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攻略男二的路上走偏了

作者:黑糖豆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项武问:“你的侍女呢?”
      
      李芳芳:“追猫时走散了。”
      
      余非晚不禁感叹,爱猫乃女人的天性。不过这些小东西果真成了精,居然会绑架。
      
      李芳芳的感激之情绵延不绝,韩景说,“姑娘不必客气,这是我们分内之事。”
      
      李芳芳顿时脸一红,他好帅啊。想以身相许。
      
      韩景带着贺凉城和项武送那姑娘回家。其他三人留守客栈。
      
      水清浅:“非晚,我们出去逛逛吧!”
      
      余非晚手支着头,懒洋洋地侧卧在床上,“可是师父让你在客栈养伤。”好累啊不想动。况且刚刚造了那么多杀孽,必须在梦里给那些小动物好好念经超度一下。
      
      “师父太夸张了,只是被猫咪挠了一下而已。”水清浅点着手指,“街上可好玩了,什么都有,好看的衣服,胭脂水粉,好吃的……”
      
      余非晚经不住水清浅的软磨硬泡,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还是被拉了起来。她们先去支会丁莆一声,丁莆:“表姐我也想去。”
      
      水清浅:“你就别去了嘛,一会师父他们回来见我们都不在怎么办?”
      
      丁莆:“我们可以给他们留张字条。”
      
      余非晚想到自己的小计划,板起脸来,威逼利诱,“不行。你听话,我们回来给你买糖人。”
      
      丁莆委屈地答应了,“那我要两根糖人,一个玉皇大帝,一个王母娘娘。”
      
      ********
      
      李芳芳不情不愿地跟项武共乘一匹马,引着几人来到一处大宅子的门口。
      
      门口的小厮见一见李芳芳,大喜过望,“小姐回来啦!”
      
      一对胖胖的中年夫妻艰难地跑出来,脸上还挂着面条泪,“芳芳!你去哪里了?可吓死我们了!”
      
      原来这个胖男人就是县令。韩景几人对视一眼,巧了。
      
      县令夫妻将三人迎进去,那名侍女还跪在地上哭,看见李芳芳回来,咧嘴笑了。县令说,“好了好了,下去吧!”
      
      李芳芳含羞带怯地说,“爹~是这几位少侠救了我。”
      
      项武眼睛一瞪,看清楚了!谁是少侠?
      
      李芳芳一哆嗦,“和、和这位女侠。”
      
      李芳芳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县令夫妻不免又是一顿感激。
      
      韩景说,“这是我们清一派分内之事。”
      
      李县令:“哎呀,原来几位道长就是清一派的高人,正是我派人去向杜掌门求助的。事情要从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说起……”
      
      韩景微笑,“您简单说就可以了。”
      
      李县令:“宛平镇是本县的中心。郊外有一处无名的小土地庙,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商人,他说看中了土地庙的位置,要买下这块地造一处酒楼。”
      
      “他的出价很高,况且这个土地庙的香火也不好,我想卖掉的钱可以建一处更好的庙宇,就同意了。怪事就从这庙被推倒之后开始,镇上很多住户家里牲畜变得暴躁,鸡犬不宁,还有许多越狱了。”
      
      韩景:“那可有伤人?”
      
      李县令:“伤人倒不曾有,最多是咬伤,抓伤。哦对了!有个老妪失踪了!”
      
      “失踪?”
      
      李县令:“是他家的老翁来报案,说他老伴出去找他家一头越狱的猪,却再也没回来。”
      
      李芳芳“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越狱的猪哈哈哈!”
      
      项武向她投去冷冷一瞥,李芳芳顿时憋了回去。
      
      贺凉城:“那个商人呢?”
      
      李县令:“那个商人也不见了。有人说看见他神情惊慌地跑了,再也没出现过。除此之外,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韩景谢过县令,婉拒了县令留他们吃饭住宿的盛情邀请,赶回客栈。
      
      回到客栈,只见到丁莆一个人。韩景问,“两个师姐呢?”
      
      丁莆委委屈屈:“逛街去了。”
      
      韩景无奈,现下还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就出去乱晃,这两个女弟子当真调皮。不过有余非晚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
      
      宛平镇街市繁华,刚刚那些妖兽尸体被捡走后,居民立马跟没事一样出来继续活动。
      
      水清浅买了几盒胭脂,余非晚则边走边买零食吃。忽然,她看见一家布庄,眼睛一眯,拉着水清浅进去。嘿嘿,不如把小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到时候不怕他贺凉城不动心。
      
      买了几件衣服出来,余非晚装作不经意到了一个小书摊。这个世界没有手机没有电视,实在无聊,必须找点有趣的东西打发时间。这就是她不带丁莆的理由。丁莆虽然是个鼻涕虫,毕竟也是雄性,总归不好意思。
      
      摊主说,“两位姑娘买什么书啊?”
      
      余非晚:“随便看看。”她捡起几本小说,又扫视一圈,没找到自己最想要的,不禁面露失望。
      
      摊主嘿嘿一笑,伸手一指,“姑娘要找的我这里没有,不过那里边有。”
      
      余非晚责备地看了摊主一眼,“我什么也没找啊。”腿却不听使唤地往那个方向去了。
      
      水清浅:“非晚你要买什么书啊?”
      
      余非晚:“等下记得提醒我买糖人。”
      
      水清浅:“好的——你到底要买什么书啊?”
      
      余非晚咳了一声,“大人看的书,小孩子别问。”
      
      水清浅急了,“我不是小孩子,再说你就比我大两岁!”
      
      余非晚顺着摊主指的方向走过去,那家店牌匾上几个大字写着,“翠菊阁”。门口一个长相妖孽的男子在搔首弄姿。
      
      余非晚站在门前一脸黑线,不就想买几本画册看看吗,至于给我介绍南风馆么。
      
      水清浅小声说,“这个哥哥好美哦。”
      
      余非晚拉着水清浅转身欲走,被那男子拉住了,“哟,两位姑娘倒是稀客,不进来看看吗?”
      
      余非晚:“你们还做女人的生意不成?”
      
      小倌说,“只要有钱,谁都可以进。里面头牌正跳舞呢,可难得一见。真的不进去看看吗?”
      
      水清浅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余非晚。余非晚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不过其实她自己也想看。
      
      进去找了张桌子坐下,台上的头牌正风情万种地扭动乾坤,台下小倌各个跟软得没骨头一样靠在客人身上。
      
      余非晚暗叹男人骚起来真是没女人什么事。水清浅则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头牌,惊叹连连。
      
      一个美男走了过来,在水清浅旁边坐下,帮她们端茶倒水。余非晚道,“谢谢,不过我们不需要。”
      
      那男子轻浮地一笑,伸手搭在水清浅的肩膀上,余非晚把水清浅拽到身边,不悦道,“你干什么!对女人也有兴趣?”
      
      男子用粗声粗气的嗓音低声说,“其实我跟他们不一样,这不都是为了生活吗?”
      
      余非晚丢了一锭银子给他,拉起水清浅就走。
      
      水清浅说,“为了生计出卖自己,也太惨了。”
      
      余非晚:“傻不傻,要是他占了你的便宜看你还这么说。回去之后千万别说我们来过小倌馆的事。”
      
      天色渐暗,余非晚觉得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记得路吗?”
      
      水清浅脸上迷茫的表情让她绝望了。
      
      余非晚:怎么回去?告诉我小精灵。
      
      小精灵在余非晚脑子里甩出一张地图。
      
      半炷香后,两人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站在巷子里面面相觑。
      
      余非晚突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有种不祥的预感。声音从上方传来,她抬起头一看,房顶上缓慢地爬动着颜色各异的蛇,正朝她们嘶嘶吐着信子。
      
      接着出现了数只目光幽幽的猫和老鼠,这种天敌和谐共处的场面不仅不好笑,反而让她们感到毛骨悚然。
      
      水清浅看着前后不断逼近的一圈野猪野牛:“怎么办啊?妖兽来寻仇了!”
      
      余非晚问:“身上带信号弹了吗?”水清浅说没有。
      
      余非晚面色严肃,这一次妖兽战力升级了,小型妖兽变成了大型妖兽。
      
      翠菊阁的小倌探出头往外看,水清浅喊,“救命啊!”
      
      小倌头“嗖”地缩回去,啪地一下关上门。
      
      “普通人救不了我们的。”余非晚说,“我顶着,你先走。回去搬救兵。”
      
      水清浅:“不!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余非晚:“听话,快走!它们数量太多了。”
      
      水清浅:“我不走,要走你走!”
      
      妖兽眼睛红着围了上来。
      
      余非晚无奈,和水清浅背靠着背,“好吧谁也别走了。”
      
      刀光剑影中,她们奋力在包围圈中杀出一个缺口!余非晚趁机拉住水清浅的手向外冲去!
      
      这时,一只黄色皮毛的妖兽背对着她们一跃而起!
      
      伴随着一声巨响,那妖兽的菊花中喷出一股黄绿色的气体,一阵恶臭扑面而来,余非晚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去尼玛的黄鼠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