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攻略男二的路上走偏了

作者:黑糖豆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余非晚想起那个跟贺凉城长得一模一样的当红小生林城。他最喜欢秀自己的肌肉,打开他的微博相册,百分之九十的照片都是上半身不穿衣服的,十分不利于网络环境的和谐。
      
      不过那个肌肉……余非晚眸色一黯,不是肌肉猛男那种,反而带着些少年的青涩,匀称而恰到好处。
      
      余非晚向昏迷中的贺凉城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先是捏捏胳膊上的肱二头肌,啧啧两声。
      
      又上手摸了两把胸肌,再用手指戳一戳。
      
      手感不错。
      
      余非晚占便宜占得心满意足,觉得自己也是没白穿越一遭。摸摸搜搜完,她把手枕在脑后,躺在了鸟背上。
      
      只有点点星光的黑夜里,她没注意到贺凉城的耳朵一片通红。
      
      ————————————————
      
      飞鸾不知疲倦地飞几个时辰。直至太阳升起,余非晚被第一缕晨光唤醒。
      
      贺凉城盘着腿坐在她身边。余非晚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他的白色外袍。
      
      贺凉城说,“马上就到了。”
      
      余非晚把衣服还给他,没好气,“我是人质,不用跟我说这么多。”
      
      “不是的。”贺凉城偏头看她,晨光在他的侧脸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晚晚,我以为你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余非晚移开眼神。这个人,根本不是她记忆中的男主,这特么也太能撩了啊!
      
      余非晚说,“我帮也帮你了,没必要把我带回你家吧,现在放我走行吗?”
      
      贺凉城沉吟了一下,“不行。除了我,飞鸾不会载其他人。从这里回清一山路途遥远,又途径凶险的白骨丛林,我不放心你孤身一人。且先在这里委屈一段时日,待我处理好教中事务,亲自送你回去。”
      
      余非晚:“……”她想说自己可以回去,话到嘴边却莫名没有说出口。
      
      飞鸾缓缓降落至一处宽阔的平台,余非晚目光所及便是擎云教高大气派的入口。
      
      这里跟余非晚想象中的恰恰相反,她本以为魔教会像电视剧里,藏在黑黢黢的山洞中,魔教的教徒全是一身黑衣,邪魅的妆容外加杀马特造型。但实际却完全不是这样。
      
      这里所有建筑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奢华。连教徒们穿的衣服都看起来价值不菲。这里与清一山不一样,清一山弟子需统一着装,统统一袭白衣,而在擎云教,每个人都装束各异,全凭各自喜好。
      
      余非晚开始有点喜欢这里了,因为她也想穿漂亮的裙子。
      
      擎云教的人看见贺凉城,客客气气地行礼,顺带向余非晚投去热情洋溢的目光。感觉整个门派都洋溢着一派欢乐的气氛,十分和谐。
      
      贺凉城有些尴尬,对余非晚说,“他们就这样,你别怕。”
      
      余非晚心道,很可爱啊,这有什么好怕的。
      
      贺凉城领着余非晚向内走,迎面来了一个浓眉大眼的帅哥,贺凉城叫他翟夏。
      
      翟夏:“凉城,这位是……”
      
      贺凉城:“这是我在清一山的师妹,余非晚。”
      
      翟夏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然后热情洋溢地向余非晚打招呼。
      
      余非晚心说,少侠你那是什么表情,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不过翟夏总算还是记起了正事,“唉!你可回来了!”
      
      贺凉城:“怎么?出什么事了吗?”
      
      翟夏:“倒也没什么事,就是教主和夫人出去云游,教中积攒了许多事务要处理。我们全都盼着你回来呢!”
      
      余非晚:……好不靠谱的教主!
      
      贺凉城面无表情,看起来已经是麻木了,“我知道了。云灵呢?”  
      
      翟夏顿时一脸嫌弃,“我叫她跟我一起来,那懒鬼才刚起床,说要先化妆,女人真是麻烦!”想了想又向余非晚陪笑脸,“我没说您哈。少主夫人天生丽质,哪像那个女人,不化妆都不能见人。”
      
      “我不是……”余非晚无力道。我只是个人质啊!难道带回来一个女的就是少主夫人吗?都什么神奇的脑回路。
      
      “呀!贺凉城可以啊,出去一趟就带媳妇回来啦?”
      
      真烦人!余非晚顺着声音来的方向看去,来人是一美貌少女,她暗自称赞了一声,少女脸上的妆面太赞了。不过这也不能成为原谅她胡说八道的理由,擎云教的人,一个个的,思想真肮脏。
      
      余非晚瞪了一眼贺凉城,贺凉城轻飘飘地解释了一句,“你们想多了。”
      
      这种程度的辟谣简直毫无力度。
      
      贺凉城对余非晚说,“云灵会带你逛逛,我先去处理些事情,晚上来看你。”
      
      余非晚巴不得,“你忙你忙,不用管我。”
      
      云灵与擎云教画风一致,是活泼热情的性子。似乎在擎云教中,只有贺凉城画风正经。
      
      云灵一路上喋喋不休,尽职尽责地给余非晚当导游。余非晚心中感动不已,关切道,“你休息一下吧,嗓子会累的。”
      
      云灵活力四射,“没事我不累!再说了,少主夫人我哪敢怠慢!”
      
      余非晚心很累:“你误会了,真的。我不是,我只是贺凉城用于脱身的人质。”
      
      云灵眼珠子一转,贺凉城不行啊,连媳妇都搞不定,得帮他一把,“我们少主,三岁时手劈蛇精;七岁时便练就隔空取物;十二岁就开始管理教中大小事物……”
      
      他是男主啊!逆天优秀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余非晚根本不吃这波疯狂安利。
      
      云灵见她兴致寥寥,不再说贺凉城童年有多威武,换了个卖点,“最关键的是,我们少主不近女色。要知道,这擎云教中的女弟子哪一个不盼望成为少主夫人呢?可他偏是一个也看不上呐!搞得我们都以为他是断袖,好在你来了,大家都松了口气!”
      
      云灵继续推销洗脑,“少主这个男人,对所有人都冷冰冰不愿意多说一句废话,偏对余姑娘你温柔似水,啧啧,此等专一的男子,余姑娘真是让人好生羡慕啊!”
      
      余非晚:……羡慕的话你自己上啊!贺凉城说得对,这群人一点都不可爱!真的怕了。
      
      不过此时余非晚开始体会水清浅的心情了,自己当初滔滔不绝强塞安利的时候,水清浅心里估计也是一百个懵逼。
      
      云灵把余非晚带到一间又大又豪华的房间,余非晚还没住过这么大的房子。桌子上堆着很多好吃的,余非晚扫了一眼,发现都是自己爱吃的。云灵顽皮地向她眨了眨眼,“肯定是少主特地吩咐厨房准备的。”
      
      余非晚:“……”这是要把我当猪养起来吗?
      
      过了一会儿,云灵又来了,指挥几个男弟子搬进来很多书,余非晚一看,全是那种画本。云灵激动地握着她的手,“真好,咱们是同道中人啊!这些是我的珍藏,亲测好看!有需要就敲敲传音石,我立刻赶过来。”
      
      云灵走后。余非晚绝望地倒在宽阔大床上,心里翻来覆去骂了贺凉城几百遍。
      
      不过那些话本的确好看,余非晚边看边吃,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拍拍她。
      
      余非晚一回头,贺凉城身着一袭黑衣,衬得愈发长身玉立,俊脸微微有点红。
      
      余非晚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画册,顿时明白了,她邪恶一笑,这种尺度就承受不住了吗?
      
      贺凉城移开目光,“在这里还习惯吗?”
      
      余非晚合上书,“我说不习惯你能现在就送我走吗?”
      
      贺凉城转移话题,“她们没有欺负你吧。”
      
      余非晚:“很周到。”
      
      贺凉城:“那就好。我……”说着开始剧烈咳嗽。
      
      余非晚吓了一跳,“你的伤到现在还没治疗吗?”
      
      贺凉城皱眉捂住胸口,“无碍,不过是点小伤。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一时没顾上。”
      
      这是怎样的父母啊!自己出去玩,把活丢给孩子做,一个个怎么都这么奇葩。余非晚连忙把贺凉城扶到床上躺好,“那也不能这么糟蹋自己。你先躺着,我去帮你叫人。”
      
      贺凉城拉住她的手,“晚晚,你在担心我吗?”
      
      余非晚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心脏控制不住狂跳,把手抽出来转身走了。
      
      余非晚走到门口,看到门上影影绰绰有人影。她提着一口气,悄无声息地过去,猛地拉开房门。
      
      翟夏和云灵双双摔了进来,倒在地上。
      
      余非晚:……居然如此猥琐地听墙角!谁能告诉我,魔教为什么都是奇葩!
      
      她淡淡地说,“你们少主受伤了,谁进去看看他。”
      
      翟夏一骨碌爬起来,“好嘞。”
      
      翟夏帮贺凉城调理了内息,说没什么要紧的,让余非晚不必担心。
      
      余非晚已经懒得解释担不担心这个问题,说,“你们扶他回房间休息吧。”
      
      贺凉城使了个眼色。
      
      云灵赶紧说,“不行啊,少主现在身子经不起折腾。”
      
      余非晚都要气笑了,刚才是谁说没什么要紧的?现在是想让他跟我晚上睡一间房的意思吗?这帮人的戏精程度让她望尘莫及。
      
      贺凉城咳嗽了几声,翟夏和云灵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贺凉城,“晚晚别生气,他们平日里就是这样调皮。”
      
      余非晚心想,我是在跟他们生气吗,“你能不能……别老这么叫我,他们都误会了。”
      
      那怎么行,自然是故意让他们误会的,贺凉城眼含笑意,“我倒是想叫别的,只怕你不肯。”
      
      余非晚腾地站了起来,叫别的?你想叫什么?!
      
      余非晚心态爆炸,正要暴走,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她气势汹汹地拉开房门,门外一个小弟子吓一哆嗦,差点把手里的药洒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