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季清尘伴梦吟

作者:三尾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珍宝阁 (四)

      过了虾妖和蟹妖的审查之后,小船继续前行,而面前的景象也有了另一番的变化。
      
      面前的视野豁然开朗,只见,在那碧绿的水面上,一座高大的圆形看台矗立其上,船只绕着看台有序前行,看台上的买主们也饶有兴致地端详观望着心仪的货物。
      
      船只绕着看台转了几圈儿后,接着,船只掉头也驶入了下一片水域,当摇摇摆摆的船只靠岸时,每个船只上的壮汉也都看押着奴隶们下了船。
      
      季清尘几人,以及其他的奴隶们都被带到了一个大大的牢房里,呆在牢房里等待迎接着他们未知的命运,谁都不知道被买走之后,接下来他们面对的又将会是什么。
      
      牢笼中的人被一个,或者是几个地拉了出去,里面剩下的人也渐渐变得稀少,又过了一会儿,季清尘四人也被喊了出去,因为香雪是个道行浅薄的小妖,这样的奴隶既特别,又好控制,十分受买家们的喜爱,所以身为这次拍卖会的热议人物,香雪的拍卖也是颇有看头的。
      
      一位壮汉牵着香雪的脚镣将她带上台,将香雪拴到台子上后,那位壮汉也静站在一旁。
      
      剩下的季清尘兄妹三人则在一旁稍作等待,看了眼他们兄妹三人后,一个手拿簿子的矮子也走过来打量问话,但见流殇和溶月是一对长相俊俏的双胞胎,那个矮子也连连点头,并拿着毛笔在簿子上写写画画。
      
      “喂,你们两个小女娃儿。”大概是先写了个编号吧,那个矮子又拿着毛笔指向流殇和溶月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艺啊,会不会唱歌,会不会跳舞,会不会琴棋书画?”
      
      “哼!”根本就不想理会他的指指点点,流殇和溶月冷漠扭头并对他嗤之以鼻着。
      
      像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那个矮子也不生气,而是转而问向季清尘道:“你呢,你这个小娃儿,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我问你,你会不会读书写字,吟诗作对呢?”
      
      “关你什么事啊!”季清尘怒视他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见面前的几个小人儿都不肯如实交代,那个矮子也终于忍不住地发火道:“你们几个小鬼可别不识好歹,你们以为自己长相俊俏,就会有人买下你们吗,看官们再有钱,也不会将你们买回去放在那里当花瓶一样的鉴赏,若是没有我在这说明簿上加上两笔的润色,你们又怎么能买个好价钱呢,咱们这珍宝阁可不养闲人的,你们若是卖不出去,将来,可有你们好果子吃的!”
      
      话已至此,可季清尘几人却仍不开口,矮子点头也不屑再记,是去是留,是生是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台上,香雪还被拴在那里,一位身材消瘦,却又满脸谄媚的男子正向台下的人们介绍着什么,香雪与季清尘几人悄悄地打量看台,并暗自琢磨着一会儿的逃跑路线。
      
      此时正午刚过,阳光与带着腥气的风从镂空的木质屋顶上传来,浓烈的光照在香雪的周身,透过束光,香雪看到了光束中夹杂着的点点灰尘轻飘飘地,落到了她黄色的羽质衣衫上。
      
      一旁的谄媚男子介绍完了香雪的大致情况后,他微微侧目看向身旁手拿皮鞭的壮汉,壮汉点头,然后让香雪开始她的表演。
      
      香雪定定地站在台上,观望着台下各色面孔的人们,她也开口哼唱起了一首轻柔欢快的歌曲,没有具体的歌词供人品鉴,只是简单地哼唱出了一个曲调,那其中的清脆欢脱便足以让人为之沉醉。
      
      伴随着歌曲的悠扬,以及台下人的沉醉,暗暗施法的香雪也慢慢地从地面飘升了起来,虽然脚上带着镣铐,她也飞不了多高,可歌声仍在继续,渐渐地,从她嘴中哼唱出的已不再是人声,渐渐地,清脆的鸟鸣取代了之前的低哼。
      
      正当一众看官感慨着珍宝阁的名副其实,正当他们沉醉在那欢快的鸣叫声中,空气中,以及香雪身上的粒粒灰尘全都开始莹莹发光,还以为这是什么新的戏法,台下的看官们颇感兴趣地拭目以待着,点点的荧光随着鸣叫声飘向台下的人们,还未等人们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吸入点点荧光的他们下一刻便闭目沉沉睡去了。
      
      在台下一众的看官里,端坐着一位身着华服,容貌绝美的夫人,看着迎面飞来的香雪的小伎俩,她轻轻地挥了下衣袖,点点的荧光便飞到别处去了。
      
      “哼!”抬起衣袖遮于鼻前,她也低声感慨道,“有意思!”
      
      台上的鸟鸣仍在继续,只是曲调突然变换风格,那清脆欢脱的鸣叫也渐渐变得急切了起来,就仿若是平地的水流忽遇悬崖,水流倾斜而下形成瀑布,之前那温柔的水流也变得极具攻击性了,随着急切的鸣叫,只觉时机差不多的香雪也开始尝试挣脱锁链。
      
      台下的大多数看官,以及台上的几个看守的壮汉全都着了香雪的道儿,打着瞌睡的人们自顾不暇,台上似乎也就只剩下了谄媚的男子没有昏迷,看此人一脸的丑相,恐怕他应该是个道行比香雪高深的妖怪了。
      
      见香雪迷晕一众看官,还试图挣脱锁链逃跑,谄媚男子连忙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已经昏迷过去的壮汉手里的皮鞭,一边拉扯着香雪的脚链,谄媚男子还一边挥舞长鞭,毫不留情地鞭打着她。
      
      因为早就打好了商量,一直在旁捂着耳朵的季清尘几人并没有被香雪的歌声迷晕,此刻但见香雪挣脱不成反倒被人鞭打,几个小孩儿也连忙跑到台上帮忙,又是拳打脚踢,又是口脚并用,几人虽然人小力微,但谄媚男子却经不住他们如此一股脑儿的蛮横。
      
      眼看着台上扭打成一团,谄媚男子也险些被这几个小娃娃扑倒在地,急忙唤醒台上的其他壮汉打手,他们也需赶快过来帮忙才是。
      
      脚上拴着铁链的几个小娃娃很快便被壮汉们制服,在向台下的看官们表达了深深的歉意之后,这场拍卖会也继续勉强进行着。
      
      看着几个小娃儿被拖下去的样子,台下那位美貌的夫人忍不住地轻轻摇头,似是对那几个小娃儿十分的感兴趣,不想再坐在下面继续观看,她得去找到那几个小孩儿好生瞧一瞧。
      
      将季清尘几人关押在地牢,破坏了拍卖会的他们少不了会有一顿毒打,也是接到了上面人的命令,手拿皮鞭的九爷一边指向香雪,一边骂骂咧咧地便要抽打她。
      
      季清尘见状连忙上前阻挡,一面护住香雪,替她挨着皮鞭,季清尘也一面言明,他才是这件事情主谋的真相。
      
      见有人愿意上来挨打,挥动皮鞭的九爷也便成全了他,反正这几个小鬼都是同一个牢房的,他们会一同团伙作案,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眼看着皮鞭一下一下地全都抽打在季清尘的身上,流殇和溶月想要上前阻拦,却被季清尘制止住了,香雪不忍看季清尘一人挨打,刚想挺身而出,可下一刻,她也被季清尘拦住了。
      
      地牢中并非只有季清尘他们四人,在阴暗的角落里还坐着众多像他们一样,或是一直卖不出去,也或是犯了错,需要送到这里接受惩罚的奴隶们,像是看到了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坐着阴暗角落中的人们麻木地冷眼旁观着这一切,没有人制止,也没有人说话,这里的人们仿若是失去了自主的灵魂一般,只剩下了一副唯唯诺诺的空壳。
      
      皮鞭与斥骂声劈头盖脸地朝着季清尘而来,一直护着身后的几人,受尽抽打的季清尘竟是连吭都没吭一声。
      
      似是再也看不下去了,自那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了凌厉的风声,紧接着,一颗石子疾驰而来,准确无误地打落掉了九爷手里的皮鞭。
      
      捂着被打到的手,九爷也怒道:“是谁这么大胆子,给九爷我出来!”
      
      坐在地上的人影站起,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位身材消瘦,却又满面英姿的女子,女人的面色略带脏污,但她却有着一双明亮的金色眼瞳,即便是在阴暗的地牢里,她的眼眸依旧亮的惊人。
      
      一步步地走于人前,女人也开口道:“九爷你堂堂七尺男儿,却沦落至此,助纣为虐,现在,竟连这几个小孩子都不肯放过,这要是传扬了出去,不怕别人笑话吗?”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只猫头鹰,你一个阶下囚,自身都难保了,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见有人替自己出头,而那个九爷也绝非善类,季清尘年纪虽小,却也不想连累他人,所以,他也开口道:“多谢这位大姐好意相助,可我自幼身体特异,普通的刀枪棍棒根本就奈何不了我,在这样的是非之地,大家都是自身难保,我也更不想连累他人。”
      
      看到这位小兄弟舍身护友之后,那位女子便感慨着他的侠义心肠,又听闻了他的特异之处,讶异的她也不禁微微蹙眉,闭目感知,可睁眼之后,她却并未在季清尘身上察觉到什么妖魔鬼怪的气味,他既是个普通的人类,又为何会有如此特异之处呢?
      
      听到了季清尘的话,九爷也扯着他的衣领瞧了瞧,但见他浑身上下当真是一点伤痕都没有,那他刚刚的那几下鞭子岂不是白挥了,当即便抽出随身携带的大刀,九爷也大刀一挥地道:“好你个小娃儿,竟然敢骗我,你不是身体特异吗,我就不信,九爷我的大刀还奈何不了你!”
      
      正预挥刀砍下去的时候,对面的女子也伸手一抓,九爷随行侍卫的刀当即就被她抓到了手里,立即挥刀前去阻挡,九爷与那位女子也便对峙了起来。
      
      “猫头鹰,身处这地牢之中,你多管闲事,就是自找麻烦。”
      
      “若今天这闲事我管定了呢?”
      
      “哼!”九爷一阵冷笑,一个道行没他高的猫头鹰,身上有伤,还在这里逞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珍宝阁本就是个只认钱财不认人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是以赚钱为宗旨,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们也不会杀害可以赚钱的奴隶,但倘若是面前的人自己找死,那可就怨不得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