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攻略男二的路上走偏了

作者:黑糖豆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走到一楼大堂,余非晚看到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只烧鸡。香飘四溢,隔老远都闻见了。
      
      余非晚猛地将目光投向贺凉城,“这是……”
      
      贺凉城:“给你买的,吃吧。”
      
      余非晚怀疑地看着他,无事献殷勤……莫不是开窍了!让我帮他追水清浅?但是为什么用烧鸡这种东西来讨好我,虽然很对我的心思,但我看上去就那么能吃吗?
      
      贺凉城挑唇笑了一下,“方才焚烧猪妖的时候,听到你咽口水了。”
      
      糟!这都被他听见了!余非晚老脸一红,难得地觉得有些丢人,“唉,其实不是……刚才吃过饭了,我不饿,师兄你自己吃吧。”
      
      然后她的肚子适时响亮地“咕”了一声。
      
      贺凉城玩味地看着她,似乎心情很好。
      
      “呵呵。真有点饿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羞耻感最终还是被饥饿感战胜,余非晚厚着脸皮坐下,豪放地撕下一只鸡腿开始啃,把另一只鸡腿递给贺凉城,“你不吃吗?”
      
      贺凉城只看着她吃,“我不饿。”
      
      不饿你就回去啊!这样盯着人家吃东西是几个意思?虽然自己啃烧鸡的样子也必须完全不蠢反而美美的,但这不重要啊!我不能跟你夜里私会,万一被另外两个人看见可如何是好?
      
      贺凉城感觉到余非晚频频拿眼神瞟自己,“你看我做什么?”
      
      自然是想让你速速滚蛋。余非晚说,“收服猪妖怪辛苦的,师兄回去休息吧。”
      
      贺凉城:“不辛苦。”
      
      余非晚:“……”
      
      贺凉城倒了杯茶给她,假装漫不经心地开口,“那天晚上的事,对不起。希望你别再放在心上。”
      
      余非晚咽下嘴里的肉,“哪天啊?”
      
      贺凉城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她居然忘了,“那你为什么躲着我?”
      
      余非晚想,我躲他了吗,哦!说的是换位置的事吗?果然是在意水清浅!余非晚心念一转,嘿嘿,好机会!
      
      她向贺凉城眨眨眼,“其实是清浅要换的,问她为什么又不肯说,这点小事我总不好拒绝吧!不过小师妹她脸皮薄,你可千万别告诉她我跟你说了。”
      
      贺凉城眯起眼睛,不置可否。在他看来,水清浅可一点都不想跟他比试。
      
      余非晚在贺凉城炯炯有神的目光中,面不改色地吃完了整只鸡,打了个饱嗝,“谢谢师兄。”就回去睡觉了。
      
      贺凉城看着她进房门,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就要赶路。余非晚艰难地爬起来,和水清浅一起下楼吃早饭。
      
      桌子是圆的,只有贺凉城和丁莆中间还有两把空椅子。水清浅正要坐在丁莆旁边,余非晚眼疾手快一撅屁股,抢先落座。水清浅只好坐在贺凉城身边。
      
      来上菜的店小二正好看见这一幕,奇怪道,“哎呦,两位吵架啦?昨天晚上不是还约会了吗?”
      
      余非晚愣了一下,你在说谁?该不会在说我吧?
      
      丁莆一脸的不可置信,“表姐,你、你怎么能……”
      
      余非晚自己也一脸不可置信,“你这小二怎么血口喷人,我只是饿了出来吃东西而已。”嘴巴这么欠,还有没有点职业素养啊!
      
      店小二继续补刀:“这位少侠昨夜可跑了大半个镇子给姑娘买吃食,当真用心!”
      
      余非晚:……你为什么好羡慕的样子。
      
      韩景、水清浅、项武看看贺凉城,又看看余非晚,不约而同露出神秘的微笑。
      
      贺凉城说,“没有。”
      
      韩景、水清浅、项武:“哦——”
      
      余非晚捏紧筷子,几个意思?是没有吵架还是没有约会还是没跑大半个镇子你倒是说清楚!这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她还要辩解,贺凉城突然说,“对了,昨天你们怎么会在翠菊阁门外?”
      
      余非晚正要瞎编,水清浅已经兴致勃勃脱口而出,“我们到翠菊阁去看头牌跳舞。”
      
      贺凉城目光投向余非晚。
      
      丁莆:“什么?你们居然去那种地方,怪不得不肯带我!”
      
      韩景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水清浅,“哦?好看吗?”
      
      水清浅:“好看!特别好看,是吧,非……晚,对不起我忘了……”
      
      余非晚:我算看出来了,这女主就是个天然黑。
      
      几人临走前到县丞家辞行。根据他们的分析,那个商人也许是听闻土地庙里有宝贝,以造酒楼为借口买下土地庙,目的就是那块红色的妖石。不想那红色的石头被大黑抢先叼了去,并且令大黑变异成了怪物。韩景说那石头十分妖异,县丞二话没说就让他们带走了。
      
      骑马走在路上,丁莆忽然说,“这不是昨天那个道长吗?”
      
      路边有一个小摊,昨晚那老道士坐在小马扎上。韩景下马,过去向他道谢。
      
      道士说,“不妨事,我们有缘。那作乱的猪是因何成妖的?”
      
      韩景:“因为一块怪异的石头。”
      
      道士捋捋胡须,“小友可否让贫道看一眼那石头?”
      
      韩景有些犹豫,但如果不是昨日道长为他们提供消息,两个弟子恐怕凶多吉少。他拿出那块石头,道士要伸手接过,韩景说,“道长,这石头很是妖邪,您这样看看便好。”
      
      老道士说,“好好。你再靠近一点,人老了,眼睛不灵啦。”
      
      韩景把石头托在手上,向前伸了伸。
      
      道士眯着眼睛靠近。
      
      说时迟那时快,老道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手夺过那块石头,脚下一滑就滑出数十丈远。
      
      韩景:“……”
      
      老道士嚣张地笑声渐渐远去,“哈哈哈哈哈哈哈!贫道就笑纳了——”
      
      众人:“……”
      
      贺凉城立即拍马要追。
      
      韩景面色由震惊到严肃,“凉城,不必追了。”
      
      贺凉城勒住马,“为何?”
      
      韩景说,“追不上的,他是故意的,利用我们去降伏那猪妖。方才是我大意了。”
      
      ***********
      
      回到清一派,小精灵说,【新数值RP值开启。危险中没有丢下女主,RP值+100.撒花!】
      
      余非晚:RP值是什么?
      
      小精灵:【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好东西。做好事就会增加哦。】
      
      这样吗,我会好好学雷锋的。余非晚开始认真考虑起目前的状况。她发现事情的走向有点不太对。贺凉城和水清浅这俩个命中注定的人儿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天雷勾动地火呢?这一点也不科学。
      
      不,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她才是穿越过来的,拥有上帝视角的那个人,理应slay全场,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呢?
      
      小精灵:【这题很难吗?看来还是要给你点提示。】
      
      余非晚:say.
      
      小精灵:【哈哈逗你的,没有提示哦。】
      
      余非晚:轻轻贴近你的耳朵——小精灵你妈炸了!
      
      【小精灵是机器人,没有妈妈哦。】
      
      余非晚彻夜难眠,绞尽脑汁。终于让她找到了症结所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