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

      萧从从在开机第二天就到了这里,她蹲点了两天顺利找到了剧组订盒饭的餐馆,进去打了半个月临时工。
      进去发现送盒饭这种事情轮不上她,好说歹说给人好处才捞着一回。后面她就辞职了,每天在剧组边缘徘徊,只要剧组一缺什么人她立马就毛遂自荐。
      萧从从这个人吧,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能说,跟谁都能自来熟,称兄道弟。这不还真让她碰上一个做场工的包工头老乡,把她带进去了。
      然后又跟副导演,茶水,后勤保障人员都混了个脸熟,她又勤快,别人的事情都乐意搭把手,跑个腿。她在剧组混的是风生水起,有时候需要群演都不用去外面找人,直接把她安排上就行,她就是快搬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每天剧组发生的事情那么多,导演骂演员,制片骂副导演,副导演骂场工。群演不够了,今天盒饭不好吃,替身受重伤,拍戏进度慢,两个男主角不合,男女主角之间也不合。到底什么属于奇怪的,萧从从没有概念。
      “不用负担那么大,只要你觉得特别的事情就好。”顾严示意她坐下来,放轻松慢慢想。
      恐吓任思舟的人一定就在剧组里,只要在剧组里总会有关于他们的蛛丝马迹。
      “要说任思舟身边的人的话,我觉得那个化妆师有点可疑。”
      “怎么说?”顾严环抱着手臂。
      “他,太热情了。”萧从从想了半天,用了这个词。
      “热情不好吗?”
      “好,但是我觉得吧,有些过了,他对邓易龙也没那样啊。”
      “那也许跟你一样,也是粉丝?”
      “反正我觉得不对劲。”
      “具体说说。”
      “拍摄间隙补妆那种,其实用不上他,一般他下面的化妆师就可以做,但是他每次都抢着给任思舟补妆,补妆就算了,还会摸他的脸,任思舟都躲开了,他还是一样凑上去。”萧从从义愤填膺的说。
      “化妆本身就是在脸上化,摸脸很正常吧。”王旭觉得这有些大惊小怪。
      萧从从反驳不能,咬牙说道:“反正你看到就会觉得不正常。”
      章茜却秒懂了,欲言又止。
      顾严回想一下今天碰到的化妆师,“余大凯是不是穿着很夸张,行为举止有些娘娘腔的那个。”
      瘦高个,穿着亮黄色的衣服,阔腿裤,红色的丝绸腰带,偏长的头发,白白的皮肤,亮闪闪的耳钉,还有翘起来的兰花指。
      “他是,同性恋?”顾严语调上扬,喜欢对一个男人动手动脚,只能有这种解释了。
      章茜本对此讳莫如深,顾严已然挑明,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
      “是,业内有名的GAY。”
      所以章茜甚至去协调过换掉他,惹不起只能躲,不能让任思舟陷入到这种桃色绯闻里。
      “难怪了,我就说肯定是不对劲的。”萧从从愤然的说,那余大凯明显就是借机揩油,那一脸的装腔作势,怎么配得上他们家舟舟。
      “还有其他的吗?”
      萧从从努力的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那就说说你进组以后的事情吧,觉得组里的演员,导演,工作人员怎么样。”顾严一步步的引导。
      “其实我能进去就挺戏剧化的”萧从从说,“你知道剧组里的场工就是干些体力活的,搬道具,搭场景的。其实他们很多都是老远农村过来打工的,而且分派别的。”
      这顾严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对演戏剧组这一块完全白痴。
      “等等,不介意吧。”顾严突然想起来,拿出一个录音笔。
      “没事,没事。我们接着说啊,场工分帮你肯定不知道,章姐知道,我跟你说啊剧组请的场工一般都是按团队请的,这样好管理,有什么事情只要找包工头就行。我是贵州人,属于贵州帮的,另外一个是河南帮的,两个组是竞争的关系。贵州帮有三个人,是三兄弟,他们老爸在老家摔死了,就都得回去。这就有人员缺口了,影视城这地方最不差的就是人,刘哥,就是贵州帮的这包工头,本来要在外边临时找三个人,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他,才把我加了进去。”
      “你,加两个外来的?临时加入的人不好管吧?”
      “那可不是,就那两人看着人高马大的,可真不会做事。第一天来就砸了一台摄像机,哎呦,你都没看到当时那刘哥脸拉的老长了,制片,导演,副导演轮番骂啊,我们对手河南帮老大看热闹,幸灾乐祸,气的刘哥饭都吃不下。”
      “我真的没见过那么蠢的两个人,真的,你说刘哥眼神是怎么个情况,千挑万选的就选了这么两人,后来抬灯光,大灯也没扶稳,把我们家舟,把任先生给砸了,差点破相。”
      这件事情章茜印象深刻,当时她站那骂了有十分钟,演员就是靠脸吃饭的,伤脸那是最大的伤害,能毁人演艺前程的。
      所以第一件任思舟被砸的事情的确属于意外?顾严摸了摸口袋,发现众人都看着他,手悻悻的放下,“接着说。”
      “因为这事儿刘哥又挨了埋汰,我跟刘哥说干脆把这两人开了,另外找两个,就春城这地方,啥都缺就不可能缺人。”
      “刘哥没同意,他说那两人也挺可怜的,家里急着用钱的,几个月没活干了,这时候开了人家,他们只能喝西北风了,就把人留下来了,不过好在后面刘哥亲自看着两人才没出啥幺蛾子。”
      萧从从话匣子一打开就滔滔不觉。
      “乔为羽,就是这部剧的女主角,这角色本来没有的,武斗就是男人戏,卖点腐,一来审查也通不过,二来想吸引路人观众,所以加了这么个角色。我跟你说啊,她在外人设是清纯校花,私底下是个心机婊,这个章姐肯定也知道,不过你们肯定不知道,她想蹭热度跟两个男主角炒绯闻,也太贪心了,邓易龙就算了,还想缠着舟,任先生。”
      “你看到过?”章茜问。
      “那当然,我见过她找借口坐邓易龙的保姆车,凭我敏锐的观察力我发现了有人暗中拍照。”
      “但是并没有传出两人的绯闻啊?”王旭说。
      “时机啊,这种肯定要等到一定的时机放才有效果,章姐肯定懂,你不懂。”
      顾严三人同时想到了任思舟和乔为羽的错位照,很大可能是乔为羽故意造成的效果。
      “呵,是嘉欣那边的作风。”
      嘉欣是乔为羽的经纪公司。
      乔为羽说实话名气也算可以,但是一直没有大红,演技也很好,在一片小花当中能排前五。硬件条件有,就是缺个机会,今年签了新的经纪公司,动作频频,先是签了武斗剧组,又撕了一个电影女二号的资源,现在还想拖着两个男主角炒绯闻,人心不足蛇吞象,嘉欣是想一口吃成个胖子。
      章茜很不屑这种做法,既然已经知道就要想着如何预防,她现在脑里已经开始计划照片放出来如何公关了。
      萧从从不愧是社交小能手,她已经从生活制片能从订外卖中捞多少油水,有个女茶水工家里重男轻女,弟弟欠了钱还要她来还,讲到了一个执行导演揩油一个漂亮的武指演员反被揍了,越说越起劲,顾严想打断都不行了。
      送萧从从回她住的小旅馆后,顾严和王旭一起回了酒店。
      章茜给他们定的是个套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有小客厅。小宝已经睡着了,岑清在洗澡,将军就趴在沙发旁边的地上,见顾严来了,还记恨着被迫当树洞的委屈,离他远远的。
      顾严失笑,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颗奶糖,在将军面前晃了晃,将军立刻抛弃了原则,屁颠屁颠的摇着尾巴过来了。
      顾严剥开糖纸,诱惑着将军口水快出来的时候扔进了自己嘴里。
      将军翻了个白眼,鄙视的汪了一声,这人几年不变,还是这么恶劣幼稚。
      “将军?”岑清关了水,探问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我回了。”
      听到顾严的声音岑清放心的又开了花洒。
      顾严的糖还没吃完,岑清就从浴室出来了,他迅速将糖吐出,四周环顾,最后塞到了将军嘴里。
      “呜呜。”混蛋,又想害我。
      不过,糖真好吃。
      岑清闻了闻,怎么有股奶香味,视线立马锁定将军,将军停止咀嚼,无辜的看着女主人,不是我,不要看我。
      “你又给将军吃糖,教育完小宝还要给你上课吗?”
      “这个月第一颗,他眼巴巴的期盼的看着我,我抵挡不住啊。”
      胡说,不要相信他,他是个骗子。将军有糖在口,有苦难言。
      “我等会亲自给他刷牙,刷的干干净净的。”顾严发誓。
      “这个月不能再吃了。”
      “一定,我看着他。”
      将军放弃治疗,一心一意品尝这个月唯一的一颗奶糖,还是半颗,都是这个坏人干的好事。
      哼,将军边吃边喷着鼻息。
      趁着岑清去吹头发,顾严拿着糖纸晃晃,在将军轻声耳边说,“放心,补偿你。”
      这还差不多,将军很满意顾严的识时务。
      顾严带着将军去刷牙,被将军报复喷了一身的水,顺便把澡洗了。
      出来看到乖巧坐着让岑清吹毛的将军,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将军是不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顾严抱怨说,每天只会在岑清和小宝面前撒娇卖乖,把他置于何地。
      “你小声点,生怕不会把小宝吵醒是吧?”
      “媳妇,你老实说,将军是不是比我还重要。”
      “是啊。”岑清不加思索的回。
      顾严黑脸。
      “刷个牙要打架,还跟将军吃醋,你三十五,不是五岁。”男人不管多大年纪,都有像孩子的一面,岑清算是见识到了。
      说他像五岁?顾严沉着的脸更难看了,“我到底是五岁还是三十五岁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岑清脸一红,害羞的晃着肩膀,不谙世事的眨着眼睛嗲嗲的说:“老师,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一键切换,毫无征兆,不过顾严早已形成条件反射了。
      顾严猥琐的坐到岑清身边,手肆无忌惮的放在她大腿上往上移,“清清听不懂啊,哪里不懂,老师教你啊。”
      岑清双眼亮晶晶的单纯的问:“我怎么会知道老师多少岁呢?”
      顾严拉着她的手往下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将军瞧着刚还在说话的两人抱在一起,还发出嗯嗯吱吱的声音,好奇在玩什么,一个飞扑前腿搭在岑清的膝盖,汪了一声。
      “将军?”屋里小宝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
      岑清裹紧睡衣,扒开顾严,进去查看。
      回来看到将军可怜巴巴的在墙角蹲着,耷拉着脑袋,明显被某人教训过了。
      而始作俑者正气定神闲的拿着IPAD在上网。
      岑清接收到将军求助的眼神,窘迫的移开了目光,果然当着孩子的面亲热是不好的。刚被将军打断,岑清心里第一反应竟然是揍他,所以将军求助她狠心没理,她果然被顾严带的堕落了。
      “小宝睡了?”
      “嗯,没完全醒,在看什么?”岑清挨着顾严坐下,看IPAD屏幕上显示的是任思舟的百度百科资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