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8章

      任宇不关心儿子的日常生活,却对他音乐方面的教育从不松懈。任思舟刚开始为了获得父亲的关注,讨得父亲的喜欢,他花费了极大的努力去学习。
      当他拿了第一个钢琴比赛的第一名时,也是他第一次收到来自父亲的夸赞。
      于是他更加疯狂的学习各种乐器,学唱歌,参加各种比赛。
      遗憾的是任宇的音乐细胞好像半点没有遗传给自己,他的努力没有换来足够的回报。
      任宇发现他的天赋有限后更是直接放弃了他。
      任思舟受不了任宇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
      最后还是一位圈内的音乐同行提点他,不要想一口吃成个大胖子,想清楚自己要走的方向,如果想向你父亲一样当歌手,那就专攻唱功,学习一样乐器,吉他或者钢琴都可以,不需要太精。如果是想成为演奏家,那就选一样拿手的乐器专攻。
      任思舟一心想的当然是能够跟他父亲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他还记得任宇年轻时候在采访中无数次提到一样以后能有机会与他的小孩一起合作。
      任思舟初三那年参加了全国青少年的合唱比赛,评委都是他爸爸的朋友,很多都是看着他长大的。
      他一路过关斩将冲进了决赛,评委老师们都夸他技巧娴熟,夺冠的几率很大。还都跟他父亲通了气,让他一定过来决赛现场给他加油,任宇也真的来了。
      但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决赛前一天任思舟感冒发烧,嗓子哑了。
      比赛输了,前三都没进。
      任思舟完全不敢看他父亲那黑如锅底的脸色。
      他也不知道任宇是怎样看他的,因为他强撑着比完赛,到后台就晕倒了。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任宇就守在他床边。
      那一刻任思舟眼眶红了。
      每次他都自我安慰没有父亲的陪伴无所谓,父亲太忙了,他是歌王,天生就该在舞台上,不陪伴他没关系,不知道他上几年级了没关系,父亲是他心里的神,只要能看着就好。
      原来他是想要父亲的守护的。
      “从明天开始我亲自给你上课,不要让人说我任宇的儿子实力如此差劲。”
      没有等来关切的话语,只有这冷冰冰的训斥。
      任思舟躲在被子里哭。
      他让父亲失望了。
      从此以后他更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怕给任宇两个字上蒙羞。
      所以在他高三确定自己的性向后,他不敢告诉任何人,死死的守住自己的秘密。
      他甚至为了不显得另类,谈过几个女朋友,每个都没超过三个月。
      然后任宇再婚,生了个儿子。
      发现原来他父亲不是天生的冷情,小儿子得到了他无微不至的爱。
      他们一家享受天伦之乐,而任思舟只是一个看客。
      他恨过,叛逆过,于事无补。
      最后他树立了一个人生奋斗目标,他不要再做任宇光环下的附属品,他要在音乐领域的成就超过他。
      你不爱我没关系,我会让你后悔的。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遇见了展荣。
      节目海选的时候,任思舟没有过多关注过他。
      展荣是第一次参加选秀节目,人又长得过分好看,很快就和歌王之子的任思舟成为节目组的话题人物。
      展荣唱歌的技巧基础不扎实,但人气高,其中一期节目中还唱了自己的原创曲,颇得评委青睐。
      那是任思舟第一次真正的注意到他。
      展荣很爱笑,笑起来有个酒窝,特别惹人怜爱,让人心生好感。
      一个有灵气有才气的漂亮男生,具备他所有想拥有的技能。
      在任宇的教导下,任思舟的演唱技巧的实力毋庸置疑,所以他教展荣技巧,展荣跟他说写歌的心得。
      两人快速的熟悉,成为朋友,最后又成为一个组合的成员。
      两人在一段时间内几乎所有时间都是捆绑在一起的。
      这样的相处不产生感情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两个同性恋倾向的人。
      他生病只有展荣真正在乎关心,他失落,展荣开导逗他笑,他开心展荣比他还开心,他们一起经历事业的高潮和低谷,一起扶持,一起为一个目标而奋斗,展荣于他的意义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我们彼此有好感,又彼此心照不宣,却从未戳破过那层窗户纸。”
      说到此处,任思舟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我们都怕被发现,怕万劫不复。”任思舟笑的跟哭一样,“其实最主要是我怕,展荣善良感性,乐观单纯,心性坚定,他从来不怕如果我们被发现会带来的后果。只是我在怕而已,我怕身败名裂,我怕父亲那刺痛我心脏的眼神,怕我超越不了他。”
      “展荣知道我的心结,他说,我会让你立于歌唱领域的巅峰。”
      “但是后来他有了新恋情。”
      “你胡说。”曾素琴正言厉色,神情激动。
      “为什么这么说?”岑清听了这么久,她不认为展荣会突然移情别恋。
      “他有段时间经常出,回来后我发现他身上有吻痕。”任思舟说的很艰难,这件事情对他打击也很大,感觉受到了背叛,尤其这个人是展荣。
      “不可能。”曾素琴坚决不相信。
      案卷里倒是有提到这点。
      “我也不愿相信,我问他,他也从不回答。”烟烧到了任思舟的手指,他手一抖,晃过神来。
      “明明是你胆小退缩,却想把脏水泼给展荣,我知道你人品恶劣,没想到这么恶劣,展荣对你如何你心里有数,你这么说对得起他吗?”
      曾素琴气的眼眶红了,她不容许任思舟如此诽谤展荣。
      “我所说的都是真话。”逝者已逝,他任思舟还没有卑劣到这种地步。
      “你先冷静。”岑清顺着曾素琴的气,“也许这其中有些误会。”
      “你有证据吗?”曾素琴质问道。
      任思舟摇头,“没有,他不会想让人知道,我也会替他保密,所以没什么人知道。”
      “经纪人会知道内情吗?”岑清问,一般有恋情第一时间是让经纪人知道,以防突然被曝光,可以提前做好公关工作。
      “我问过雷哥,他说他不知情,但真实性有待商榷。”
      “怎么说?”顾严侧过头问。
      “雷哥有一次说是带展荣出席活动,回来后展荣的情绪有些不对劲,经常走神,那次我就发现他脖子上有红色印记,当时我也没多想。”
      “那是什么时候?”
      “12年的6月份吧,那也是雷哥第一次带展荣有单独的行程。”
      顾严若有所思,“你发现展荣身上有吻痕那次是不是也是在他单独行程结束之后。”
      “是,所以我怀疑所谓的单独行程只是幌子。他可能只是在约会。”
      约会要经纪人陪同?展荣还没有大牌到那种程度吧?岑清觉得不合理。
      “你对展荣自杀有过怀疑吗?”
      任思舟双手糊住脸,从头至尾,“我从来没见过展荣那个神秘的恋人,即使在葬礼上他也没来过。”
      “你也怀疑他是因为失恋自杀?”
      “其实我一直认为他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我的判断一样,从他的心理侧写来看,无论是亲人去世或是失恋的打击都不足以让展荣自杀。”顾严说道,“你为什么会坚信任思舟是展荣自杀的原因。”
      曾素琴不说话。
      “我看过警方的记录,展荣没有亲人,调查后的遗物被一个自称他的朋友带走了,其中有一个笔记本,在你手上对吗?”
      “是。”
      “上面有记录任思舟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
      曾素琴沉默。
      “如果真的有记录,那你不会等这么久才想要报复。”顾严猜测说,“所以你也只是试探,如果真的是任思舟,正好,可以惩罚他,如果不是,也没什么损失。”
      “笔记本上记录了他有多爱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曾素琴哽咽了,“他为你做了所有能做的一切,可你连承认爱他都不愿意。”
      任思舟想开口,又沉寂。
      岑清抱住曾素琴,轻声安抚。
      “所以你们现在是各执一词,双方都没有证据。”顾严转向任思舟,“展荣临死前没有任何征兆?”
      “我们那个时候因为解约的事情有些不愉快,所以见面很少了。”
      他自杀的消息通知到任思舟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但是在展荣死后的一个礼拜我收到了一些东西,是展荣寄给我的。”
      “是什么?”
      “一个箱子,里面是他写的曲谱,一些我送他的礼物,还有一封信。”
      任思舟把信带过来了。
      顾严将它交给了曾素琴。
      曾素琴看完信泪崩了。
      岑清从她手中把信抽出来,看了一眼。
      信不长,写的很朴实。
      思舟:
      你收到信的时候也许我已经不在了,对不起,我没能兑现我对你的承诺。
      对于我的离开,请你不要难过,我做了对于我来说最好的选择,与人无尤,请原谅我的懦弱。
      箱子里是我所有的心血,希望还能再帮助到你,如果有来生,真希望还能认识你啊。
      通篇没有对任思舟的任何怨怼。
      “你应该也收到过这样一封信吧?”任思舟对曾素琴说,他了解展荣,他不想让自己的朋友因为他的死成为他们的心结。
      “如果是他爱过的人,展荣会以自己的死来惩罚对方吗?从你的描述里也能看出,他是多善良的一个人啊。”岑清遗憾自己未曾认识这样一个在娱乐圈里保持初心的人。
      “展荣的死有疑点。”顾严突然说。
      任思舟,曾素琴同时抬起头。
      “可你不是说他确定是自杀吗?”曾素琴满怀希冀的问。
      “从案卷来看,定为自杀没有疑问,但造成他自杀的原因至今不明。”
      “自杀就是自杀,还要调查原因吗?”王旭忍不住问。
      “一般的办案当然不需要。”
      “那顾哥愿意帮忙追查吗?”任思舟客气的问。
      “有点兴趣。”顾严摸着嘴唇回答。
      “你是有线索了?”岑清猜道。
      “没有。”顾严否认。
      曾素琴深深的鞠了一躬,“我相信您的能力,只要您能查出真相,不管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岑清扶起她,“没那么严重,如果真的有内情我们会尽力的。”
      “谢谢,酬金我一定不会少的。”
      “就凭你救过小宝,报酬这事儿就不要再提了?”
      顾严默认,“在查明真相之前,你得保证不得擅自做任何不当的行为。”
      曾素琴斜睨了任思舟一眼,不情不愿的答应。
      “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她的那份报酬不用付,我的还是要给的,就当是我的委托。”任思舟心情激动,展荣的死一直是他心中的一道伤疤。
      顾严也不客气,毕竟没有酬劳办案也没动力不是。
      “一定。”
      送走两人,岑清追着顾严不放。
      “你一定知道些什么?”
      顾严也不瞒她,“我在案卷的口供里发现一些眼熟的东西。”
      “昊天集团?”岑清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513案。”顾严提醒道。
      “昊天影视,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
      “对,当年也被牵涉进案件中的。”
      “他们会有关联?”
      “查了才知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