧色:“这样啊,那只能劳烦皇上把橘子带回去,代臣妾养两天了。”
      
      橘子已经将他的手腕压得发酸,还试图用爪子去勾他胸前的朝珠,萧云昭一阵头疼,冲门里道:“开门,朕宣布禁足结束了。”
      
      话音才落,朱红色的大门立刻打开了,像是等待了许久似的。沈知颐在门内笑意盈盈地望着他,明眸弯弯,红唇皓齿,端是嫣然动人。
      
      萧云昭却觉得烦闷,似乎又被她摆了一道,一手提着罪魁祸首橘子,一手捏上了她洁白莹润的小脸,硬生生把她的笑脸捏成了一只小河豚。
      
      小侍卫在旁边看着,纷纷移开了目光,他们总觉得瑾嫔娘娘面前的皇上,和平时那个冷静克制,不苟言笑的皇上不一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