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六(修)

      夜深,景疏蹲在牢房里角落里看着牢门外微弱的灯光,睡意全无,穆青云倒是沉睡了过去,呼吸平稳且绵长。
      
      狱中寂静无声,是不是传来隔壁牢房里犯人翻身拖动的锁链声。
      
      景疏叹了口气,将脸埋在腿间,不行,明日得想想办法越狱。
      
      忽然一个念头划过心间。
      
      嘶,总觉得那梁言每每看她的眼神带有些敌意,莫非他对燕容公主有意?所以才不放过她?
      
      可算是被燕容公主给坑惨了,她和燕容可没一腿。
      
      回想王府里的碧兰,指不定急得直跳脚呢。
      
      寥寥一夜过去,秋夜里有点凉,景疏把穆青云的衣摆掀起来盖在自己身上,只见穆青云揉了揉鼻尖,景疏紧靠在她身旁,合上眼,渐渐睡了过去。
      
      晋王府。
      
      开在王府庭院中的木香花开得分在清雅,露水在阳光之下渐渐消去,石板路两旁的杂草一早就有下人修剪过了。
      
      下完早朝回来的段亦衍行着沉稳地步伐入了书房,桌案上还有两道折子尚未处理,入坐后,他将此端起来瞧看,提起狼毫笔书写着。
      
      赵管家敲门进来汇报了这月里王府内务情况,段亦衍抬目瞧了一眼他,细细听着赵管家汇报。
      
      总觉得今日有些格外的平静,下早朝回来居然没见到那女人坐在厅内用早膳。
      
      待管家说完,段亦衍笔下微顿,忍不住问道:“今日厨房做的早膳可是味道不好?”
      
      赵管家微疑惑,早膳?没有吧,都一个味。
      
      “奴才一会问问厨房。”
      
      段亦衍剑眉轻蹙,说道:“不必了。”挥了下手,示意退下。
      
      赵管家应了是,刚迈开步子,想起昨日下午碧兰提及的事,躬身忧心道:“王爷,昨日里听碧兰姑娘提起,王妃貌似伤口发炎了,在听雨苑里歇了一天。就连今儿都不见王妃身影。”
      
      段亦衍默了片刻,放下手中笔。“发炎?”
      
      赵管家抬眸瞧了眼段亦衍的脸色,问道:“王爷可否去听雨苑瞧瞧。”
      
      “嗯。”应了声,段亦衍站起身来,走出桌案,衣摆微动。
      
      从容不迫地出了书房,赵管家紧随其后。
      
      此时听雨苑内,碧兰等了整整一夜,都没见她家王妃回来,在房内坐立难安。
      
      这都什么时候了,王妃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不行,她得再去后院瞧瞧,兴许能碰见,再不济她就跑出去找找。
      
      想罢,便关上了房门,急匆匆地往后院赶去,可刚走出听雨苑,远远就见到一袭玄色衣袍的段亦衍带着赵管家走来。
      
      碧兰心头一惊,连忙停住脚,偷摸躲在苑墙后面,轻声嘀喃:“王爷怎么来了,这可怎么办呀。”
      
      还容不得她细想,晋王就要往听雨苑来了,碧兰捏着拳一拍手心,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伏身行礼:“奴婢碧兰见过晋王殿下。”
      
      段亦衍步伐一顿,被这个不知那窜出来的婢女给惊了一下,打量了一下来人,随意回了一声,继续往前去。
      
      碧兰又赶忙追上,拦在段亦衍面前,低下首说道:“晋王妃今儿身体有恙,尚在歇息,还请王爷明日再来。”
      
      见她神色慌张,段亦衍心中微疑,慌慌张张窜出来拦堵他,这个景疏到底是身体有恙还是另有其因。
      
      “既然如此,本王更应该来探望王妃。”段亦衍绕开碧兰,往听雨苑里走去。
      
      碧兰心中焦急,慌忙地跟在段亦衍身后,“王爷!王妃她还在睡觉,并且交代了奴婢不可惊扰,奴婢实在是怕王妃怪罪。”
      
      段亦衍对碧兰的话不屑一顾,疾步走在行道上,很快便来到了房前,这下碧兰再怎么想拦也拦不住了。
      
      段亦衍抬手便推开了房门,房间内空无一人,床塌之上锦被整齐的折叠着,梳妆台上也干净整洁。
      
      见此,段亦衍面色一沉,顿时周身隐隐散发出一层冷洌气息,他转过身去冷眼看着碧兰,质问:“晋王妃人呢。”
      
      碧兰心头慌张,啪地一声便跪下了,“王妃昨日去了逸天楼…至今未归…”
      
      段亦衍冷道:“为何不报来。”
      
      碧兰低着头开口:“王妃交代奴婢若有人问起,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晋王妃一夜未归,若不是相信穆青云的实力,她也不会等到现在,这下王爷发现了,算是瞒不住了。
      
      段亦衍踏入房内瞧了眼桌上的甜点,是昨日厨房送来的,一口没动。
      
      忆起之前景疏说过的话,出门找自由自在去了?
      
      夜不归宿?
      
      段亦衍转过身,瞥了眼垂首的碧兰,对身后的赵管家令道:“去逸天楼把王妃寻来。”
      
      赵管家点着头应声,退下了。
      
      ……
      
      得了晋王的话,赵管家带着两名家丁就往外赶,出了大门,越过几个长街便来到了逸天楼门口,招牌上挂着逸天楼最红火的酒——女儿红。
      
      里面的小二繁忙地招呼着客人,赵管家便入了门,在柜台上敲了敲。
      
      正专心致志地看着账本的掌柜抬了头,瞧了瞧来人,这不是晋王府的管家赵隆吗。
      
      掌柜谄媚一笑,问:“赵管家可是来买酒水的。”
      
      赵管家问起:“是否有个带着面纱的女子在此住宿。”
      
      掌柜摇了头,“这些天楼里住的都有些汉子,哪有什么女子。”
      
      “那掌柜的可有见过这样的女子?”赵管家问。
      
      掌柜再次摇了头,赵管家笑着道了谢,神色凝重地离开了逸天楼。
      
      晋王府门口的石狮子旁,燕容一手扒着石狮的嘴,神色懊恼,一阵秋风吹来,红色的衣裙轻轻摆起。
      
      那该死的梁言如同铁了心一般非要将景疏关上半个月不可,她实在是没招了,只能还来这了。
      
      可三哥要是知道她带晋王妃去了赌场,指不定被他狠狠的教训。
      
      燕容松开扒着石狮嘴的手,犹豫了这么久,始终没拿定主意
      
      算了,景疏如今可没带面纱,说好的替她保密真容的事情,若把三哥叫去,岂不是失信于景疏了吗。
      
      苦道:梁言,你干脆把她燕容也关进牢房里吧。
      
      此时,从逸天楼回来的赵管家正巧瞧见了在门口踌躇半天的燕容公主,毕恭毕敬地上前去,道:“奴才见过燕容公主。”
      
      燕容惊了一跳,连忙回头看去,这才发现有人来了,尴尬地清了下嗓子。
      
      赵管家问道:“公主为何不进府一坐。”
      
      燕容镇定地摆了手,讪讪说道:“不了,本公主只是正巧路过,还有事,改日再来访。”
      
      “那奴才就不多做挽留了。”说完,赵管家行了礼,便打算入府而去。
      
      见赵管家神色匆匆,燕容随口问道:“赵管家这是从何处回来,怎么神色不佳。”
      
      赵管家迟疑了下,解释道:“晋王妃昨儿个不见了,王爷让奴才去了趟逸天楼寻寻人。”
      
      燕容不禁心虚了起来,“可…可能晋王妃回将军府歇了两天,你们莫太心急了。”
      
      说罢,燕容僵着身子走开了,赵管家虽有些不解,还是转身入了府中去。
      
      王府听雨苑。
      
      赵管家在逸天楼一无所获,房内气氛死沉。
      
      段亦衍眉宇间尽是冷然,坐在椅子上,右手伏在桌面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
      
      碧兰神态紧张,她呢喃道:“王妃怎么不在逸天楼…”
      
      王妃明明是去找了青云,莫非她俩出事了?这回碧兰开始着急了。
      
      碧兰抬首,连忙跪在地上,眼眶微红道:“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让王妃一人出门…王爷您治碧兰的罪吧。”
      
      段亦衍停下敲桌面的手指,面若冰霜道:“下去领二十个板子。”
      
      碧兰抹了一把眼泪,应了声。
      
      赵管家上前将回来时府前遇见燕容公主那一幕说了出来。
      
      只见段亦衍剑眉微蹙,默了片刻,才道:“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
      
      说完,他起身,神色凝重地下令道:“派人下去三天之内把晋王妃找回来,此事不可声张。”
      
      待段亦衍拂袖走后,碧兰湿润的眼眶直掉眼泪,站起身来又抹了一把。
      
      一旁的赵管家看了眼碧兰,叹了口气,“待会我让下人们下手轻一点,你一个女儿家可着不住这些板子。”
      
      碧兰抬目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怕挨板子,就怕王妃在外边出了啥事,这心里头难受的紧。”
      
      要是王妃丢了,她该怎么办……
      
      ——
      
      皇宫奉天殿内,龙案之上又堆了高高一叠奏折,一向繁忙的高延帝放下笔,雕窗旁挂着一鸟笼,里面的金丝雀活蹦乱跳。
      
      高延帝起身抓了把鸟食,走近去逗着笼中的金丝雀。
      
      殿中还有立于一人,衣着华贵,仪表堂堂,见高延帝起身去逗鸟,他往后退了一步,这正是梁言。
      
      高延帝瞥了眼桌案上展开的奏折,道:“那便是梁国侯让你送来的京城查赌汇总的折子?”
      
      “回皇上,正是那本。”梁言揖身。
      
      “梁侯那老寒腿又犯了吧,前些日子不跑得挺勤快吗,这回又换你来了。”高延帝打趣一声。
      
      “是了,这雨季一过,家父腿脚便会犯疼,还请皇上多有体谅。”梁言答曰。
      
      高延帝点头,拍了拍手中的鸟食残渣,“这折子朕也懒得看了,你且说来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