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7章

      岑清到曾素琴所在酒店的时候,曾素琴正在训练。
      “阿姨。”小宝很喜欢她,上前就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曾素琴身上汗湿的,只虚抱了他一下。
      “不好意思啊,我身上湿湿的。”
      小宝很大气的手一挥,“没关系。”
      “在练武?”
      “不是,瑜伽,我这没地方坐,就坐床上吧。”
      这里跟主演的酒店级别不一样,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
      “我们明天就要走了,想今晚请你吃个饭,答谢一下你相救小宝之恩。”
      “其实没什么的,不用这么浓重的谢我。”
      “这哪里是浓重,就是一顿饭,你可不能不给面子。”
      “阿姨,去吧,去吧。”
      小宝拉着曾素琴的手,撒着娇。
      “饭总要吃吧,你看小宝多期待呢。”岑清有秘密武器,料定曾素琴舍不得拒绝小宝。
      “好吧,那我洗个澡换身衣服,等会过去。”
      “你快去吧,我们就在这儿等会。”岑清说完,转头看到床头桌上摆满了书籍,青年文摘,知音,时尚杂志,她顺手拿起了一本,左手托着书脊,右手弯曲书身,快速翻动,说,“你还爱看书啊。”
      曾素琴一个跨步,将书抽走,岑清没反应过来,被吓的一抖。
      曾素琴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讪讪解释,“就是没事看看,打发时间的。”
      说着将书往右边挪了挪。
      岑清知道她在紧张什么?虽然只是快速的翻动,但还是能发现中间有些书页里面的字是被抠掉了,她顿时背上冒了冷汗。
      曾素琴怕她发现书里的秘密,她也怕曾素琴发现她发现了她的秘密。
      她与曾素琴对视了半秒钟,能感觉到她眼神里的探究,岑清心跳加快,面上却不能露出一丝胆怯。
      她此时就怕如果她被发现,她不能质问曾素琴,因为她不知道曾素琴会采取什么行动。跟顾严在一起多了,嫌疑人狗急跳墙的案例听的太多,她怕曾素琴会对她不利。
      虽然跟着顾严这几年她也学了一些防身术,但小宝还在这儿,她要保护好他,不能让小宝出事。
      所以她得镇定,不能被曾素琴发现。
      就在这紧张时刻,岑清手机突然响了,是顾严。
      “喂,你还在曾素琴那儿?”
      “是啊,我们刚到。”
      “邀请到她就找个理由回来,刚网吧老板打电话过来说那个黑衣人是个女人,我怀疑是她。”
      岑清留意到曾素琴突然双手握紧,岑清截断顾严的话,“我知道,你饭店订好了是吧,你发个定位过来吧。”
      顾严意识到曾素琴就在岑清身边,而且可能知道他查到她了。
      “师傅,麻烦再开快点。”
      “你别激怒她,我马上过来了。”
      “好,那就饭店见。”
      岑清挂了电话,看到僵直的曾素琴,笑说,“顾严等下就发定位过来,不好意思,没经你同意就翻动你的书。”
      岑清眼中没有发现线索的震惊,没有难以置信,没有慌乱,所有情绪都被她埋进心里,眼里只留下歉意。
      “没事。”曾素琴干巴巴的回答,“我看书有时候会写点自己的感想,都是些负面情绪,不太好意思让别人看。”
      “我明白,但我刚什么都没看到,就是这么翻了一下,纯属手痒,没别的。”岑清一再强调保证说。
      曾素琴盯着岑清的眼睛看,岑清与其对视,眼神真挚到不能再真挚。
      通稿里演技爆棚的女演员可不是水军刷出来的,岑清是有实力的。
      小宝感觉两人氛围尴尬,脆生生的说,“阿姨,快点吧,小宝肚子饿饿了。”
      “哦,好。”曾素琴深深看了一眼岑清,又看了看那沓书。
      岑清像是发现她的不自在,故作轻松的说,“要不我们还是先去找爸爸,不要打扰阿姨了。”
      小宝低下头,不太愿意。
      “曾阿姨不是答应你去吃饭了吗?你难道不想跟着爸爸一起去点菜,给曾阿姨多点点好吃的吗。”
      小宝被劝动,勉为其难的说,“好吧。”
      “阿姨,我会给你点好多好多好吃的,你一定喜欢。”
      曾素琴笑说,“好啊,我马上就过去。”
      岑清牵着小宝,再次跟曾素琴真诚的道歉,“对不起啊,不该碰你的书。”
      曾素琴眼神就落在她脸上,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只是我不太好意思而已。”
      岑清落落大方,丝毫不退缩她的注视,“那我们就在饭店等你,小宝,跟阿姨说再见。”
      “阿姨再见,快点来哦。”
      岑清背部挺直,精神高度集中,曾素琴就在她身后,到门口就几步路,岑清却觉得走了很久很久,直到房间门在她面前关上,岑清才泄下气来。
      到酒店门口,正好碰见从出租车上下来的顾严。
      他焦急万分,一阵风一样的过来,检查她和小宝一遍,才问:“没事吧?”
      见到顾严,岑清才算是真正的放松,“没事。”
      顾严抱起小宝,“发生了什么事儿。”
      “曾素琴床头摆了很多书和杂志,我翻了一本,里面好像有字被抠掉了。”
      帕丁顿熊的恐吓信就是各种剪好的字贴上去的。
      所以,曾素琴可能真的就是帕丁顿熊。
      “先去酒店。”
      “你打算怎么办?她的动机是什么呢?”
      “不想了,先吃饭,吃完再说。”
      小宝还记着要去给曾素琴点菜呢,催着爸爸妈妈赶紧走。
      “她还救过小宝呢。”岑清抓着顾严的衣服轻声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顾严轻拍岑清的手背安抚说。
      因为有心事,岑清饭都没怎么吃好,只有小宝一个人是真心诚意的高兴。
      吃完饭,小宝还拉着曾素琴舍不得放。
      “小宝是真喜欢你。”怎么拉都拉不走小宝,岑清无奈笑说。
      “我也很喜欢他。”
      “他不愿意你走,你要是不介意跟我们一起走吧,送下他回去,我到时候让顾严再送你回酒店。”
      “阿姨,我带你去看我的宝贝。”小宝趁机卖萌,他这次来的时候死活要带上他那些刀枪、奥特曼。
      曾素琴只犹豫了一秒钟,就答应了。
      小宝缠着曾素琴玩完游戏,岑清哄睡了累了的小宝。
      顾严送曾素琴出去。
      “曾小姐,可能得借用你一点时间。”
      曾素琴像是已然料到,“好。”
      借用王旭的房间,两人分坐两侧,王旭现在顾严身后,跟个保镖似的。
      “你想问什么?”
      顾严拿出任思舟收到的信放在曾素琴面前,问,“觉得熟悉吗?”
      曾素琴低眉看了一眼,“你现在是在审问我吗?”
      顾严摇头,“不是,你救过小宝。”
      “所以你手下留情了,没有把我交给任思舟?”
      “那你是承认了?”
      “我救过小宝的命,你们说过要报答我的。”
      “是,但不包括违背法理之事。”
      双方交锋互不相让。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王旭开门,岑清进来,坐在了顾严身旁,王旭依然坚持自己的人设,在后面站的笔直。
      
      “我就知道你看到了,但是你的眼神和表情还是骗过了我。”曾素琴苦笑说。
      “我该怎么说,谢谢夸奖。”岑清一直都不愿意相信的,到底是为什么,“你跟任思舟有什么恩怨?”
      “你从哪里开始怀疑我的。”曾素琴忽略了岑清的问题,而是转向了顾严。
      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在小宝出意外的那一天,曾素琴在回答乔为羽的话时说的那句“他最近出了什么棘手的状况吧。”
      就是这句话让顾严上了心。
      曾素琴跟任思舟说不上熟悉,却能一语中的,怎能让人不起疑。
      “原来是这样,只有身处事件中心的人才会知道。”
      “然后昨晚让你更确定了,所以让卿薇来试探?”
      “你的身形和身手的确很像昨晚的人,没法不怀疑。”
      岑清迫切想知道曾素琴的动机,又急切的问了一遍,“你到底是为什么?”
      “你丈夫不是侦探吗?不如让他来说吧。”
      “你怎么会知道?”岑清问。
      “新闻上有啊。”曾素琴同样是在闹得很大的动物保护新闻上看到的卿薇,“大侦探不说点什么?”
      “因为展荣,你认定他的死跟任思舟有关。”
      曾素琴但笑不语。
      “2011年你跟展荣相识于一场广告拍摄,当时你给其中一个女明星做替身,中间出了点岔子,你受了伤还挨了骂,展荣帮了你,你们后来成为了朋友,为此还闹过绯闻。或许你是喜欢他的,但他喜欢的人是任思舟对吗?”
      曾素琴双手紧握,身体呈现防备状态。
      “但是任思舟拒绝了展荣,你觉得这是导致展荣自杀的原因。所以你想报复,任思舟最近的一次拍戏受伤就是跟你对打,这么说你也是故意的?”
      “我该走了。”曾素琴突然站起要离开。
      岑清拦在了她面前。
      “这只是你们的猜测,我有承认吗?”
      “你还是不放弃对任思舟的寻仇。”岑清肯定的说,“展荣不会希望你这样做的。”
      王旭终于找到自己发挥的空挡,“我刚都录下来啦。”
      “没经过我同意的录音做不了证据的。”
      “有人看到你往化妆间送信了。”顾严说道,这就是朱勇辉提供的关于帕丁顿熊的线索。
      “那又怎样?”曾素琴不为所动。
      没诈到她,顾严有些失望,朱勇辉的确提供了线索,但是他并没有看清楚那人。
      “你做过很多功课,想必那些书籍也早已处理掉了。但是你做的越多,破绽就会越多。”
      “那又怎样?”曾素琴强硬的重复了一遍。
      “你想拖延时间?”顾严揉着眉心,“我觉得展荣的死与任思舟无关。”
      曾素琴不信。
      “你觉得他是一个因为失恋就自杀的人吗?”
      “你们不明白中间的细节。”
      “那我们就让知道的人来谈谈,他应该到了。”
      顾严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
      “任思舟到了。”
      接到顾严短信的时候,任思舟就向剧组请了假,劝退章茜和小何,一个人独自来到这里。
      “原来你就是他常说起的小白菜。”
      曾素琴脸色铁青,完全不搭理他。
      “都坐吧。”顾严俨然一副东道主招呼客人开聚会。
      以顾严的性格,根本不会做这么多此一举的事情,查到人,抓到嫌犯,往警局或者委托人那儿一送,完事儿齐活。
      如果曾素琴不是救过小宝的话。
      “任先生实际上对帕丁顿熊早就心里有数吧。”
      收到第一封信的时候,任思舟就知道这事儿跟展荣有点关系。
      因为上面的句子是展荣写的歌词,没有发表的一首歌,只有他们俩知道的。帕丁顿熊上的那条项链就是他送给展荣的。
      直到关于他同性恋的通稿出现时,他才真正明白对方出于何种目的,要他自爆的又到底是什么秘密。
      “我确实是同性恋。”一来就是这么爆炸性的话,王旭本靠在沙发边沿上,被炸的没坐稳,直往地上倒,脸色铁青,一言难尽。
      任思舟被逗笑。
      “我父亲,你们都知道,歌王任宇,哼,我生下来没多久他们就离婚了,我妈不管我,任宇,那么忙,更加管不了我。”
      “不管我却又对他极其严格。”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压根就不喜欢音乐。”
      别人都以为他是歌王的儿子,应该从小就会有良好的音乐素养。
      但,他不喜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