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攻略男二的路上走偏了

作者:黑糖豆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猪妖粗声粗气地哼哼两声,不知道哪只小妖在余非晚膝盖窝踹了一脚,她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余非晚大骂,“哪个干的给我等着!”
      
      就在两个新娘被一群妖怪按着磕头的时候,余非晚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丁莆热情洋溢地大喊,“师姐我来救你们了!”
      
      韩景几人按照道士的指点去了镇上唯一家卖红烛的店铺,发现一群小妖在偷婚礼用品。他们悄悄跟着小妖,一直跟到这个山洞。
      
      余非晚感觉头上一松,那些小妖放开了她。
      
      紧接着猪妖一声怒吼,又是一阵地动山摇。老婆婆吓得蹲在地上抱住头。
      
      项武抽出两把西瓜刀,向猪妖冲了过去,锋利的刀刃砍在猪妖身上,它却毫发无损。项武眼睛瞪大,这猪妖的皮竟然无比坚硬,刀枪不入。丁莆挥剑赶来,与项武两个人一同缠住猪妖。
      
      不过猪妖战斗时似乎无法分心控制小妖,那些动物的眼睛红光变弱,不再对人发出攻击。韩景和贺凉城趁此机会解救两个女弟子。
      
      贺凉城一把掀开红盖头,底下露出余非晚的脸。
      
      她穿着大红色嫁衣,称得肤白如雪。眼神有些楚楚可怜,与平时不大一样,贺凉城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那并非楚楚可怜,而是余非晚内心在哀嚎,尼玛,又抱错人了!
      
      “愣着干嘛!师兄快帮我松绑。”
      
      “嗯。”贺凉城低头去解余非晚纤细手腕上的绳子,心脏跳得很快。
      
      余非晚和水清浅脱困,贺凉城和韩景也加入对付猪妖的战局。四人开始围攻猪妖,虽然四对一牢牢占据上风,但猪妖刀枪不入,不知它的弱点在何处,只能无休止地缠斗下去。
      
      韩景甩出一根捆妖绳,将猪妖一圈圈缠住。猪妖怒喝一声,绳子骤然碎成几段。猪妖愤怒地一跺脚,山洞上方的石头开始劈里啪啦往下掉。
      
      余非晚喊丁莆从战斗中脱身,让他扶着老婆婆先跑,然后和水清浅满地找自己的剑。
      
      贺凉城说,“此地危险,得把它引出去。”
      
      韩景给两个女弟子使眼色,“若是新娘子跑了,它自然会追。”
      
      余非晚闻言拉起水清浅向洞外跑去,猪妖见状不再恋战,一蹄子拍开挡在身前的项武,向余非晚和水清浅追过去。
      
      余非晚回头一看,大惊失色,它真的是猪吗!速度快得一批,简直是一阵旋风!
      
      韩景几人提剑跟上,几人在洞外团团将猪妖围住,余非晚和水清浅找准时机用剑戳向猪妖的双眼。
      
      余非晚的剑刺中了猪妖的左眼。水清浅戳偏了,戳到了猪妖的鼻孔里。
      
      猪妖暴怒,一蹄子把两人拍飞了出去。身上爆发出的一股气流把其他几人也弹了出去。
      
      余非晚寒霜剑脱手,两把剑还插在猪妖头上。猪妖拔出剑,猪蹄一挥,两把佩剑嗖地飞出几丈远。它瞎了一只眼,出离愤怒了,张开大嘴向余非晚扑过去,余非晚想,完蛋了,它的新娘子戳瞎了它的眼睛,这是要来教训我了。
      
      贺凉城飞身而起挡在余非晚身前,两只手抵住猪妖的上下颚,猪妖的嘴无法闭合,一人一猪僵持不下。
      
      韩景和项武爬起来在后面用剑狂刺猪妖,仍旧未找到它的软肋。
      
      余非晚突然眼尖地看到猪妖喉咙里有微弱的亮光。“它肚子里有东西!”
      
      贺凉城稍一思忖,用力一推,一人一妖分别退后几丈远。
      
      韩景和项武也被这股大力弹了出去。
      
      贺凉城说,“我知道了!打它的肚子!”
      
      说着,他便一个助跑冲了出去,令人眼花缭乱地猛出数拳,拳拳打在猪妖的肚子上。
      
      余非晚心里竖起大拇指,好样的!她巴拉一下倒在旁边晕乎乎的水清浅,“快看快看!”看你老公多帅!爱了吗?
      
      猪妖硕大的身躯被打得向后飞了出去,项武唰地闪现在猪妖身后,照着猪后背又是狂出数拳,最后伸出腿猛地一踢。
      
      猪妖被踢得凌空飞起,狠狠摔在地上,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
      
      它瘫倒在坑里,一阵疯狂的咳嗽,咳出一块红色的石头。
      
      石头一离开猪妖体内,它的身体慢慢慢慢地缩小,獠牙缓缓缩回,变回了一头普普通通的黑色的猪。
      
      韩景用剑撑地站起来,走过去用一块布包着,捡起那块石头,放在手上仔细端详,“这是什么?”
      
      几个人围在一起盯着那块石头,它闪烁着淡淡的红光,边缘锋利,似乎是一块碎片。余非晚搜索自己看过的原著,根本没提到还有这号宝物,竟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韩景将那石头妥帖地收好,“此物很邪,须得带回门派封印起来。”
      
      再看向那头叫大黑的猪,已经咽气了。
      
      众人皆是松了口气。韩景看向身边的水清浅,“你怎么样?”
      
      水清浅:“我没事,就是有点累。师父你呢?有没有受伤。”
      
      余非晚内心滴血地看着这一幕,这大红嫁衣真是十分应景。
      
      此时,需要两束惨白的追光灯打下来!一束照在那对相亲相爱的师徒身上,另一束打在自己身上。配上一剪梅bgm,“雪花飘飘~北风啸啸~~天地~一片~苍茫~~”
      
      余非晚正入戏呢,贺凉城沉着脸说,“我流血了。”
      
      余非晚:“哦,你流血了。什么?你流血了!”余非晚低头一看,贺凉城的手在滴血,应该是被猪妖牙齿刮到了。
      
      好样的!余非晚扭头说,“清浅,贺师兄受伤了,快来看看!我记得你治疗术很厉害。”
      
      水清浅听话地过来,把手覆在贺凉城的伤口上为他治疗。
      
      余非晚功成身退,一个闪现到韩景身边,“师父你没事吧?”
      
      小精灵:【韩景好感度-10。】
      
      余非晚:……
      
      韩景微笑,“无碍。非晚呢?”
      
      哎呦,很腹黑嘛小伙。余非晚说,“我头晕,有点站不稳。”说罢身子一歪,靠在韩景身上。
      
      韩景心里气余非晚破坏了他和水清浅的良好气氛,但也是关心这个徒弟的,伸手搀扶住她。 
      
      水清浅处理好了贺凉城的伤,又去帮丁莆和项武。
      
      贺凉城两步走过去,把余非晚扯过来靠在自己身上,“师叔自己都站不稳了,还是我来扶着吧。”
      
      屮艸芔茻!又来坏我好事。余非晚嗖地站直了,“突然不晕了,呵呵。”
      
      “这只猪妖,”虽然大黑很猥琐,但余非晚敬它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灵魂,“它也是受害者。我们把他埋了吧。”
      
      贺凉城:“以防腐烂之后传播瘟疫,还是烧掉为妙。”
      
      韩景表示赞同,他点了把火,火光熊熊燃烧,瞬间吞噬了大黑。
      
      余非晚开始还觉得有点伤感,然而……为什么空气中飘着一股烤肉的味道?并且越烧越香,越烧越香。
      
      余非晚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她抬眼看向其余几人,俱是面色严肃,好像只有自己有这种想法,真是个造孽之人。她无奈开始在心里默默念经,企图压下躁动的口腹之欲。
      
      六人把老婆婆送回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客栈。韩景叫客栈上了几碟青菜,补充完体力便各自回房休息。
      
      余非晚着实想吃肉,碍着脸面又不好意思点。她吃了索然无味的一餐,换好衣服躺在床上。水清浅在她身边呼呼大睡,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来到这个世界,摆脱了女明星的身份,本以为可以敞开肚皮吃喝,没想到修仙这么无聊,成日白饭配青菜,吃得她脸都快绿了。尤其刚才还闻到了烤肉的味道。啊啊啊啊!想念火锅烤肉寿司烧鸡烤鸭披萨汉堡……好想回去啊!
      
      “咚咚咚。”有人在轻轻地敲门。
      
      余非晚轻手轻脚地起来开门,贺凉城站在门外。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床上,“你找清浅?”
      
      贺凉城说,“找你。出来说吧。”
      
      余非晚回手把房门掩上,“师兄有什么事吗?”
      
      贺凉城示意她跟着自己下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