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为了女装大佬

作者:空山澜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琼花台。
      深紫色的酒液落入琉璃杯中,透明的杯子透出丝丝冰凉,一只养尊处优的手缓缓将其端起对着半升的月亮轻轻摇晃。
      
      “你说珏儿与祚儿去风月楼了?”靠在御榻上的帝王慵懒垂问。
      
      侍立一旁的暗卫看起来像是隐藏在夜色中,很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存在:“是,而且秦王殿下……”
      “嗯?”
      “秦王殿下身着女子装束,那装束乃皇后娘娘为他准备。”
      
      琉璃杯停止了晃动,只剩杯里的深紫色液体未能即使停摆,殷骥沉默半晌忽然放声大笑:“皇后这回到是做了一件好事,这两个臭小子,挺有胆子玩儿。”
      
      他又顿了顿:“难得珏儿这个小古板愿意与祚儿任性玩闹一回,皇后那里你派人拦着些,别让她去搅了他们的雅兴。”
      
      “属下遵命,另外,夏家的大小姐近日入宫频繁,可要拦着些?”
      
      殷骥这回沉默的时间稍久,末了道:“不必,今后不要让她遇上祚儿便是,好了,你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殷骥一口饮尽琉璃杯中的美酒,挥手让身边侍候的人都退下,他躺在御榻之上盯着月亮若有所思,口中若有似无地说了一句:“呵,夏家长女。”这话只有他自己听见,却不知说的是谁。
      
      风月楼里,不少人都听说,今日这楼中来了一位大人物,只不知具体是何身份,方才殷祚从大门进去,能认出他的人不多,暗卫眼神毒辣,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何人认出了殷祚的身份,当即便会派人前去与认出来的人交涉。
      
      殷祚坐在雅间内,风月楼的好酒好菜便如流水般端进来,那老鸨将他引进雅间后又借口出去一趟,似乎也弄清楚了他的身份,进来时比之前还要恭敬不少,行动之间总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
      
      待酒菜上齐,风月楼里不可缺少的姑娘就该上来了,看老鸨对待这位客人如此重视,楼里的姑娘哪能不知道这是一位大人物,模样长得又格外俊俏,抛开身份不谈,光凭那张脸,就有不少姑娘想来试上一试。
      
      众姑娘不约而同在姐们中环视一圈,至于谁能成功,便要各凭本事了。
      
      老鸨再次出去又进来时,身后跟了一长串的莺莺燕燕,仔细一看具是往常不花费些心思难得一见的姑娘,这个场景可让不少客人看呆了眼。
      
      殷祚心里隐隐担心孤身行动的兄长,风月楼给他端上来的美酒不比宫里的差,他却喝得心不在焉。
      
      听到老鸨进来的动静不小,他抬头一看,猝不及防便看到那一群莺莺燕燕之中站着一个比旁边最高的女子都高出一个头的人,殷珏察觉到他的视线对他眨了眨眼,殷祚憋着笑直接就点了他,然后让老鸨带着其它人离开。
      
      殷珏身边看到这一幕的女子见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殷珏猜她心里肯定在想:好一个妖艳贱货!
      
      与他猜想的一样,姑娘们离开后,发现殷珏这个新来的给客人‘抛媚眼’抢了这单好生意的姑娘忍不住跟其他人抱怨:“那新来的着实不懂规矩!”
      
      另一人不解:“她怎么了?”
      
      “按规矩,楼里的姑娘得按照资历、等级一个个上前展示,她可好,刚进去便对客人抛媚眼!”
      
      姑娘说完有人应和,也有人对她的话不屑一顾,应和者是对于自己没来得及发挥而心有不甘,不屑者则认为别人抛媚眼勾搭到客人是别人的本事,规矩上可没说进去之后不准对客人抛媚眼,勾搭客人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她们每日必做的事么?
      
      雅间里,殷祚挥退倒酒的小丫鬟拉着殷珏在桌边坐下,神色稍显兴奋:“你、你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混进来的?”
      
      其实这件事情殷珏自己都颇感意外,“有贵人相助!”
      “贵人?”
      
      殷珏指了指皇宫的方向,殷祚瞪大眼睛,那个方向……皇兄既然说贵人,所指之人定然不是母后,更不可能是皇祖母,所以只有可能是……父皇?!
      
      “真是他?”殷祚不可置信道。
      殷珏明白他口中的‘他’便是自己口中的贵人,于是点头:“你没想错,就是他。”
      
      “他不是在与美人玩乐,为何……”
      
      “有可能是他自己一个人玩乐久了,将事情都丢给你做,良心不安,想让你也乐一乐吧。”
      
      殷祚:“……”这话他其实不太相信,按照他对父皇的了解,父皇大概率不是良心不安,而是觉得这事儿有意思,不过也有可能不是,帝王的心思谁也猜不透。
      
      “那首曲子,我们可还要合奏?”殷祚想起他们今日来这里需要做的事情,兄长说要当头牌,最好能借着这首曲子一句夺下。
      
      殷珏闻言摇头:“光凭一首曲子,即使那是一首从未出现过的新曲,恐怕也不容易。”
      “有新情况?”
      
      “嗯,是我低估了这楼里姑娘们的能力。”他们得到的资料还是有些嘀咕这里的姑娘了。
      
      这些姑娘是真厉害,业务水平杠杠的,貌美是必备的一项,除此之外,人家不仅会传统的琴棋书画,还会剑舞、番邦舞蹈等等,殷珏觉得真要比他可能就只能跟人家比比谁力气大,谁武功高了。
      
      好吧,其实比武功他也没多少信心,毕竟技能还没学完呢,在青楼这种卧虎藏龙的地方,没准还真有力大无穷的小萝莉,或者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
      
      这么一看他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身高了,还是老实做任务吧,什么头牌不头牌的,难度太大了他办不到啊……
      
      所以,殷珏很有自知之明的怂了,头牌?抱歉臣妾做不到啊~
      
      “我们需要改变计划吗?”殷祚听到兄长的描述,深感这次来得很值也稍微明白了父皇将云隐卫交给自己的深意,若常年困在宫墙之中,他恐怕会变成一只真正的井底之蛙。
      
      殷珏放在桌上的手指有节奏地敲了敲桌子:“头牌什么的我是不敢想了,不过,在这楼里站稳脚跟并不难,只要站稳脚跟就能查到想要的信息。”
      
      殷珏一下子就给自己把难度降低了一大截,在楼里站稳脚跟确实不难,只要姑娘长得美,愿意进这楼里赚钱,老鸨没有不答应的。
      
      每个姑娘在楼里站稳脚跟的方式不同,最容易的就是赚皮肉钱,这个选项当然第一时间便被殷珏排除。
      
      “接下来就需要你的配合了,咱们依旧按计划行事,去掉当风月楼头牌的目标,我们可操作空间会更大。”
      “好。”
      
      兄弟俩在雅间里又叫了好几个吹弹奏唱的姑娘,边欣赏歌舞边好肉吃着好酒喝着,殷祚感觉自己这次是真来对了,这风月楼的歌舞跟宫中的歌舞真是不一样。
      
      一顿好吃好喝过后,他们对视一眼,殷祚给了其它姑娘打赏后便让她们离开,不一会儿,殷珏拿起酒杯:“可准备好了?”
      
      殷祚兴奋点头。
      
      一直关注着这间雅间的老鸨忽然听到屋内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心脏猛地一跳,暗道不妙,方才就不该让那新来的进去侍候!
      
      没等她找个由头进去瞧一瞧,那雅间的门便‘嘭’地一声被人用力打开,一人愤愤地从房中冲出来,又里面的人拽住一只手:“姑娘留步!”
      
      老鸨赶忙上前询问:“客官息怒、客官息怒这是怎么了?”她转头质问殷珏:“你不好好在房中侍候跑出来做甚?”
      
      殷珏指着殷祚的鼻子愤愤道:“这厮竟想掀开我的面纱,简直岂有此理!老娘不侍候了!”
      
      老鸨气笑了,这小贱人竟敢在客人面前称老娘?
      
      之前安排人安排得急,有人将这新人安插进来她看这人身姿高挑窈窕,露在外面的皮肤极好,眼睛又凌厉美艳便没在意,谁曾想这位贵客竟真选了她,能得贵客青睐她竟然敢下贵客面子:“不就是一张面纱,摘就摘了!”
      
      她说着便要上手将殷珏脸上的面纱摘掉,殷珏身子一闪,躲了过去,老鸨几次尝试都失败,不由得气急了:“来了这风月楼你还想端着?这是要当了婊.子又立牌坊?”
      
      殷珏听到她这话险些忍不住笑,想想他这会儿确实是真正的当了婊.子又立牌坊。
      
      “来人!”老鸨对着风月楼里的打手怒吼一声,几个站得近的打手便冲上前来,这时候该殷祚出场了:“这是做甚?”
      
      老鸨看到说话的是他,脸色一秒从愤怒转向谄媚,那变脸的功夫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这贱人搅了客官的兴致,今日客官的一切花费便全免了,奴家再给您送个好的来,这一个定会好好□□。”
      
      “放开!”殷祚上前挥开压制住殷珏的几个打手:“谁让你们碰她了?”
      
      他转头看向老鸨:“多管闲事!”转而面前殷珏时脸色又瞬间恢复温柔与心疼:“让我瞧瞧,他们可抓疼你了?”
      
      殷珏不耐烦地将他的手挥开:“你别碰我!”
      
      “好好好,我不碰我不碰。”殷祚松开手局促地站在原地:“方才都是我不好,不该胡乱去动你的面纱,咱们进去继续喝酒?我保证不会再动它。”
      
      “知道就好,今日我乏了,不想喝酒只想休息。”
      
      “那……好吧,你好好歇着,我下次再来看你。”殷祚哄完美人看着她走远,转头看老鸨还站在原地,那温柔的神色瞬间一变,变脸的速度跟老鸨有的一拼。
      
      他对自己的随从打了个手势,随从点头从怀中掏出几锭金灿灿的物件抛向老鸨怀中,老鸨面上不禁露出喜色,急忙将那金子接住。
      
      “我家主子希望下次再来还是她侍候,主子没来的这些日子便让她好好休息,你可明白?”
      
      老鸨闻言哪有不明白的,这新人刚出来接客便被一个大人物包下,她轻易动不得也不能让她去侍候别的客人了,不过这对楼里来说是好事,虽然没办法再□□那新人,但这新人也为楼里绑住了一个大客户:“客官只管放心!”
      
      完事儿了,借着太子爷的名人效应,明天肯定就会有太子爷对风月楼某女子爱而不得的传闻,八卦的力量足够他在风月楼站稳脚跟。
      
      殷珏打着哈欠回到风月楼中自己住的屋子,走到房门前,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看着挺眼熟,他走上前去一看,嘿,还真是:“哟,让我瞧瞧,这不是柳姑娘么?几个时辰不见,你身份变得挺快呀!”
      
      柳蓉黛诧异地瞪大眼睛:“你、你你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殷珏:“我要去风月楼大杀四方当头牌!”
    作者:“你想多了,小姐姐们都很厉害的。”
    殷珏:“我的主角光环呢?”
    作者:“什么玩意儿?光什么?什么环?不好意思,风太大我听不见——”


    明天下午15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