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5章

      顾严和王旭回到片场的时候,外面围满了记者,见到车进来,瞬间就围了上来。
      一张张脸从窗外朝里探,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这是任思舟经纪人的车。”
      然后就被团团包围了,行进困难。
      还有些人直接拍车窗,□□短炮怼着车窗,顾严脸黑的像包公。
      王旭掏出手机,“任思舟爆新绯闻了,难怪娱记都来了。”
      从昨晚在今早,任思舟同性恋的话题一直排在首页没下去,刚好砖头不是有拍到乔为羽与任思舟的暧昧照片么,可以利用一下。
      于是章茜联系了乔为羽的经纪人,直接将砖头威胁任思舟的照片发上网,跟武斗女主角炒起了绯闻,这无疑才是最好能洗清同性恋疑问的方法。
      也有网友觉得这是个阴谋,刚爆出同性恋传闻,马上就爆绯闻,明摆着是想借此洗清嫌疑。不过更多的是想挖出这个绯闻到底是真是假。
      顾严摇下车窗,镜头都快怼到他脸上了。
      “干什么的?赶紧让开。”顾严呵斥道。
      记者们也马上发现不对,镜头纷纷收了回来,看着这位暴躁的帅哥发憷。
      “不是任思舟。”
      “不认识的人,没见过。”
      “长得还挺帅的。”
      “是不是哪来的新人啊。”
      “新人?年纪有些大了吧。”
      记者们小声讨论,顾严耐心告罄,“赶紧让开。”
      “任思舟呢?”女记者不死心,往车里看。
      “什么任思舟,不认识,再不让开我报警了。”说完滴滴重重的按了几下喇叭。
      记者们不情不愿的让开,顾严绝尘而去。
      “你先回酒店查资料。”
      顾严交代完王旭就去找岑清,外面那么多记者,谁知道有没有已经混进剧组的。
      岑清正跟胡芳导演聊天,小宝和将军在蹲在旁边玩。
      “刚这场戏差点意思。”监视器里回放着三位主演的片段。
      “每个人给的特写时间再长一点吧,前期三个人各怀心思,各自提防,现在三个人都没抬表现出来。”岑清建议说。
      “要不你去给他们讲下戏。”
      “可别,您比我更知道如何发掘他们的潜力。”
      “你就看了一遍剧本,却对剧本中的几场戏都了然于心了,有没有喜欢的角色。”
      “没看到整个剧本,就这半本来说,吴钩组织有个女性角色,传统意义上的反派,身世悲惨,性格狠辣,我还蛮喜欢的。”这是岑清以前从来没有演过的角色,她一直挺想尝试的。
      “我就说你对表演还有热情的。”胡芳笑说,“有没有想过做幕后?”
      岑清还真没想过。
      胡导已经吩咐演员摄像开始补拍刚才那场戏了。
      一片阴影遮住岑清头上的阳光,她一抬头,就看到沉思中的顾严。
      “你怎么回来了?”
      顾严愣了一下,拉了拉岑清头上的帽子,“外面来了很多记者。”
      岑清一惊,站了起来,“怎么会有记者?”
      剧组并没有开放媒体探班啊。
      “冲着任思舟来的。”
      “难怪今天两人看着有点不对劲呢。”
      拍戏的时候,中途休息时间,任思舟和乔为羽竟然单独站在一起相谈甚欢。
      岑清是第一次看到,一般来说男女单身的演员会很少情况单独呆在一块的,一定是众多演员在一块,就像他们同框都是在逗小宝和对她好奇想问出点什么的时候。
      “需要我送你回酒店吗?”顾严问,如果怕被记者发现的话,他在这儿陪小宝就行。
      “剧组都是保密的,应该没关系。”
      “剧组人多口杂。”难保不会混进狗仔来。
      岑清斟酌一会,“我都退出这么多年了,估计他们见了也想不起来我是谁,新闻价值更是不高,邓易龙,任思舟,乔为羽各个都比我更有跟的价值。”
      “还有两场戏,就半天了,应该没事。”
      岑清坚持,顾严尊重她的决定。
      “你对曾素琴了解多少?”顾严看了周围,没发现曾素琴的身影。
      “不熟,就那部戏接触过。”岑清知道顾严不会平白无故问到她,“你想知道什么?”
      “接触的时候你们会聊些什么?”
      岑清在脑中回想一下,“一般会聊动作戏怎么做会在镜头里看上去有力又干净,还有一些保护自己的小方法,面对突发状况如何减少损伤。”
      都是她跟曾素琴请教,她问曾素琴答。
      “她不太主动跟人搭讪。”也可能因为怕被认为套近乎。
      “她有说起其他剧组的经历吗?”
      “有,在说起避免受伤这个话题的时候有时候会带上她在其他剧组受伤的事情当案例,不过她只说受伤的问题,没说到具体哪个剧组。”
      “那她有聊起哪个明星吗?”
      岑清摇摇头,“这个肯定不会聊的,我们演员都在一个圈子,她无论说一个人的好话还是坏话都不妥当。”
      因为你不知道你对面的这个到底跟你谈起的那个人是敌是友,是敌你说好话人家不爱听,是友,你说坏话很快就能传到别人耳朵里。
      对于当时作为替身的她来说,得罪任何一个明星都不是好事情。
      “对了,有一次我见她聊微信,当时我开玩笑问是不是她男朋友,她说是一个曾经帮助过她的恩人,应该是圈内人。”
      “圈内人?”
      “嗯,因为我再详细问她的时候,她说是在片场,而且他是第一个曾素琴遇到的没有架子的明星。”
      “那是什么时候?”
      “我想想,嗯,11年的时候,云仙居是11年下半年拍的,那应该是11年上半年的时候。”
      11年上半年,跟展荣粉丝爆料的拍摄广告时期时间吻合。
      “这样,等下曾素琴过来,你旁敲侧击下她对展荣这个人的看法。”
      “好。”
      “能问到就问,问不到别逞强,保护自己。”顾严特意交代说。
      岑清出任务的时候,顾严都会说这句话,有时候后面还会加上一句弄砸了没事,有我呢。
      每次岑清听到就会有被宠爱、被重视的感觉,也许顾严对王旭或者以前的队员都是这样,但她以妻子的身份听到的感觉就是那种陷入爱情里晕了头的甜蜜。
      “我有分寸。”岑清声音轻快。
      顾严蹲下身,摸摸小宝的头,“爸爸出去会,你和将军保护好妈妈,知道吗?”
      小宝站起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顾严包住他的小手,“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记得,打不过就跑,打电话报警。”
      顾严摸摸他的头,“嗯,不错。”然后耳提面命的叮嘱将军,“帮我看着点他们俩。”低身对他耳朵说:“回来给你带糖。”
      岑清笑盈盈的看着这一幕,顾严这么正式的跟小宝嘱咐,到底谁才是那个4岁的小孩啊。
      她一把拉起顾严,郑重说道:“我不是小孩子,我会保护好我自己和小宝的,还有将军。”
      顾严拍拍她的后脑勺,“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剧组这么多人,能遇到什么危险,太杞人忧天了。
      顾严离开剧组,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
      “哥,您又有啥事?”
      路明阳看到手机上队长的来电就很慌,他第一反应是丢给下面的人,让他们接,告诉顾前队长,他不在。
      顾严是谁,一眼就瞧出来了。
      没办法,只好接。
      “我要展荣自杀案件的档案资料。”
      “展荣,谁啊?”
      “一个明星,赶紧的,我等着要呢。”
      “不是,哥,你真当我万能的啊,卷宗也要,这是违反纪律的。”
      “别跟我东扯西扯的,找到了发给我。”
      “哥啊,我去哪儿给你找啊?这档案是随便能给的啊?”
      “行了,人情先记着,我不赖账。”
      “哎,有您这句话我心里有点底了,我找下面问问。”
      一件自杀案,不会到市局,得找区刑侦队要。
      案件信息转到顾严手里,案情简单,资料不多。
      首先发现展荣尸体的是他的经纪人,因为要接他去公司录音棚,打电话给他没人接听,到了他的公寓发现他已死亡。
      首先是法医报告,死亡时间2013年12月24日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之间,死者头部,身体皮肤表面无外伤,内脏器官无病变损伤,将胃及其内容物做毒物检验,检查出安眠药成分。
      死者身穿睡衣,发现时安详的躺在床上,手脚均无捆绑痕迹。
      床头放着安眠药及杯子,除了死者的指纹没有检查出其他指纹。
      痕检在死者家中采集到的除了死者本人就是经纪人和助理的指纹。
      调查发现也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
      接着就是死者的人际关系调查。
      展荣爷爷奶奶在2012年底的时候先后去世,跟其他亲戚来往不多,在亲属这块没有得到什么线索。
      所以警方查的方向是展荣工作上的关系网。
      首先就是他的助理和经纪人,两份口供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展荣有抑郁症。
      经纪人的口供。
      问:你最后见他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答:前天晚上,我陪他去参加了昊天集团的年会活动,送他回来后就没见过他了。
      问:具体几点?
      答:凌晨两点左右。
      问: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你在哪儿?
      答:在公司开会。
      问:你觉得他会自杀吗?
      答:他最近有抑郁症,所以我觉得可能吧。
      这点在他的心理医生那里得到了证实。
      助理的笔录。
      问:你觉得展荣和任思舟关系怎么样?
      答:他们关系很好,又有默契,看着比亲兄弟还亲呢。
      问:但是网上都说他们不和。
      答:那都是瞎猜的,也有特意放出去的,要增加曝光率嘛。
      问:你最近有发现死者不同寻常的事情吗?
      答:不同寻常?有一次展荣和任思舟两人吵了一次架,闹得特别凶。
      问:那是什么时候?
      答:11月份的时候,11月10号,那天刚好是出席一场音乐盛典,就在后台吵起来的。
      问:为什么吵架?
      答:不知道,他们关着门的。
      问:还有吗?
      答:还有就是每个月经纪人都会跟展荣单独出席活动,只有他们两个,不带其他任何人。
      问:具体是什么活动。
      答:保密的。
      问:任思舟对此没有意见吗?
      答:他们俩虽然是组合,但是都会有各自单独的行程。
      因为助理笔录中有一些新的情况,警察又重新问了经纪人一些问题。
      问:你经常带死者两人有保密的行程。
      答:是有一些行程没有带其他人,但也不是说保密的吧,就是一些饭局,认识一些合作的伙伴。
      问:都有哪些人,可以提供时间和地点吗?
      经纪人提供了详细的活动地址和时间,警方调查后发现属实。
      问:死者和任思舟出现过一次大的冲突?
      答:是,因为解约的事情,本来两人说好一起解约的,后来展荣犹豫了所以才吵了一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