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一章

      他这话说得容璟很是迷糊。
      
      “你是说,有人撅了别人的坟?或是去乱葬岗带了尸体来故意弄成了这个样子?可这尸体,仵作虽然查不出来死因,可死了许久的与才刚死的,是骗不过去的。”
      
      “还是笨。”赵瀛噙着笑看她:“死刑犯呢?”
      
      容璟踌躇了下,忽然恍然大悟:“你是说……你是说……是官家的人搞得鬼?”
      
      如果赵瀛的猜测真的是正确的,能用死刑犯的尸体来做出这样一场大戏的人,必然不是什么寻常人,也不会是什么良善之辈。手握权力的坏人才是更叫人害怕的。
      
      “那你为何不同监察司的人说,反而让他们往错误的方向上查了去。”
      
      赵瀛反问:“我为何要同他们说?”
      
      容璟怔了怔,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赵瀛拉了手:“何况,这也只是我的一番揣测。走吧,既然你这么想要知道真相,不如跟着我走。”
      
      “去哪儿?”
      
      赵瀛道:“自然是去典狱司里瞧瞧了。”
      
      容璟略微迟疑了下,还是跟着赵瀛走了。
      
      赵瀛凭着他这身份,一路上也是畅通无阻。他不好惹,典狱司中的人自然是对他有求必应。只是不知道,这个娇惯的太子爷怎么玩到他们司里来了,慌忙唤了主事出来。
      
      “这一个月来,可有犯人被带走处死?”
      
      典狱司主事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嘴上虽都应和着赵瀛,说出的话却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殿下当这典狱司是什么地方呢?年年月月,都有人被处死。”
      
      “我是问近期的,可有名册?”
      
      主事微微搓了搓手:“有是有的。”
      
      “那还劳烦主事拿来瞧一瞧。”
      
      主事表情有些为难道:“殿下可有手谕?或是有何派遣文牒没有,若是没有,恐怕这名册不能拿给殿下看。”
      
      赵瀛笑了起来,看向他:“我竟不知,这典狱司的主事还是个有胆量的。”
      
      “哪里哪里,”那主事一副笑得卑躬屈膝的模样:“都是按规定办事的。”
      
      “既然这样……”赵瀛悠悠的从袖中拿出一份文牒:“这是父皇让我协助查案时写的手谕,不知现在主事可否让人看了?”
      
      主事脸色微微一变,似是没能想到他真能拿出个手谕出来,又很快的掩饰了过去。派其下小吏去取了卷宗名册过来。
      
      容璟与赵瀛翻着卷宗,果然发现近期确实有不下十余人被处死。
      
      而卷宗上显示,这十几人皆是穷凶极恶之徒,作恶无数,更有甚者,竟是犯下残害亲友之罪。
      
      那卷宗上记着几人的面貌,可如今这些尸体,也无法从面貌上对照了。
      
      容璟心中暗自记下了几个数。
      
      赵瀛合上卷宗。主事唤了几人把那名册卷宗收起。
      
      赵瀛道:“不知这些犯人的尸首在哪里?”
      
      主事随口一答:“大概是被亲友收走了。”
      
      “被亲友收走了?”赵瀛挑了挑眉:“民间最忌讳凶尸,这些人的尸体恐怕不吉利,其中还有不少都与亲友断绝了关系。又怎会有人替他们收尸?”
      
      “殿下,”那主事看起来被赵瀛问的很是苦恼:“下官虽是这典狱司的主事,却也不是什么事情都知晓的。殿下问的这些,实在是事无巨细,下官一向不管那些尸首的事情。您若执意要问,那就是扔到乱葬岗了。”
      
      他这一番话说得恭恭敬敬,看似有理,却又很是推诿。
      
      赵瀛却没有再问下去,只笑着说了句:“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那就不叨扰主事了。”
      
      “哪里的话,殿下来,可令我这地方蓬荜生辉,下官备感荣幸。”那主事说了些奉承话。
      
      赵瀛挑了挑眉:“好啊,主事竟然这样热情。本太子近期,一定会多多来这典狱司里瞧一瞧的。”
      
      主事笑着道:“下官惶恐,惶恐。”
      
      赵瀛往外面走了几步,好似是要回去了一般,又突然回了头:“对了,刚才看那名册。看见今日午时刚处决了一个重刑犯人。之前那些人的尸体主事不知,这刚刚才处决的尸体……主事总该知道吧。”
      
      主事做了个揖:“这也要问那办事之人。”
      
      赵瀛笑了起来:“主事大人还真是一问三不知呢。”
      
      容璟随他出了那典狱司,总算是找到了些头绪:“那主事有问题?”
      
      “是。”
      
      “所以我们便跟着他来寻真相?”
      
      赵瀛眼中含笑望着她:“是,但不是现在。”
      
      他瞧见容璟目露疑惑,笑了几声:“现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县主确定要在这时候盯着他?再说了,现在是办公的时辰,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那主事不会在这时候离了典狱司。”
      
      容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我想再回一趟义庄。”
      
      “你寻到了什么线索?”
      
      “没什么太过特别的。”她四下望了望,然后对着赵瀛招了招手,示意他凑近一些。
      
      赵瀛往容璟那里贴了贴,容璟附在他耳畔低语道:“刚才我瞧见那名册上有一项是身长,我便悄悄把那十几人的身长大致记了一下。那些尸体肉身虽腐,可骨骼未化,稍加修复测量,便可做大致推断。”
      
      赵瀛看向她的目光宛如一个老父亲一样的欣慰:“总算没那么笨了。”
      
      容璟一向是被夸着“聪慧”长大的,听到赵瀛对她的这番评价,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
      
      他们重新回到了义庄,派人将那些尸骸一量,果然,全数对上,无一例外。
      
      容璟与赵瀛对视一眼,都明白他们是找对了地方。
      
      “我在想,既然现在已经几乎确认了,那么你刚才所提的今日刚被处决的那具尸体,必然也会有个‘好去处’,只是不知道我们今日去了趟典狱司,打草惊蛇了些,那些有心之人还敢不敢在今日顶风作案。”容璟略微沉吟了下。
      
      “无论敢不敢动尸首,但消息总是要传的。”赵瀛站起身,手指轻轻扣了下桌面。
      
      容璟微微吃惊道:“还有其他人?”
      
      “这么大个案子,几乎动摇得长安人心惶惶。区区一个典狱司的主事,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你可还记得他今日对我的态度,绵里藏针,表面恭敬罢了。若说他背后没人,我是不信的。”
      
      “我刚才也奇怪着呢,”容璟侧目瞧了一眼赵瀛:“虽说你确实算不上是个手握重权的太子爷,可毕竟身份在这里,且你的行事手段一向是出了名的狠辣,那主事对你,却倒也不怕。本以为是他胆子大,原来是有人撑腰。”
      
      赵瀛听她现在对自己说话是越来越大胆,心中很是愉悦,一愉悦,便将自己心中所想全部毫不避讳地说与她听:“今晚他必然会有所动作,我去典狱司还算低调,其他人还未知这个消息,所以今晚他大概不会动那尸体,而是要提醒对方他们现在的处境不妙。所以……”
      
      “所以你要夜访那主事!”容璟的眼神噌得一亮:“带我去可好?”
      
      “不好。”赵瀛避开她亮晶晶的目光。
      
      容璟向他走近几步,微微扯了下他的衣袖:“带我去吧,我保证不拖你的后腿,必然听话。”
      
      赵瀛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衣袖上推下:“听话也不行。”
      
      “你这人……哼,你若是不告诉我这些,我还能安安静静地回宫,可你都这么说了,我明知你今晚去夜访查案,又不能跟着,我也是会担心的……”她唬人的方法一套一套,表情很是真挚。
      
      赵瀛简短的笑了一声:“别和我来这一套,我可不吃。我还不知你单纯的就是好奇?总之,说了不带,就是不带。”
      
      容璟表情瞬间垮掉,皱了皱眉毛:“你这人还真是固执。”
      
      “固执些的好,免得被人钻了空子。”
      
      赵瀛话音刚落,监察司那儿便来了人。他问了一番,发展监察司那边果然是查错了方向,心中微微有些奇怪又有些淡然,什么话也未说。
      
      “太子可是要回宫了,在下送您一程。”现下日头已经西落,那监察司派来的年轻人如是说。
      
      “不必了,”赵瀛挥了下手:“监察司近来应该很是忙碌,不必分神在本太子身上,我的贴身侍从早已备好马车等着了。”
      
      他往前一指,容璟和那年轻人顺着他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然瞧见一辆精致马车早已停在不远处。
      
      年轻人抱剑道:“长安不太平,还是容下官护送太子一程。”
      
      赵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若是要跟,便跟着吧。”
      
      他牵着容璟朝着那车走去,那架马车的人看起来很是眼熟,容璟见到那张脸的时候些微顿了一下道:“我们是不是见过?”
      
      那小厮慌忙低下头来:“小的荣华,之前有幸见过县主一次。”
      
      荣华,这个名字倒是让容璟立刻回忆了起来,想起了许久之前她与赵瀛的那次见面,那时赵瀛在她心中还是可怕得很,折磨小内侍的手段,让她看了毛骨悚然,那个小内侍叫什么来着?哦……富贵。
      
      她看了眼赵瀛,又将目光转向了那个小厮:“我想起来了,我让你去找过顾太医是不是?那个小内侍富贵?他还可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