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东苑。
      
      高延帝在房外的台阶上来回踱步,脸色不佳,台阶之下正是禁军统领罗鸿。
      
      默了片刻,高延帝指着罗鸿,怒道:“朕养你有何用,刺客都闯到朕的眼皮底下了,你身为禁军大统领竟然浑然不知!”
      
      “微臣失职!罪该万死。”
      
      罗鸿连忙躬身作揖,神色难堪,那刺客身手来去无踪,好在发现及时,不然他十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高延帝冷哧一声,“不将此事调查清楚,朕就要你的脑袋。”
      
      房内的贤贵妃走了出来,依在高延帝的怀中,柔声说道:“皇上息怒,晋王不是带人前去追捕去了吗,相信一会儿就能水落石出,好在皇上您相安无事,要是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听到贤贵妃的劝慰,高延帝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伸手将人搂住。
      
      这时,太子带着两名亲卫也赶了来,景汐也随他一同前来。
      
      “儿臣来迟,不知父皇可有受伤。”太子上前躬身行礼。
      
      高延帝微点头,贤贵妃容色温和的替皇帝说道:“你父皇没事,只是让那刺客逃了去,不过晋王带人去追了。”
      
      太子瞥了一眼贤贵妃,眼眸细微的带过一丝阴沉,本王问的是父皇,由得你一个后宫妃嫔自安其位?
      
      虽对贤贵妃有所不满,太子还是幸然地松了口气,“父皇没事,儿臣就放心了。”
      
      太子话音刚落,身后两名亲卫突然发难,大步上前,腰间抽出一把长刀,向着高延帝行刺而来。
      
      众人神色巨变。
      
      罗鸿乘机应变拔出腰上佩剑,挥剑而来,将其挡下。
      
      “是刺客!皇上快走。”
      
      贤贵妃惊呼出声,高延帝拉着她往后退去,怒视一脸不知所措的太子,“太子!你好大的胆子!”
      
      突起大变,太子面色慌张,朝高延帝连连摇头,“儿臣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向两名亲卫,面相陌生,惊谔怒道:“你们不是本王亲卫队的人!”
      
      本跟在太子身后的景汐见此,神色慌张地远离了去。
      
      两名刺客并没有理睬太子的话,继续与罗鸿缠斗着,几个回合不分上下,眼看高延帝要逃去,刺客手一扬,白色粉末对着罗鸿扑面而来。
      
      罗鸿不曾想那刺客有如此阴招,连忙急急退去,险些被那粉末迷伤眼,另一刺客乘机越过罗鸿,追赶高延帝而去。
      
      见此,罗鸿欲要上前拦截,一把长刀挥之而来,将他牵制住,看着堵在身前的刺客,看来是要将他拖住了。
      
      高延帝快步刚退离到庭院中,另一名刺客追赶而来,很快便逼近在眼前,他一挥长刀,道:“楚和玉在哪!”
      
      高延帝将贤贵妃护在身后,神色沉着,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冷哧一声:“原来是为了楚和玉而来,想要便过来拿吧。”
      
      贤贵妃见此,“皇上!你身有宿疾不可再动武啊。”
      
      “无妨,就让你瞧瞧朕年轻时的英姿。”高延帝淡然说道。
      
      想他年盛时四方征战,杀人无数,区区一名刺客,他还是能迎一战!
      
      “废话少说!”只见那刺客甩刀而来,高延帝越身避及,还未来得及挥匕而去,就被那侍卫将匕首打落。
      
      “嗯……”高延帝僵着脸,情况越发严峻了。
      
      ……
      
      忽然一长鞭袭来,将那刺客手中长刀打落在地,刺客侧首望去正是赶来的燕容公主,身后还有景疏。
      
      高延帝见到二人,心头一喜。
      
      见情不妙,那刺客欲想将长刀捡起,燕容立即挥着长鞭将那刀缠起,一扬,长刀落入景疏手中。
      
      景疏握着刀柄,面纱下的嘴角轻轻扬起:“多谢。”
      
      二人迎身而上,出刀迅猛地向着那刺客袭去,加上燕容的长鞭,刺客避之不及,生生吃了一刀。
      
      敌不住二人的招式,那刺客落下阵来,却不料他暗中催动手腕上的袖箭,速度极快,一发射中了景疏的肩膀。
      
      景疏吃痛呼出声,瞥了眼肩上的细箭,血液很快顺着伤口湿了她的衣物。
      
      “景疏!”燕容公主惊道。
      
      景疏咬着牙,淡定回道:“我没事。”
      
      可是好痛啊!
      
      那刺客抬着手,将袖箭对着燕容,眼光森然,“别过来,不然就要你的命。”
      
      话落下,黑夜之中一梅花镖从空中飞驰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入那刺客的喉咙,只见他两眼瞪起,便咽了气。
      
      事发突然,二人都不及反应,连忙抬头望去,远处屋檐之上略过一个黑色的身影,消失不见。
      
      “是谁?!”燕容扬声说道,欲要去追那黑影。
      
      “公主莫追了,那人轻功了得又隔得远,追不上的。”景疏冷静地止住她。
      
      此番有理,燕容只能点了头。
      
      在一旁心急如焚的碧兰连忙上前去把景疏扶住,她知道王妃最怕疼了,又怎能着得住这般疼痛。
      
      与此同时,段亦衍带着一众侍卫赶回来,与罗鸿缠斗的一名刺客,被拿下后,也突然暴毙而亡。
      
      安顿好罗鸿,段亦衍随后往庭落赶来,入眼便瞧见了受伤的景疏,他眉头一紧,朝高延帝拱手。
      
      “儿臣护驾来迟,还请父皇责罚。”
      
      高延帝走上前来,见了景疏的伤势,“速速传唤御医!”
      
      随后便有人下去召请御医,太子急急赶来,扑在地上,神色慌张:“父皇,儿臣与那两名刺客并无任何关系!儿臣怎敢令人行刺父皇!”
      
      高延帝冷瞥他一眼,怒道:“你太让朕寒心了,来人将太子押下去回宫发落!”
      
      太子连忙拖动两膝上前来,急道:“父皇!此事真与儿臣无关呀,一定是有人陷害儿臣,还请父皇明察啊!”
      
      说话间,两名侍卫已将太子架住,带了下去。
      
      ——分割——
      
      西苑一间房内。
      
      秋猎随行的孟御医正在为景疏处理伤势,他往伤口处洒了着止血的药物,从药箱里拿出一把镊子。
      
      瞧见那镊子,景疏神色有些慌张,孟御医劝慰道:“晋王妃可要忍住,这恐怕要有些疼。”
      
      一旁看着的碧兰不忍景疏吃痛,便问道:“御医可有什么止痛的药物,给我家王妃用上。”
      
      “有一味麻醉散可止痛,不过出宫前臣并未将此药带来。”孟御医有些尴尬。
      
      “不用了,御医你拔吧。”景疏沉着的接过话。
      
      听言,孟御医也不再犹豫,用镊子轻轻夹住那根细小的袖箭,景疏连忙撇过头,睫毛微颤,咬紧了牙。
      
      镊子夹着袖箭往外用力,由于箭头是反扣纹,扯起了皮肉撕扯着疼,好在孟御医手上动作很快,那袖箭倏地就从伤口处拔了出来。
      
      经这一下,景疏额头上满是冷汗,脸色苍白,两眼却泛着红。
      
      “没事了没事了,王妃不疼。”碧兰连忙宽慰着她。
      
      袖箭拔、出来后,那血便涌了出来,见此,孟御医朝景疏礼貌点了下头,眉宇间些许羞赧,说道:“王妃,多有得罪了,可否解开衣物让臣清理伤口。”
      
      景疏愣了一下,示意碧兰一眼,碧兰便伸手解开了她的衣领,露出了白皙的肩膀,伤口边缘已经红肿发炎,孟御医用清水将伤口清理干净,准备好的金创药撒上。
      
      伤口被辣得生疼,景疏不免出声,“嘶!”
      
      谁说不疼了!
      
      此时段亦衍推门进来,房内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见到这一幕,面色未改,只是将一瓶白色的药瓶放在桌上,“这是燕容托本王送来的凝雪露。”
      
      见到此物,孟御医面上一喜,“此物是清凉止痛的上等良药呀,还有着消疤之效。”
      
      景疏看了眼段亦衍那张冷脸,“还请晋王替我多谢燕容公主。”
      
      上了此药后,伤口传来的痛楚确实少了几分,孟御医便为景疏包扎上了,并吩咐碧兰两天一换,拾着药箱退下了。
      
      景疏将衣物拉了上来,镇定问道:“皇上那边如何?”
      
      段亦衍轻瞟了眼景疏拉起的衣领,衣裳上血迹斑斑,说道:“两名刺客皆已死,从尸体上暂且查不出什么。”
      
      景疏思虑了一下,道:“那刺客是被一黑衣人杀死,看来是为了灭口。”
      
      “刺客喉间的梅花镖已被取出来,上面的花纹是扶渊阁的标志。”
      
      “扶渊阁?”景疏不禁蹙眉。
      
      “一个专门做人命买卖的组织。”段亦衍停顿了一下,又道:“今夜是本王中了刺客的调虎离山之计,不然你也不会为此受伤。”
      
      景疏微愣,瞥了下肩,“没事,这点伤对于我来说算不上什么。”
      
      虽然现在的她,一动就疼……
      
      段亦衍没有理会景疏的口是心非,只是回头朝碧兰说道,“替晋王妃先将这身衣物换下。”
      
      说罢,双手覆在身后便退出了房间。
      
      很快,碧兰便寻了干净的衣裳给景疏上了,扶着景疏上了床榻。
      
      这碧兰出去没多久,段亦衍随后又推门进来了,面不改色坐在了椅子上,还顺手倒了杯茶水。
      
      景疏觉得不对,又问道:“那你怎么又进来了?”
      
      段亦衍默了一下,理所当然应道:“本王不来这,能去哪?”
      
      “额,西苑不是还有房间吗。”景疏问道。
      
      “为了你我的合作关系,还是莫让皇上得知你我分房睡为好,再说了本王还要仰靠王妃。”段亦衍神态淡然。
      
      什么鬼?景疏神疑地皱眉,“作为大婚当日就被王爷你冷落的晋王妃,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吗。”
      
      “人尽皆知吗,本王怎么不知道?那日不是与王妃进行了友好的交谈吗。”段亦衍扬眉说道。
      
      “……”竟有些无言以对,景疏顿了一下道:“我不管,你在这我可睡不着。”
      
      段亦衍冷嗤了一声,“王妃不会以为,我对你有非分之想吧。”
      
      听言,景疏有些羞恼,欲要起身扯到伤口,疼得她脸色一僵,她咬着牙说道:“王爷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我可是个丑颜,万一我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你的清白可就没了!”
      
      见她伤口发痛,段亦衍剑眉浅皱,不再与她争嘴,将灯灭了后说道:“本王就在椅子上歇息,你大可自行其便。”
      
      景疏仍旧有些犹豫,段亦衍丝毫没有退让的样子,可这折腾了大半宿,既然这位王爷都屈尊将就坐半宿椅子了,只能叹了一声算了。
      
      躺在床上,由于段亦衍在房中景疏也没摘去面纱,困意来袭的她很快便入了眠。
      
      此时,段亦衍仰靠在椅子上,月光透过窗户落在他棱角分明的容颜上,薄唇微微抿起,他手中握着那块玉佩,思绪飘远,忆起景汐所说的话,眼中掠过一丝深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