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七章

      容璟有点吃惊:“那若是照典衣姐姐这么说,即使是清洗过后的金线也会有残留,那岂不是有些女公子们根本不能碰这样的衣物?”
      
      “没错,所以此次县主给各家小姐置办衣物还需要注意些,问清楚哪些小姐是过敏的、不能穿的,以免有什么意外。”
      
      容璟心中暗自庆幸,幸亏典衣将这些忌讳告诉了她,若非如此,只怕她自己想不到这样周全。
      
      从司衣司出来,容璟便立刻唤人查了各家小姐的情况,不过过敏这样的情况大抵还是少见的,这一批赏春梅的女公子名单中无一人过敏,她这才放下心来。
      
      忙忙碌碌的一天下来,直到晚间才有了些空暇的时间,同落藜一同用了晚膳后,她便唤人在院子中点了灯,自己煮了些酒,同落藜一起闲话家常起来。
      
      可还没等聊上几句,落藜的眼睛突然睁得圆圆了起来。
      
      “你是怎么了?”容璟好笑道。
      
      “县主……县主,您自己看吧。”说完她的手向着容璟身后上空一指。
      
      容璟回头向上看,先是看见了一只纸鸢在夜空中高悬,仿若要飞进这惊鹭苑里来。随后她才顺着那纸鸢的方向看见一个人坐在墙头上,手扯着纸鸢的线。
      
      赫然是赵瀛。
      
      她笑道:“你坐在那里做什么?”
      
      赵瀛巍然不动坐在墙头上坐得稳稳地:“我瞧着伯颐每次和那流玉见面的时候,总会燃一盏天灯,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以后我来见你的时候,干脆便放个纸鸢好了,你瞧见了纸鸢,便知道我来看你了。”
      
      容璟失笑:“你都坐到我这宫墙上了,还要放什么纸鸢?夜闯我这小院子的事,你又不是没有做过。”
      
      赵瀛跳下来,拍了拍身上,走到容璟面前,将风筝线放到她手中:“你不懂,这是情|趣。喏,给你。”
      
      容璟伸手接过他的风筝线,细细绞着,赵瀛低头一瞧:“你手怎么了?”
      
      “只是在司衣司那儿无意中沾上了泡金线的水,却没有想到我对那东西过敏,只沾了几滴,不是什么大事。”
      
      “涂药了没有。”他的眼神仿佛黏在了容璟的手背上,很是认真。
      
      容璟定定地看着他这幅样子,觉得此刻他倒是很可爱:“没有。”
      
      落藜连声道:“我去给县主拿药。”
      
      说完,便飞快得拿了药来,在赵瀛的注视下,将药递给了这位不好惹的太子爷,然后又是飞快的跑了开。
      
      她一走,赵瀛就笑出了声:“你身边的人真是同你一样,有眼色得很。”
      
      容璟走到桌子边,给他倒了杯酒:“落藜自小跟着我,我之前也同你说了,你别吓她。”
      
      赵瀛也在桌边坐了下来,并没有先喝酒,而是将容璟的手拉了过来,打开药瓶,在她手背上涂了厚厚一层。
      
      容璟无比嫌弃得看着他给自己涂的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赵瀛看她这表情就心知不对,挑了挑眉,故作云淡风轻状:“我不太做这样的事情,做不好也是情有可原的,你知道我这份心便好。”
      
      “好,好,”容璟将药瓶收了起来:“那以后呢,太子爷便只管怀着一颗对我好的心就可以了,这样的事情,还是不劳您动手了。”
      
      赵瀛讪笑了几声,岔开了话题:“知道了知道了,让我尝尝你这酒如何。”
      
      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容璟只笑着看他,果然见他被辣的咧了一下嘴:“真是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喝得酒这么辣?”
      
      容璟笑得有些肆意:“容家世代从军,我父兄皆是性情豪爽之人,我自幼没少同兄长在一起,在各大酒肆中走街串巷的耍,喝了不少烈酒,久而久之,这喝酒的口味便越发的重了起来。再者,我知你今日必会来,所以特意煮了壶辣的,放心,虽辣,却也不大醉人的。”
      
      赵瀛拿着酒杯的手一顿:“你知我今日要来?”
      
      容璟看着他,忽得笑了一下:“难道不是么?太子爷一向粘人的,想来今日必定会来的。”
      
      “是,”赵瀛未否认,耸耸肩,轻松地笑了笑:“一日不见县主,如隔三秋尔。”
      
      他喝了几杯酒,就起了身,对着容璟又说了几句俏皮话,就离了惊鹭苑,这次倒是从大门走的。
      
      他一走,落藜才从房中出来,诧异道:“太子爷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不放心我,只是来瞧我一眼。”容璟望着赵瀛去时的路,目光幽远。
      
      落藜更是不解了:“有什么好不放心县主的,县主在宫中待得好好的,太子爷不放心什么?”
      
      蘅嘉太后今日找了她,赵瀛肯定是知道的。至于蘅嘉太后还有没有做些别的,赵瀛也许知道,可看他那模样,却是不打算对她说的。
      
      容璟拍了拍落藜的肩:“好了落藜,夜色晚了,你该去睡了。”
      
      落藜又疑又忧地看了容璟一眼,她跟了容璟许多年,知道她近来心情与以往不大一样。却最终什么也没问出口。只道了声:“县主也早些歇下吧,倒春寒也是厉害得很。”
      
      容璟“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赵瀛出了惊鹭苑,荣华已经在门口候着了。见自家太子爷出来时心情看起来很是不错,便大着胆子问道:“太子爷见着县主了?”
      
      “见着了。”
      
      “太子爷……同县主说了?”
      
      赵瀛脸色突变:“同她说那些做什么?”
      
      “太后那边已然查出了国公府做那些事情的猫腻,即使我们这边一再隐瞒,恐怕那边也会死咬着不放,县主又与太后走得近,也许能得些爷不知道的消息。”
      
      赵瀛停了脚步,冷着张脸:“一旦我听见谁在她面前说些什么,你这位子,自会有其他人来替你。”
      
      “就算爷是为了县主好,也该让她知晓才是,要不然太子爷今日来,岂不是什么也没有做么。”
      
      赵瀛淡淡道:“我瞧见她好好的我便开心。”
      
      荣华劝道:“奴才虽知道爷不是为了笼络县主的心,而是真心喜欢县主……可既然这两者并不矛盾,何必不让县主多了解些呢?”
      
      赵瀛没有看他,大步向前走着:“就是让她什么都不知,才是真正的为着她好。”
      
      荣华在他身后叹了口气,知道他性格执拗,自己是无法劝动的,便也不再多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