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御医院内。
      
      躺在床榻上的景汐面色苍白,眉头深深地紧锁着,按张御医的说法,身子颇虚,心绪过于忧郁,造成的昏倒,需要多加休息。
      
      景疏转眼看向坐在左侧的段亦衍,绷着一张脸,细细听着张御医的交代,眉宇间透着担忧。
      
      不知怎的,她喉间就像卡了一层苦涩,不知如何言语,最终还是起身离开了房间。
      
      想起远骐说过,段亦衍心悦之人是景汐,她一直不信,如今亲眼见到,心中难受得紧,她显得如此多余。
      
      想到此,忽然几瓣粉色花瓣飘来,景疏抬头顺着飘来的方向看去,竟是几株樱花树,风把花瓣吹落下来,景疏走近伸手摘了一朵,落在掌心。
      
      一阵风刮来,将那花吹走了,也将景疏的面纱掀了起来,风走了,面纱也落下了。
      
      “想不到这御医院内竟种着几株樱花树。”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声音,景疏回头看去,正是勋王段亦泽。
      
      景疏并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仍旧看向了樱花。
      
      段亦泽渐渐走近,利落地摇开折扇,说道:“自己的夫君对别的女子如此紧张,晋王妃可是有些心伤。”
      
      景疏看向他,淡然一笑:“确实有点,但以后我会习惯的。”
      
      “哦?这话如何说来。”
      
      “我既然不得晋王殿下喜,又何苦为难自己一直去为此伤神。”景疏顿了顿,又摘了一朵樱花。
      
      “我与景汐自小就不同,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体弱受不了北漠的生活,十二岁便被带回了京城。而我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在北漠的操练场里摸爬滚打。她容颜甚好,而我…人人口中的丑女。若我是段亦衍,自然也会喜欢上像景汐这样的女子”
      
      段亦泽愣了神,浅笑:“一个人的美不是单单从容貌上得出来,有些美丽是看不见的。”
      
      “是吗,既是看不见的美,它又怎能是美呢,”景疏忽然恍神,又很快回过神,回头道,“抱歉,对勋王殿下说了一些不相干的话。”
      
      “无碍,本王向来喜欢做个树洞。”段亦泽说道。
      
      景疏不禁轻轻一笑,眉眼弯起,她摊开手掌让风将樱花带走,收起了笑容。
      
      “既然景汐已无大碍,想必有晋王守着也不会再出差错了,我也便先回晋王府了,勋王殿下还要在此等待景汐醒过来吗。”
      
      “嗯,应该会吧,或许也会出宫去喝口酒。”段亦泽摇着折扇。
      
      “那便告辞了。”景疏作礼告别,便离开了此地。
      
      看着景疏的背影,段亦泽扬起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手一转折扇合上,看了飘落的花瓣,只道:“这樱花不及美人妆。”
      
      -分割-
      
      在她的记忆深处有一个人,他的眼眸宛如星河,灿烂如辉。
      
      那是一个牢房,那里很黑,很可怕,伴随着老鼠的吱吱声。
      
      她蜷缩在一角,很害怕,怕得全身发抖,眼泪止不住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嘿!看这里。”一个稚嫩的童声忽然响起。
      
      她抬头起来,一张清秀可爱的小脸上哭得全是鼻涕眼泪,邋遢极了,小小身子止不住的抽动。
      
      牢门外蹲着一个精致如玉的男孩,双手揽着牢门,丝毫不顾那绸缎料子的衣服拖在地上。
      
      “噫,哭得丑死了。”男孩撇了下嘴,却又忍不住笑起来,待他笑完了又道:“你过来呀。”
      
      她愣愣地看着他,抹了一把鼻涕眼泪,颤颤巍巍地爬了过去,一双白嫩的小手上血迹斑斑撑在地上。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男孩问道。
      
      女孩委屈地把嘴一瘪,眼看泪水又要流出来,深吸气又给憋回去了,磕磕绊绊地开口:“他们...他们说我脸上不能...不能......长红色的痣,要抓我......”
      
      男孩目光落在小女孩右脸上,果然有一颗红痣,红痣的存在并没影响女孩可爱的容颜,反倒增色。
      
      男孩狡黠地转了转幽黑的眼眸,凑近说道:“我可以救你出去,不过你长大后就要嫁给我,我要是当了皇帝,你便是我的皇后。”
      
      女孩看着他眼眸,只觉那眸中藏了好多星星,宛如星河,或许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被星河吸引住的她只知道愣愣地点了头。
      
      男孩从腰间解下一块白润的玉佩,伸进牢门栏杆里抓着小女孩的手,递到她手上:“我叫段亦衍,收了我的玉佩,不管你在哪我以后都会找到你,这是我们的约定。”
      
      她点了头,刚握紧玉佩,忽手一空,玉佩消失不见,抬头眼前男孩的笑容越来越模糊,她错愕不已,伸手去抓,却变成了一道云烟……
      
      很快,眼前出现了另外两个人,是晋王和景汐,他们在笑,他们拥抱,显得多么的般配。
      
      她不喜欢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突然一个清脆又刺耳的声音响起,景疏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清明的世界,帐幔与雕架,窗外传来声声鸟啼。
      
      她被惊醒了。
      
      ……
      
      “奴婢该死!扰了王妃清静。”碧兰声音在房内响起。
      
      景疏揉着太阳穴坐立起来,向碧兰看去,桌下是碎了一地的茶具。
      
      “无妨,我睡了多久。”
      
      “已有两个时辰了,王妃。”碧兰答道。
      
      “竟如此之久。”
      
      景疏掀开被褥,碧兰上前扶起,为她穿上衣裳。
      “王妃可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了。”碧兰问道。
      
      梦……
      
      记忆中男孩的脸与段亦衍重合了起来,玉佩……
      
      那么当初说得童言稚语又怎可当真,这场婚事或许都是个错。
      
      相认有何用,不相认又有何用。
      
      既然段亦衍自有所爱,相认便显得多余了,倒不如两清罢了。
      
      景疏渐渐出了神,直到片刻后才开口:“陈年旧事而已。”
      
      将衣物穿好,几个转念间,她在心底下了一个决定,景疏问道:“晋王可回来了?”
      
      碧兰回身便收拾起了桌子的碎片,答道:“王爷正在书房处理公事呢。”
      
      景疏拂了下衣袍,将梳妆台上的面纱戴在脸上,淡淡应道:“嗯,去书房一趟吧。”
      
      “哎,王妃是要去找晋王爷吗。”碧兰利落地将碎片清理干净,景疏再不言语。
      
      随后二人便出了房门。
      
      越过几个亭落,晋王府内开得清雅的木香花,景疏也不顾看上一眼,半晌,便来到书房前,景疏推门而入,身后碧兰将房门关上,依站在门口。
      
      房内淡淡的书香气息,景疏转身看去,一身墨色金纹衣袍的段亦衍正坐在桌案之后,纤长的手指上握着一折子,见景疏推门进来,剑眉紧紧蹙起,尽是冷然。
      
      “难道将军府未教过你入室前敲门的礼节吗。”
      
      “自知王爷不想见我,便就此而入了,不过王爷若想听,景疏便出去再敲就是了。”景疏一脸淡然。
      
      听到这话,段亦衍挑眉,放下手中折子,“既然如此,那王妃出去敲一百下给本王听听。”
      
      景疏瞥了眼关上的房门,“不好意思,不太有空。”
      
      “那你给本王出去。”段亦衍冷哼一声,显然是有些恼了。
      
      “晋王,我想我们需要谈谈。”景疏自顾自的说着,渐渐走到桌案前来。
      
      “想必王爷也不想和我一个丑女相伴一生吧,迫于皇权,也为了利益,不得不与我成亲,王爷心中不甘,有所好却不得。”景疏说道。
      
      段亦衍漠然问道:“王妃想说什么。”
      
      “正巧,我也不甘心,我只向往在北漠自由自在,而这京中像一个囚笼压抑且沉闷,既然你我都各有所好,不妨合作吧。”
      
      段亦衍看着景疏,面纱掩去了她脸上的红痕,但一双眼眸通透且明亮,犹如一泓清泉。他站起身,来了兴趣,走下来,“王妃说说看,如何合作?”
      
      景疏垂目思索,细细道来:“如今皇上安康,明君盛世,可这夺嫡之争不是早已开始了吗,太子段亦宣身在储位,皇后之子,有恃无恐,五皇子段亦泽虽未露夺嫡之意,但其母贤贵妃后宫中最为得宠,仍旧不容小觑。”
      
      说到此,景疏将目光转向段亦衍:“而王爷你,枉得民心罢了,皇上最不看在眼里的也是王爷,无论王爷做得多好,都只是随便赏赐些物饰银两,多年来仍旧是一个三珠亲王,就连还在幼童的八皇子都已是四珠了。”
      
      段亦衍听罢,目光渐渐森然,一个荒蛮之地长大的野丫头,对他也不是全然不知嘛,看来进京之前做足了功课。
      
      他走到景疏身前,伏下身子,“那王妃再说说看,你能带给本王什么。”
      
      景疏眼见这人的俊脸贴近过来,带着淡淡的檀香味,心跳不禁露了一拍,她不自然的侧过头,“多年来景家从都是中立态度,想必王爷早就想笼络了吧。”
      
      段亦衍挑了下眉,嘴角讥讽地扬起:“景家素来远离朝野,远在北漠,于本王来说何用,再者说你能代表景家将军府吗。”
      
      见那抹讥讽,景疏蹙眉:“可景家在北漠麾下二十万大军,别说太子,就连皇上都要忌惮几分,且不说我是否能代表景家,如今王爷势单力薄,会拒绝吗。”
      
      说罢,景疏往后退了几步,“晋王,我说了这么多,不仅仅是为了自由,还有遵守与一个人的约定,至于这个约定,王爷大可不必在意,我不会害你,所以我们约法三章吧。”
      
      段亦衍站直了身子,盯着景疏戴着面纱的脸,心中升起玩味。“好一个约法三章,好一个约定,本王倒看看王妃与这个人有着怎样的约定。”
      
      景疏眸中微微黯然,提步越过段亦衍走到桌案前,“无聊的约定罢了,我欠他一条命。”
      
      段亦衍回过身,只见她拿过案上一张宣纸,提笔写道:“既然你我都不相感冒,那么这第一条,便是你我划清界线,虚有这夫妻之名,你大可去拥你的佳人,但是未得大成期间王爷不可娶妾。”
      
      “二,景疏自知景家早已兵权震主,如今皇帝蠢蠢欲动,若王爷夺储登帝后,还请放过景家一族。”
      
      “三……”
      
      说到这,景疏手中笔停顿了一下,面纱下的面容有些苦涩,沾了墨,又缓缓道:“到那时景疏但求一纸和离书,归隐北漠。”
      
      段亦衍眸中掠过一丝诧异,不知为何此时的景疏给他的感觉一丝熟悉,不禁皱眉。
      
      “希望王妃不会后悔。”
      
      景疏回头,眼前的段亦衍的眼眸依旧如初,那般幽黑,她却淡然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
    男女主前期就是互怼,不喜欢的请点叉。
    没必要去评论区追着骂文。
    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