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6章

      这一部分在任思舟的口供中得到了证实。
      问:2013年12月24日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你在哪里?
      答:我在家里。
      问:有人可以证明吗?
      答:没有。
      问:这两天你见过死者没?
      答:没有。
      问:你们是组合,都不见面吗
      答:最近没有活动,放假,所以没见面。
      问:那他有跟你联系吗?
      答:有,昨天和今天我们都有在微信上聊天。
      问:聊了什么?
      答:你们自己看吧。
      后面附了聊天截图。
      都是一些问候的对话,没什么很特别的。
      问:你跟死者关系怎么样?
      答:我们是一个组合,私底下也是很好的朋友。
      问:你怎么评价死者?
      答:他是一个很有才气的人,性格温柔,待人宽容,从不轻易红脸发火。
      问:你知道他有抑郁症吗?
      答:知道,我们是同一个经纪人。
      问:你觉得他为什么会抑郁?
      答:我不知道,在这个圈子里,抑郁挺常见的。
      问:他会跟你说他的烦恼吗?
      答:不会,我们俩他一直是属于想得开的类型,他总会开导我,所以,听说他抑郁我很惊讶。
      问:你们最近组合要解散,为什么?
      答:国内唱片市场不景气,分开发展对我们更好。
      问:你觉得死者会因为这个抑郁吗?
      答:不会吧,他创作能力蛮好的,个人发展更有力。
      问:你在跟公司谈解约,为什么?
      答:我想转型,不只是做歌手,也想干点别的。
      问:不是因为跟公司老板有矛盾吗?
      答:我们理念上是有点冲突。
      问:死者跟老板也有矛盾吗?
      答:应该吧。
      问:他也在跟公司谈解约吗?
      答:本来我们是一起提的,但是他放弃了。
      问:你知道原因吗?
      答:我问过他,他没说,只是说老板同意按他的计划走了。
      问:什么计划。
      答:我们是选秀出来的,前两年靠着选秀的名气还能撑一会,但是唱片市场很不景气,我们发的专辑除了粉丝没人买。老板想让我们多唱些口水歌赚钱,但是展荣和我都不愿意妥协。
      问:你就是因此跟死者在今年的11月10日起了非常大的冲突?
      答:算是吧,已经说好的事情,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留下来,我那天情绪比较激动。
      问:他如何解释的?
      答:老板答应给他完全的创作自由,就算去了大公司,掣肘就会更多,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处,我想他有他的考量吧。
      问:只是不解约,有必要发生大争吵吗?
      答:有种被背叛的感觉,突然爆发了。
      问:你觉得他会自杀吗?
      答:他一向比我还乐观的。
      接着是老板的。
      问:死者跟你理念有冲突?
      答:是,不过我们已经达成一致了,你看我们重新签了合约就是最好的证明。
      问:你怎么评价死者?
      答:我很欣赏他的,不然也不会把他签了是吧,人很有才,不过有时太固执了。
      问:比如说。
      答:比如说,这个写歌啊,现在市场上就是这种节奏感强,简单的歌受欢迎,我就说能不能也写这么一两首歌打打名气,出出圈,怎么劝都劝不听,固执己见。
      问:那你为什么又妥协了?
      答:没办法啊,任思舟铁了心要解约,还带着展荣也闹解约。任思舟想向演员方向发展我拦不住。但展荣是创作人才,我们是唱片公司,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得留住这么一个人才。
      问:你这几天跟死者有联系吗?
      答:没有,重新签约后,他就回去准备新歌的事儿了,没再联系。
      问:你觉得他是自杀吗?
      答:不知道,这得你们调查啊。
      下面是心理医生的一部分口供。
      问:你给死者做过几次咨询?
      答:四次。
      问:他的状态怎么样?
      答:给我的感觉还可以。
      问:死者为什么抑郁?
      答:抑郁原因有很多,工作不顺心,外界压力太大,家庭不和睦,都有可能。
      问:那死者是哪方面
      答:可能是亲人去世吧。
      问:可能?
      答:对,他每次来说的不多,其实他本身自己不想来,但是被他经纪人逼着来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我这安静的休息会,然后让我给他开点药。
      问:什么药,他需要开药吗?
      答:他长期睡不着,有焦虑的症状,我只开了一些安眠药。
      问:这是你开给他的药吗?
      答:不是,我只开了几片,让他吃完了如果还失眠再找我。
      问:他还说起过什么?比如工作压力,老板,同事。
      答:这方面他说的很少,他说的最多的是他爷爷奶奶,经常说他小时候的事情。也说起过他的搭档,说他们出道后的一些事情。
      问:他说了他与任思舟的关系是怎样的吗?
      答:他谈起任思舟的时候是开心的。
      问:他说什么的时候是不开心的?
      答:实际上他跟我说的都是开心的事情,其实我也很纳闷他为什么抑郁,也许是因为爷爷奶奶给他的回忆都是好的,突然失去有些不能接受。
      问:你觉得他会抑郁的自杀吗?
      答:这个我无法回答。
      但后面这位心理医生还是补了一句,如果就他跟我谈的事情来说,我觉得远不到自杀的地步,他是个原创音乐人,无论生活给与他多大的苦痛,其实对他来说都是养分。当然也不排除他的情况已经糟糕到自杀的地步,只是他没有表露出来。
      
      看完所有笔录和证据,没有他杀的疑点,警察又找到了展荣自己去药店买安眠药的视频监控,最终定案为自杀。
      
      送走顾严,岑清先在手机上把屏保换成了展荣的照片,又下了他所有的歌。
      后面想想可能太刻意,把屏保撤了下来。
      然后抱起小宝趁着空闲时间一起学一首展荣的歌。
      “等下你见到曾姐姐,就唱给她听,还记得曾姐姐吗?昨天救了你的。”
      “记得,我喜欢她。”小宝直白的说。
      “我也喜欢,那要不拍完戏,我们请姐姐吃饭。”
      “好。”
      岑清对曾素琴印象很不错,但她更愿意相信顾严的判断。
      小宝聪明,学什么都快,比岑清还快。
      两人听着耳机一块学的,小宝已经学了八成,岑清还只学会副歌的高潮部分。
      已经够用了,多唱几遍形成条件反射,让自己无意识的一直哼着。
      小宝拍摄的时候,岑清又抽空学了另外两首歌的副歌,都是展荣写的歌里最受粉丝好评的。
      拍摄间隙,岑清带着小宝选定好离曾素琴的最佳距离,就开始唱歌。
      岑清交代过小宝,只要她开头,小宝就跟上,有人问起千万不可说是现学的,得说妈妈经常哼。
      小宝经常跟着两人外出查案,对于这种摸不清头脑的要求习以为常,点点头就兴奋的表示配合。
      “妈妈,是不是又要抓坏人了。”
      岑清食指放在嘴边,“嘘,妈妈正在试探谁是坏人,你照着妈妈的话做,然后尽量跟将军呆在一块知道吗?”
      “知道。”小宝闪着星星眼回答。
      岑清特别留意曾素琴的神情,在他们哼歌的时候眼神里有着一闪而过的惊讶。
      结果任思舟跑过来跟她说,“没想到姐你还听我的歌啊。”
      是的,岑清和小宝共同学的那首是组合的歌,也是展荣在业内得到最多赞誉的一首歌。
      岑清一时不知道该做如何回应,几种说辞在她脑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她说,“这首歌很好听。”
      任思舟突然神思飘远,笑说,“真的挺好听,旋律特别美好。”
      岑清猜那一个瞬间他是想到了展荣吧。
      没有时间问,岑清被副导演赶出来,要拍下一个镜头了。
      为了达到她真的很喜欢展荣歌曲的目的,岑清不再管周边的环境,无时无刻都在哼歌。
      她也终于等到了曾素琴。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喜欢唱歌。”
      “也喜欢,只不过在片场拍戏就已经占据所有时间了,哪里还想的起来唱歌。”岑清面不改色的说着早已备好的理由。
      本身她们也就在片场见面,只要理由合理,岑清的表情真挚,曾素琴就会相信。
      要演戏首先得把前因后果都合理化才最逼真,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我昨天第一次见任思舟,没想他唱歌很不错。”岑清说道,“不愧是歌王的儿子。”
      引对方谈起她想要的话题,自己不首先主动提起,这是策略。
      曾素琴笑容僵硬,“是。”
      “而且编曲也是他呢。”
      岑清表现得像一个要安利自己偶像的样子,翻出歌曲的信息列表。
      任思舟作曲的歌不多,但是每首歌的编曲写的几乎都是他和展荣。
      “可惜了,组合竟然解散了,两个人都是这么有才华的人,你是不是也喜欢他们?”
      “我?算是吧,我觉得曲子蛮好的。”曾素琴略显落寞。
      “那你算是梦想成真,跟偶像一起拍戏?”
      曾素琴笑的勉强,点点头。
      也许因为没有在岑清这里找到共鸣,她不欲多谈。
      岑清一下子明白过来,“难道你喜欢的是另一个。”岑清指着手机上的名字说,“很厉害的作曲人,我还想着这旋律都是怎么写出来的。”
      即便不明显,岑清依然能从她脸上看出真心实意的笑容来,想脱口而出什么,又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合上嘴巴。
      只说道,“他是很厉害,不过我不追星。”
      滴水不漏,是对她有提防吗?
      为什么?
      岑清都能察觉出不对,她从来没有说过顾严的身份,明明能感受到她对展荣的喜爱,却又口是心非。
      不能急,得慢慢来,岑清安慰自己。
      小宝戏份全部拍完,顾严过来接人回酒店。
      出剧组的时候本来很顺利,记者对顾严刚才的表现还印象深刻呢。
      岑清戴着口罩,帽子,穿着打扮很像明星,这些记者也是秉持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的精神,纷纷都往她跟前凑。
      顾严让王旭赶紧开车来,一边对着那群记者吼道:“我们就是陪着孩子过来拍两天戏,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有些记者看到小宝,半信半疑的停住了,有些却依然上前来。
      “你们在剧组里遇见任思舟了吗?你对他的绯闻怎么看?”
      “说了不认识。”顾严手挡住相机,护住岑清往前走。
      岑清头一偏,躲开靠近她的镜头。
      “顾哥。”
      “任思舟同性恋我不知道,但他住哪个酒店我知道。”
      岑清扯了顾严的衣服,“你干嘛?”
      顾严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麻烦让开一条道吧。”
      等待岑清和小宝已经上了车,顾严示意王旭先走,在前面路口等他。
      “你们拍吧。”顾严就站在那儿不动。
      “你不告诉我们酒店地址?”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们。”顾严很无赖的说。
      “你骗我们啊。”
      顾严眉一挑,是啊,你能拿我怎么办呢?他身上也没有新闻。
      “你开章茜的车,你们关系肯定不一般吧?”
      “哦,她人好,我有事情要出去,她借车给我用。”
      顾严油盐不进,记者们拿他没办法。
      站在岑清那一侧的记者翻看自己刚才拍到的照片,问同伴,“有没有觉得她有些眼熟啊。”
      
      因为帕丁顿熊目前还没有查出是谁,顾严他们晚上还要再住一晚。
      “曾素琴今天也没有晚上的戏,我们请她吃个饭吧。”
      “好,我预定饭店。”
      “嗯,我带小宝亲自去请她,怎么说也是小宝的救命恩人。”
      “我去吧。”顾严有些担心,曾素琴身手了得,而身形又跟那个黑衣人有几分相似。
      “你一个大男人去多不好,我去。”
      岑清坚持,而且顾严交给她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任务什么的不用想了,就去请人吧,其他我会自己查的。”
      “好。”岑清面上镇定,内心甜蜜。
      
      岑清走后,顾严着手查展荣葬礼上到的嘉宾。
      因为是明星,葬礼上到了很多记者,娱乐报还给了一个完整的新闻版面。
      王旭接了个电话,激动的喊顾严过去听。
      “是网吧老板。”
      顾严开了免提。
      您想起什么样线索了?
      “是,我老婆回来了,我跟她说起那个怪人的事情,说有警察来查了,她想起来一个事儿,我老婆给人送泡面的时候,碰见他去洗手间,他去的是女洗手间,他是个女的。”
      顾严面色沉重的立马给岑清打电话,一手拿起外套,就冲了出去。
      “顾哥,你去哪儿?”
      王旭在后面喊,人早走远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