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二章

      荣华看着赵瀛的脸色,未答话。
      
      赵瀛打断了他们两的话,对着容璟说:“在这里傻站着聊什么天,上马车再说。”
      
      容璟踏着脚扎进了马车,赵瀛随后也跟了进来。
      
      “那个富贵……”他似乎是想解释什么的模样,却被容璟一个安抚的笑意弄得晃了神。
      
      “又在想什么借口骗我?”她轻轻开了口:“我……我知他应该也不是什么好的结局,你不用同我说,也不用解释给我听。你行事自然有你的道理,我……我虽有时不大理解,但至少你且让我装作不知道。”
      
      赵瀛身体微微有些僵硬,他抿了抿嘴,抬起手来,握住了容璟的手。两人本就是挨着坐的,他的僵硬似乎也立刻传到了容璟身上。就这样僵着。
      
      赵瀛道:“你若要问,我当然会说给你听。不要拿你在后宫里生存的那套保命的法子来对我。我只问一句,你问还是不问。”
      
      容璟摇摇头:“不问。”
      
      “为什么又不问了。”
      
      “心里害怕。”她如实回答。
      
      赵瀛的脸色一变:“怕我?”
      
      容璟又是摇摇头:“不是,”她抬起眼睛,两人靠得近,仿佛这一眼就能看到赵瀛眼底似的:“我是怕你无论和我说什么,我总能找到个理由来替你开脱。若你跟我说他活着,我就想,你虽打得他那样惨,至少还是让顾青山来救了他。若你跟我说他死了,我一定会想,大概是顾青山没把他医好,你也……你也心中大概是有悔,否则也不会让顾青山来这一趟……”
      
      “若我说,我连伯颐的面都没让富贵见到呢?”
      
      容璟一愣,将手从赵瀛手中抽走,蹙起了眉头,一字一句认真道:“那你便真是太过分了。”
      
      赵瀛感到她有些生了气,赔笑道:“你凡事也不能只偏听一面之词,看事情也不能只看一面。那个富贵表面上是个内侍,你又怎知……他就只是个清清白白的东宫内侍呢?”
      
      “我不想滥杀无辜,但你……也总不能叫我在这吃人的宫中做一个人傻好人,是不是?”
      
      容璟思索了下,觉得赵瀛确实也没什么必要骗她:“那你和我说,他是个什么身份?”
      
      “我怕说了吓着你。”赵瀛的眼神带着玩味。
      
      容璟瞧不惯他这幅样子,只道:“你说便是了,什么吓不吓着我的。”
      
      “他同你一样,是皇祖母叫来我身边的。”
      
      容璟表情凝固。
      
      “不过,”赵瀛话锋一转:“他同你不同的是,他想要的,是我的命。”
      
      “想要你的命?为什么?”容璟大惊失色。
      
      赵瀛抬手就往她的脑袋上轻轻一揉:“我就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别去想。”
      
      他手心中隐隐有温度传过来。容璟一时间看向他的眼眸有些失神,只是真真切切从心里觉得……她该信他,他说什么她都该信。哪怕听着有些不可思议,哪怕听着滑稽可笑,但只要赵瀛说的,她都该信。
      
      “嘿,小姑娘,在想什么呢?”赵瀛唤回了她的神思。
      
      容璟回过神来,猛得把赵瀛的手打掉,有些慌乱的往窗外看过去,看见他们果然驶在了回宫的路上:“对了,刚才忘了问你,不是说今夜要夜访么,怎么改了主意,回了宫?”
      
      “嘘,小声点,有人跟着。”赵瀛压着声音,来了一句。
      
      容璟马上反应了过来,也低声问道:“怎么,你还要防着监察司的人?”
      
      “本来是不想防的,可是隐隐……却感觉有些奇怪,你想这监察司是什么地方,大理寺、监察司、典狱司,这三处一向是相辅相成,若是其他的部门也就罢了,监察司的人没道理想不到这典狱司的尸首有些是可以拿来利用的。可是偏偏,他们查了这么多天,竟然一点都没有怀疑到这上头来。你说……是不是有些奇怪?”
      
      容璟顺着他的想法想了下去:“而且,刚才那个监察司的人执意要护送太子回来,想来……保护极有可能只是个借口,而是要看着您回宫,这样、这样……可以保证他们今晚若真是要做什么,至少可以确认你不会去查。”
      
      “聪明的孩子。”赵瀛又一次露出很是满意的表情。
      
      可容璟神色却越来越凝重了起来:“这件事情竟然牵涉如此之广吗?若真如你猜想的那样,那这幕后主使者,岂不是一个大人物?”
      
      “是啊,”赵瀛看向窗外天色,脸上露出了按捺不住的兴味表情:“真是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究竟要做什么?想来,一定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马车驶入了皇宫之中,容璟问赵瀛:“那跟着我们的人走了没?”
      
      赵瀛只是想后轻轻一瞥:“未走,还在那里瞧着。怕什么,他要瞧,便瞧着好了。”
      
      知道有个人一直盯着自己是件很让人不适的事情,容璟坐得有些僵硬,仿佛一直感觉有道视线在自己身上一般。一直等到马车驶入了东宫,这种感觉才稍微消失了些。
      
      “荣华,接下来交给你安排了。”赵瀛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那荣华就什么都明白一样,下了马车,直入东宫内院,吆喝道:“是谁奉的茶,太子爷说那茶苦,还不去换了!”
      
      其他宫女小厮明明知道太子根本未在这宫中,却都作出惶惶不安的样子,一个接道:“这就去换,这就去换!”
      
      另一个说:“荣华公公,你可要替我们在太子面前说话吧,那茶可不是我呈上去的。”
      
      荣华懒得理他们,只唤了一个小宫女道:“你先进屋内给太子爷捏捏肩,小心着些,太子爷今日心情不大好。”
      
      那宫女忙进了屋内,没有再出来。
      
      一切井然有序,都营造出一种赵瀛已回到了东宫的模样。
      
      容璟吃惊地看着这一切,心下感叹,这东宫里的人,尤其是内院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不是赵瀛心腹,赵瀛平日里得筹谋成什么样子,才能将东宫治理成这番模样。
      
      她正想着,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拉,赵瀛在身旁道:“不用担心,你惊鹭苑那边,我也已派人安排妥当。随我来,我们换马车。”
      
      她跟着赵瀛一路小跑,到一处偏僻的地方,果然见一辆马车早早便停在了那里,只是驭马车之人却是一位宫女,那马车模样也是偏柔美风格,似乎……似乎不似赵瀛所用之物,倒像是哪个宫的娘娘用的。
      
      赵瀛手微微用着力,将她托上马车,随后自己也上了来,将两边帘子放下。
      
      “你猜我们现在所坐马车是谁的?”他问容璟,容璟看见他一双眉目流转,便知其中必有蹊跷。
      
      她想了一下,开口道:“你可不要同我说,这是俞贵妃的。”
      
      赵瀛哈哈大笑起来:“知我者,容璟也。”
      
      “太子思虑果然周全,所有人都知东宫一向与贵妃宫那边不合盘,现在换了俞贵妃的马车出去,恐怕愣是谁都不会想到,这马车里,坐得是您吧。不过……你是怎么弄到贵妃宫的马车的?”
      
      赵瀛两手背在脑后,想后一仰,作出一副很是惬意的模样来:“弄是极难弄到的,可仿制一辆总是不难,刚巧我宫中有匹乌追马,同她们宫中那匹很是相像。一切皆是机缘巧合,水到渠成。”
      
      容璟暗自笑着摇了摇头,赵瀛所说的什么“机缘巧合,水到渠成”只怕背地里不一定要下多少功夫,俞贵妃好奢华,她那辆马车可是耗了不少能工巧匠的心血所成,赵瀛这一辆仿制的,必然也是如此。还有那乌追马,可不是什么常见的普通马。
      
      她心里明镜儿似的,却也未说破。
      
      他们的时间点掐得很是及时,马车从宫中出来到典狱司旁边一客栈,两人下了马车,挑了处视角刚巧能见着典狱司大门的座位坐下来时,刚巧到了放衙的时间点。
      
      没过多久,主事便从大门口走出。
      
      容璟起身便要跟上去,赵瀛一把伸手便按住她:“你要做什么?”
      
      “跟着他。”
      
      他失笑:“你这般跟着,恐怕没多久就要被发现了,跟我来。”
      
      他到了店家面前,掌柜见赵瀛穿着不俗,很是殷情:“这位客官是要住店?”
      
      “是,”赵瀛从袖中拿出一锭银子:“天字上房,一间。”
      
      掌柜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暧昧,瞧了瞧容璟,才对着店小二说:“还不快领这二位客官上楼时。”
      
      店小二一边领着赵瀛和容璟,嘴巴也没有停下来:“二位客官若是要用晚膳,只管叫我一声便好,保准一柱香内送到房间里。住天字上房的人,还可享受优惠价格。”
      
      二人进屋,店小二还要再说些什么,赵瀛说了句“不用”,随即就将门立刻闭上了。
      
      那店小二笑着嘟囔了句:“这又是什么世家公子小姐私会的戏码,这长安的风气可真是越来越开放了。”
      
      赵瀛习武,那店小二的言语全都入了他耳中。容璟不明所以地瞧见了赵瀛脸上爬上了一抹笑容,正奇怪这,就感到自己腰间一紧,赵瀛在耳边说:“走,我们私会去。”
      
      说完,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跃出窗外,微微一回旋,便跃到了这房顶上。
      
      怪不得他选了这天字一号,原来是为了这个。每家客栈的天字房几乎都是安置在最顶层。他便可带着容璟从屋顶上一路跟随着主事。
      
      彼时天色渐暗,那主事的轿子还没有走远。这客栈的房顶还算高,他们在房顶上倒也很难被人察觉。
      
      赵瀛牵着容璟的手:“别害怕。”
      
      说完,他动作极其迅速,踏着房顶一路而去,容璟只觉得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仿佛赵瀛一直在牵制着她,有力量一直推动着她,她几乎能跟上赵瀛的速度,直到追上主事的轿子的时候,这速度才逐渐慢了下来。
      
      容璟喘了口气,不知是对赵瀛说,还是对自己说的,她低语了一声:“我不害怕。”
      
      只是脚下踩着瓦片的感觉实在奇怪,她紧紧抓着赵瀛的手,两人一路,跟着主事到了他的府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