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可绫绣虽是这么说,等到第二天早朝过去,容璟都没有等来关于太后替太子爷说话的消息,倒是等来了皇上的懿旨。
      
      十日后随军出行。
      
      赵瀛那边也不好过,被封了个副将,跟在顾将军身边。也终究没有逃过去。
      
      蘅嘉太后得了消息,便免了容璟这几天在荣庆宫的当值,让她好生收拾着,可仔细些,物品都带妥当了。
      
      这日她正坐在窗前发着呆,心想着这一去也不知过年时能不能回来,就听见几声扣着门扉的声音。
      
      “进吧。”
      
      站在门外的流玉手拿着两个包裹的东西进了屋:“你收拾的如何了?”
      
      “已经差不多了,流玉姐姐这是给我送来的?”她语调中带着欣喜。
      
      流玉把其中一包裹往她案上一放:“这是特意给你做的,听说蜀地滇境多虫,且气候与长安大不相同,现在这大寒天还有虫子呢。我给你做了个袍子来,用草药熏过了,防虫子的,顺带又做了些防虫的香囊,你可随身带着。”
      
      “多谢流玉姐姐,果然还是你心思细腻。这一包呢,这一包也是给我的吗?”
      
      流玉说话有些结巴起来:“这一包是给你……带着的。顾太医请命随军做军中大夫……你又不是不知道,军营中皆是些五大三粗的男人,哪里能想得到许多,这包裹……”
      
      “带给他是不是?”容璟笑了起来:“我明白了了。只是顾太医怎么会随军,他在太医院里待得好好的,如何要去受这罪?”
      
      流玉轻轻叹了口气:“大概是放心不下太子爷。”
      
      容璟听得有些糊涂:“这又关太子爷什么事情?”
      
      “你不知道?”流玉讶异:“顾太医是顾国舅的二子,头上还有个哥哥顾清河,两人皆是嫡夫人所出,只是顾太医立志行医,进了太医院,没有与他父兄一般领兵打仗罢了。”
      
      “如此说来,顾太医竟是太子的……兄长?怪不得那天……”顾青山敢对赵瀛那么大胆。
      
      流玉没明白:“那天如何?”
      
      “噢,无事。”容璟没有多言,抬起玉手,轻轻拍了下脑袋:“我真是傻了,顾青山也姓顾,顾国舅也姓顾,我竟没有将他们联系起来。”
      
      “是,”流玉掩着帕子笑了起来:“你一向是个傻的。”
      
      “流玉姐姐,我都没接到消息说顾太医要去随军,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流玉清咳两声,面色有些泛红开:“那日他给我的信笺里有提及他有随军的打算,我第二日打听了一下,果然他在早朝时毛遂自荐,皇上也应允了。”
      
      容璟看她说话时眼里闪着光亮,是那种一提到心上人便难掩的欢喜,不由得羡慕道:“姐姐对顾太医好,亲手做衣袍。顾太医也对姐姐好,凡事种种决议都会与姐姐讲,你至少没有真心错付。老祖宗知道这事情没有?等顾太医随军回来,不如让老祖宗提点提点他?好让他早日提亲,娶了姐姐进门。”
      
      流玉的神情有一丝的慌乱:“别。这……这件事情有诸多考虑,你别莽撞地说些什么,传到老祖宗耳朵里。”
      
      “好,我不说。”容璟不知她为何有些紧张,大概是宫中结姻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身家地位,规矩礼数,样样不能少,也怪不得流玉会担心。
      
      “皇上允你带侍婢没有?”流玉岔开话题。
      
      “允了,带贴身婢女一人,我打算带着落藜,正好她也思乡了,想回蜀地看一看。”
      
      “你定要照顾好自己。这一路舟车多劳顿,别累着。”流玉又叮嘱了些话,随后起身拜辞。
      
      这几日如眨眼一瞬,一转眼就到了要启程的时候了。
      
      容璟一大早便去了荣庆宫拜别。拉着蘅嘉太后的手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老祖宗,上次您爱吃的那粥,绫绣姑姑也已经会做了,而且她做的比我还好。容璟一去不知要多久,以后不能陪在老祖宗身边,您可不要忘了我。”
      
      “你这丫头,”蘅嘉太后拍了拍她的手:“我如何忘了你,你不在这荣庆宫,我耳根都清静不少,还不大习惯呢。”
      
      “老祖宗你又笑话我。”
      
      蘅嘉轻轻推了一下她的手:“去罢。你到那边,好好照顾着珩宥,他第一次随军出行,哪里吃得了这苦。皇上也没许他带着一星半点儿的贴身人在身边照顾着。我寻思着,也就你能心细一点,得空的时候,替哀家多照看照看珩宥,可好?”
      
      容璟心想,果然这祖母还是心疼嫡孙的,赵瀛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出生得这样好,周围又有许多疼爱他的人:“老祖宗金口一开,说什么容璟都答应的。”
      
      她满口应允下,离了荣庆宫,与落藜一起上了马车。
      
      她是女眷,跟随在了整个行军队伍的中间。马车中摇摇晃晃,可还没出宫门,却忽得停了下来。
      
      “落藜,去瞧瞧怎么回事,怎么停下来了?”
      
      落藜掀了帘子,往下走了没几步,又折了回来:“前面皇后娘娘立在宣武门处,好像等了许久了,和太子说了几句话。”
      
      “哦,那便等着吧。”
      
      她坐在马车中,拿了块临行前流玉给她带着的糕点吃了起来。还没吃几口,就听见马车外有人唤了一声:“知仁县主。”
      
      容璟一愣,认出了声音的主人,连忙放下糕点,拍了拍手下了车。
      
      “皇后娘娘。”
      
      皇后手中亲自拿着个包裹:“我知此次随军珩宥应与众将士一视同仁,可这袍子是我亲手缝制的,这几日日夜赶出来的。珩宥怕别人笑他娇气,不肯带,能否先放在县主这里,等到到了夜里驻扎的时候,再替我给他。”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便是皇后也不能例外。
      
      容璟接过包裹:“自然,我必定会亲自交给太子殿下的,请娘娘宽心。”
      
      顾皇后欣慰道:“如此,便麻烦县主了。还请县主这一路上多照顾着些珩宥。”
      
      这已经是今日第二次有人托她照顾赵瀛了,她不由得又在心里感慨赵瀛的好命,可估计他那骄纵不可一世的性子,也是这些疼爱给惯出来的。
      
      思及此,又觉得没什么好羡慕的了。
      
      皇后没有多耽搁,整个大军便又浩浩荡荡地朝着西南前进。一直到日落时分,抵达渭水关的时候才就地安营扎寨。
      
      容璟坐了一天的马车,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可那些个将士倒是各个生龙活虎,看不出来有任何怨气,且动作迅速,秩序井然。她心里暗自佩服顾昊大将军真是练兵有方。
      
      容璟进了帐篷,落藜收拾着床铺,她卷着门帘,正卷着,瞧见五皇子赵淅抱着床被褥过来。
      
      “县主金枝玉叶,必然不习惯行军生活。我瞧着有多余的被褥,便多拿了一床来,县主不要嫌我多事就好。”
      
      他这身份摆在这里,容璟又哪敢嫌他多事,忙唤落藜接了过去:“哪里哪里,多谢五殿下好心。容璟倒是不知,殿下也随军来了。”
      
      “是啊,父皇这次让我与三哥一同随着舅父多学些东西。于是我和三哥都过来了。”
      
      容璟想起顾皇后交代的事情,问道:“不知太子殿下大帐在哪里?”
      
      赵淅指了个位置:“那儿,你找三哥有事?”
      
      “无事,”容璟笑笑:“只是皇后托我给太子送些衣物,我送过去便好。”
      
      “县主如果劳累,不如交给我吧,我给三哥送过去。”
      
      容璟委婉拒绝:“多谢殿下,只是正好容璟也已经收拾妥当,还有落藜帮忙,谈不上什么劳累。”
      
      她答应了顾皇后要亲自交给赵瀛,便就该“亲自”。
      
      赵淅笑了笑,没有再强求。他虽与赵瀛长得五分相像,但他的眉眼倒是继承了俞贵妃的眉眼,显得比赵瀛柔和许多,万没有他那般的嚣张气焰。
      
      容璟抱着袍子往赵瀛的大帐里走了过去。又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床铺上怎么会有污迹?”
      
      “回太子殿下,这些被褥一路押运过来,难免沾上些灰尘。”回答的是个将士,与宫中那些宫女太监们不同,回答得铿锵有力,义正言辞地语气听得容璟有些发笑。
      
      赵瀛气极:“照你这么说,我今晚就只能睡这儿了?”
      
      “太子要是想睡其他大帐也可以,只是恐怕被褥都是这样的。”
      
      “你……哼,”赵瀛冷笑一声:“你嘴上叫我太子,我看你是根本没有把我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将士依旧不卑不亢:“太子赎罪,只是末将自小在军中长大,从小便被教导,军中只有将领,无太子。”
      
      容璟走近,瞧见了赵瀛慢慢露出了兴味的表情,她心里大感不妙,果然,她听见赵瀛开了口:“那是否将领下令,你便要遵循?”
      
      “是。”
      
      “真可惜,”赵瀛挑了挑眉:“父皇让我随军的时候,封了我一个副将的职务。不知道这个副将,是否有资格命令你呢。”
      
      将士顿了顿,仍旧铿锵有力地说了句:“是。”
      
      赵瀛笑得分外满意:“那既然这样……”
      
      “太子殿下,”容璟掀开帘子径直走了过去,巧笑倩兮,红唇轻启:“皇后娘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给您送件袍子。我这便特意送过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