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0章

      宁海市的五月月底很反常,温度飙升至三十二度,太阳火辣,天气闷热。
      有一个地方倒舒适凉爽,那就是墓园。
      宁海西部一山脚下,树木葱郁,环境幽静,一走进来就能感受到一阵舒爽,如果你没有看到那一排排的墓碑的话。
      一大早,顾严,岑清带着小宝和将军就来到此地,在其中一个墓碑前献上了花。
      墓碑上没刻名字,没有照片,只有一个代号,这是一个缉毒警察的墓碑,里面躺的是顾严的好友,孟景汉。
      今天是他的忌日。
      汪汪汪,将军恭敬的坐着,对墓碑狂吠了几声,停了几秒,像在听他的回答,然后又继续汪汪叫着,如此来回三次,好似在跟他叙旧。
      将军本是缉毒犬,刚上岗时就是与孟景汉做搭档,后来孟景汉升职了,也会经常去基地看将军,那时还会拉着顾严一起。
      将军和他很好的朋友,但那时的顾严与将军更像是有你没我的冤家。
      孟景汉和顾严本是警校同学,孟景汉毕业后进入缉毒队,后来更是成了顾振华的徒弟,可以说,孟景汉是顾严最好的朋友。
      2014年孟景汉在任务中牺牲,将军也因此受伤退役,顾严辞职。
      小宝每年都来,每次来这里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有将军都不开心。
      他还不能理解死亡,只知道他每次对着这块墓碑倾诉自己的烦恼时,爸爸妈妈会被他逗笑,就没那么难过。
      他最近的烦恼就是要上学,每天早上要早早的起来,刚开始那几天有新鲜感觉得上学很快乐,还有那么多小伙伴。
      上着上着就不乐意了。
      不能跟将军玩,不能跟爸妈出去探案,只能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学唱歌跳舞玩游戏,一点劲儿都没有。
      “爸爸妈妈总是偷偷出去玩,他们是不是没那么爱我了?”
      岑清听着她儿子的念叨,笑的肚子疼。
      “好了,孟叔叔被你念得都要耳朵出茧子了,不是还带你去春城拍戏了吗?怎么就是偷偷出去玩了。”
      “那能去哪儿都带上我吗?我不想去幼儿园了。”
      “不行,爸妈是出去工作的,不是玩,你才四岁多,是小孩,上次不是跟你说过道理了吗?什么年龄要做那个年龄该做的事情。”
      “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小宝仰天叹息。
      方老师告诉他要长大还要好久好久,在这之前他要在幼儿园先毕业,然后上小学,接着上初中,等到了高中毕业他就长大了。
      “那是多久?”
      “也就十多年吧,现在我们能讨论一下明天去动物园的春游活动了吗?”
      是的,六一儿童节,幼儿园要办春游了,而顾岑小朋友正在找各种理由想避免这次活动。
      因为动物园他去了好多次,他更想跟爸爸妈妈去一个爷爷的私人博物馆抓贼。
      小宝背着装满了零食的小书包,戴着太阳帽,挂着小水壶走在队列中。
      十几个小朋友,五个老师,眼睛时刻不停的盯着队伍,生怕有人掉队,私自行动,出什么意外。
      小宝走在队伍里东张西望,方云诗碰碰他的小脸蛋,“别乱瞧,赶紧跟上去。”
      到了动物园门口停了下来,老师去买票,这次活动也是提前跟动物园沟通过的,开放给小朋友的展馆人会比较少。
      小宝看着一处,小眉头蹙的能放下两根火柴。
      “顾岑,你看什么呢?”一个小朋友胖乎乎的手指戳着小宝的脸蛋。
      “你不能碰我。”小宝义正言辞的告诫戳他的胖女娃。
      “为什么?”
      “因为只有我以后的老婆才能碰我。”上次被岑清耳提面命的训过之后,小宝对自己的脸蛋看守的极其严格。
      “那我做你老婆吧。”
      “不行,你太胖了。”
      “哇哇哇。”胖女娃哭的伤心。
      “怎么了,怎么了?”方云诗着急忙慌的赶过来。
      “顾岑骂我胖。”
      “我说的是实话。”小宝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方老师,不是老师您教的小朋友不能说谎吗?
      方云诗头疼,不能说顾岑错,只能哄胖女娃。
      哄完女娃娃,也要告诫一下顾岑。
      “老师知道你没说谎,但是晴晴不喜欢大家说她胖,你以后别说了,要顾及朋友的感受。”
      “那不就是撒谎吗?”
      “不是撒谎,是照顾朋友的情绪,别在她面前说她胖。”
      “不在她面前说,那不是背后说人坏话吗?”
      小小年纪却噎的方云诗无言以对。
      “晴晴是你的好朋友吗?”
      “是。”
      “那我们是不是不能让好朋友伤心难过啊。”
      小宝想了一会,点点头。
      “要想让好朋友不伤心难过,就不能戳痛好朋友的软肋。”方云诗苦口婆心,软肋这种词小宝还听不懂,但不妨碍他理解方老师的意思。
      “好吧,我以后不说就是了。”小宝勉为其难。
      方云诗如释重负,因为她也不知道再能跟小宝讲什么道理了。
      “我知道顾岑是好孩子,那你主动找晴晴和好可以吗?”
      “可以。”
      小孩子之间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到了动物园里面,两人已经手牵手看鹦鹉了。
      “哇,那只鸟好好看。”
      一只身批绿毛,头顶红毛的鸟儿飞到了小朋友们面前,虽然隔着玻璃,还是新来一阵欢呼。
      “顾岑,你看什么呢?”大家都在看鸟,只有顾岑心不在焉,往长廊看。
      “我觉得有人跟着我们?”
      “啊?是谁?”
      “看不到了,他们藏起来了。”
      “那怎么办,要不要告诉老师?”
      小宝严肃的点头,他爸爸说过,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要学会向大人求助。
      几位老师一听,都觉得小宝有些大惊小怪,都是来参观动物园的,人家也许只是跟我们路线一样呢。
      “可是他们从我们幼儿园就跟过来了。”
      只有方老师相信他,“你看清他们模样了吗?”
      “没有,他们带着帽子,而且离的又远。”
      “离得那么远怎么能看清呢,估计就是几个穿着相似的人,所以看着像是一路跟过来的。”
      “爸爸教过我分辨人的办法,就是他们两个人,一直跟着我们来这儿的。”小宝鼓着腮帮子不服气。
      其他老师都觉得是小孩子胡闹,只有方云诗心中压了一块石头一般。
      因为,她这两天也觉得有人在跟踪她,就在大前天过红绿灯的时候,她感觉背后有人推了她一把,差点就被车撞了。
      “就算真是跟踪,也报不了警吧,我们多小心点就是了。”一位老师说道。
      “对,多上点心,把孩子安全带回去。”
      仅凭一个四岁孩子的判断,肯定是立不了案的,而方云诗也只是怀疑,一种感觉,去了派出所,人还觉得你浪费警力呢。
      但有了顾岑的提醒,方云诗更加小心的观察周围,看是否真有人在跟着她。
      因为发现被老师不信任,小宝整整一天都蔫蔫的。
      而本来答应接她放学的爸爸妈妈没有如期出现,更是让小宝郁郁不欢。
      “怎么了?路叔叔来接你不高兴啊?”
      路明阳见鼓着包子脸生闷气的小宝,不禁失笑道。
      “开心。”
      有气无力的,哪里是真的开心了。
      “哎,路叔叔真太伤心了,小宝不喜欢路叔叔了。”
      “不是,我喜欢路叔叔。”
      “喜欢路叔叔,怎么路叔叔接你不高兴呢?”
      “我不是因为路叔叔不高兴。”
      “那是为什么呀?”
      “因为老师不相信我。”
      “那什么老师,怎么能不相信我们小宝,我们小宝聪明伶俐,英俊帅气,可爱善良,调皮捣蛋,是天底下最好的宝宝了。路明阳一阵猛夸,哪个老师,路叔叔去会会他。”
      “哎。”
      “怎么叹气呢?”
      路叔叔,你又进错门了。
      “啊?是吗?”
      因为这个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车子都只能停在小区路面上。
      小区类似于那种安置小区,楼层普遍不高,但小区面积很大,有四个门。
      平时顾严和岑清一起接小宝的话,岑清会在侦探社楼下的门面前先带小宝下车,顾严绕到小区门口去停车。
      今天只有路明阳带着小宝,总不能把小宝一个人扔到大街上吧。
      “小宝,你赶紧给我指指,该从哪栋拐过去。”
      好不容易停好车,带着小宝正准备上楼,花坛边上一位老奶奶活动着筋骨,头发半白,动作迟缓,伸一下胳膊还站立不稳。
      粗看上去没什么疑点,但路明阳毕竟是有多年经验的老刑警,一秒钟就看出这人不对劲。
      他没多管闲事,首要任务是要把小宝安全送回家去。
      可那老奶奶偏往枪口上撞,一路跟着他们上了楼。
      路明阳脚程快,又分不清此人来历,三步并两步,扛着小宝迅速上了三楼,往孟姨家门里一塞,自己上了四楼的楼梯往下看。
      颤颤巍巍的老奶奶停在了三楼,看着相对着的两道门左右为难。
      过了一分钟,她终于决定走向孟奶奶的那一户,刚好背对向路明阳,她一敲门,路明阳迅猛下楼,将她左手反锁身后抵在孟奶奶门上,喝道,“什么人?”
      孟姨早就被交代过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开门。
      ‘老奶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被人压在门上动弹不得,“你是什么人?”
      “还不老实。”路明阳加了点力把她手臂往上抬了抬。
      “哎,别,你这人怎么回事,这么欺负一个老人家良心不会痛吗?”
      “老人家”,路明阳空出一只手来拨了拨她头上的假发,“这几块钱买的?”
      竟然是碰到了行家。
      ‘老奶奶’也不挣扎了。
      “兄弟,有话好说,能先放开我吗?”
      声音没有经过伪装,是个很年轻的女孩音色。
      路明阳不禁松开了手,哪知女孩脚一蹬门,利用整个身体的重量撞击路明阳胸口,路明阳一退,女孩趁机就跑。
      “嘿,还敢逃。”
      路明阳腿长,体能速度非常人能比,还能追不上一个女生,说出去都丢人。
      所以没到二楼,路明阳就抓到了女生的后背,可能是手太用力,女生一个惨叫,跌下楼梯,摔了个四脚朝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