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从良心路历程

作者:未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le:/var/www/jjwxc.net/www.jjwxc/lib/Net/Tools/ChapterTxt.php line:112
    array ( 'authorid' => 2499799, )

    他来了

      悦己单脚踩在池塘中矗立的假山上,闭着双眼,衣袍逆风鼓动,远远望去,好像一只振翅欲飞的红蝶——那红色太鲜丽,鲜丽地好像天地间只剩了这一个颜色,攥取了人的全部眼球。
      
      姜毅山来地很快,两人身上都没带什么近身的武器。春满阁是他的主场,他不用武器,也是见悦己身无寸兵,不想占这小辈的便宜。
      
      不用武器,那便肉搏。
      他也落到了与悦己相对的假山石上,没有率先动手。
      
      “小丫头,你现在磕头认错还来得及。我姜某人是做生意的,讲究一个和气生财。看你年纪尚轻,没什么阅历,言语上几句冲撞,我可以不放在心上。若你是个乖觉的,应当知道现今华域武林,像我这样好说话的前辈,已经不多见了。”
      
      姜毅山这会已经没之前那么恼怒了,头脑冷静下来,他这双精明市侩的老眼,总算有功夫注意别的。
      
      这位江湖上传的神乎其神的辛魔女,他今日也是第一次得见。没想到竟生了如此一张好皮囊,比他阁里的牡丹都还要艳丽三分。
      
      姜毅山作为一个拉皮条出家的,哪怕现在已经在江湖闯出了不低的地位,脑子里的想法兜兜转转,还是挣不出老本行。
      
      他现在想的是,若能将这辛魔女打断经脉,废了功法,留在这春满阁当朵花......
      
      “前辈如此宽宏大度,应当不止让我磕头认错这么简单吧?”悦己睁开眼,轻声一笑。
      
      赛阎罗的名声,她其实是听过的。传闻此人心眼极小,睚眦必报,死在他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本该受江湖正道不齿。可偏偏此人武学天赋极佳,不到而立之年就窜到了武林群英榜二十名开外,现在更是挤进了前十,想来不管犯了什么恶事,也没谁敢在他面前多一句嘴。
      
      悦己笑地奚落,姜毅山便也答地敞亮。
      
      “你倒有点眼力,不错,你青天白日带人闯了我这春满阁,还对姜某人请来的贵客出言不逊,我自然不能简单放过你。”姜毅山也跟着笑,他的确是个浸淫商道的生意人,就连笑意也没有江湖人的磊落,只有一脸团团圆圆的油滑,还有一股子连他自己也不知的狡诈——
      “否则,传出去,我春满阁日后也无法在这洪都城立足了。”
      
      “哦?前辈待要如何?”悦己把玩着自己胸前的一缕乌发,语气漫不经心。
      
      这样目中无人的模样再一次将姜毅山激怒了,他阴狠狠一笑,面目狰狞:“今日我就替你家长辈好好教教你,这华域武林的规矩!待我挑断你的经脉,废了你一身功法,我倒要看看你还敢不敢妄自尊大!我春满阁是大方的,你成了废人也不要紧,日后自会赏你一口饭吃!”
      
      悦己笑:“早动手不就好了,何必这么多废话。”
      
      说完,她甚至不等姜毅山出手,自己脚尖用力,起手就是一招守花宫的独门绝技——藏弓。
      
      这一招适合没有武器情况下的近战,也是悦己练地最熟练的招数。
      
      姜毅山自然不会让着悦己,他在江湖上赛阎罗的名号,也是源于他不管同谁打斗,哪怕是同老幼妇孺,他也是一个态度,下手绝不留情面,就跟阎罗爷一样,一视同仁的狠。
      
      一时间,两人在池塘上方斗地难分难解,几个错眼的功夫,就已经过上了数十招。
      
      公子晓裹紧自己的大氅站在窗沿边上,忧心忡忡地望着下方的打斗。
      
      从情感上讲,他是不希望悦己输的。毕竟这样好看的姑娘实在不多见,他还想日后有机会给她画画呢,可不能这样简单就香消玉殒。就算不死,今日一输,美人眼中的神采肯定要完,那也不值得他再动笔了。
      
      这种吃里扒外的想法幸好没让姜毅山知道,不然他要弄死的人就不是悦己,而是公子晓了。
      
      悦己渐渐斗地有些吃力,男子与女子在体力方面本就悬殊,她选择肉搏的打法十分吃亏。更何况姜毅山闯荡江湖数十年,论打斗的经验与技巧,可就不是悦己这个坏了脑子的菜鸟能比的。
      
      说到坏了脑子,悦己现在的感受就是自己的脑袋好像真的不太灵光,她每每以藏弓的招式格挡开姜毅山的攻击时,脑海中模模糊糊晃过的画面,竟不是守花宫中的练功房,也不是静师傅严厉却耐心的教导,而是一个女人。
      
      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
      ......
      “悦己,这招不是这么使的,气要沉,速度要快,劲道藏在手肘,要在我靠近你之前,将手肘击出来。”
      
      “悦己,动作不够快,再来。”
      
      “悦己,你太弱了。你这样弱,日后如何保护你想保护的人,如何守卫云边谷?”
      
      “今夜之前,这个招式没学会,自己去刑堂领罚。”
      
      “悦己,不要怨恨,为师这是为你好......”
      
      那个女人的声音温温柔柔,像是云边谷春日的月色,映在花上,溶入水里。
      可语气又很凉,凉地像瘦云湖畔的绿水,不掺一丝红尘烟火味。
      
      悦己不知道这女人是谁,守花宫的宫主与静师傅从没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们对她唯一的期冀,只是健康安虞地长大。
      
      为师?
      这女人是她的师父?
      可她辛悦己认过的师父,不是只有守花宫的宫主一人?
      ......
      打斗中最忌分心,悦己一个岔神的功夫,姜毅山的铁掌已经拍过来了。
      
      他脸上扯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狞笑,在掌中灌注了八成内力。悦己若是被这一掌拍实了,不死也残。
      
      千钧一发!!!
      
      悦己骤然回神,几乎是下意识的,使出了一招连她自己也看不懂的招数——左掌向前一挥,全身内力暗藏于右手手肘,在与姜毅山两掌相击的前一瞬,蓦地侧身,手肘往背后一顶!
      
      ......
      “悦己,你看清楚,这一招,叫——”
      “灭此朝食!”
      ......
      
      姜毅山一身十分有斤两的肥肉尽皆震颤,整个人仿佛被狂风过境一般,那套上好的蜀锦被劲气撕地粉碎,只剩了几块破布条,聊以慰藉地挂在中衣外头,像是某种形制奇特的图案。
      
      而他整个人——
      被悦己一肘击出池塘,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再不是很漂亮地摔在池边草坪上,跟着惯性翻了好几个滚。
      
      公子晓已经惊呆了,一张嘴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外加两个鹌鹑蛋。
      
      他虽武力值有点短缺,但目力却是极好。刚刚悦己使地那一招他看得清楚,那分明是......
      分明是他也不认得。
      
      悦己呆呆立在假山石顶,思维有些短暂的放空。
      
      刚刚晃过她记忆的那个女人.....
      
      穿了一袭轻银软罗芊纱长裙,在瘦云湖畔的石台上舞剑。月色如霜,她在雪片般的剑光里侧过眸,悦己便清楚望见了她的脸——
      雪肤花貌,靡颜腻理。
      一双眸子似秋蕖盛露。
      美地连悦己都要惊叹。
      .....
      悦己喃喃:“师父?...”
      
      “辛姑娘小心!!”
      公子晓的声音忽然破空而来,急切地像是一道惊雷。
      
      悦己条件反射地一跃,却见从姜毅山躺着的方向激射出三道暗光,两上一下,正正好钉往她的去路。她若再向上翻,其中一道暗光便会击穿她的脑袋;而她若向下,她的腰腹也不能幸免。
      
      悦己皱眉,人在空中毫无借力,却突然无预兆地一个扭身!
      ——向池塘外跃去。
      
      可惜之前借的力在改换方向的时候已经卸掉,悦己安慰自己,掉进池塘也比被赛阎罗的暗器射个对穿的好。
      
      她很淡定地往水里落,心里却在思考,一会等她爬上岸,她要怎么整姜毅山才够回本。
      
      预想中的落水却没出现。
      ......
      有人从身后飞过来,带起的微风撩起了她鬓边两缕发。
      那人伸手环过她的腰,有低低的热气扑在她的脸颊。
      
      悦己抬起头,慕耽唇角噙笑的脸已然离地很近。洪都城的春光晃在他的脸上,连睫羽都闪着细碎的光。
      光亮里,他弯起眼:“师姐可是在等我?”
      ......
      ......
      ......
      慕耽低低笑:“师姐可是在等我?”
      
      与此同时,半空突然传来金铁交击之声,“锵”的几声煞是清脆——姜毅山的暗器被不知哪来的银针精准击落,扑通通全落入了水里,连后射出的几枚飞镖也没逃过此命,还没飞入池塘区域就被击落,跟其主子一样狼狈地跌在草地上,整了个灰头土脸。
      
      慕耽揽着悦己的腰平平稳稳降落在地,还没开口说话,就见怀中的悦己抬起头,冲他阴恻恻一笑。
      
      慕大谷主眼角一跳,硬生生忍住了想要向后退两步的冲动,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
      
      果然,下一刻悦己的腿已经扫过来了——使了七分力道,正正踢在慕耽的右腿膝盖,踢的那叫一个人快准狠猛稳。
      
      这一脚踢地慕耽惯会装模作样的脸也起了一丝裂缝,踢地暗处的银翊不忍卒视默默为主子流了两行热泪,踢地悦己神清气爽只想接着再来一脚。
      
      银翊掩面,苍天啊,主子不会就此残废了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发现,不一定对:这文真的有人在看吗……我很怀疑T^T
    数据实在太惨烈了,日常求收藏T^T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