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万众瞩目[快穿]

作者:三月云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月光还没死

      陈彦平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因为我是为了你才这样做。
      他从来是一个目标明确的人,他很清楚欺瞒带来的后果,而这个后果与他想要的背道而驰。况且,他并不想骗她。
      
      柒染看了一眼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几分可爱,他这么认真的样子可真少见。
      于是她转身向里走去:“进来吧。”
      她正好有事要问问他。陈彦平做的恐怕不止这一件事。
      
      柒染很有些兴趣,她的神色便有些饶有兴味。
      朦胧的灯光洒下来,女人的肌肤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光泽。她穿着轻薄的真丝睡裙,然而纯白的颜色却能被她穿出一种奢华的性感诱人。
      
      男人的喉结微微滚动,却是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
      陈彦平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因此他避开女人露出来的雪白的手和腿,以及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脸,回答了女人的问题。
      
      系统:这男配真尼玛阴险,原著中被打败就是剧情眼瞎。
      
      原来旧金山那所华人医院的确是名声好维护人的隐私,但医院的院长恰好是陈彦平大学时候的同窗,两个人铁哥们一样的关系,兄弟有了喜欢的女人要去追求,他就提供个便利。
      于是柒染的所有数据都被篡改。
      
      与此同时,索罗作为一个重要而心有不甘的人也被他找出,他初时是以利诱之,结果索罗要的居然是人。
      这叫他怎么开心,但那个混血明显不是开玩笑,为了计划的顺利进行,他含糊着答应下来,至于柒染,他自然有别的法子叫索罗心甘情愿退场。
      
      索罗有一样东西,原主母亲留给原主的遗物。
      拜金女和厉铖有一点相似,就是她的母亲早逝,她从小母爱就有些缺失,但又不一样,她的母亲是爱她的,只是出了意外。
      所以那串项链算是她珍藏的最重要的东西。
      问题就出在,这拜金女脑子拎不清,和索罗恋爱的时候稀里糊涂就将那东西送了人,只觉得自己要终身交付于他。后来她发现怀孕,又纠结又害怕,心理脆弱,哪里想得起把项链要回来。
      
      这条项链成为一个重要的取信厉铖的信物。
      
      如果这些都还不够,只能说世界意识总算聪明了一回,将劲儿使对了地方,于是“最真实”的结论新鲜出炉。
      
      而朱彩这边,这种手段不是他想的,他是个政客,不是什么酒吧的接待,哪里会有这种想法。是朱彩自己期期艾艾提出来,他推了一把,周全地给她准备了致人幻觉的药物和慢性□□。
      这两种药物最适合搭配着使用,而且药性缓慢,极难叫人察觉,因此只要朱彩将时间拖得够久,不愁厉铖不掉在坑里。
      
      陈彦平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你不要觉得他就是无辜,能跟一个女人聊这么久,谁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如果是我,绝对不会中这种招。”
      
      这个人说着说着还自荐起来了。
      柒染:“做人不能这样自恋。”
      这男人把厉铖贬低的一无是处,把自己衬托的绝顶好男人。
      
      该说他的确和陈宏是兄弟。陈宏也是这样贬低厉铖的。
      
      不过马上要到她的面膜时间,没空听他在这里叨叨。
      柒染指着门开始赶人了。
      
      女人颐指气使,但对于陈市长来说,视频里的人走到现实,他已经爱到不行,更何况他又不是不知道柒染是个什么德行。
      
      等陈市长依依不舍地走了,柒染拿出面膜开始敷。
      系统终于憋不住了。
      它怎么感觉这女人像早有预料,游刃有余的样子真是气的它心肝疼。
      
      “宿主,究竟怎么回事啊?”
      
      “你不是生气吗?怎么不要死要活了?”
      这特么欠揍的语气,系统牙痒痒。
      
      但它怂的也特别快,它收回,系统有时候可以不要尊严的。
      
      “爸爸……”系统委委屈屈。
      柒染:“再叫一声听听。”
      “还有我教你的,学来我愉快愉快。”
      
      系统憋了一会儿,实在说不出口,这女人脸皮真厚。
      
      柒染道:“你要叫的好了,我让你把世界意识拖出来打一顿。”
      系统眼前一亮,这家伙还想吞了它,一个小不点野心倒不小。
      
      不管打不打的了,机会先抓住再说。
      于是脑海里响起系统狗腿子的声音。
      “爸爸,你是我爸爸,万众瞩目,人见人爱,宇宙无敌,明日之星。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最引人瞩目的女人,你是这世界上永恒的星光。那些女主女配全部都是辣鸡。”
      
      最后一句系统自己加的,然而柒染听得很满意,不管过程如何,她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她一想起就兴奋的不行。
      这个世界她要饱餐一顿了。
      
      眼看宿主又要沉迷大业,系统连忙提醒。
      你还没给我解释呢兄弟。
      
      柒染懒洋洋道:“自己回去把任务重新抄十遍。任务都读不懂,不知道你干什么吃的。”
      系统读了一遍,没毛病,又读了一遍,没错啊。
      
      这尼玛哪里的问题,不会是耍它吧。
      
      它开始念原主发布的任务原话。
      “我要抢了朱彩的男人,让朱彩去路边吃屎,要把儿子好好抚养长大,荣华富贵,无病无灾。”
      
      拜金女真粗鲁,“吃屎”都说的如此顺溜。
      念出来实在辣耳朵。
      
      女主的男人不是厉铖吗?宿主不会搞错对象了吧?而且现在儿子也没拿回来,系统搞不懂宿主的套路,干脆回去睡觉去了。
      
      柒染自言自语:“这两个冤大头真不自觉,我现在直播不符合我的出场风格。看来要暗示一下。”
      
      于是陈彦平深夜收到一则短信。
      上面的内容是:
      “大半夜空虚寂寞冷,只能靠直播聊以慰藉,可是……”明明话语如此搞笑,陈彦平却觉出女人的无奈和酸涩。
      她一个姑娘家,现在身边什么都没有,还被人黑的够呛。
      于是市长大人的动作效率也快。
      
      他直接让人把当初放消息的人找出来当众道歉并承认照片里的故事是他胡编乱造,当初是收了钱故意黑柒染,又找另一个人隐晦地提到厉铖和朱彩的事,暗示这只是豪门夫妻双方各玩各的。
      不算洗清,但足够柒染的粉丝运作了。
      
      陈彦平,他因为疯狂地刷柒染的视频和照片,已经成功地入驻柒染的地下粉丝团,并做到了管理员的位置,现在这群顽固不化坚守阵地的粉丝在他的指导下有条不紊地为柒染翻身。
      
      没过几天,柒染已经能正常地打开直播间了。
      她热泪盈眶,果然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得到了就要对她管东管西。直播间里的女人笑着跟粉丝们打招呼,然而粉丝们都看到了女人眼里的“酸涩”。
      
      “抱抱我染,好久没见了,好想你。”
      “染染不要伤心,渣男不爱你我们爱。”
      “染染,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想你想的睡不着,没有舔屏的日子都在水深火热。”
      
      弹幕逐渐铺满,但是陈彦平骚操作了只有粉丝龄超过半年的人才能发弹幕。而这部分人早就被柒染洗脑。
      所以一片欣欣向荣。
      
      黑子们只能看着弹幕瞪眼睛。
      
      同一时间,厉总也进入了直播间。这几日他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他不会放过陈彦平,但他现在暂时没有找出对方的把柄。
      而且,陈彦平也在对他的公司搞鬼。
      
      这一切叫他焦头烂额,但他最累的时候,就是回来看不到女人,那人骄纵跋扈的音容笑貌仿佛清空的一干二净,什么都没给他留下。
      他晚上环抱着冷寂的空气,鼻端却嗅着女人残留的独特香味。那样,他才能稍稍放松一会儿。
      
      鬼知道他现在有多么庆幸柒染喜欢直播这个毛病。
      
      一打开就是她酸涩的笑容,厉铖的心里也酸酸涩涩的,他这几天去找她,她总是叫他吃闭门羹。
      他别无他法,每夜都去守着,然而陈彦平总是不叫他好过,他也经常去找她,而且总能进到她的公寓。
      虽然从没有留宿,但这已经叫厉铖想把人撕碎了喂狗。
      
      那件事发生后的第二日,柒染就正式跟他提了离婚的事。
      他说:“你不要我们的孩子了吗?”
      柒染就笑了:“你不是知道他不是你的孩子了吗?”
      
      厉铖面色泛白。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男人此时彷徨又害怕,表面都撕破的话,对他的处境是相当不利的。
      
      柒染却并不愿意放过他。
      “我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叫我不要多想。我问你真的对朱彩没有感情吗,你也叫我不要想多。你最后给我带来了什么呢?”
      只是伤害而已。
      
      未竟之语如同一把刀,锋利的刀尖刺入男人的胸膛,那里鲜血淋漓、血肉横飞,然而痛到极致的时候,居然可以如此平静。
      
      他真的,从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他一直想好好保护她,她是他费尽心思捧在掌心的珍宝。
      
      厉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拿这个女人毫无办法,没有想到,孩子不是他的不是最令人痛苦的事,而是对方发现他验了孩子的DNA,所有的一切都被撕破的时候。
      
      他现在不止一次地后悔,为什么就要验了,他那么喜欢那个孩子,就算是当做亲子对待又怎样,总归是柒染的,挂的也是他是父亲。
      
      柒染已经转过头不再看他:“我抢不过你,你要是真想用他来威胁我,我只会对你更加厌恶。”
      “我劝你把孩子给我,不要打破我对你最后的好印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云由的女主不需要洗白,她就算坏也会让人心甘情愿递刀子。不过也不会让小聪明蒙上莫须有的污点
    敬请期待接下来的翻转
    下一章5000+
    结局和番外合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