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万众瞩目[快穿]

作者:三月云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月光还没死

      系统道:“宿主,你真的不要去看看吗?”
      万一女主算计男主怎么办?那岂不是肠子都要悔青。
      
      然而柒染仍旧打理着自己的长发。
      
      拜金女原本的资本是没这么好的,她的确脸长得好,但她自律性太差,而且在护理方面显得凌乱而没有定性。
      对于柒染来说,好看的皮囊是她引人瞩目的武器之一,也是愉悦自己的方式,所以她自己搜集研究了很多护理美容的法子,也一一践行了下来,这让她随时都是一副颜值巅峰的状态,皮肤更是好的能掐出水。
      这种女人,站在日光灯下都会反光,妥妥的人群中的焦点。
      
      在生理方面她也基本是早睡早起,该睡男人的时候睡男人,但这对她来说却不是必须。
      作为一朵花,柒染有独特的阴阳调和之道,只不过天地间最纯正最原始的方式才是最好的方式,因此柒染从来不会排斥和男人发生亲密关系,但也不过分强求。
      
      如今男主非得去作死,她一点都不在意。
      没关系,大不了以后暖床都省了。
      
      时间滴滴答答地走着,系统搞不明白宿主到底在想什么,它却不敢催促。这个宿主向来有主意,平日也的确耽于享乐、受不得苦,但真到了事也不是个吃素的。
      它焦急着,只希望这次宿主不要失败了。
      否则他们两个要一起玩完!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
      柒染直接挂断。
      
      他再一次打过来的时候,女人的手指轻轻滑动屏幕,慢悠悠地接起来。
      
      “喂?”
      
      “我是陈彦平。”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某种特别的韵律。
      他顿了一下,说道:“我想见你。”
      
      柒染嗤笑:“莫非你想见就见得到么?”
      
      男人丝毫没有生气,相反,他因为终于听到女人的声音而心中愉悦。
      这种声音,他在那些视频中听过无数次,然而没有哪一次这样来得令人欣喜。
      
      他拿着手机渐渐笑起来。
      “如果你每次都愿意这样和我说话就好了。”
      实际上柒染大多时候是不搭理陈彦平的。
      
      柒染骂了一句:“神经病。”
      她说着又要挂电话。
      
      那男人的声音又传出来:“你不想知道厉铖现在在哪里吗?已经十点钟了。”
      正常喝个咖啡聊个天,也不会超过两个小时,然而现在已经接近四个小时。
      
      柒染终于有了些兴趣。
      她倒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个男人参与其中。
      
      女人的声音没有丝毫慌乱,她仍然那么慵懒而闲适。
      “你要带我去见他?”
      
      陈彦平道:“不急,我们先吃个饭。”
      “我现在就在你楼下。”
      
      柒染提着包下去了。
      系统道:“宿主,你大晚上去见男配做什么?万一他要对你施暴,我也救不过来啊。”
      男配完全可以把宿主先奸后杀,抛尸荒野,男女主在神助攻下直接HE了。
      这情况也太惨烈,系统默默捂住了脸。
      
      柒染:“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你放心,这个任务马上就差不多了。”
      
      系统莫名其妙,它完全没觉得在结束,它觉得像在玩完的节奏。
      然后柒染又将它讽刺了一顿。
      系统憋屈地画圈圈去了,它暗戳戳想着如果真的失败,拼死也要解绑宿主活命去。
      
      陈彦平挑的是中式餐厅,和韵苑的对家。
      他心中知道和韵苑曾被柒染讽刺过,因此为了讨好她,选择的时候专程避开了。
      
      这个男人的殷勤来的莫名其妙,但是柒染在最初的惊讶后就没表现出什么异常。
      陈彦平却是越看越喜欢,他控制不住地翻了柒染的所有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他当然知道这是个怎样的姑娘。
      但是后来她的视频几乎不怎么出现了,因为厉铖不允许柒染再直播。这件事让陈彦平更加想要在现实中接触她。
      
      他都没有想到,与她相处会令他如此愉悦。
      这是一种,和面对朱彩时截然不同的情绪。
      
      柒染放下筷子,阻止了男人的继续布菜。
      “行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干什么磨这么长时间。”
      
      陈彦平道:“跟我来。”
      
      说着穿过长长的游廊。其实能发生什么,柒染早已经知道。
      朱彩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她在原著中对厉铖的温柔解语,时刻陪伴。
      
      厉铖曾说:没有人再能比朱彩更了解他。
      
      这话是没错的。
      这样一个女人,她能看准厉铖的心理弱点,知道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会让他心里触动。她要达到什么目的,比旁人来的更事半功倍。
      
      柒染会揣摩人心,但她的时间从不浪费在无谓的事上,既然不需要解语花一样的潜质就能完成任务,她便不会去费这个心机。
      
      因此当她拧开门把手的时候,她面无表情。
      房间中充斥着情/欲后的气息,男人还抱着怀里的女人,看起来依然有些不清醒。
      他喃喃喊着女人的名字:“阿彩……”
      
      但是当他看清门口的女人,他的手突然颤的不成样子。
      门口的才是阿染,那他抱的是谁?
      
      男人一个大力推开怀里的女人,他甚至来不及遮住自己□□的身体,纵使他的身材如此的赏心悦目,在这种情况下也显得罪恶而丑陋。
      等他拉住女人转身欲走的手,柒染一个大力甩了他一巴掌。
      
      这道声音尤其响亮,男人的脸立即肿了起来。
      
      她说:“你真让我恶心。”
      
      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彦平在外面看着,他冲着男人笑了一下,跟着走了出去。
      
      到这个地步,厉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人下了套。
      他回想起一桩桩一件件,陈彦平看着柒染眼中莫名的光,婚纱店里不顾忌场合的讽刺,他在用餐时对朱彩的不冷不热,拿起请柬时反常的心平气和。
      
      他此时仍然没有怀疑索罗给他的资料,因为在他的亲手把控下,没有人能做的了手脚,鉴定报告也不可能出错。
      
      但他,从没有想过要失去柒染。他所有的感情都放在那个女人身上。
      男人缓缓地转过头,看着围着被子流泪的女人。
      你看,这就是心软的代价,没有人一成不变,他不该相信她还是记忆中纯真烂漫的女孩儿,也不该为言语的示弱而放下戒心。
      这两个人,要联手葬送他的婚姻。
      
      他用手将女人拖出来,无视她初次的虚弱和□□难堪的身体,眼神阴沉而暴虐。
      “你给我喝了什么?东西在哪里?”
      他现在最要紧的,是让柒染相信他,他此刻心里想杀人到极点,却也冷静到极点。
      
      朱彩从没有见过那样的厉铖,她不明白,那样一个责任心强又光明磊落的男人,怎么会流露出这样可怕的神色。
      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想要弄死她。
      
      女人神色痛苦而脆弱:“我没有,我……爱你啊。”
      厉铖就笑了一下:“爱我?真可笑的爱。”
      “你要是再不把东西拿出来,我让你生不如死。”
      
      直到男人离开,朱彩已经没有眼泪了。
      她的处子之身给了他,她原以为这样纯洁的身体会让他怜惜心疼,因为柒染给的,一定不是她这样的纯洁无暇。
      而厉铖有他自己的担当和责任感。
      
      可是,一切都与她的想法背道而驰。她开始感到害怕和无助,她想到了陈彦平。
      但是此时的陈彦平没空接她的电话,他跟在女人的身后。
      
      系统开始破口大骂。
      “你TM是不是猪油蒙了心,经历了那么多个世界把你的心也养大了是不是,我早说过要完要完。”
      它的声音变得越来越焦急。
      “你自己死去吧,我现在就要跟你解绑。”它要赶紧逃命,失败了连时空流都顶不住。
      
      “闭嘴!蠢货,你听到任务失败的提示音了吗?”
      系统道:“没听到又怎么样,你让男女主都睡了,任务马上就要失败了,我现在不走什么时候走。”
      
      柒染轻轻笑起来:“没有我点头,你逃得了吗?”
      系统气炸了,因为它发现它真的没办法解绑。
      这个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难道它真的要陪着这个女人送死吗?
      
      系统像霜打了的茄子,它不想死啊,它连老婆都没有一个,而这个女人已经经历了好些个男人了,它死的太冤了。
      
      系统等啊等,等着一起去死,结果等到柒染火速打包搬进了新房子都没等到。
      
      到底……怎么回事啊?
      系统想问,又有些别扭,它先前才放言要解绑了这女人自己逃,如今又要讨好人。系统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厉铖已经回到别墅,但是家里空无一人。柒染在陈彦平的帮助下,速度异乎寻常的快。
      但有一点容易受制于人——孩子。
      厉铖显然想到了这一点,比起不择手段,他更担心柒染就此消失不见。因此他在深夜给老宅去了电话,让他们不许任何人将小聪明抱出祖宅。
      厉董事长和厉夫人都有些惴惴,不管他们为人如何,对待孙子都是一片拳拳之心。
      一时间祖宅人心惶惶。
      
      而这边柒染没有轻举妄动,陈彦平给她搬完行李后,问:“我可以上楼坐坐吗?”
      女人笑了:“你弟弟知道你觊觎他喜欢的人吗?还是有夫之妇。你可真是不择手段。”
      
      陈彦平道:“他知道又如何?他不敢的事,我敢做。”
      “至于不择手段,”他看着柒染,“我并不觉得为你不择手段有什么错。”
      
      这个男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痛快,他从小所受的教育和他的经历都让他对自己想要的比别人更加志在必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会交代一点东西
    今天发现上了新晋榜单,又看到有宝宝给我灌溉了营养液,炒鸡惊喜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