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修魔吗

作者:木耳甜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诡异的红绳散出浓烈的血腥味,不仅将花姣姣限制得无法动弹,且正抽离她的意识。
      
      她已然有些恍惚,努力维持濒临溃散的意识,喘着大气,断续道:“快取剑,将这绳子斩断!”
      
      陆长旻急忙冲过去,从床板下方的屉子里将剑取出。
      
      他取的是一把金剑,拔出剑鞘的一刹那,被剑鞘封存已久的剑体光芒乍现,屋内亮堂堂顿如白昼。须臾金光敛于剑身,在光滑如镜的剑面宛若一条游动的金龙,流光熠熠。
      
      陆长旻跃上床榻,举长剑照着红绳猛地一劈。
      
      只听哐铛巨响,金剑劈在了被黑洞扭曲的空间外,那里竟有一道屏障将花姣姣隔绝。剑刃连绳子都没碰着,根本无法将其斩断,救她出来。
      
      陆长旻目色凝重地看着眼前越发扭曲的空间,黑洞较方才变大许多,接近整圆。他握剑的手青筋暴起,若是用凡人之力挥动神剑,根本无法释放剑气将屏障劈开。
      
      眼见花姣姣垂下脑袋,似乎晕了过去。粗长的红绳源源不断从黑洞中移处,已缠上了她的脖子,正往她脸上盘绕。
      
      陆长旻不敢迟疑,双手结印,迅速解除神力的封印。
      
      他从未遇到这等状况,已无暇思考此时需要几成力量才足够摧毁这道屏障,便将封印解个彻底。
      
      浩荡神力瞬间如冲破堤口的滔天巨洪,即便他竭力将神力释放的冲击尽数收敛,可荡出的余波仍在四周掀起阵阵气浪,乒乒乓乓捣翻了桌椅柜盆,将紧闭的窗门呼地冲开。
      
      陆长旻重新举剑,凌厉挥去。原本铜墙铁壁般的屏障,此刻宛若蛋壳般轻易碎裂,而已近圆形的黑洞突然缩窄了一半。
      
      陆长旻闪至花姣姣身后,左手搂住她肩头,右手握住神剑,猛地朝将她包裹的红绳端头挥下,红绳顷刻断裂。
      
      他挥下神剑时于掌心凝聚的神力经由剑体化作磅礴剑气,袭卷黑洞。
      
      只听洞内轰鸣作响,又闻铛铛器具摔落声,隐隐夹杂着数道惊呼声。似乎隔着千重山峦,悠悠远远地传来。
      
      斩断红绳之时,陆长旻抱着花姣姣跃出了五六丈远。他将她身上的红绳震碎,赶忙检查一遍,确定她无碍,适才放心。
      
      他将花姣姣暂且安放在结界内,手握长剑,起身朝仍未关闭的黑洞缓步走去。
      
      陆长旻仔细端详这莫名出现的黑洞,而周围原本扭曲的空间正随着黑洞的缩小渐渐恢复平静。似乎是他方才劈去的剑气导致洞口正在收缩。
      
      他聚睛往洞内探视,里头黑漆漆不见一丝光亮,倒是与天庭上空曾因焚天鼎而裂开的虚空类似。
      
      焚天鼎出自魔界第一位魔君栾之手。以西海万丈深渊之地的盘古石为基石,融合自己一半的魔元及躯,并取来魔界地幽的地火炼鼎。最终炼造的焚天鼎可将天空烧出个巨大的洞。就像个张开巨大黑口的猛兽,即便看不见獠牙,也足以令人胆颤心惊。
      
      万年前,陆长旻见过焚天鼎重燃之时,那时虽只有百里方圆,可他清清楚楚看见天空烧穿的虚空是完完整整的圆。
      
      但眼前的黑洞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其边缘微微向外卷翘,就像一张被火烧穿的纸。而他所看过的虚空边缘平整,无卷曲的迹象。且虚空周围的空间并不会发生扭曲。即便打入神力,也不会发出方才轰隆般的回响。
      
      如若不是虚空,这黑漆漆的洞又是什么?
      
      方才他以剑气扫荡,里头传出了些许动静,还有人声,似乎有人在彼端用某种办法打开了这么个玄乎的洞口,打算将花姣姣扯过去。
      
      那黑洞另一侧连接何处?又是什么人?
      
      陆长旻盯着越缩越小的黑洞,百般疑惑,却不得解。
      
      忽而,黑洞中传出一道人声,细辨是男声。
      
      陆长旻警惕地凝力于双目,往内探视。只见黑暗的尽头有丝渺渺光亮,惊现一双锐利的眼,正惊愕又难以置信地瞪来。
      
      “你是谁!”那人厉声问道:“你与她是何关系!”
      
      陆长旻总算听清了他的声音,竟是花姣姣曾收养的第二个徒弟,魔界的二护法凌阳。
      
      陆长旻万般没想到一向尊敬花姣姣的凌阳,会用这等险恶的手段对付自己师父。
      
      他心中怒火迸迸,神力从掌中迅疾而出,将剑身包裹。光芒暴涨,如金轮灼日,将屋中之物悉数淹没。
      
      刺目的金光中,陆长旻寒着眼,冷冷看向洞内。他举剑朝洞内猛地劈去,剑气凝聚成怒目呲牙的猛虎,飞驰如电,呼啸着冲了过去。
      
      只听黑洞尽头传来裂地般巨响,黑洞越发不稳,急速收缩,眨眼消失。
      
      待四周回复平静,陆长旻眼中寒光依旧未敛。他将长剑合入剑鞘,金光顿收,屋中一片昏暗。
      
      他捻火轻弹,点燃烛光,快步走向花姣姣,将她抱起安置在床榻。
      
      方才匆忙救下她,一心只想消除那危险的黑洞。此时好好检查她身上的伤,才发现红绳将她脖子脸颊勒出了一道道的红印,粗糙的绳子更是在她肌肤擦出触目惊心的血痕。
      
      陆长旻即刻施以仙法帮她修复身上的伤。待她肌肤恢复白净无暇,他才重新封印神力,侧身躺在她旁边。
      
      陆长旻的视线静静落在花姣姣脸上,即便她安睡在他身边,回想方才情景,仍是心有余悸。
      
      遥忆一百多年前,他正在天庭与天帝商榷修改天条、制定新规的事宜,却听天兵来报:魔界宣称魔君修炼时经脉阻滞,暴毙而亡,如今魔界由原二护法掌权。
      
      他当下一口气差些没喘上来,愣了半晌才恢复神思,却以为天兵报错消息。
      
      他问那天兵哪里打听的消息,可有证实。天兵只说是魔界传出的消息,尚未去求实。
      
      他抬掌一拍桌,怒道:“未经证实之事就来禀报,如此不严谨,今日起就蹲在十里莲池守莲花!”
      
      桌子受不住他的掌力,震个稀碎。将天兵吓得哆哆嗦嗦,话都说不利索了。
      
      即便他知道是天帝授意天兵严密监视魔界的一举一动,并事无巨细地通报情报,却也抑制不住满腔怒意。离开天庭前,他冷冷将天帝瞪了一眼。
      
      急忙回到昆吾山的屋中后,他将白玉宝盒取出,里头放着一缕青丝,是花姣姣曾随他练功之时不小心被利刃割断的。
      
      他本打算用寻踪觅迹术找到她的踪迹,可任他使出浑身神力,三界如此之大,只凭一缕发丝寻人,无异于海中捞针。
      
      思量再三,他打算潜入魔界亲自查勘实情。却不想,他曾以一丝神力幻化而留在花姣姣心骨中的神侍白虎竟寻了回来。
      
      白虎的神力几乎消散,见到他,匆匆道两句:“她尚活着,不在魔界。”便化作一缕白烟,散于天地。
      
      白虎定是在保护花姣姣时受到重创,神力才会消散得如此快。魔界若是有危险,她应该会逃去人界。他遂握着一缕青丝,日夜施法寻踪。
      
      寻了一百多年,总算将她找到。
      
      他不知花姣姣百年前究竟在魔界遭遇了何事,会落得如今功力大损,双目失明的惨淡境地。他只猜是魔界有人害及她,否则她怎会羁留人界不敢回去?
      
      今日他不禁揣测,是否与她的两位弟子脱不了干系。
      ***
      陆长旻守在花姣姣旁,一宿没睡。直到晨曦微露,她似梦中惊醒,啊地一声坐起身,茫然眨着眼。
      
      花姣姣良久才想起昨晚之事,忙与他询问。
      
      陆长旻只简略地说用金剑劈断了红绳,那黑洞就慢慢收缩,一切恢复如初,并无其他异样。
      
      花姣姣的脸色却渐渐凝重起来。
      
      陆长旻将她面色变化看在眼里,直接就问:“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你知道这黑洞是怎么一回事?”
      
      花姣姣沉默了会儿,才将一个月前在陵江夜船上听到的事说与他听。
      
      “你并非被施巫术的唯一凡人。”她道。
      
      “我曾收过一名弟子,他派魔族到人间寻找男女各五十人。男取纯阳生辰,女取纯阴生辰,并对这一百人分别施以巫术取其精气,再将封存精气的琉璃盅带回魔界。我一直猜不出他收集这一百盅精气有何用。昨晚发生那等诡异之事,却才猜测二者是否有所关联?”
      
      “他许是在哪里学到了寻人的巫术,想用这个办法将我带回去吧。”花姣姣手中摩挲着琉璃盅,无力地叹了口气。
      
      陆长旻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手中的琉璃盅话。盅内有一株指甲盖般大小的草,他原本不知这草是何物,原来是株噬灵草。
      
      他听孟章谈及过噬灵草,生长于妖族起源的四荒之地的洹丘,此草可噬精吞灵。
      ***
      当日用过午膳,陆长旻与花姣姣说道:“今日你我要去庙里拜佛求神,祈夫妻恩爱长久。”
      
      花姣姣怎会当真拜神佛,只是得当着陆氏夫妇的面与他携手同出。到了庙下的山脚,她不再动步,催他上山快去快回,自己在附近转转。
      
      陆长旻知道她不会上山进庙,待入了山阙,他却拐去了大庙旁无人参拜的阎王庙。
      
      他添了许多香油钱,守门的小僧人欢喜非常,便听他言,将门给关严实。
      
      陆长旻行至供奉果盘的桌坛前,以神力裹指,曲指在坛上叩了三下,叫道:“元兄,苍旻有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貓尐懶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