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第一扛揍炮灰女配

作者:赠吾以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明真小师父真乖

      此情此景,江有义不知该作何反应。
      
      现在还不确定玉面蝶到底是什么意图,但隐隐觉得会跟这小和尚有关。
      
      倘若此人真是明真,那可得想办法帮帮他了,可别一上来被这玉面蝶采补了,任务也别做了。
      
      就在此时,忽然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叮,宿主请注意!宿主请注意!前方五米处,目标人物之一——明真出现。”
      “叮,任务发布:明真处境危险,请宿主设法及时解救。是否接受?”
      还能不接受还是咋的?
      江有义欲哭无泪,默默点了“是”。
      
      “666系统君,咱能跟你打个商量不?”江有义揉着脑壳道,“每次出现新人物,系统是否可以给个文字标识或简介?若是以后遇到门派混战大场面,你这样叮叮叮叮叮,在下没被揍死也被你吵死啦。”
      系统666这次很好说话:“好的宿主,已将提示方式改为文字提示,请宿主放心。”
      
      果然,江有义抬眼望去,明真身旁出现了几行简单的文字介绍。
      法号:明真
      门派:寒云寺
      年龄:16
      备注:目标人物之一
      
      方才,江有义见到明真时,眼里那一抹惊艳被玉面蝶抓个正着。他了然一笑,问道:“可还满意?”
      
      江有义有些拿不准,在此种情况下,原身花蝴蝶会作何反应。
      可是无论怎样,她是很有节操的。
      对一个十六岁未成年出家人下手这样的龌龊事,她江有义是决计做不出来的。
      
      当下想到之前玉面蝶说的一句话,忽然灵机一动。
      
      江有义兴致缺缺道:“九哥,你也说过的,我本就不喜艳姬这个身份,也不喜强迫人。这份大礼,小妹恐无福消受啊!”
      
      玉面蝶双眉微蹙,显是极不认同,他劝道:“你如今已二十二岁,凡间这般大的女子,几乎皆已为人母,所以,对此事……无需抵触。”
      
      说着,他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接着道:“更何况在这修真界。弱肉强食,不设法提升修为,又如何立足于此?我们魅蝶双煞树敌颇多,真怕有一天,九哥再也护不住你了,我又怎么有脸去见我的恩人呢?”
      
      江有义满脸黑线,没想到穿个书还能被催着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
      虽然她也知道玉面蝶是为了她好,可是……
      
      她偷偷瞄了眼不远处的明真。
      少年面白如玉,双手合十,闭目端坐,好似玉面蝶谈论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
      
      佩服佩服,不愧是未来的佛修第一人,心理素质可真好。
      不过,她江有义就不行了,道行太浅,脸红得快滴出血来。
      
      被玉面蝶看在眼里,又是一阵摇头:“放心,荷鸳已将他神识封印住,他是听不见我们谈话的。我们修的魅术之道,只能控敌,却无益于修为,说到底也只是个辅助之术,若不进行采补,永远也无法提升修为。他刚刚筑基,正适合你啊。九哥可是等了很久才下手的,莫要辜负九哥一番心血啊!”
      
      难怪明真坐得像个庙里的菩萨似的,啧啧啧,要是被他听到我们正在商量要不要采补他,不知还会不会这么淡定。
      江有义这下自在了些,道:“那我没有采补,不也练到练气7层?九哥何须担忧。“
      
      “你啊!唉!”玉面蝶叹气道,“你爹爹当年无意中救过我,却又因我而死。这几年我到处搜罗那些能够增长修为的丹药给你,好不容易将你的修为堆到7层,再往上可就难了。若仅靠药物,恐怕筑基都成问题。”
      
      江有义此刻忽然觉得,这个看上去才30岁不到的油腻小白脸,像她的老父亲一般罗里巴罗嗦。
      不过,她一直以为原书中花蝴蝶艳姬也是行采补之术的邪修,为此还担忧会不会崩人设,现在好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拒绝。
      
      玉面蝶看她沉默不语,心道只能狠狠心用点手段了,只要踏出那一步便好说。
      
      想罢,向身后荷鸳使了个颜色,荷鸳早就做好准备,凝气隔空打在明真肩头。
      明真眼睫微颤,恢复了神识。
      
      玉面蝶二人飞出洞口,迅速出手拧动机关,洞门应声而落。
      电光火石间,洞里一下子只剩下她和小和尚了。
      
      江有义眨巴眨巴眼睛:发生了什么?
      
      厚重的石门隔绝一切动静,屋内出奇的安静。
      不远处,明真顶着锃光瓦亮的脑门姿势不变的打坐,江有义越看越觉得他像座玉石雕像。
      
      尴尬……人家完全忽视了她的存在。
      她略微走近明真,不死心地打招呼:“嗨,小和尚,你可是寒云寺的明真小师父?”
      
      对方没有反应。
      
      江有义摸摸鼻子,顽强地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江有义。”
      
      她未表明艳姬的身份,想着若是能跟目标人物培养培养感情套个近乎,兴许任务能顺利些。
      
      明真缓缓睁开双眸,面前是一张放大的秀丽脸庞,扑闪着一对葡萄似的眼睛,正好奇地看着他。
      
      他心头一跳,条件反射地往后移开,一抹绯色悄悄爬上了耳根。
      
      明真自小在寒云寺长大,被掌门方丈安排在经书楼负责洒扫。
      寒云寺并非什么名门大派,门下弟子只有百来号人,生活里周围皆是男子。
      他从未像此刻这般与女子靠得这么近,近到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胭脂香味,
      那么的……呛鼻。
      但是作为出家人,是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的。
      
      “阿弥陀佛。”明真并不看她,只是问道,“施主怎知小僧是寒云寺明真?”
      声音带着少年人的清澈透亮,听着甚是舒服。
      
      江有义道:“我也是听他们说的。所以才来与你求证呀?”
      
      “那女施主何人?难道也是被他们所擒?”明真问道。
      
      面前女子身笼一套黑色轻纱裙,领口开的有些大,玄色的衣物衬得她肤白如雪。
      他没敢再看其他,立刻默念阿弥陀佛,移开眼去。
      江有义是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邪修身份的,开玩笑,像他们这种名门正派弟子,要是碰到邪修肯定是喊打喊杀的。
      别说任务了,估计小命也难保。
      不过有一点挺奇怪啊,她那个便宜九哥怎会放心到把她跟一个修为高过自己的人放在一起?
      
      “是啊是啊,你知不知道,这个玉面蝶太可恶了,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我听说他可是会害人性命,我们赶紧想办法出去吧。”
      小命要紧,任务也重要,所以江有义开始胡说八道。
      她抱紧自己的手臂,小脸满是害怕之色,就差瑟瑟发抖了。
      江有义在内心默默给自己的演技点了个赞。
      
      明真不疑有他,运行丹田灵力,发现一切如常,他松了口气:还好灵力仍在。
      
      “女施主莫怕,小僧虽只是筑基初期修为,但也定当竭力救你出去。”
      
      江有义心道:我是没什么好怕的,我比较担心你啊。
      面上自是不露出分毫,只感激道:“小师父,你人真好。”
      
      明真第一次被一个女子夸赞,有些不自在的转过头,看着地面说道:“女施主不必客气,如今我们且看看是否有其他出口。”
      
      他的脖颈玉白修长,耳廓微红,很是可爱。
      现实生活中,这么容易害羞的男孩子已经不多见了。
      江有义一时心痒,便忍不住想逗逗他。
      
      “你说玉面蝶为何将我们关在一处?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江有义故意拖长音调,看着明真。
      
      “难……难道什么?”
      
      江有义抿嘴偷笑,道:“可能是为了败坏你我的名声,你看呐,你是名门正派的佛修,而我呢则是,则是一介散修,我看他的目的主要是玷污你们佛修吧。”
      
      明真面色一白,急道:“若果真如此,我还有何颜面见我师父和住持方丈?”
      他想了一会儿,语气决绝自言自语道:“我,我可一死以证清白,绝不能让他们抹黑寒云寺。”
      小和尚还是太年轻,这样就被吓到了啊。
      
      江有义走过去坐在床沿,双腿前后荡来荡去,笑着道:“你想的太简单了,若真要害你们寒云寺的名声,方法多得是,即便你死了也于事无补,反倒是给他们更多伤害你们的机会哦。”
      明真抬眸看向身侧的女子,她仿佛一点也不害怕,反而一派闲适自在。
      江有义接着分析道:“你想啊,你若死了,他们若是拿你的尸体做文章,展示众人,那寒云寺即便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再者,你死了还有更多你的师兄师弟师伯师父啊,他们可能会转移目标哦。所以,咱非但不能死,更要好好活着,无论怎样,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为了自己,也为了寒云寺。”
      江有义说这段话自然是有私心的,毕竟主线任务的KPI这座大山压在身上。
      她时刻不忘给他洗洗脑,别动不动就用死解决问题嘛。
      
      明真内心一动,面前的女孩眼睛亮的惊人。他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身影,这次,他的眼神没有逃开。
      
      江有义听到他说:“我知道了,无论怎样,我会活下去,我们一起活下去!”
      
      他的眼眸澄澈如湖水一般,带着微微的墨蓝色泽,那么认真地看着她。
      
      江有义内心有只土拨鼠无声尖叫。
      
      啊啊啊,方才没注意,明真小师父居然长了一对桃花眼!
      你一个和尚长这么诱人的眼睛是想怎样?
      
      一个没忍住,她向他伸出了罪恶魔爪,摸上了那光亮的脑袋。
      
      还顺势拍了拍:
      
      “真乖,真听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真:可否不要摸我的脑袋
    花蝴蝶:不行,偏要摸
    明真:……那能别用这种表情吗?
    花蝴蝶:什么?啥意思?
    明真可怜巴巴:别用师父摸明心时的眼神看着我,行吗?
    花蝴蝶:嗯?明心是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