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养大佬

作者:莓莓小青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泼水【已修】

      周娇一进门,赵劳动就迎了上来。
      
      “周同志,那个……”
      
      他说着又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周娇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你是要问豆浆的事吧?”
      
      “对!”赵劳动红着脸重重地点头,“周同志,我姐姐夫做的豆浆咋样?卖得好不?没耽误你的生意吧?”
      
      周娇看着赵劳动为赵劳红的生活而担忧不已的样子,又想到刚才在门外被赵劳红拦住后,她在说道赵劳动言语中充满了鄙夷的样子,心里一阵叹息。
      
      赵劳动这个弟弟也太委曲求全了!
      
      “赵劳动,你不用这么担心的。”周娇笑着安抚他,“今天的豆浆都卖完了,卖得也挺快的,毕竟我们是第一家嘛,生意好一些也正常。”
      
      周娇说话时,赵劳动认真地盯着周娇的表情看,确定她说话时是真心实意地笑着,一颗心这才落了下来。
      
      “那就好那就好,周同志,我就怕我姐他们的豆浆不都好卖给你也惹麻烦了!”赵劳动憨厚地笑着。
      
      小院子里,赵劳动得到了周娇肯定地回答,正为自己不有给周娇惹麻烦也终于能够帮一帮姐姐家而感到高兴,小院子外面,肖宝国却正在对赵劳红拳打脚踢发泄怒气。
      
      赵劳红才踱步到巷子口,在一旁久等了的肖宝国就从阴凉处窜了出来,拦在她前面,把赵劳红好生生地给吓了一大跳。
      
      “怎么样,那个周娇怎么说的?”肖宝国急切地追问道。
      
      赵劳红抬手拍了拍心口处,叹了口气回道:“能怎么样?那就是个油盐不进的丫头,鬼灵精着呢!”
      
      肖宝国一听她没要来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一巴掌啪的一声就打在了赵劳红的背上。
      
      他暴跳如雷,一边揍她一边骂道,“老子娶你回来有什么用!儿子不会生儿子,钱也不会赚钱,让你去问个小丫头片子的话都问不出来,老子要你有什么用!”
      
      赵劳红不敢还手,只能不停地往旁边跑,肖宝国就跟在后面追,两个人在巷子口里一追我赶起来。
      
      赵劳红一边跑一边哭,还要一边躲着肖宝国朝自己伸过来地拳头,她心里都快恨死周娇了。
      
      要不是和这个丫头做生意,宝国怎么又会说起她不会生儿子的事情?
      
      周娇这样的死丫头就是嘴巴厉害人漂亮点,推个卖早点就真当自己是老板了?我呸!还说什么让他们想要看账本就自己去做生意?他们要是能自己做生意当老板,还用得着巴结她一个小姑娘!
      
      肖宝国追着赵劳红也跑累了,突然三两步冲到她身边,手一伸就拽着她的衣服把她拖到了墙边,一只脚立刻抬了起来,眼见着就要往赵劳红腿上重重地踹过去。
      
      突然,赵劳红转过身来高声尖叫着打断了他的动作。
      
      “你别打了,宝国,别打了,我有法子了!”赵劳红尖叫着躲开肖宝国朝自己踹过来的腿,抱住自己的头背过身体朝肖宝国喊道,“我们,我们可以自己做生意赚钱!”
      
      肖宝国抬起地腿在听到了赚钱两个字后瞬间停了下来。
      
      他又恢复了打人前平静的表情,甚至在他走近赵劳红时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只见他伸长了一双大手,然后扶着赵劳红的肩膀把她把还在发抖的身体掰过来,还替她理了理刚才在她四处逃窜时跑乱了的衣裳。
      
      “这话说得不错,我一个男人凭什么一直给一个小丫头卖力气!”
      
      赵劳红的急切让周娇心里不得不对他们多留一个心眼。
      
      周娇能看在周劳动的面子上给他们夫妻俩一个机会,不过看赵劳红今天这个样子这个机会恐怕他们夫妻俩是不会珍惜了。
      
      晚上吃饭时,周娇也问起爸妈知不知道本地有什么有名的手艺人。
      
      “爸妈,你们知不知道我们这儿有什么做豆浆啊小吃啊手艺好的师傅啊?”周娇问道。
      
      周爱军对这些事是完全不知道,张梅倒是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以前那些个运动啊好些老师傅也不知道去哪了,这得好好找人打听打听了。”张梅叹息着说道。
      
      周娇点点头,心想着还是要去问一问张红他们有没有认识的人。
      
      周爱军看她眉头紧锁的样子,关切地问道:“娇娇,是不是你的摊子上出什么事了,昨天那对小夫妻做的豆浆不够好吗?”
      
      张梅也跟着看向周娇。
      
      周娇不想让他们担心,正准备解释一番,突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周娇走过去开门,在看到来人后面色平淡地让他们进来。
      
      “娇娇啊,是谁来了啊?”饭厅里传出张梅的声音。
      
      “爸妈,是周宗带着个女人来了。”周娇朝里面喊了一声。
      
      周宗倒是对周娇这么说话没什么感觉,这个堂妹自从撞了头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在
      家里就是个闷头罐子不声不响的,现在脾气比他妹周宝还大。
      
      周宗身边跟着地女人却在周娇转身后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她。
      
      周宗是老周家的一份子,张梅自然也对他没什么好脸色,让周娇给他们俩倒了水就坐在一边看着了。
      
      周宗端起杯子来喝了口水,然后才指着自己身边正襟危坐的女人说道:“叔叔,这就是我快要过门的媳妇儿,林春来,也是咱们纺织厂的,我带她先来看看你们。”
      
      坐在周宗身旁的女人适时地低下头去,害羞地笑着说道:“叔叔婶婶好,堂妹妹好。”
      
      “嗯。”
      
      周宗的媳妇那不就是沈娟看中的人?张梅对沈娟没什么好脾气,自然对这个新媳妇也没什么好脸色,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好。”周娇淡淡地回道。
      
      眼前这个脸盘圆圆身材丰满的女人,周娇对她可是熟悉得很。
      
      前世她也是沈娟给自己的宝贝儿子精心挑选的儿媳妇,想起过去林春来的所作所为,周娇看向她的目光便不那么友善了。
      
      林春来却不怕周娇瞧不上她。
      
      她在家里是的老二,上边有姐姐下边有弟弟,从小就学得惯会看人脸色,不然这么珍贵的工作也不会落到她的手里。这回要不是沈娟在厂里被人贴了大字报不能再来找周娇他们家要房子了,她也没机会代替老周家上门来!
      
      林春来想起下午赵翠花把她叫到家里细细交代殷殷期望的样子,心里恨不得现在就把周娇他们一家三口赶出去。刚才一进门看到周娇家收拾得这么整齐明亮的房子,她心里更是抓心挠肺的疼。
      
      这可是房子啊!
      
      在他们乡下,没儿子的那就是绝户,绝户的财产就得给兄弟家的儿子继承!
      
      想到这儿,林春来抬起头来,微红着脸和周娇攀谈起来,“我比娇娇你也大不了几岁,肯定说得话来,以后我嫁过来了,娇娇可要多来家里走动走动啊。”
      
      林春来看着周娇的目光像是在大团结一样。
      
      周娇迎上她火热的目光,颇为讽刺地说道:“有什么好走动的,不是都分家了吗?哪有天天往亲戚家里跑的的,自己家呆不住你吗?”
      
      林春来被周娇这么直白的话噎住了,过了半晌才尴尬地笑着说道:“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家来,都是一个祖宗出来的,哪能真的有隔夜仇啊?娇娇,你尽管上门来,我肯定是要好好招待你的!”
      
      说完,林春来又转向周娇的爸妈,“叔叔婶婶得闲了也要来的,亲戚嘛常来常往感情才会好的,像我家各个兄弟姐妹间都是常走动的。”
      
      周爱军不说话,张梅也没搭理她,倒是周娇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我又没有兄弟姐妹,有什么好走动的的?”
      
      林春来捂嘴笑道:“娇娇说的这是什么话,周宗周宝不是你的兄弟姐妹?我嫁过来了,我娘家兄弟一样是你的兄弟,将来也能给你撑腰的。”
      
      “还能把我娶回家去是不是?”周娇顺着她的话笑盈盈地说道。
      
      前世林春来嫁过来后死命撮合自己和她兄弟的事周娇可还牢牢地记着呢。
      
      林春来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放在膝盖上的手扭来扭曲的,尴尬地解释道:“我娘家兄弟怎么配得上娇娇你这么好看的姑娘呢,娇娇,我可,我可没这个意思啊!”
      
      张梅本来是不想搭理她,现在她看这幅样子,张梅就知道这人心里十有八九还真打的是这主意,心里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端起他们喝过的杯子就把里面的水往他们脚下泼。
      
      “婶婶?”周宗站起来跳着脚叫道。
      
      张梅把杯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在沉闷的响声中把跟着周宗站起来的林春来往外面推。
      
      “出去出去!以后你们周家的少来我们家!打什么主意呢?什么没皮没脸的破落户,还没嫁进门就敢往我们家里看了!”
      
      周娇家里动静这么大,旁边的邻居也探出头来看,却看到周宗和林春来臊一个气急败坏的、一个臊红着脸被赶到门外来了。
      
      “张梅,你们家这是干什么呢?赶周宗干嘛呀!”
      
      张梅气势汹汹地说道:“赶的就是这对盯着我们家不放的狼!”
      
      在屋子里听到老妈气动山河的声音,周娇乐了。
      
      周爱军也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