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

      生日酒席已经订好,只有一桌,就是一些亲戚朋友吃个饭而已。
      中午的时候,大家一起去了酒店,顾严父母也到了。
      顾父顾母都已退休,顾父退下来前是省缉毒大队的大队长,顾母是省公安厅户籍科科长。两人跟岑清父母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顾严父亲顾振华庄重威严,顾严的母亲毕小华则是知性干练,两人都是一身正装,凛然正气。
      被舅舅姑姑这些亲戚围攻,有一个事情就会被提起,你们什么时候生二胎啊。年纪也不小了吧,明年都三十了,早点生,身材也好恢复。
      岑清淡淡的回答,“我们暂时没这个计划。”
      岑清还不想生,小宝的出生就是个意外,在她和顾严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出生的。虽然他们都很爱小宝,可是在小宝一岁之前的时间里,他们没有一点默契,彼此客气的真的能要用相敬如宾来形容,没有一点恩爱夫妻的样子。这对小宝的成长来说也是很不利的。
      现在两人在外人看来是如胶似漆,可是岑清心里清楚他们之间依然没有爱情。即便两人在床上的时候默契十足,极度合拍。
      顾严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爱上他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她对顾严感情越来越深,越来越依赖。岑清却没有自信,顾严对她有相同的感觉。
      两人就因为一张结婚证,顺其自然的生活在一起,过着夫妻生活,养着孩子,关于爱情这个东西,两人都闭口不谈。
      岑清有时会想冲动的跑去问顾严,把他们之间的问题问清楚。
      但每次到了顾严跟前,嘴里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然后她就会特别暴躁,陷入无穷无尽的纠结之中。而顾严总会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我记得你生理期已经过了。”
      小宝被每个长辈抱一圈,又搜刮了一圈红包跟礼物,认认真真的把自己的宝贝收到将军脖子上的一个小袋子里,袁菲亲着他的小脸蛋笑说:“这到底是你过生日还是我过生,红包都到你口袋了。”
      顾严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望向岑清,岑清被围攻着怨念的将他看着。
      岑清因为演过戏,表情尤其丰富,那种隐忍不发,哀怨、烦躁以及对他的悲愤轮番上演,顾严看的心情愉悦,心里痒痒的,很想把她抱到怀里亲上一口。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顾振华对顾严的走神很不满。
      顾严敷衍的答:“听到了。”
      顾振华那对着下属一般的语气他早听不耐烦了。
      “你现在不是警察了,凡事记得量力而行。”顾振华交代说。
      顾严摸着耳朵,还当他三岁小孩吗?
      顾严走神,继续看他貌美如花的老婆。
      
      岑清从来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就接到了幼儿园老师的投诉电话。
      不仅如此,老师还特意强调了性质恶劣。
      岑清怕是小宝把人给打了,拖着顾严急急忙忙的赶过去。
      到了老师的办公室里,小小的空间挤满了家长,小宝的班主任一直在安抚他们。
      阵仗这么大,岑清心里惴惴的,这是犯了众怒啊。
      “方老师。”
      小宝班主任叫方云诗,25岁,圆圆的脸蛋,扎着高马尾,身材高挑。
      方云诗终于见到了救星,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现在都还有些惊魂未定,顾岑小朋友长的好,又开朗,受欢迎她是知道的,幼儿园的小女孩各个都喜欢跟他玩,跟他亲近也无可厚非。在看到小女孩都喜欢亲顾岑小脸颊的时候她也只是觉得很美好。
      没等到她开口,其中一个女娃的家长就凶神恶煞的喷火了。
      “你们就是顾岑的爸妈啊,你们家怎么教小孩的啊,这么小的年纪心计这么深,有没有好好养啊。”
      岑清顾严被说的一脸莫名其妙,只能将年轻的方老师望着。
      方云诗尴尬的笑,安抚住哪个胖胖的孩子家长,“您先别激动,岑岑爸妈应该是不知道情况。”
      “不知道情况?不负责任啊,生了就不管啊,孩子都教不好。”
      胖家长拿着食指指啊指的,都快戳到岑清脸上了。
      顾严一个长步就跨到了前面,把岑清挡的严严实实。
      胖家长被顾严的气势所吓,退后两步,结巴的说:“你,你想干嘛?”
      “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如果小宝做错了事情,我们自然会教导。”
      岑清点头,心里急的不得了,到底她家宝宝惹了什么大麻烦。
      办公室里的家长你一言我一语的,投诉了半天,岑清终于搞明白小宝干了什么事儿了。
      她家儿子长的好,性格好,所有幼儿园的小女孩都喜欢他,喜欢亲他。孟姨当时还说了小宝的这件趣事给她听,亲他也还好,最重要的是顾岑竟然靠着这个在敛财,亲一次十块钱。
      方老师知道的时候也觉得整个人生观价值观都遭到了颠覆。
      “对不起,也是我工作没到位,没有及早的发现这个问题。”
      岑清按着太阳穴,她迫切的需要冷静一下。
      “我们家宝宝最近总问我要钱,我只当她想要买玩具买吃的,一直没当回事。”
      “十块钱也不是什么大钱,谁会那么细的过问啊。”
      “要不是每天都问我要,要了半个月我都不会察觉出问题来,找她一问,结果却是有小孩卖亲亲。”
      顾严听完,哭笑不得,“这小子确实欠揍,哪能这么随便就让人亲呢。”
      七嘴八舌的其他家长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岑清干笑两声,解释道:“他爸的意思是这小子做的有点过分了。”
      他哪是这意思,不过岑清拧着他的胳膊,让他别开口。
      岑清还能不知道顾严的德性,他估计还觉得他儿子十块钱收少了。
      “对不起啊,是我们的疏忽,对他这方面教育太少了,回去之后我肯定会严格教训,钱我们也会退还给你们的。”
      “这不是钱的问题啊。”
      “我女儿被占了便宜的啊。”
      “这么小就靠美色赚钱,以后可不得了哦。”
      一群歪曲事实的人,明明是他儿子被占了便宜,她们还得了便宜卖乖。顾严是个极其护短的人,就算他儿子犯了错,在外人面前那也是要维护儿子的,更何况他觉得这次儿子没错呢。
      “你们女儿非礼我儿子,我没找你们麻烦,还让我儿子道歉,哪有这种道理。”
      “你闭嘴。”真是会添乱,这个时候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吗?而且你真觉得你儿子一点错没有?
      被顾严一搭腔,本来快要平静的家长又火冒三丈了。
      岑清发挥了炉火纯青的演技,装可怜卖惨的终于安抚好了众多家长,心累的接了小宝回去。
      一个家长出来问另一个家长,“刚太激动没注意,你有没有觉得顾岑妈妈眼熟啊。”
      “像明星吧,不过应该不可能。”
      “我想也是。”
      过着这么悲惨的生活,不顾外在形象,行为举止跟她们没两样的人不可能是明星。
      教室门口,小宝冲了出来。
      “妈妈,我好想你啊。”小宝一点没有闯祸了的自觉,高兴的抱住岑清。
      小宝的撒娇把岑清埋了一肚子的火气给浇没了。
      他根本不知道你在气啥,只知道爸爸妈妈都来接他了,好开心。
      岑清压抑住自己上翘的嘴角,板着脸问:“班里有很多小女孩亲你吗?”
      小宝眉飞色舞的还很得意,“她们都很喜欢我。”
      顾严在前面开车,很自豪的插了一句,“不愧是我儿子。”
      “你还说,都学会收钱了。”岑清没好气的说,“她们喜欢你也不能总亲你啊,而且你怎么还能收人家钱呢?”
      儿子大了就是难管,“男女有别,你是男孩子,她是女孩子,不能随便亲亲的,只有结婚了才能亲亲。”
      “啊?可是亲亲不是不会怀孕吗?”小宝纯真的问,他问过孟奶奶的,而且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亲他了。
      岑清想吐血,这跟怀不怀孕有什么关系。
      “总之不能亲别的女孩子,也不能让别的女孩子亲你,更不能让很多女孩子亲你,不能这么花心知道吗?爸爸妈妈结婚了就可以亲亲,你看过爸爸妈妈亲过别的人吗?”
      “花心是什么?”小宝不懂。
      岑清想了片刻,说:“花心啊,就是你喜欢将军,亲了将军,又亲了别的小狗,那将军就会不高兴的,你只能喜欢一只狗狗,亲一只狗狗,女孩也一样,只能喜欢一个。”
      “可是都是她们要来亲我啊。”
      “那你喜欢她们吗?”
      “喜欢啊。”
      “咳,你喜欢她们是把她们当朋友,男生女生的朋友之间不能随便亲亲,你要记住妈妈说的知道吗?这是不对的。”
      顾严回头补充,“小宝啊,你的品位要跟爸多学学,怎么什么人都让她们亲你呢。”
      小宝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惊恐的问:“可是她们都亲我了怎么办?”
      岑清安抚说:“所以你明天要跟她们道歉知道吗?把钱也要退给人家。”
      小宝听到退钱,赶紧捂紧了自己的包。
      岑清失笑,“到底是哪里学来的,竟然还会用这个赚钱。”
      “怎么都觉得儿子亏大了,你还不让我说。”
      “够了,你别把小宝教坏了。”岑清喝止了顾严。
      她把小宝抱到腿上坐着,“你想要零花钱妈妈可以给你,也可以通过你自己的劳动自己赚钱,但是你不能利用别人的喜欢去要钱,用钱去衡量感情是错误的。”
      小宝并不能听懂,小宝蔫蔫的,小嘴巴翘的老高,他明明是靠自己的本事赚的钱。岑清只能一再的强调不能出卖亲亲来赚同学的钱,并且要得到小宝的保证。
      小宝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今天赚的钱拿出来,靠在岑清怀里心如死灰。
      “宝宝,你为什么要收同学的钱?是谁教你的吗。”岑清轻声的问,得知道根源才能药到病除。
      “爸爸妈妈不是没钱吗?我想多赚点钱养爸爸妈妈。”小宝稚嫩的语言让岑清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想到她跟顾严说的话小宝都记在心里了。
      “爸爸妈妈有钱呢,说没钱是爸爸妈妈开玩笑呢。”
      “真的吗?”小宝一直忧心着自己和将军是不是要饿肚子呢,他还跟将军商量了好久,说要多多赚钱才行。
      “当然了。”她在娱乐圈混了几年,家底还是有的,虽然当初毁约赔了不少。
      开了侦探社,那些富家太太可不是一般的大方,所以根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赚钱是大人的事儿,你还小,你只负责玩就行了,什么年纪做什么样的事情,你现在就乖乖的在幼儿园尽情的玩,玩高兴就行。”岑清亲亲儿子的发旋,心软乎乎的。
      “有爸爸在,还能没钱么,怎么对爸爸这么没信心。”顾严停了车,探到后面,薅了一把小宝的头发,“小屁孩心思这么重,每天脑袋瓜子都想什么呢。”
      岑清和顾严对视一眼,看来以后不能再在小宝面前哭穷了,不仅不能哭穷,还要炫富,告诉他爸爸妈妈有好多好多钱,小宝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