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八

      待使节将祁王行李安顿好之后,楚子阙行到庭落处,燕容正揪着本就叶子不多的植栽暗自叹息。
      
      楚子阙朝她躬身,道:“燕容公主,请。”
      
      燕容回首看向他,把手放下,走去,“这冬日里寒得慌,京城街市可之前没有热闹,到时你要觉得无趣,可别叫我送你回来。”
      
      听言,楚子阙一笑:“既有公主相伴,在下怎么觉得无趣。”
      
      燕容瞧他一眼,不作言语,这辽国祁王说话倒是好听。
      
      二人就此出了扶桑驿,行在东市街道上,只有寥寥几名小贩在吆喝。
      
      楚子阙偷瞥打量身旁的红衣公主,腰间挂着金丝长鞭,发髻上的流苏簪随着步伐轻轻摇动。
      
      忽,燕容转过身来,杏眼微弯:“这风景没什么好赏的,不知祁王是否爱喝酒,不如你我去那逸天楼划上一拳。”
      
      楚子阙忙撇过眼神,掩嘴清咳一下,“且都依燕容公主,不过划拳在下不太会。”
      
      见祁王的眼神,怕是他不愿喝酒,燕容思索下,又道:“那咱们去武场切磋武艺如何,这天冷,打一场,这身子就暖起来了。”
      
      言罢,一片雪花飘落下来,正巧落在了燕容的鼻尖上,两人皆一愣。
      
      楚子阙不禁笑出声,看着她鼻尖的白色,淡道:“好像这是雪。”
      
      燕容忙抬头望去,扬扬洒洒的白雪笼罩整个天空,她抹了一把鼻子,兴奋道:“下雪了!”
      
      燕容伸出手接着雪花,笑道:“最喜雪天了。”说着,她扯了下楚子阙的袖口:“带你去松山上看雪,那儿高,正好可以看到全城的雪景。”
      
      说着,她转过身,不远处迎面走来两人,燕容笑容僵住,正是梁言,身后跟着的是苏州见过的陆瑶姑娘,她怀里抱着一把琴。
      
      燕容连忙对两人招手:“梁言!”
      
      见此,梁言缓下步伐,目光瞥到燕容捏着祁王的袖口的手偷偷放下,他心中不经意间颇沉,面对着燕容注视的眼神,他伏礼道:“见过燕容公主,祁王殿下。”
      
      燕容嘴角轻扬,看了眼面容温和的陆瑶,“陆瑶姑娘也随梁小侯爷回京了?”
      
      陆瑶轻声道:“家中哥哥在京当医官,正巧小侯爷回京,便邀着一同来了。”
      
      燕容望了下陆瑶手中的琴,道:“抱着琴这是要去何处?”
      
      “民女这把古琴的琴弦断了一根,小侯爷便引我去琴坊拉根琴弦。”陆瑶回道。
      
      听言,燕容回目瞧了一眼楚子阙,楚子阙朝她淡笑着,她对着梁言二人道:“我与祁王正巧闲着,不如我们也随行一同去琴坊看看。”
      
      “不必了,公主你向来不知琴音,去了也是无趣,还是陪祁王游城中雪景吧。”梁言瞧着两人,将燕容的提议拒绝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陆瑶,“陆姑娘,我们走吧。”
      
      陆瑶微歉地伏身,二人便就此越过燕容而去。
      
      楚子阙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回过头时,身旁的燕容公主已垂下首,漫天的飞雪沾染着她的发,神采渐失。
      
      楚子阙转向一旁卖纸伞摊贩前,递过碎银拾起两把伞,撑开一把遮在燕容头上。
      
      察觉有伞遮来,燕容怔然抬头,望向身旁的祁王。
      
      燕容撇过目,道:“多谢。”
      
      楚子阙说道:“大好雪景,公主怎愁下了眉。”
      
      燕容瞧他一眼,好像一下子方才的兴致都没有了。
      
      楚子阙柔声一笑,环顾越发下大的飞雪,道:“想必是这风雪越发大了,松山怕是去不了,公主这才愁了眉。”
      
      “我……”燕容有些哑口,说好要带这辽国的祁王去松山望雪景来着。
      
      “就让在下送公主回宫吧,改日在观这雪景也无妨。”楚子阙说道。
      
      燕容抿唇,一把将楚子阙手中的纸伞抢来,认真道:“今日的雪景就要今日去看,等什么改日。”
      
      说罢,她举着纸伞往松山方向走去,见此,楚子阙莞尔一笑,撑开手中另一把伞随即跟上。
      
      ......
      
      一夜风雪未停,今年的初雪似乎下得比以往大得许多。
      
      清晨时,扶桑驿雅房中,楚子阙用竹竿撑起窗户,堆雪散落,窗外一眼望去,视线均是一片雪白。
      
      “这雪倒是下了一夜,这城中美景如画,昨日与燕容公主走到的几处,今儿倒铺满了白雪。”楚子阙勾着唇角说道。
      
      身后房内,端坐在椅子上的段亦泽轻抿了一口杯中热茶,淡然一笑:“没想到祁王昨日竟有这般兴致与燕容游街观景,这燕容是个野丫头,可莫扰了祁王的清净。”
      
      楚子阙回过身来,笑意凝了几分:“怎会,说来还几分有趣。”
      
      说此,段亦泽放下热茶,转了话题:“不知此次祁王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楚子阙笑容淡下,提步走到椅榜坐下:“辽军已暗中压近北漠疆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望勋王可莫要坏了你我盟约。”
      
      段亦泽眸色微凝:“此次祁王大可不必来京城,我扶渊阁自会助祁王将楚和玉盗出来。”
      
      忽然窗外吹进来一阵寒风,房内冷下几分。
      
      “上次,勋王不是失手了吗,毕竟你是大沧的人,我若不来如何信得过你。”楚子阙提起茶壶,沏了一盏热茶。
      
      “信不信得过由你,待祁王拿到楚和玉后,会有扶渊阁护卫护送你出京。”段亦泽漠然说道。
      
      楚子阙不禁一笑:“真不知你心中是何目的,这么做你能得到什么。”说着,他捧茶轻抿。
      
      段亦泽起了身,双手覆在身后,注视着窗外雪景,眼中恨意渐起,又很快抑下。“你只要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恨大沧皇帝,所以你大可放心,到时只需兴兵北漠便是。”
      
      楚子阙挑起眉梢,“真让人意外,大沧的五皇子联合外盟兴兵北漠,听起来就非常有趣。”
      
      段亦泽蹙眉,景家和高延帝都跑不了,他永远忘不了死在景长毅刀下的母亲。
      
      心中忽然闪过那个戴面纱的女人,他眸色黯下,举步离开了房间。
      
      ……
      
      昨日的雪都把宫里宫外的道都给堵上了,城墙瓦砾上全是雪,到了午时化去了些,太监宫女们早早便扫去了风雪。
      
      燕容说是要给景疏表演下寿宴上准备的节目,瞧瞧如何,景疏便把穆青云领了一同去长乐宫。
      
      刚到长乐宫,宫女就引着人往内屋去,踏入屋里一道琴声响起,连绵婉转,景疏与穆青云二人侧首望去。
      
      琴声是从屋中一栏织锦画屏后传来的,景疏嘴角勾起,这就是燕容要表演的节目?
      
      刚移步,突然琴声中发出‘吱叽’一个音,险些将景疏吓得身形不稳。
      
      接着的琴声时不时杂乱,极为难听,景疏与穆青云相互对视一眼,两人撇着嘴。
      
      越过画屏内,只见燕容一本正经的坐在玉琴旁,一根一根的扣着琴弦,身后的琴师面露苦色。
      
      “燕容公主……”景疏唤她一声。
      
      燕容停下手中动作,抬起头来,面露欣喜,“景疏你来啦,还有穆青云。”
      
      穆青云面色微僵:“燕容公主你这是弹的什么……”
      
      燕容站起身来,看了下玉琴,笑道:“弹琴呀,此曲乃阳春白雪。”
      
      还真没听出来,景疏咂了下舌,亲声道:“这就是你要在寿宴上表演的才艺?”
      
      “是呀,还不错吧,虽然弹错了几个音。”燕容颌首道。
      
      这何止是弹错了几个音,这差不多全弹错了吧。
      
      景疏摇头坐下身来,穆青云接道:“我是个粗人,不懂琴。”
      
      “我也不懂琴。”景疏道,停顿下又道:“不过燕容你要是在寿宴上弹此曲,必定吓得满朝官员四处逃散。”
      
      燕容哑然,张望两人又看看玉琴,不悦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满心欢喜等着你们来夸我一番,却如此打击我。”
      
      听言,二人有些无奈,应该先夸一通,还批评的,景疏清了清嗓子,道:“不一定非要表演奏琴呀,换一种。”
      
      燕容回眸看了下景疏,双手托着脸:“不就是为了找点女儿家该有的模样吗。”
      
      “…咱仨都差不多,我看公主你这样挺好。”穆青云拾起桌上的点心,咬了一口。
      
      燕容鄙夷了一下,看着玉琴出神,轻声道:“我只是想让梁言瞧瞧,我燕容也能精通琴棋书画,温柔可人。”
      
      “琴都半步残,还想棋书画,我觉得青云说得挺对,燕容你何须在意他人眼光,去改变自己。”景疏道。
      
      燕容垂下目来,可是梁言喜欢这样的呀。低吟道:“我还是再练练,等着我惊艳四座。”
      
      说着,她起身走回玉琴旁,景疏将她拉住:“要我看燕容公主舞得一手好鞭子,大可一秀。”
      
      燕容蹙了下眉:“京城何人不知我会使鞭子呀,挨过我鞭子的人可多了。”
      
      “……”景疏垂目想了想,又道:“那就舞剑呀,那才是惊艳四座,我想到时梁言一定对公主刮目相看。”
      
      燕容眼中微亮,思疑道:“是吗?”
      
      “是的。”景疏颌首。
      
      燕容垂目低吟半刻,侧首对宫女道:“去把本公主的玉剑拿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家里停电,这章写得急,欢迎捉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