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涂了厚厚的玉容膏,可眼睛下的乌青还是没有被遮住。
      
      不得已,容璟就顶着这两个黑圈圈继续上了路,只祈祷着今天不要有人来找自己,等到晚上睡上一晚好觉,明日估计就不在了。
      
      可偏偏午间休息时分,顾青山端着个食盒,里面盛着什么,处于好意,往她这边送来。
      
      本来容璟下马车透透气,一眼看见顾青山往这边来,连忙上了马车,放下帘子。
      
      “县主,士兵们在河中捕了些鱼,熬了鱼汤,味道还算鲜美,您若是吃不习惯军中的食物,大可以尝一下。”
      
      容璟在马车中道:“多谢顾太医,您将这食盒交给落藜就可以。”
      
      马车外没了声音,容璟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顾青山又在窗外道:“不知县主可否有什么东西转达给我。”
      
      他声音中带着点期待的意味。
      
      容璟担心着自己这模样被人瞧见,一下没反应过来:“不知顾太医说得是什么?”
      
      “流玉。”
      
      顾青山只沉声说了这两个字。
      
      容璟一下子想了起来,流玉也给他准备了个包裹,不过昨日她给赵瀛一恐吓,把顾青山这事倒给忘记了。
      
      “啊,”容璟拍着脑袋:“是了,流玉姐姐确实给顾太医准备了东西,我这便让落藜拿给您。”
      
      她唤来落藜,让她将包裹找来交给顾青山。在这空档中,她怕尴尬,特意趴在窗口,只隔着层帘子对着顾青山说话,让他听得清晰一些:“流玉姐姐给你准备了用草药熏过的袍子,还亲手缝了几个香囊,这可都是她的一片心意,顾太医你可一定要知晓。”
      
      顾青山闷闷地笑了几声:“伯颐记下了。”
      
      “我之前总听顾太医唤自己伯颐,想来表字是伯颐,不知是哪个伯,哪个颐?我以后也叫顾太医表字可行?这样听起来亲近一些。”
      
      “伯牙子期的伯,贯颐奋戟的颐。县主若是乐意,自然可以可以唤伯颐的表字。”顾青山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样的不温不火,平平淡淡。
      
      容璟心想着,不知流玉姐姐是喜欢他哪里,如此清淡的一个人,当真有趣么。
      
      “贯颐奋戟呀,”她轻声说:“我之前听流玉姐姐提过,伯颐你出身武将世家,想必伯颐的父亲一定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上阵杀敌。”
      
      顾青山笑了笑:“只是人各有志,我的志向不在于此。”
      
      “是,治病救人,悬壶济世也是很好的志向,我一向对大夫很是敬佩,把个脉,开几服药,扎些针,竟能让人药到病除,真是神奇。”
      
      顾青山低笑了几声,没有说话。
      
      “伯颐!你们在聊什么,还要隔着帘子?”容璟一听这声音,心道不好,刚要往马车里面躲一躲,可对方的动作更是迅速,直接将帘子给掀了起来。
      
      容璟动作一顿,对上了赵瀛那双桃花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瀛放肆地大笑起来:“我道县主为何隔着层帘子和伯颐聊天,原是在遮丑。”
      
      容璟又羞又气,一张小脸通红。
      
      “啊,我明白了,”赵瀛故作了然,嘴角挂着坏笑:“《神异经》里有记载:南方有兽,名曰噬铁。学名为猫熊。这猫熊多生长在蜀地,毛色黑白斑驳,眼圈一周是黑色。知仁县主是蜀地人,必然怕我们到了蜀地见了这猫熊害怕,特意装扮一下,让我们先适应适应。”
      
      容璟搅着帕子,索性把脸往赵瀛面前一伸:“那殿下可看仔细了,别到时候见了我们蜀地的猫熊,吓得说不出话来。”
      
      赵瀛倒真是仔细的把她的脸看了一遍。
      
      果真是玉骨雪肌,眉如远黛,目含秋水,唇若点樱。再加上气出来的面旁上的殷红,像是白玉染上胭脂一般……
      
      赵瀛轻轻咳了一声,拉开距离:“看清楚了,平平无奇。”
      
      容璟:“我是让殿下看着我这一圈乌青!”
      
      赵瀛:“加上乌青那就不仅是平平无奇了。”
      
      变着法儿得骂她丑!
      
      容璟深吸几口气,在心中默念着:这个人惹不起,惹不起!
      
      然后让自己平静下来。
      
      顾青山在一旁看着有些想笑,难得见到珩宥这孩子气与人拌嘴的一面,倒也……还算可爱。
      
      容璟一张小脸可怜兮兮地朝他望去,满脸都写着“把他带走”这四个字。
      
      顾青山走上前:“珩宥,前面煮了鱼汤,是将士自己捕的鲜鱼煮的,你要是去迟了,就没了。”
      
      “那我就不打扰伯颐你看噬铁兽了。”
      
      赵瀛掸了掸衣服,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顾青山看容璟哭丧着一张小脸,出言解围:“珩宥自小被宠惯了,难免……气焰嚣张些。县主不必动气。”
      
      他这语气如此理所当然,让容璟在心中连着他一起骂了一遍。
      
      她叹了一口气:“这次行军,大约多久才能到蜀营?”
      
      “还有十几日罢。”
      
      很好,还有十几日,她便可以见到父亲母亲与兄长,不用再与这赵瀛一般见识了。
      
      这一路上除了赵瀛之外,也算是风平浪静。行军有些困苦,不过她一向不是不能吃苦的人,倒也觉得还算是闲适。
      
      至少不用像在宫中一般,做得面面俱到,不出差错。
      
      十六日来到来的时候,她闻见了熟悉的气息。心中不由得雀跃起来。
      
      “落藜,你去前面问问,是不是到了蜀地境内了?”
      
      落藜下了马车去前方打听了一下,回来时声音也是雀跃不止,难掩欣喜:“是,县主,现在已经入了蜀地,大军正沿着泸沽湖走,大概明日便能到蜀滇交界处蜀军驻扎的营地,见到蜀伯候与小侯爷了。”
      
      “泸沽湖?”容璟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他们沿着泸沽湖走的么?”
      
      落藜点头:“是。”
      
      泸沽湖只要夜幕降临必出大雾,直至次日清晨太阳出来的时候,雾气才会散。
      
      这也就罢了,只怕这些不识路的长安兵为了避开沼泽地,却误入瘴气林。
      
      她正担心着,仿佛为了印证一般,突然间起了大雾。
      
      “落藜,快带我去找顾太医,等到雾全起来便不好了。”她连忙下了马车,往前面走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