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

作者:Aaro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得到了一个空头贵族的身份,只是很多人提到他名字的时候,暧昧的神情让他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桃花开了又谢,时间悄悄地将一个少年身上全部的稚气驱赶走,眼神不再清澈,他明白他和焱没有什么,也希望不会有什么,但他觉得自己所害怕的事情正一步一步地迫近。随便吧,该来则来无处可逃。他这样安慰自己。
      15岁那年的桃花开得格外艳,皇都里一派喜庆的样子。因为那个国家的王要来出席两国缔结和平条约五周年庆典。他也莫名地接到了邀请,与此同时还有这个国家的贵族会议颁发给他的和平骑士勋章,并接受他为这个国家的名誉贵族,以表彰他“为和平所作出的贡献”。当他接到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感激涕零,还是自我嘲弄。
      那个国家的使臣已经来看过他了,说他的父亲很想念他,他也做出很思恋他父王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很造作,但也无奈。焱说,他最近会比较繁忙,所以希望他暂时回华苑,他没有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回到了阔别一年的在这里的家。
      和平庆典如期举行,他的父亲牵着他的手,仿佛慈父一般将他带进庆典大厅。他很想问凌的行踪,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他觉得他和他父亲之间隔了一条看不着边际的大河,无法泅渡。于是他放弃了询问。
      进门的时候,他看见了焱,眼神如此忧伤,让他的心觉得疼痛。他很想去安慰他,但却身不由己地被带进大厅。他在这边,他在那边,中间是浮华的盛世场面。席间觥筹交错,笑脸盈盈,只是有多少是出于真心,恐怕就没多少人知道了。
      这个国家的皇站了起来,说,诸位嘉宾,值此和平缔结五周年的日子里,我还要宣布从今日起,焱为正式的皇位继承人。另外,本国最悠久的贵族,东方公爵已经同意将他的女儿——兰郡主许配给焱。三日后,将请我们尊贵的客人为他们主持订婚典礼。
      不知道为什么,他被这个消息惊了一下。他看见焱低着头,极力避免他的眼光。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去管焱的生活,也许自己选择的这条路通向的是自己最不愿意要的结果。
      他起身,说,身体不适,恕罪,告辞。便匆忙离开,全然不在乎他父亲的目光。他听见身后也有人起身,他走得更快了。
      但,还是被拽住了手。淼,对不起。
      对不起?他觉得不可思议,他轻轻地说,为什么要对不起?
      他抱住了他,他极力挣扎,终于放弃,他也抱住了他。他说,焱,你问过我为什么不喜欢你。我不知道,但我也想喜欢你。我努力学习去喜欢你,但当我真地喜欢你的时候,一切却不可能了。
      对不起。
      他推开了焱。其实不可能的事情又何必呢。
      可是焱却拖住他,将他带回了他的寝宫。里面空无一人。
      他问,你带我回来做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有多少。焱将嘴唇强行覆盖到他的脸上,他没有反抗。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他所不期望的结局已经清晰地出现在面前。他很热,他们都很热。他们不知道怎样、也不知道这样发生会有什么,只是想这样。如此简单。
      灯火早已经熄灭,衣服如蝴蝶在宫内飞舞,冲动的欲望如五月的霉菌在暧昧的空间里蔓延。
      焱,这样可以吗?……不会疼吗?
      焱,我们是要受到诅咒的。我们是要下地狱的。
      焱,堕落啊!你陪我一起。
      ………………………………
      体内的冲动不可抑制。究竟什么是幸福,已经没有多少人去在意,此时快乐的代价需要多少去偿还?
      你还好吗?焱问他。
      没什么。他淡淡的说。
      ……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没关系,真的。他告诉焱。这次我回华苑后,就不想再进宫了。
      为什么?
      你就要订婚了,我留在你身边不大好。
      焱轻轻搂住他。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这样。
      他没有说话,任由他的体温在自己的身体上蔓延。谁想这样?谁又愿意这样?他轻声地问自己。
      他终于还是搬了出来,华苑的桃花还没有谢,还是那样艳。身体的疼痛已经消失,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心底的伤痕才可以平复。
      订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他本不想去思考这件事情,但……期间,他父亲也来看过他几次,话语依旧不痛不痒。他觉得很不耐烦,但有无可奈何。这次他格外烦躁,因为他父亲说明天兰郡主就要进城了。他轻声说,父王,儿臣身体不适,就请父王暂时离开吧。
      他父亲错愕了,但还是起身离开。其实他也明白,他和他儿子之间的距离已经很遥远,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装出慈父的形象,也许自己真的很龌龊吧。
      他把他父亲送走,刚要关门,一个身影闪了进来,将他抱住。他先是一惊,却发现这个人是如此熟悉。凌。
      好久不见,淼,你还好吗?
      他突然留下了眼泪,那是以前他欠他的。凌,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你不是见到我了吗。他笑了,看着他弟弟的眼泪,他突然有种满足的感觉。
      你为什么没有跟父亲一起来。
      凌狐疑地看了看四周。这里说话方便吗?
      这里一般不会有人靠近的。
      本来我是留守监国的。但我想出来看看这个国家,知己知彼才可以百战不殆。
      你想打战?
      淼。我们不能永远做他们的附属国。还有,淼,我要将你接回去。
      凌,你觉得你会胜利吗?
      当然,我们没有可能直接打败他们的实力。但如果兰郡主死在这的话,东方公爵肯定会兴师问罪,一旦内战爆发。我们完全有机会复国。
      你为什么要杀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淼,你还是那样善良。他捧住他的脸。我喜欢你这样。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打开了凌的手。你和以前不同了。
      凌没有辩解。他叹了一口气。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实施这个计划。为了国家,什么罪名我都可以背负,即便是你的鄙视。说完,便跳出窗户,消失在黑幕中。
      订婚典礼如期举行。他也出席了,却迟迟不见焱,还有凌。如果失败了,他无论如何也要将凌救出去。这就是他来这的唯一目的。
      礼炮响起,人群分开。焱签着兰的手缓缓走进大厅。走过他的面前,焱停了一会,看他的眼神十分复杂。他避开他的目光。但他分明觉得有另外一个人在注视着他,这个人是他完全陌生的。会是谁呢。
      他们将手放在一起,接受众人的祝福。焱的面容呆滞,兰的笑容倾国倾城……兰不断露出她的笑容,只是他觉得里面隐忍了很多悲伤。笑着笑着,在人们惊愕的表情中,兰倒了下去。
      人们慌乱起来,他却慢慢靠了过去。兰被那个国家特有的一种植物果实所含的毒素给要倒了。那种毒对于他们国家的人来说是很熟悉的,任何一个医生都回治疗,但这个国家的医生却束手无策。他看到了他父亲惊慌的眼神,他也认出了这种毒,想必也知道是谁指使的。
      他靠近焱,轻声说,取二两朱砂混合半两冰片,服下。
      你知道?
      是的。
      那你知道是谁投的毒?
      他摇了摇头。他知道焱不会相信,但他已经背叛了凌,他不想再进一步出卖他。
      焱没有追问,按他的吩咐命令人去抓药。很快地,兰恢复了知觉,被几个宫女扶到后宫。他想离开,但焱却凑在他耳边说,告诉你们国家的人,做这样的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内心一颤。难道自己救错了吗?焱转身离开了。不远处,凌恼怒地注视着他。他真的错了吗?
      你为什么要救她?焱追到华苑问他,我只是不想这个世界上多个冤死鬼罢了。
      凌的耳光甩到他脸上。对不起。凌抱住他。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打你,淼,对不起。
      没关系。他淡淡的说。他搂住凌的身体。哥,今晚陪我好吗?
      凌留了下来。
      灯火摇摇晃晃,身影被拉得扭曲。他被凌抱住。凌轻声问他,你是焱的陪读。他点点头。那……凌很想问,但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知道你想问我和他有没有什么。
      凌沉默。
      他笑了。哥,你和你的陪读难道没有什么吗?
      凌搂得更紧了,他觉得快要窒息了。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那是我自愿的。他看见他眼角留下的泪水。
      凌没有说什么。
      他的嘴唇上有了凌的味道,但他推开了凌的身体。不要这样。
      但凌却强行将他压在身下。他努力挣扎,但徒劳。泪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凌放开了他,淼,对不起。凌抱着他。
      哥,没什么。
      我来的目的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在半年前完婚了。父亲说这次回去后就退位给我。淼,我要带你回去。
      回去?回去做什么?
      因为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一生。我要你在我身边,我要你成为世界上最骄傲的人。
      他没有说什么。他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凌是在那个国家皇宫里的御花园。他不像其它皇子有进书院的权利,于是他可以到处闲逛。
      一个宫女问他,你是皇子?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茫然不知所措。
      宫女就笑他,谁知道你是谁的种啊?
      他想打他,但宫女却丢了个耳光给他。小兔崽子!
      他倒在地上哭了起来。一个人将他扶了起来。他看见宫女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那个人,轻轻地说了句,拖下去,乱棍打死。一条生命就这样没有了。他惊慌地看着这个人。
      那个人将他放到旁边,说,你好歹也是个皇子,拿出点气派来!说完便走了。
      那年,淼五岁,凌十岁。凌第一次用手中的权力杀人,因为淼。
      凌常常来看淼,给淼讲述他的心事。淼并不知道这个满腹心事的人和自己的关系。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这是他父亲最宠爱的儿子,也就是将来这个国家的未来的王。他恨他的父亲,和他父亲诸多的儿子,但唯独不恨凌。
      走的那天晚上,凌来看他。他看见他脸上的泪痕。他又舌头去舔,咸咸的。他安慰凌,我会回来的。
      我会接你回来的。
      他笑了。
      我要将你放在我身边,我要保护你,让你可以骄傲地活着。
      现在,凌安静地躺在他身边,睡得像个孩子。他凑在凌的耳边说,哥,我和焱在一起的时候想得最多的是你。当他……,他停顿了一下,脸微微地红了,哥,恍惚中,我以为他就是你。
      他起身开门,门口立着他的贴身侍卫。那是他父亲派来的。速将太子殿下送回国,连夜走。
      是。
      他看着凌被抱上马车,一骑风尘远离而去。如果没有估计错误,这个国家就要开始报复了,但他会安全地抵达那个国家,因为他将焱给他的通行手令给了他。
      对不起了,哥哥。恐怕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到你身边……
      这个时候,一群士兵闯了进来。为首的对他说,淼殿下,陛下请你过去。
      他没有说什么,跟着他走了。
    插入书签 



    天后重生有张卡
    天后重生有张无限黑金卡



    超级黑科技系统
    我的人生有许多次



    顶流爱豆进化论[娱乐圈]
    爱豆颜值逆天还不够么?



    我在哥谭当房东的日子
    厉害了!这个在美漫里当房东的华人……



    东京异闻录
    少年道士混迹东京校园的轻小说。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