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万众瞩目[快穿]

作者:三月云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月光还没死

      礼物盒里,躺着一个红艳艳的小本本,上面三个烫金大字——结婚证。
      
      柒染问系统:“他是不是受刺激了,一大早跑去登记结婚。”
      
      系统笑到打滚。
      
      直播间也突然爆发,弹幕快看不出字了。
      
      “啊啊啊啊,不是男票,老公都有了。”
      “抱走,不要染指我染。”
      “失恋第一天。”
      “这男的为什么这么骚包,结婚证当礼物送。”
      “好浪漫啊,婚姻来的猝不及防,携手一生送给你。”
      ……
      
      一分钟后。
      
      主播直播已关闭。
      
      厉总又一次在会议室接起了电话。
      会议室众人胆战心惊。然而厉总好像心情很好。
      
      “厉铖,你发什么疯?”
      
      “不喜欢吗?”他声音放柔,“你说的对,女人需要安全感,所以我特意抽空去了一趟。”
      
      搬一块石头砸了自己两只脚的柒染:……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柒染:“你知道我在直播吗?”
      厉铖:“没关系,已经结婚了公布也没什么。”
      
      我是问这个吗大兄弟。
      希望粉丝不要流的太快。
      
      “你一个专注炫富的干嘛在乎这些,以后我的就是你的,还是你儿子的。”
      
      柒染:她怎么感觉这么憋屈呢。你还不如不要get到我的点呢。
      
      这时候厉大总裁又道:“我妈可能会来找你,不用理她。”
      
      这话刚说完,她赶紧把电话挂了,可千万别抛地雷出来了。她粉丝流了就算了,完了还要应付他妈。
      
      直播先搁置,她现在不想回答,还是去看看便宜儿砸好了。
      
      我一个白富美,现在变成了□□白富美,吸引力直线下降。啊,人生怎么如此艰难。
      系统难得看到她这么惆怅,上一个世界大多数生气来着,都没时间忧伤一下。
      它出声安慰:“宿主,你不用担心,你现在才是真正的富婆,而且再没人能说你被包养了。”
      
      柒染:又少了一份感情,讨厌就不是感情了吗?!
      
      “奶喂好了没啊?”人还没进去她就开始喊了。
      
      保姆转过身来满脸堆笑:“太太。”
      
      “你刚刚做什么呢?”柒染皱眉。
      保姆道:“没什么。”
      
      她走过去看小奶娃,他仍旧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柒染把他抱起来逗弄,他就瞅着妈妈笑。
      
      “把你手伸出来我看看。”
      那保姆似乎有几分难堪。
      
      “有什么是我看不得的吗?”柒染望向她,语气有些冷,“你是偷东西了,还是怎么了?”
      
      这话可是很不客气了。
      
      保姆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到身前,声音颤抖:“太太,您怎么能这样羞辱人呢?”
      她手上捏着一张相片,相片里的婴儿全身插满管子,虚弱又脆弱。
      
      柒染听厉铖提起过,这个保姆的孩子先天不足,需要动一场很大的手术,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他已经给这孩子付了手术费和住院费用,希望他能活下来。
      
      她道:“没有什么事就不要扭扭捏捏,引人怀疑。你刚才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
      
      “都是母亲,我也是一时思念心切。”保姆低着头道。
      
      在这时,柒染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她拿起一看,陌生号码,挂断。
      
      那人又打,她又挂了。
      
      第三次,柒染想,这可不是我不理你妈,是她自己要缠着我。
      
      “喂?”
      那头是中年男子浑厚的嗓音:“柒染?我想见见你。”
      
      得,不是他妈,他爸来了。
      柒染有点烦,这对父母是不是一个德行,干嘛找她呀,找他们儿子才对。
      
      她将小奶娃放进小床,拿着电话往外走。
      “在哪里?”
      
      她回头对那保姆道:“我要出去一趟,你好好照顾他。”
      随后开始拎包换鞋。
      
      厉董事长选的地点是一个颇具古韵的园林式餐厅,走进去就是一曲悠扬的笛音。
      她坐下:“你找我什么事?”
      
      厉董事长饮了口茶。
      “先来喝口茶,这是全国最好的碧螺春,饮一口就沁人心脾。”
      
      柒染:“我不想喝茶。”准确的说是不想跟你喝茶。
      
      “那你想喝什么,可以尽情点。”
      他用眼神示意旁边的菜单。
      
      柒染拿过来,把菜单上的全点了一遍。
      厉董事长见了意味深长地一笑。
      
      这老狐狸,当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不过肯定要让你出血一次。
      
      她又道:“我这个人胃口有点大,要不把这些菜也来一遍吧。”
      
      就像个暗语似的,中年男人道:“没关系,愿意吃就好。”
      随后两个人喝茶打机锋,反正都没事,她当遛狗了。
      
      等菜全都上上来,柒染掏出手机咔嚓咔嚓拍起来,对服务员小姐道:“来,都介绍一下。”
      说着拿着手机要开始录制,网红也不容易的,看她随时都念着这群小粉丝。
      
      服务员小姐礼仪非常好:“小姐,我们这里菜品不外传的。”
      
      “我给你们免费宣传不好吗?还不收你的钱。等我红了你就得感谢我了。”
      
      服务员小姐似乎有点发笑,但似乎依然注重着仪态。
      “我们这里不对普通百姓开放。”
      
      柒染看向厉董事长,老东西就等着她开口要求呢。
      她看了一会儿,放下筷子。
      
      赶在她要走人之前,厉董事长道:“怎么说话的,小染也是普通人吗?你赶紧给她介绍一下。”
      
      于是一顿饭就在服务员小姐的介绍声中娓娓道来。她讲到哪里,柒染就尝到哪里。
      等全都吃了个遍,她对着手机道:“讲解真差,就只会讲些历史、材料,怎么做的都不知道。”
      
      服务员:我又不是厨师我怎么知道。
      她觉得这个女人真是虚荣又做作,而且一股子市侩味。看她一身名牌也不知道哪个姘头送的,还在这儿跟厉董事长勾搭。
      
      柒染关掉录制,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谢谢爸爸。”
      厉董事长神色不变:“不用客气。”
      
      他说:“我今天来并不是要拆散你们。”
      有新花样,柒染有些兴趣。
      
      “你知道我儿子跟我不大亲近,我希望通过你和孙子与他多沟通一下。”他说到这儿,伤感自然流露,这倒是真的。
      厉董事长不喜欢厉夫人,连带她生的儿子也不大喜欢,因此常常忽视,几乎是放在寄宿制学校任其成长。他没想到就这样这个儿子也能长成今天的样子。
      
      被老友羡慕多了,他也开始关注他,但那个时候少年已经坚不可摧。他也没能学会低头,以一个老父亲的身份与他谈心,于是时间一天天磋磨,关系反而越来越冷淡。
      
      他也指望过厉夫人,但这女人真的没辜负她的愚蠢。
      看他不喜欢,她也跟着不管,反而天天去跟他的情人们撕,跟厉铖的关系也是糟糕透顶。
      
      “我想起他小时候……”厉董事长似乎有些怀念,“那时候是我对不住他。”
      打着亲情牌,他道:“我知道他心有点硬,你多包容一些就没事了。”
      “以后多带孩子来玩,我们两口子待那么大个房子怪冷清的。”
      
      他说着推过来一张支票,上面一串的零,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一千万:“这是给你的红包,孙子是另外的。”
      
      言外之意孙子要带去他看才行。
      
      柒染笑眯眯地收了,有钱不要白不要。估计厉夫人没跟他说她上次是怎么敲了她的,所以厉董事长这钱给的格外大方。
      不过也留了一手,老狐狸。
      
      柒染拎着包出去,哼着小调心情颇好。
      
      谁知道刚出去,厉夫人又将她拦住。
      
      “小贱人,又敲诈了一笔吧?”
      
      柒染亮出支票,眨眨眼睛:“你老公比你大方多了。”
      她上下打量两眼:“厉夫人这裙子像是去年的款,都穷到这个地步了?”
      
      这贵妇人伸手要抢她的支票,没够着。
      
      她是真的没什么钱。
      柒染回归后,厉铖就将事情查了出来。
      她儿子连零花钱都给她免了,新款的衣服当然就要留到重要的时候穿。
      
      厉夫人道:“你现在这么有钱,不把我的钱还给我吗?”
      柒染:“那是你给你孙子的钱,怎么还能要回来。”
      
      厉夫人气愤,但她撕不过这小婊砸,又不想在这里被人认出来。她就一直憋着,跟着柒染走。
      
      跟了一会儿。
      柒染走进一家服装店。
      
      她眼馋死了,看着这女人到处挑挑拣拣。
      等柒染都挑完了,她见这家伙真就跟在她后头赖着不走,怜悯地看了她一眼,拿起一条绿荷绣花旗袍丢给厉夫人。
      
      “去换上。”
      厉夫人张张口,实在抵不住诱惑。
      
      等厉夫人出来,柒染把她拉到镜子面前。
      “笑一下,一副死鱼眼做什么。”
      
      这贵妇人就笑了一下,然而脸部僵硬。
      柒染惊叹:“你多久没笑了?”连怎么笑都忘了!
      
      “你看我。”她示意厉夫人。
      镜子里穿着时尚的女人嫣然一笑,顿时满室生辉,当真是一笑百媚生。
      
      厉夫人咬牙切齿:“你就是这么勾引我儿子的?”
      柒染:“我是让你看这个的吗?都不知道你这样的怎么生的出厉铖来。”
      
      “你不要我就走了。”
      厉夫人拉住她,委委屈屈:“算了,我不跟你计较。”
      
      她看了看镜子里,其实比她自己挑的要好看来着,减了厉夫人很多戾气,显出一股岁月沉淀的温柔。
      她尝试着又笑了一下,这次比上次好看一些。
      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对自己笑了,她也很少照镜子。因为她老了,比不过那些小年轻,豪门就像一座空城。
      
      “你看看你,为了个男人,变成什么样了,要成为豪门太太,那就不要奢望爱情。哎,这脸这肌肤松弛蜡黄的,鱼尾纹都出来了。那老头子都比你保养得好。”
      厉夫人同病相怜地看向她:“所以厉铖也不爱你吗?”
      
      柒染:“你是不是疯了,我跟你也一样吗?”
      
      厉夫人,她觉得这女人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这时候,一对夫妇推着个婴儿车进来。那男人让妻子去挑衣服,自己照看着小孩。
      
      柒染看了一眼,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坐在车上的时候,晃眼看到有个身影站在窗户口,她伸着手仿佛要拉窗帘。
      那时候她干什么,今天的太阳不算大,,她为什么要拉窗帘?
      除非心里有鬼!
      
      还有孩子,他今天好像一样,可是太安静了,都不怎么说话。那保姆的表现看似合理也处处透着诡异。
      
      越细想,种种的不对劲越一一浮现。
      
      那个保姆骗了她!
      
      柒染开始往店外跑,她要拦车,可是这里人流如织,根本不好拦。
      店员和厉夫人追了出来,因为她还没付钱。
      
      她把那张支票给厉夫人,自己要冲进车流里硬拦一辆。这时候一辆车停下来,陈宏道:“上车。”
      
      柒染拿着手机的手都抖了一下。
      厉铖的电话一接通,女人的嗓音立马吼出来:“你马上回别墅区,不管现在在做什么!”
      
      她又把电话打到120,真正危险的时候,一秒钟都是超越生死。
      系统都有些焦躁。距离太远,它能量不足,根本无法监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