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16,40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00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春初早被相思染

作者:林有朴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罗隐在再度落第,回到了家乡,路过钟陵时,记得有一位故人。山路崎岖,路上不好走,几欲要掉下车去,罗隐都忍了下去。这是第七次了,恐怕她见又要嘲笑我还是白丁了。
      罗隐想着,看着前方高耸耸峻山岭又无人家,心中不免担心一日之间到不了。便催着叫快些,待快些了,眼前的景物有不同了,是荒山野岭。
      
      “云英待我功成名就,我定会来娶你。”
      
      “我可不相信”
      
      “不信待我发个毒誓。”
      
      “哎别。”
      曾经他在灯下习字,她便在一旁研磨;他在练武她边在一旁托腮看着,有时看着看着有些痴了,竟忘了手头的活计,针扎了手也不知。
      
      可如今。
      云英早等在门口了,一身华裳,穿的是菊纹上裳外面一件金丝绣花长裙丝绸罩衣,下面一件娟纱金丝绣花长裙,云鬓堆鸦,秋水盈盈,眼波流转,顾盼流连。
      
      罗隐走进这家酒馆,上次赶考时曾路过此地,借住过一晚遇见了一位云英姑娘。
      罗隐低头瞧了瞧,身上一身的浆的发白的浅蓝色长衫,此外别无长物。
      
      “公子还是白丁?”
      云英打着扇子,遮着颜,在扇后偷笑。
      “是,”有些无奈,但任是咬牙坚持“我要见云英。”
      “我便是云英。”
      许久未见了,她已是变了模样,从未长开的少女长成了娉婷女子。
      是了,她便是云英。
      差点认不出来了。
      “云英”不知说什么好。
      “阿隐,坐下喝一杯吧。”
      蓦地敛了笑容,云英开口。
      罗隐坐下,“我食言了。”
      “我知道,我本来就没想过做状元夫人。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那你怎么赎身呢?”
      “我自有办法。你瞧这不是开了这家酒馆么。”
      “那真是值得庆贺的事。”
      “阿隐,若我赎了身你可愿带我离开?”
      “我一无功名一无钱粮怎么走。”
      “四海之内皆为吾家。”
      大约是醉的狠了,那日罗隐在酒馆里喝了整整三坛酒,陪着云英。云英说着说着到后来只管这冷笑,大丈夫也不过如此。转身离去。
      次日清晨,罗隐醒转来时,云英已不见了踪迹,待要问时,人已是不见。
      于是题诗一首在扇上:钟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颇具嘲讽的意味,也有感慨。
      云英见后也不闹,只留了一句话:“从此我们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不相干。”
      自嘲的笑了笑,转头对伙计“你们可听见了这人笑我呢。”
      罗隐归去后,再也未曾见过云英。
      只听旁人说道:“春风得意楼的老板娘云英等着一个人,等了三十年,那人却还没有来。”
      临终时,留了一句话,若是有来生,愿再不相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