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养大佬

作者:莓莓小青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分家【已修】

      “周娇你在干嘛呢?锅里是什么?怎么还冒着热气呢!”
      
      一个穿着一身崭新白色碎花的确良衬衫和浅灰色涤卡长裤的女人,左手插在腰上,右手直指着还在冒热气的大锅,面目嚣张地质问在锅前瑟瑟发抖的女孩子。
      
      周娇被突然回家的堂姐吓得缩起了身子,恨不得把自己缩到后面的炉灶里去。
      
      “你给我说话啊你,周娇你个小贱人是不是偷吃家里东西了?”
      
      女人气势汹汹地朝着炉灶大步走来,从小就被她欺负的周娇更是吓得什么话都不敢说,只是用自己瘦瘦小小的身躯挡在炉灶前。
      
      “周娇你干嘛呢?给我滚开,小心我揍你啊!”
      
      女人右手握成拳头挥舞着,左手迅速绕过她摸向锅盖。
      
      眼看着就要被她发现了,周娇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转身使劲抱着她的手臂不放。
      
      女人被她抓得手臂痛,更震惊的是从小在自己面前说一不二的周娇这次居然敢反抗自己。她怒火攻心,另一只手死命地拽着周娇的头发就把她往墙边撞去。
      
      只听见一声闷响,脑袋被撞在墙上的周娇突然失去了意识,身体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女人见周娇倒在地上,脸色泛白。摸着下巴想了想,虽然自己记忆里前世周娇并没有这么反抗过,不过她肯定能顺顺利利地活下去的,这可是未来的集团夫人呢。
      
      想到这儿,女人又松了一口气,三两步走到炉灶边,锅盖一掀开,正中间就是一个煮得刚刚好的白煮蛋。她从一边拿过勺子把蛋舀起来,忍着鸡蛋外壳上的热气,静悄悄地离开了。
      
      **
      周娇是在熟悉的爸妈的声音中醒来的。
      
      “爸妈,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周娇睁开眼睛,看着围在自己边上神情焦灼的爸妈,心里一阵怪异。
      
      她不就是和王旗那个渣男离个婚嘛,怎么她爸她妈都过来了,而且看起来好像还年轻了不少。
      
      周爱军看到女儿醒来了,万幸地说着幸好女儿没事。张梅一听,扭着身体扑过去要打他。
      
      “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周娇连忙起身阻止。
      
      一看周娇要从床上起来,张梅也顾不上拿周爱军出气了,赶忙过来扶住她:“娇娇啊,你头还疼不疼啊?”
      
      周娇摇了摇脑袋,一脸懵逼地回道:“不疼啊。妈,你们到底怎么了?”
      
      张梅扶着她靠着墙坐好,心疼极了。
      
      “不疼就好,不疼就好,要是你头疼,妈就怕剩下的钱都不够给你看病啊!”
      
      “哼,不疼你这个女儿就不是贼了!还拿钱看病,这样的小家贼病了痛了就是活该!”
      
      一个面貌尖酸刻薄身材壮实的中年女人走到周娇一家三口的房门外,一边骂着还一边啐了口唾沫。
      
      张梅心里难过,想冲上去打她,被坐在床上的周娇给一把住了。
      
      周娇看着年轻时的父母,环视着这个前世一直住到她出嫁为止的小房间,视线又转向叉着腰站在门口的五大三粗的沈娟。
      
      她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奇怪了,这根本就不是她离婚后自己住的房子,而是他们一家三口挤了十八年的小房间!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瘦得像柴火棍一样的胳膊,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她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回到了还没有遇到王旗那个大渣男的时候!
      
      周娇简直激动得想从床上跳下来唱歌跳舞了。
      
      沈娟看周娇被自己嘲讽了还面露笑意,冷哼了一声。
      
      这周娇不会是撞墙撞傻了吧?不过傻了也好,这样工作和房子就都是他们一家人的了,至于这个小傻子,说不定到时候找个钱多的人家嫁过去,还能再狠狠地赚上一笔呢。
      
      周爱军和张梅也被周娇的举动吓到了,张梅伸出手贴到周娇的脑袋上摸了摸。
      
      “妈,我没事。不过我怎么会昏倒呢?”周娇疑惑不解地问道。
      
      周爱军和张梅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开口。
      
      “你怎么晕的你还不知道啊?不就是你偷吃家里鸡蛋然后撞了墙,蠢货!”沈娟朝他们一家三口翻个白眼。
      
      周娇迷迷糊糊地倒也想起了一些自己晕倒前发生的事情,心里一阵感慨。
      
      前世周宝也是在她偷偷地从柜子里拿了个鸡蛋刚煮上时就回来了,只是那一次自己并没有这么勇敢,她被周宝甩到一边后,闷声哭着看着周宝一口一口把好吃的白煮蛋吃了下去。
      
      事后,周宝还去奶奶赵翠花那里打小报告让她被奶奶当着一家人的面狠骂了一顿,最后还是爷爷出来说话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想到这里,周娇心里既心酸又愤懑。
      
      她为什么会去偷鸡蛋吃,那是因为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一个鸡蛋啊!
      
      明明这个家里的粮食也有他们家的一份,但是她从小只能吃奶奶分到她碗里的那一点点粮食,吃完了还饿想再要一些,奶奶就板着脸骂她好吃懒做;要是爸妈把自己的那份分给她,下一顿他们一家人碗里的粮食还会再少一些。
      
      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了也是这样。
      
      周宝看她嫁得好就一门心思地贴上来,王旗一开始还能坚持,到最后还不是被她捉奸在床?
      
      曾经,周娇觉得自己一辈子做的最勇敢的事情,就是请律师和王旗打了一场离婚官司,得到了应得的财产又重新获得人生自由。
      
      现在,看着年轻的父母和自己,周娇觉得这才是上天对她最大的眷顾。
      
      这一次,她一定要让他们一家人都过上真正的好日子!
      
      周娇目光镇定地直视着站在门口的沈娟,她又没吃白煮蛋,凭什么一次两次都给周宝背锅。
      
      “大伯母,鸡蛋是我煮的,可我一口都没吃呢。周宝堂姐呢?她把我推得撞到墙上就走了吗?鸡蛋要是没了该找她啊!”
      
      听到周宝的名字,沈娟快步走进来,指着周娇就开骂:“你个小搅家精啊,自己偷吃家里的东西不说,还敢冤枉我们家周宝,看我不撕了你的臭嘴!”
      
      张梅原本还想着自己女儿有错在先,不好开口说什么,现在向来老实的女儿都说是周宝吃的,张梅的底气一下子就来了。
      
      “我们周娇可从小就是老实孩子,你们家周宝撞了娇娇不说,撞完人就跑了,自己吃了蛋还赖在我们家娇娇身上,这是什么道理!”
      
      “偷东西的人她能说实话吗?”沈娟挑着眉说道。
      
      “大伯母。”周娇从床上下来,站到沈娟面前,目光泠然地看着她,“天还没黑,家里也还没做饭吧,要不我们请公安同志过来查一查指纹?锅盖上要是除了我的指纹还有周宝的,那鸡蛋是谁吃的不就很简单了?更何况,周宝把我推到墙上,我头上也有她的指纹,这要是查出来,周宝就是杀人未遂加畏罪潜逃。”
      
      周娇向来是这个家里声音最小的存在,一时间大家都被她的气魄镇住了,尤其是沈娟!
      
      周娇说的那个什么技术沈娟不懂,可是又是公安,又是杀人的,沈娟一下子就慌了。
      
      她的周宝呀,这要是坐了牢她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周娇看着沈娟大惊失色的样子,心里分外舒畅,他们一大家人欺负他们一家三口这么多年,以后可别再想有机会来欺负他们了!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很快周家人全部都挤到了这间几平米的小屋里。
      
      赵翠花一马当先,也不管周娇一家人是什么心情,直接就要把这件事给了结了。
      
      “好了,一个鸡蛋的事闹什么闹,还想闹到外面去啊!行了,你们三个就是没个省心的,工作就给周娇了,这件事以后谁也不要再说了。”
      
      张翠花眯着一双眼扫向周娇一家人,就等着他们表个态把这件事给揭过去。
      
      周爱军和张梅听到周娇工作有望,喜出望外,赶忙就想答应下来,可是周娇拉住了他们。
      
      “这个工作我不要,我要我们家的房子和粮本!”
      
      周娇语气坚定,眼神中有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张翠花没想到周娇这个小丫头片子竟敢反驳她,抬手就要往周娇身上打去;周爱军和张梅更是扯着周娇的手臂不住地和她摇头。
      
      周娇握住父母的手,向他们微笑着点头,示意他们不要担心。
      
      这辈子周娇可是不想再要前世那份让她如获至宝的工作了。
      
      就是这份工作让她认识了当时在厂里当会计的厂长之子王旗,后来厂子效益不好王旗就下海经商。她一边工作赚钱养家,一边照顾王家一家子人,结果王旗给了她什么?
      
      这辈子,她可不想再和这个人渣有一丝一毫的瓜葛了。
      
      “爷奶,这房子和工作是怎么来的,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亲戚一场,你们一家占了我们家这么多年的便宜就算了,现在我们家只要回自己的房子和粮本还不行吗?”
      
      周娇话音刚落,周宝脸上倒是露出了一片喜气,她早就盘算着和要怎么把这个工作给弄到手了,房子要来了也是给她哥。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工作她就可以先周娇一步接触到王旗了。
      
      “奶,就把房子给他们吧,咱家以后又不是不能再申请,再说了,我都毕业多少年了,还一直没个工作,别人天天笑话我呢。”
      
      周宝拽着张翠花的衣袖,一个劲地和她撒娇。
      
      沈娟却被周宝的举动气的心口都疼了,工作哪能有房子重要啊!
      
      老头子一退休周宝的工作不就有了,房子才是老大难问题,厂里多少人天天盯着呢,更重要的是,没有房子,周宗还怎么娶媳妇啊!
      
      周娇看着他们各自为政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目光转向了周家的最高权力决策者,也是从进来后便一直没有开口的爷爷周建设,她决定给他们下一剂猛药。
      
      “爷爷,虽然我亲爷奶意外过世后是您收养了我爸,但是我爸妈的工资一直被您捏着,我更是从小连口鸡蛋都没有吃过。现在我们家也不和你们家算旧账了。以前的钱就当是报答我爸小时候您对我爸的养育之恩。”周娇顿了一下,直视周建设继续说道,“您要是不同意,我们就去打官司,到时候别说工作和房子了,我爸妈这些年赚的钱您也得还回来呢。”
      
      张翠花恼羞成怒,嚷嚷着要打死周娇这个搅家精,沈娟在一边附和着,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周爱军和张梅热泪盈眶地看着自己瘦弱的女儿。
      
      他们从来没想到,女儿居然能替他们说出心里话。周家养了周爱军是不假,可他们周家也太欺负人了!
      
      周娇似笑非笑地看着周建设。
      
      周建设被这个向来怯懦的丫头看得脊背发凉。
      
      最后,周建设一声令下喝止住了所有的嘈杂声。
      
      “够了!”周建设抬着疲惫的神色看着如今像是大变了一个人似的周娇,“就这么办吧,好歹都是一个周字,咱们以后还是亲人。老伴儿,把他们三的粮本拿过来。”
      
      张翠花不肯,那可都是钱啊!
      
      周建设沉下脸色来骂道,“还不快去!”
      
      张翠花嘴角蠕动着,却不敢再说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