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攻略男二的路上走偏了

作者:黑糖豆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通过考核的第二天,他们就拿到了清一山高等级的令牌,有了这块牌子,之前不能进的凌烟阁等地,都可以随意出入。贺凉城在这里隐藏身份这么久,等的就是这块牌子。 
      
      余非晚从锁妖塔出来后,再没见过贺凉城。如今她不用跟其他弟子一起上堂,清一山那么大,有心躲着,总有办法令贺凉城看不到她。
      
      韩景对余非晚的好感度始终停留在59不动。这个数字令余非晚感到绝望,59!这是个带有悲剧色彩的数字,令多少学子闻风丧胆!她开始假装用功宝宝,有事没事就往师父跟前凑。
      
      不过昨日韩景跟杜石然一起出门了。余非晚百无聊赖,到藏书阁看了一会典籍,昏昏欲睡,打算回房睡午觉。
      
      进了院子就看到贺凉城。这厮居然跑到这里堵她!
      
      余非晚脚步生生一转,悄无声息地向后退去。
      
      贺凉城:“师妹这么不想看到我?”
      
      余非晚僵硬转身,“师兄哪里的话,就是想起来有点事情没办完。”
      
      贺凉城沉默片刻,说,“我要走了,来跟你道别。”
      
      余非晚心知肚明他要离开,象征性地意思意思,“师兄你要去哪?要下山历练吗?”
      
      贺凉城点点头,目光坦诚,“我会想你的。”
      
      别说这种话啊!你想不想我关我什么事?!余非晚老脸一红,“咳,那个,祝你一路顺风。”
      
      贺凉城目光灼灼地看了她一会,随后笑了一下,“那我就不打扰师妹了。”
      
      余非晚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他的眼睛,“师兄再见。”
      
      那晚余非晚做了一个混乱的梦,一时梦见早就去世的父母,一时梦见自己在姑姑家被欺负。梦境一转,她看到那天在墨色的深海里,贺凉城温柔地向她靠近。
      
      她一下子惊醒了。
      
      外面吵吵嚷嚷,似乎有很多人在走动,夜明珠全部亮起来,一时间犹如白昼。余非晚穿好衣服出门,水清浅也揉着眼睛从隔壁出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余非晚回想起书中的剧情,应该是贺凉城动手偷剑,惊动了清一派弟子。水清浅自动自觉送上门去当人质,贺凉城成功脱身,并把水清浅带到擎云教去了。
      
      如此紧要的关头,女主不在场还怎么演!余非晚拉起水清浅,“说不定魔教的人入侵了,我们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贺凉城手提戮空剑,被清一派的弟子团团围住,胸前的衣襟上有血迹,看来已经跟人交过手了。此时的清一山,能把他打吐血的也只有千羽鹤一人。余非晚想,或许山下的事端就是擎云教做的,故意把杜石然和韩景引下山,好给贺凉城创造机会。
      
      贺凉城虽然受了内伤,但神色泰然,眉眼间满是不屑。似乎并没有把围攻他的众人放在眼里。
      
      千羽鹤红唇轻启,语气严厉,“贺凉城,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偷凌烟阁的东西,是想被逐出师门吗?”
      
      贺凉城轻轻一哂,“我拿回我爹的东西,不过是物归原主,何谓偷?”
      
      余非晚啧啧两声,这种目空一切的漫不经心,好带感呐!
      
      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什么?!贺师兄,不,贺凉城竟然是魔教少主?”
      
      “看不出来啊,他藏得真够深的!”
      
      “嘶,魔教少主这么帅的吗?”
      
      甚至有女弟子低声探讨加入魔教的可行性。
      
      余非晚无语,这群人花痴都不分场合的吗?
      
      虽然贺凉城以一敌百,又吐了血,处于下风,但弟子无一人敢动。因为贺凉城手上的戮空剑威力惊人,剑锋一扫,眨眼间可要数十人的性命。人皆称之为魔剑。
      
      贺凉城懒洋洋地开口,“我既然曾叫您一声师父,便不愿在此处残害清一山弟子,还请鹤前辈准许晚辈离开。”
      
      千羽鹤冷笑一声,“你当我清一山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初是我瞎了眼,没认清你的真面目,魔教少主的这声师父我可担待不起。”
      
      余非晚想起来,这把魔剑只有他们贺家的血统可以驾驭,否则早就抢疯了。贺凉城拿到了戮空剑,等于加了50%的buff,连千羽鹤这种级别也不敢托大,贸然上去跟他对打。所以一直在这里打嘴炮拖延时间。
      
      此时,余非晚和水清浅的站位处于外包围圈。如此不可,不方便贺凉城挟持人质。余非晚决定蛊惑水清浅,把她送到贺凉城唾手可得的位置。
      
      余非晚低声对水清浅说,“你相信贺师兄是坏人吗?”
      
      水清浅:“我、我觉得不是,贺师兄那么正直,行事作风与传言中的魔教中人完全不同啊。”
      
      余非晚:“没错。这一定是世人对他的误解,谣言经过一传十十传百,白的也能说成黑的。再说那把剑本就是我们从魔教教主那里夺来的,他拿回去也没什么不对。所以,我们是不是该帮帮他呢?”
      
      水清浅大惊失色:“那怎么行!你要叛教吗?姐姐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同贺师兄有情义,但现下众目睽睽,会被发现的!”
      
      余非晚:“……”我跟他有什么情义我怎么不知道。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继续忽悠,“只采取搅混水策略,绝对不会被发现的。我们站到前面去,等下你大义凛然地冲出去,假装要替门派除去这孽徒,胡乱使出几招。其余的就看贺凉城发挥了。”然后他就挟持你当人质顺利脱身,完美!
      
      水清浅:“你怎么不去呢?”
      
      余非晚:这丫头智商怎么突然上线了!这种时候她也不怕得罪人了,刚想说自己法力比她强太多,不方便放水,水清浅忽然福至心灵地自己想通了,“也对,如果你去的话,贺师兄肯定不忍心伤害你,然后就束手就擒了!”
      
      余非晚:“……”误会就误会吧!反正你很快就会被贺凉城捉去玩囚禁play了。
      
      水清浅就是这样单纯好骗,两个人在骚乱的众弟子中慢慢向前方移动,很快就到了前排。
      
      贺凉城捕捉到余非晚的身影,眸光闪了闪。
      
      忽然之间,余非晚感觉自己瞬移了,身边的景物一闪而过,本来近在咫尺的水清浅忽然站在二十米开外!
      
      千羽鹤察觉不对,甩出一条绸带,企图缠在余非晚腰上把她拉回来,然而终究晚了一步。
      
      余非晚感觉自己的背靠在坚实的胸膛上,僵硬地微微偏头,果不其然看到贺凉城好看的下颚线条。
      
      众人又是齐齐倒吸一口凉气!隔空取物!这可不就是魔教的邪门功法吗?这都被他练成了!
      
      什么玩意隔空取物!老娘是东西吗!
      
      余非晚被贺凉城轻轻扼住了咽喉,欲哭无泪,“大哥你抓我做什么?你抓错人了吧。”余导还没打板呢,谁允许你擅自改戏!
      
      贺凉城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绝不会伤害你。帮我一次。”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气息呼在余非晚耳廓上,余非晚感觉自己的半边耳朵烧了起来,一时间竟乖乖地没有反抗。
      
      丁莆大喊一声:“放开我表姐!我跟你拼啦!”还没冲出去就被旁边的弟子按下了。
      
      虽然有点傻,余非晚内心动容。
      
      千羽鹤挥手示意众弟子不要轻举妄动。其实她多此一举了,除了丁莆压根没人敢动。
      
      贺凉城圈着余非晚的腰,足下一点,瞬间跃至高空。远处急速飞来一只巨鸟,两人落至巨鸟的背上。
      
      余非晚晕晕乎乎地飞上了天,恨恨地想,太过分了!这厮再一次动用了男主光环来诱惑我,害我动弹不得!
      
      贺凉城:“擎云教教主贺昆是我父亲。一直瞒着你,对不起。”
      
      余非晚心说,哼,我早就知道,却配合地装作一副震惊的样子,“什么?!”还浮夸地假装跌倒,实则顺势盘腿坐下。
      
      贺凉城:“……演得有些夸张。”
      
      余非晚演技被否定,呵呵干笑几声,师兄也懒得叫了,“贺凉城,那么多人你抓谁不行为什么非要抓我做人质,我跟你是有什么仇什么怨。”你怎么抓水清浅啊!她那么菜。
      
      “我……”刚说了一个字,贺凉城吐出一口鲜血,软软地倒了下去。还不忘倒向余非晚的方向。
      
      余非晚伸手把人接在怀里,“喂,你怎么了!”
      
      余非晚把手搭在他脉上仔细感受了一下,大概被千羽鹤一掌拍出了内伤,不过这点小伤对男主来说算得了什么呢?回到擎云教吃一粒十全大补丸还是六味地黄丸之类的仙药,肯定立马活蹦乱跳。
      
      想及此,余非晚嫌弃地把人推开,让贺凉城自己躺在鸟背上。
      
      这只大鸟名叫飞鸾,是贺凉城的坐骑,一日万里不在话下,不怕清一山的人追过来。鸟背十分平坦宽阔,飞得又快又稳,除了风有点大,飞行体验比坐飞机好多了。
      
      余非晚好奇地揪揪柔顺的金色鸟毛,飞鸾不悦地抖了一下,她不敢再揪,对飞鸾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找个地方降落把我放下去,然后再带你主人回家好不好?”
      
      飞鸾没反应。
      
      余非晚:“哼,什么灵兽啊,人话都听不懂。”
      
      飞鸾剧烈地颠簸了一下,余非晚吓得立刻闭嘴。她出门的时候没带剑,此刻想跑也跑不掉。贺凉城又在旁边昏着,着实无聊。
      
      余非晚扭头看着昏睡过去的贺凉城,一张脸真长得没话说。拿追星女孩的彩虹屁来讲,阿尔卑斯山的正确翻译是哥哥的鼻梁,就算天上的星星落下来也只愿意落在哥哥眼里……
      
      余非晚嘴角上扬,心生歹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