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七

      
      “是。”梁言应声,思索了下道:“近日来查封赌场三家,抓获参赌百姓近二百人,其中有一家赌场规模较大,赌资之高,近六千九百余两,以臣所见这背后必定有朝中权贵之人,为立我朝正气,此事应深入调查。”
      
      “那此事便交给你了。”高延帝抬手指了下梁言。
      
      梁言默然,一揖到底。“还请陛下恕罪,不是臣不愿接此重任,苏州蝗灾之事尚未处理妥当,臣还需再前往苏州一趟。”
      
      高延帝眉头深蹙,不禁陷入了思虑。
      
      见此,梁言道:“如今都御史林子岳尚未回京,五皇子勋王向来不理朝政,家父腿脚近来不便,以臣之见不如解了太子的禁足将此事交与他,若太子将此事处理得妥当也算代罪立功。”
      
      这话言之成理,是个好提议。
      
      但高延帝却轻蔑笑了一声,交给太子,今早的折子里就有一道弹劾太子曾暗地多次前往赌场,还没治他罪不错了,还将此事将交与他,简直是助纣为虐。
      
      “戴罪立功就算了,他不给朕惹事算好了的。”高延帝一拂长袖,眼眸微转,又道:“此事便交给晋王去处理。”
      
      梁言一愣,本来想再为太子辩解,却被高延帝堵了话,“行了,你先退下吧,此事无需在议。”
      
      梁言也只能合上嘴,不再说什么,暗自摇头,行礼告退。
      
      刚出了奉天殿没几步,又在宫中被燕容给围截住了。
      
      远处的燕容公主迎面而来,梁言无奈,便想绕过她,这燕容就堵着他,他往左,燕容堵左边,他往右,燕容堵右边。
      
      “你可别拦着我了,臣这还有公务处理。”梁言蹙着眉说道。
      
      “先把我两个友人放出来,我就不拦你了。”燕容插腰。
      
      梁言哧了一声,甩了甩手,“这案子已经不在臣这了,您就别为难臣了。”
      
      燕容一愣,低吟问道:“不在你这了?那在谁那?”
      
      梁言并没有回答,绕过她想走,刚没两步僵直了身形,衣服后摆被燕容捏成一把紧紧拽住。
      
      “说清楚!怎么不在你手里了,你把我的人抓了,到头来拍拍屁股走人,梁言你这个小人!”燕容扯着他的衣服怒道。
      
      梁言不禁白了一眼,站稳身形从她手里将衣服后摆抢了回来,“此事皇上已经打算转给晋王殿下处理,恐怕明日晋王便接手了吧。”
      
      燕容一惊,“我三哥?!”
      
      梁言把被燕容扯得皱巴巴的衣服,摊平来整理,唇角勾笑:“这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没准一不留神就把你的小公子俊美的脸上刻上一个大大的赌字。”
      
      “不可能。”燕容立即反驳道,又思索下来,长叹口气,到头来她还是得要去跟三哥坦白……
      
      思绪回过来,燕容抬脚狠狠踩在梁言的右脚上,只见梁言一声‘哎哟!’从口中呼出,躬身抬着右脚一跳一跳的,疼得他俊脸皱成了一团。
      
      他一字一顿地从口中说出:“最毒妇人心。”
      
      燕容冷哼一声,“失信的伪君子!”说罢,扬步而去。
      
      果然梁言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不好的人!
      
      年幼时爱跟着梁言,处处被他欺负,长大后不跟着梁言了,还处处被他针对。
      
      她燕容算是看清了,梁言就是王八蛋!
      
      后宫涵芷宫。
      
      正是贤贵妃的寝宫,她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长裙站于窗前,眉目凝重,双手举在身前,转动着食指上的翡翠戒。
      
      段亦泽坐在桌前,举起一盏茶,轻轻摇晃着杯中一抹淡碧,杯盖轻轻匀去茶叶,他细细抿了一口,神态自若。
      
      房中户部尚书孙明满脸愁苦地看着背对他贤贵妃,躬着身:“贵妃娘娘,您可得救救我儿呀,这要真的行了黥刑,我儿这辈子可就完了,别忘了这赌场可是您与微臣所建,您是置之不顾的话,到时候查出来,咱们都跑不了。”
      
      贤贵妃骤然停下转动翡翠戒的停手,回头镇静地看了一眼:“急什么,梁国侯父子是太子的人,这冲着本宫来的,还怕本宫不保你儿吗。”
      
      说罢,她思索半晌,又看了眼悠然自若的段亦泽,道:“泽儿,夜里你去刑部瞧瞧,若有机会把孙尚书的儿子从狱中换出来。”
      
      段亦泽淡然一笑,放下手中茶杯,“从一开始我便同母妃说过,大沧历来严抓赌场,这事可碰不得,果不其然被人盯上了。”
      
      “行了,你平日里不争权就算了,还不是本宫一步步为你谋划,如今太子那边欺到本宫头上了,你还打算旁观吗。”贤贵妃拂袖,月眉蹙起。
      
      段亦泽嘴角的笑意冷了一分,“儿臣哪能啊,您可是我的母妃,一切就照您说的做好了。”
      
      他起了身,掏出腰间常带的折扇,朝贤贵妃作揖,“既然如此,儿臣便退下了。”
      
      贤贵妃凝视着他退出了房间,只字不语。
      
      ……
      
      今天的景疏还没能从牢房里出去,她站在牢门后面,空气中弥漫诱人的香气,而狱厅中几个狱卒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肉,桌子上摆放的几只烤鸡看上去就外焦里嫩,令人垂涎三尺。
      
      景疏忍不住踢了一脚牢门,“喂,拿只鸡过来尝尝。”
      
      几个狱卒回头看向她,冲她甩了下手:“犯人还想吃烤鸡,你以为你是谁呀。”
      
      一旁的穆青云也趴在牢门上,侧首道:“我们可是燕容公主的人,昨天你们也看到了燕容公主下手有多狠,啧啧,那拳头那脚功……”
      
      景疏一笑,提高了声音,接着穆青云的话说道:“劝你们还是不要亏待我们,不然明天燕容公主又来那可保不齐是打谁了。”
      
      几个狱卒听言,面面相觑,有些为难起来,最后端起一个烤鸡走了过来,从牢门上的用作递吃食的口子里,递进来。
      
      景疏二人面色一喜,将盘子接到手里,狱卒刚一走,隔壁牢房里冷不丁传来一句话。“你们两个可不能吃独食呀。”
      
      二人侧首看去,是一个身形颇矮的男子,看他面相刻薄,皮肤蜡黄,不过衣袍华贵不像是普通百姓所穿。
      
      “什么意思?”景疏侧过身子,眉头蹙起。
      
      “怎么说也把烤鸡拿到我这来,乡巴佬。”那男子说着把脸蹭在木柱之间上,眼神鄙夷。
      
      穆青云脸色一沉,怒道:“说谁乡巴佬呢!”
      
      “听他们说你们是从北漠来的,不是乡巴佬是什么,别以为那燕容公主还会来救你们出去,恐怕这时早忘了,谁还会记得你两个无名之辈。”男子蔑视这两人。
      
      穆青云想上前动手,被景疏拉住了。
      
      那男子开始不耐起来,催促道:“我乃户部尚书之子孙赫,快把烤鸡拿过来,说不定我出去后一个开心拿钱来赎你们出去。”
      
      景疏冷笑一声,看着他,晃了下盘子里的烤鸡道:“孙赫?我可没听过这名号,想要烤鸡是吧,叫我们两人一口一个爹,就赏你个鸡屁股。”
      
      孙赫听言,面上薄怒,瞪起了双眼,“两个竟敢羞辱我?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管你是谁,叫声爹就给吃的。”景疏蔑视着他。
      
      “什么货色,让老子叫你爹,不给老子拿来,你们也别想吃。”那男子脱下鞋子砸了过来,打翻了景疏手中盘子,烤鸡落在地上,很快就引来了老鼠。
      
      “告诉你,今晚我爹就来赎我出去,到时候你们给我叫爹!”
      
      景疏两人大怒,上前来欲要将他狗头拉过来,孙赫连忙远离了木栏,啐了一口。
      
      景疏冷冷看眼那人,瞅着被老鼠啃咬的烤鸡,给她等着,饶不了你!
      
      深夜,夜色墨砚般浓稠,几个黑衣人在夜间穿行,身手敏捷地越进刑部大牢中。
      
      此时守夜的狱卒迷迷糊糊地靠在墙,忽然一手刀砍狱卒的颈上,还未有半点声音,便倒了下去,黑衣人连忙将人平放下来,以免发出声响。
      
      入了狱厅后,几名狱卒趴在桌上早已睡着,一眼看到狱官腰间挂着一串钥匙,身手轻快地便取了下来。
      
      在牢房中的景疏昏昏欲睡,忽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开门声,黑夜里她突然睁开了褐眸。
      
      灯光微弱的外面有几个身影在窜动,景疏沉下心,暗自观察着,这些黑衣人深夜里来牢房做什么。
      
      他们拿了钥匙走到隔壁牢房,景疏眼眸微眯,这不是刚刚与抢鸡吃那人的牢房吗。
      
      只见为首的那个黑衣人身形修长,蒙着面看不清容貌,他解开了牢门,进去将牢中孙赫推醒,孙赫睁开眼一惊,刚要说话就被捂住了嘴。
      
      黑衣人低声道:“把衣服换上。”他把钥匙递给身后其中一名黑衣人,扔了一件夜行衣给孙赫。
      
      景疏下意识的皱眉,这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她起了身,从角落的黑暗里走了出来,此时的穆青云还在沉睡。
      
      注意到旁边的牢房有动静,黑衣人侧首看去,只见一身形不高却仪表不凡的男子定定地看着他们,五官俊美,八字胡,但右脸上一抹颇大的黑痣。
      
      景疏微微一笑,低着声线,轻声道:“想不到夜半醒来竟见到这出好戏。”
      
      黑衣人立正身来,端详着隔壁牢房中的这个‘男子’,蒙面下的嘴角上扬,眼眸微弯。
      
      景疏轻蹙眉,怎么感觉这个人在笑。
      
      “夜黑风高杀人夜,这位兄台还是装作没看见比较好。”黑衣人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可爱们!下一章王妃掉马甲。
    你们说两个人发生什么化合反应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