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三章

      那主事看起来很是能沉住气,他慢慢悠悠下了轿子,直进了那府邸。
      
      赵瀛将拉着容璟的手改成了环抱着她,直跃进主事府邸的屋檐上。
      
      容璟不敢出声,只任由他带着自己。
      
      接下来几乎两个时辰都未发生任何怪异的事情。那主事先是和家里人共用了晚膳,随后在书房中似乎是忙了一些公事,接着便歇下了。
      
      容璟看着这一切几乎要怀疑他们是不是跟错了人。
      
      她看着主事进了卧房,将房门关上,郁闷地坐在房檐上对着赵瀛道:“他不会就这样睡下了吧,我们……我们还要在这里等着吗?”
      
      “等着。”赵瀛眯了眯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越是平静,越是……让我觉得不正常。”
      
      容璟耐下性来,眼睛死死地盯着主事的房门口。
      
      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那房门口果然又被打开,主事一脸睡眼惺忪地从房中走出,打了个哈欠,一直走到一处小房子前推了门进去。
      
      那小房子上头写着“净房”二字。
      
      赵瀛低声笑了起来:“上个茅房戏还这样多,若说他没问题我还真是不信了。跟我来。”
      
      说完,他又紧紧拉住容璟的手,冲得飞快,带着容璟想着府外跑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终于,他的目光搜寻到近处一个高楼,便环着容璟一跃而起,直上凌霄一般,跃到高楼顶端。
      
      随后目光如炬,向下看去。
      
      这高度已经让容璟腿有些打颤了,她屏住呼吸想下看去,可夜色茫茫,除了一点晕染开灯光,其余的,她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她心中好奇这赵瀛在看什么,还没待问出口,就听见赵瀛语气兴奋道:“他果然出来了,西南角。”
      
      随后容璟便又是感到一番七荤八素的折腾,头晕目眩间,他们二人竟已经向着西郊跑去。
      
      主事早已不见人影,可赵瀛仿佛还能看见什么一般,一路跟随。
      
      “你在追什么?”容璟在赵瀛怀中,终于忍不住,轻轻出声低问了一句。
      
      “主事。我就猜那净房内肯定是有密道的,果然,他进了净房没多久,一辆马车竟然从他府邸的西南角出了来,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他解释给容璟听。
      
      “有意思……”容璟瞧了他一眼,他速度快得很,又加上这夜色,叫她几乎没有办法看清:“可我觉得你更有意思,你是怎么瞧见他的?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
      
      “自小习武,耳聪目明罢了,嘘……噤声。”他话音刚落,容璟只觉得自己十分轻盈的落在了一处实物之上,只是这实物似乎在动,她的身体晃了晃,随后被赵瀛稳住。
      
      她当即明白了过来,现在他们的落脚之处,恐怕就是赵瀛刚才所说的,那辆马车。
      
      两人都不再出声,只趴在这马车之上。到了西郊,又行了很久,那马车才将将停了下来。
      
      一人从马车中走出,容璟探出脑袋,果然看见了主事的背影。
      
      “尸体呢?”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听声音是个年轻男子,还是个身居高位擅长施压的年轻男子。
      
      这声音容璟似是在哪儿听过,觉得有些熟悉。却又好像陌生的很。倒是赵瀛,在听见这声音之时,眉头一皱。
      
      主事对着那人恭恭敬敬道:“今日下午时,太子爷来了典狱司,太子机灵,想来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今夜下官并未带尸体来。恐怕要请大人近些日子都留心些,切莫让人抓了把柄。”
      
      “你未带尸首?”那声音又问,万分威严。
      
      “是,下官今夜未防有变,所以并未待尸首。”
      
      “那马车上一共几人?”
      
      主事似乎十分疑惑那人为何这样问,如实答道:“马车上除了马夫,便只有下官一人。”
      
      对方笑了起来,笑得很是肆意:“那主事大人恐怕防得有些迟了,”说完势头一变:“你们还要藏到何时?”
      
      容璟只当他是在诈自己,一动不动。可对方仿佛根本没有任何耐心,她只看见眼前突然剑光一闪,下一秒,整个人便落在了赵瀛怀中,而赵瀛早已站到了草地上。
      
      马车顶处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容璟几乎心神不稳,若不是赵瀛,恐怕她刚才就要死在这个人的剑下了。
      
      她怒目而视,向着那人望去,却只见对面站着的人一身黑色斗篷,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
      
      身旁突然传来一声轻笑,赵瀛向前走了一步,挡在了容璟面前,言语轻松道:“何必如此急躁呢,都是自己人,你说是吧,堂兄。”
      
      黑衣人将头上的斗篷放下,一张脸露在了月光之中,瞧着,竟然与顾青山有五六分相像。
      
      “来,容璟,”赵瀛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向那人靠近了几步:“我来同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的大堂兄,也是你那位好太医的哥哥,顾清河。初次见面,还不快叫声堂兄。”
      
      容璟一愣,原来这位便是顾昊的大公子,那位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
      
      随后,她又听见赵瀛那戏精道:“堂兄,这位便是母后替我相中的未来太子妃,知仁县主,也是外公将那云祥玉所赠之人,不过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倒也不用太过拘礼,你唤她容璟便好。”
      
      在他说话期间,顾清河竟是面无表情。直到赵瀛停了嘴,他才幽幽道:“说完了?”
      
      赵瀛讪笑几声:“说完了。”
      
      他这幅吃瘪的模样,容璟竟是第一次瞧见。说来顾青山也是赵瀛的堂兄,可她从未听过他叫顾青山一句“堂兄”,反而是眼前站着的这个人,赵瀛不过只同他说了几句话,竟然每句都是“堂兄堂兄”的叫着。
      
      “你不过是想保她。”顾清河又道,依旧面无表情。
      
      赵瀛收了脸上的笑意:“我说得都是实话,母后与外公很是喜爱容璟,我也很是喜爱。至于堂兄你信不信,这我管不着。不过现在这夜阑人静的,堂兄与主事出现在这里,还讨论着什么尸首的事,这件事情若让父皇知道了,恐怕不太好。”
      
      顾清河冷笑了一声:“那你便去说罢。祖父交给我这件事,我倒还真是不想做。”
      
      容璟万分没想到这顾清河竟然把幕后主使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供了出来,这真相来得实在是猝不及防,叫人一个不稳。
      
      顾清河继续道:“不过许久未见,太子还真是未见长进。思虑还是这样不周全,主事已说他未带尸体来,车上只有他同车夫二人,可这车辙的印子竟比平日还要深,但凡有些脑子的,都能猜出这车上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他说这话的语气并非讽刺,反倒是……一副训斥教导小孩的模样。搞得容璟很是好奇他们兄弟两的关系,不由得又偷偷瞄了几眼。
      
      若是平常人这样说赵瀛,恐怕连尸骨都不剩了。就是顾皇后和顾青山,容璟都未听过二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赵瀛。倒是祯武帝和顾昊将军不时会对赵瀛这样来上几句,这位顾清河,怕是继这二人之后的第三位。
      
      赵瀛也只是淡淡一笑:“我懒得想这么多,我这身份与武功摆在这,便是发现了又能如何。”
      
      “浮躁。”顾清河声音顿了下:“人外有人。”
      
      “所幸这位人外之人是堂兄你。不过堂兄你不在军中好好训你的兵,跑来这里做什么。你刚才说是外公叫你做的,又是个什么话?”
      
      顾清河看了一眼主事,对着赵瀛说:“你确定,在这谈?”
      
      主事也是个有眼色的人,忙将几人请上了马车。马车沿着来时之路返回。
      
      这局势变得如此之快,快到容璟到现在还是眩晕的感觉。
      
      她坐在马车内和主事面面相觑,一时间很是尴尬。
      
      顾清河默不作声地打量着容璟与赵瀛二人,大致打量了那么一小会儿,见二人之间的亲近不像是假。
      
      随后,对着容璟道:“知仁县主,蜀伯侯之女,也是容小侯爷的妹妹。”
      
      容璟点了点头:“是。”
      
      从容璟见到顾清河的第一眼开始,便从未见这个人笑过,可此刻他的面上竟然划过一丝笑意,清浅的:“我几年前同你父兄一起打过仗,蜀伯侯英勇,小侯爷也是不输其父。皆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容璟听见有人夸自己的父兄,心中也顿时对此人生出了好感来。眉目见带着喜色:“自然,我父兄皆是英杰。”
      
      顾清河听到她这话,又是弯了下嘴角,随后这笑容转瞬即逝,又变回了之前那副冷面的模样:“你这家世固然没有问题。可县主对太子又有多少了解?”
      
      容璟一愣,感觉到坐在身旁的赵瀛也是身体一僵。
      
      顾清河:“县主可知现在朝中局势如何,又可知如何能帮上太子?”
      
      “堂兄问她这些做什么。你可别把她吓着了,我这可是连哄带骗了好些天,她才愿意同我亲近一些,你若是几句话便把她吓跑了,我可是不让的。”
      
      赵瀛又是在满嘴跑火车,可容璟知道他这是在帮自己。顾清河的剑一直配在身侧,他的手挨着剑,容璟几乎敢肯定,若是赵瀛没有这样一直保着自己,指不定什么时候,顾清河的剑便能要了她的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