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修魔吗

作者:木耳甜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陆镇山将打击过大的徐丽华扶至屋中,倚在榻上歇息。
      
      待冷静下来后,徐丽华半信半疑:这些年儿子与媳妇云朝雨幕,春茵曾悄悄打听过两次,听到的皆是令人面红耳赤的虎狼之词。若是儿子有隐疾,媳妇怎还有兴致与他同房?
      
      此事需慎重确定,徐丽华便叫陆镇山将二人喊进了屋,私下细问。
      
      陆长旻携花姣姣方入屋,徐丽华就急急问道:“长旻若有疾,为何不早些去治疗,却还日夜厮守,岂不耽误病情。”
      
      花姣姣岂不知他们曾派春茵去打听。为掩人耳目在屋中教陆长旻修炼,又为陆氏夫妇安心,她才故意大声喊得娇软带喘的。
      
      花姣姣道:“长旻不愿找别个大夫,而我曾随父母学医,又曾采药行医,熟识一些疾病的治疗方法,遂想以自己所学帮帮长旻。白日我们并非厮混,只是服汤药行房事,助他治疗此疾。”
      
      她说的有凭有据,又见陆长旻沉着脸默不吭声,可能是触及痛处,面子挂不住。徐丽华哪里还会怀疑,再不好多问。
      
      既然知道陆长旻身有隐疾,按理应该去找个名医来,毕竟这影响到传宗接代的大事。徐丽华却哭丧着脸,陆镇山也是愁眉紧锁。
      
      若是皇亲国戚,皆有御用的医师,私下里诊断治疗,封口不外泄。普通人家,又有些买卖赚了名气的,哪好意思去医堂问询这等事,搁谁家都不光彩。
      
      陆镇山惆怅地叹一声,随口说了句:“若是认识远些城镇的大夫就好了。”如此也不怕外传。
      
      花姣姣一听,心中暗喜,便顺着陆镇山的话,自称曾经行医游历各地,百里外的汲水镇有个名医,就住在落雁山的山脚下。
      
      “那位隐世的名医曾医治过许多疑难杂症,可以前去试一试。”
      
      她说得煞有其事,夫妇二人几未犹疑。就连陆长旻都觉得没有破绽,若是不知她的底细,他也会信了。
      
      徐丽华急忙问她何时带陆长旻去看看,他们好安排马车,一家随行。
      
      花姣姣原本就计划带陆长旻去落雁山修炼,怎可能要他们跟随,只能编个谎,称那位名医不喜人多,且有个怪癖:从不开药方,每个去他那儿看病的人都得留在他那治疗,由他亲自采药熬药。
      
      陆氏夫妇也曾听闻深山里隐居的神医都有些怪癖和习惯,行事异于常人,又在陆长旻的劝说下,他们最终放弃随同的打算。
      
      “我会陪长旻去那儿好好医治。”花姣姣信誓旦旦地保证。
      
      夫妻二人动容不已,徐丽华更是将花姣姣唤至榻边,将她的手包裹在掌中,轻轻拍着,含泪地道了句:“又要辛苦姣姣了。”
      
      在他们眼里,花姣姣非但不嫌弃陆长旻有隐疾,还费心尽力帮他医治,如此心善的好媳妇,打着灯笼也寻不到啊。
      *
      是夜,花姣姣正要躺下,却听见陆长旻上床盖好了棉被。
      
      她半撑起身,拍拍他身上的被子:“还没到你睡觉的时辰,快去打作静神。”
      
      陆长旻却是佯佯不睬,闭眼睡觉。
      
      欸?这家伙怎么突然不理人?
      花姣姣倾身靠近他,加重力道拍了数下,喊道:“你今日鳖汤喝多了吗,别人壮阳你壮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陆长旻忽的睁开眼,就见她盯过来。她双眸比最初所见时明亮了许多,不似蒙上薄尘般,四目相对时,仿佛真在瞧着他。
      
      他便当她能看见,抓着她目光,不悦地问道:“你究竟哪里学来的这些词?精稀早泄?这会儿还壮阳?”
      
      万年前,带她修行时,他可没教过这些话。
      
      “生气了?”花姣姣以为他恼她毁了他的名声,遂大大方方与他道歉,也做了解释:“我只是为找个妥善的借口带你出远门修炼,如此你父母才不会起疑。”
      
      “你与母亲说时,我便猜着了你的理由。可我想知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词?谁教你的?”
      
      陆长旻执于问个清楚,语气挟带几分不容拒绝的严厉,就像个父亲正盘问做错事的孩子。
      
      花姣姣听他咄咄紧逼的口吻,依然以为他还在气自己用的词辱了他。她趴在他侧边,说道:“放心吧!即便你当真早泄,我也不会抛弃你的。男人嘛,只要不是不举,怕个甚。”
      
      不举……陆长旻被她的话堵得一口气差点顺不上来。他不敢再问,只怕她嘴里又蹦出什么惊天骇地的话来。
      
      陆长旻转过身,背对着她睡觉。
      
      见他兀自赌气,花姣姣反复思索自己方才所言,也没觉着哪里不妥,他怎还恼?
      
      她没有安慰男人的经验,又担心他情绪不佳延误修炼。两日后就得去落雁山闭关,万不能被这些琐碎事分了心神。
      
      花姣姣伸手戳了戳他的背:“睡了?”
      
      “你还有何话没说完?”陆长旻冷淡地反问。
      
      花姣姣挪了两寸,又用手指戳他后背,说道:“我方才所言可不是逗弄你的玩笑话。”
      
      “哪一句?”陆长旻问道:“言之凿凿地说我不孕?还是煞有其事地说我夫妻之事有障碍?”
      
      这人语气都冷了许多,明显是在埋怨她。花姣姣发觉自己着实不知怎么安慰一个自尊心受伤的成年男子,心想不如等他自个儿气消吧。
      
      “我既与你成亲,除非你死了,我决不会因为不孕亦或不举就抛弃你。话撂这儿了,你是个聪明人,应当能明白。”说罢,她回身躺下来。
      
      花姣姣将将躺好,陆长旻突然转过身,长臂搂过她腰肢,一手扣住她手腕,将她冷不防压在身下。
      
      花姣姣刚要抬手推开,就听他说道:“我许是没你以为的聪明,不大能明白。你的意思是,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花姣姣点点头:“也可以这么理解。”
      
      陆长旻心脏忽的重重一跳,即便知道她并非因生情而说出这番近乎誓言的话语,可对他而言,她的承诺弥足珍贵。
      
      陆长旻抑制不住心中狂喜,将腰一沉,暧昧不清地说:“你要不要先验验我究竟行不行?不然等到你我真正成亲那日,可就没后悔药吃了。”
      
      花姣姣刚想斥话,忽感觉下方有什么正快速变化,直到......戳到她了。
      
      她蓦地僵住,她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陆长旻难得地捕捉到她受惊的神色,又见她脸颊似有淡淡红晕?只是烛光不明,他低头想再瞧清楚些。
      
      恰时,花姣姣出手快准狠,一把将那速变之物钳住。冷声警告:“你若敢让这东西继续变,我就即刻掐断!”
      
      陆长旻倒抽一口气,隔着薄薄的衣料,他能清晰感觉到她掌心传递的热度。
      
      “若无变化,我可就真不是个男人了!”陆长旻赶忙扯开她的手,从她身上移开。他下了床,却连鞋也没穿,直接往门口大步迈去。
      
      “你出去干嘛?”花姣姣爬起身问道。
      
      “难道继续待这儿等着被你掐断从此不举么?”被她搅乱思绪,连脱口而出的话也跟她一般豪放。
      
      陆长旻捧着一颗乱扑腾的心脏,快步出了屋。方踏上屋外的地砖,冷意即刻从脚底板窜入。
      
      如今已是深秋,寒气夜袭,地砖自然冷得似冰砖。陆长旻正好借着脚下的冰凉缓解身子的不适。
      
      他缓步入园,坐在亭下,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憋了许久的燥气。
      
      想起方才的事,陆长旻摇头苦笑。也不知她何时会对他生出哪怕一丝情愫,也好过如今身子被她摸个遍,他在一旁羞涩身燥,她却脸不红气不喘。
      
      他下意识捏了捏腰下的玉佩。往昔不曾把握机会,如今反来嗟叹,真是他的报应。
      *
      却说屋里头,躺下就寝的花姣姣心神一直静不下来。
      
      她右手手掌一握一放,重复了不知几遍,可掌心的热度却一直未能消退。正因这热度,使她时不时联想到方才所握之物,心脏乱跳两下,真是诡异。
      
      “果然如书中所云,男人那物有毒,轻易碰不得!”花姣姣口中碎碎念,将手在锦衾上擦了又擦。
      ***
      捻指间,又过五年。
      
      陆长旻的修炼十分顺利,花姣姣却又喜又愁。
      
      喜的是,他的肺疾不仅痊愈,且如今打坐静神部分已顺利进入第三阶段——炼气,也要开始修炼筋骨。这意味着,他可以开始学习一些较为简单的功法,譬如御物和剑法。
      
      愁的是,陆氏夫妻年事已高,二人对陆长旻隐疾治愈的信心早已被时间消磨殆尽,他们恐怕再没借口来落雁山修炼。
      
      陆长旻与花姣姣商议:“此次闭关修炼后,暂时回家待久些,寻个合适的机会再计议。”
      
      花姣姣思来想去,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兼顾两头。
      *
      落雁山,无名洞中。
      
      陆长旻将砍好的干柴整齐地码放在角落铺满干草的拱形洞中。正值初冬,落雁山每年冬季都会下雪,他们此次要在洞中闭关半年之久,遂尽量将必需之物准备妥善。
      
      天色已晚,两人早早躺在草垫上歇息。待明日清晨去取几筒泉水,就可封洞闭关。
      
      却不料当晚落雁山气温骤降,洞外的寒风刮得树枝飒飒作响。临近破晓,天降鹅毛大雪。
      
      次日清晨,两人出洞,放眼望去,霭霭雪色漫遍山林,不见草绿树青,不闻啼鸟唧唧。
      
      寒风如刀,往洞口猎猎灌入,割在脸颊生疼。
      
      冷风带来的雪花落在花姣姣眉毛眼睫上,她刚要抬手擦掉,陆长旻先一步帮她拭去脸上的雪花。
      
      他站在她面前,将风挡住,两手轻捧她脸颊帮她暖着。“我得赶紧去山里去取泉水,再晚怕都结成冰了。”
      
      “记得披上氅子。”他掌心温热,花姣姣不由拿脸颊蹭了两下。
      
      陆长旻却经不住她这无意的举动,赶忙撤下手来。回洞披上毛氅后,他提着装好竹筒的竹筐,另一只手挽着件红襟白氅,往洞口走去。
      
      花姣姣依然站在原地,凛冽寒风吹乱了青丝裙裳,她依然伫立如松,目光遥遥落向满山的银妆。
      
      她大概只能瞧见一片白茫茫的模糊景象,但她十分喜爱看雪,每年下雪都会驻步洞口许久。
      
      陆长旻上前帮她披上氅子,一边系上带子,说道:“即便你有功法护身,这夹霜带雪的寒风还是少吹。我方才生了火,洞里暖和些。”
      
      “这雪下得稀奇,你莫要在外逗留太久,快些回来。”花姣姣也叮嘱道。
      
      陆长旻莞尔一笑,他们这般言语,像极了老夫老妻间的切切叮咛。
      *
      回到洞中的花姣姣等了一个时辰,他仍未归。
      
      她渐渐担忧,来回不到两里的路,以他如今的身手,往返两遍绰绰有余。
      
      花姣姣施法蓄力双耳,聆听片刻后,眉头皱起——方圆百丈之内竟无任何动静,连风声也止住了,四下安静得有些诡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貓尐懶的地雷。
    今天作者君的作者收藏终于破千了,好开心,为感谢大家支持,留言送红包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