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八章

      容璟说那房间是开着的时候,坐在一旁的蘅嘉太后眉毛微微挑了挑。
      
      容璟接着道:“因我之前也来过万珍阁,”她看了眼赵瀛:“之前也与太子一同去过。所以看过六层这间屋子是锁着的,却并不太知晓这是个禁地。当时看见那屋子门开着,以为是允许进的。”
      
      “那你就进去了?”蘅嘉太后仔细看着她脸上的表情。
      
      容璟摇了摇头:“我本来也是不想进的。可我晚间去万珍阁本就是为了找那一对珍珠耳环——那是老祖宗您送我的,昨日不见了,我怕被有心人捡到,在上面做什么文章。又恰巧见到那门开着,心想着也许是有人进去的时候没准一个不注意,也将我的耳环踢了进去。所以才会进去瞧瞧。”
      
      蘅嘉太后道:“那你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果然是被人不小心踢了进去。”容璟脸上露出笑,又转而变成疑惑的模样:“可我低头去捡耳环的时候,身后门就被锁上了。等我站起身去推那门时,发现已然是推不开了。”
      
      若是她在捡东西的时候,太后从密室里走出,又因为夜色昏暗没有看见她,所以将门锁了上——倒也是有可能的。
      
      “你看见是谁了?”
      
      “没有,”容璟摇摇头,将目光转向太后,试探性地说:“虽然没有看见是谁……但我想,那可能是老祖宗,我先前进阁中的时候,看见了老祖宗的身影。许是天黑,老祖宗没有瞧见我。”
      
      蘅嘉太后皱了皱眉头:“我先前让封阁,不让任何人进来。若不是你这孩子瞧见了我,骗了那守卫,你又如何能被锁在其中。”
      
      容璟泫然欲泣:“容璟错了,老祖宗您别生气了。早知惹出这些事端,宁愿让耳环丢了也不会去找。”
      
      她声音中带着哭腔。
      
      “好了好了,”蘅嘉太后刚要松口,一旁的祯武帝却突然“咳”了一声,她看了看祯武帝的脸色,没有再说下去。
      
      祯武帝道:“虽知仁县主你不是故意去闯的,可毕竟是坏了规矩。又假借母后名义进阁,这些都是要罚的,便罚你三个月的俸禄,如何?”
      
      这惩罚算是轻的,容璟心知肚明这祯武帝必定是看在蜀伯候府的份上才不会真的惩罚她。于是磕头谢恩,心中对这个惩罚也是很满意。
      
      赵瀛却在一旁嘟哝道:“父皇你罚她做什么,这门是我砸的,又不是她砸的,您这样可有失公允。”
      
      祯武帝揉了揉太阳穴,眉毛微横:“你还怕没有的罚?不过念在这次你也是为了救人——总算比之前心性长进了些,大罚便不罚了。”
      
      “还要小罚么……父皇你也说了,我这也是为了救人。”
      
      祯武帝瞥了他一眼:“礼部的侍郎当得还顺手?”他话题转得飞快。
      
      赵瀛:“顺手顺手。”
      
      “我看你也是挺顺手的,每日不是与……在万珍阁中玩乐,便是连礼部的门都不踏。”祯武帝道,看了一眼容璟,容璟给他一看只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匆忙低下头来。
      
      自己这是在祯武帝眼中成了什么?虽谈不上是什么祸乱朝纲的人,大概也算是个迷惑太子心智的小狐狸精了。她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为自己点了支蜡烛。
      
      “这礼部众人每日相安无事的,我去做什么?父皇要我做什么,我去做就是了。”
      
      祯武帝张了张口,竟然似乎也没想出能让赵瀛做的事来,只能冷冷道:“你近日乖一些,不要总是成天惹祸。”听他那语气,颇有些像是:“我近日烦得很”的意味。
      
      赵瀛十分狗腿地问道:“父皇在烦什么?也许儿臣能替父皇分忧。”
      
      “分忧?”祯武帝笑了声:“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知仁县主请起吧。若没什么事,就先回去。”
      
      他终于注意到了一直跪在一旁的容璟。容璟起身,对着祯武帝与蘅嘉太后行了个礼,故作镇定的走出了这御书房。
      
      祯武帝似笑非笑地看着赵瀛道:“人家连看一眼都不曾看你,你倒像块狗皮膏药似得天天粘着。”
      
      “嘿。”赵瀛拍了拍衣服,站起了身:“父皇您不知,县主一向是这个脾气,从不曾理我的。”他有意无意地往蘅嘉太后那儿看了看,果然见蘅嘉太后微微露出了些笑意,不经意间,模样甚是满意。
      
      祯武帝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个死缠烂打的主?罢了,你走吧。”
      
      他挥了挥手,满脸都是一副不想看见这糟心孩子的表情。
      
      赵瀛反而却赖着不走了:“父皇,您心里烦什么,您说出来,真的让我替您分忧一下,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祯武帝的脸黑了黑:“我怕得是丢脸?你有点自知之明没有?”
      
      蘅嘉太后一直未出言,这时候却也开了口:“皇上,难得太子一片孝心。不如这次就叫他同监察司一起,去查查这事。也算是对他的历练。”
      
      赵瀛一听见“历练”二字,脸色都变了:“怎么又变成‘历练’去了?我只是想开解开解父皇,皇祖母与父皇又要我去做什么?!”
      
      他这番话好似逗得蘅嘉太后笑了起来:“珩宥,你放心好了。只是让你去检察司那走一遭,瞧一瞧。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
      
      赵瀛这才脸色恢复如常,祯武帝看他这幅模样,哼了一声,连是什么事情都懒得跟他说,只道:“你明日自去监察司那报道,有人会同你说明情况。”
      
      赵瀛道:“那礼部那边……”
      
      祯武帝瞪着他:“难不成礼部那你还有什么正事不成?”
      
      “没有没有……”赵瀛见情况不妙,立刻拱了拱手:“那父皇我便先退下了。”
      
      他一阵烟儿似得溜得不见了。
      
      祯武帝看着他的走的路,怒其不争道:“也不知是像谁。”
      
      蘅嘉太后慢慢悠悠的品了口茶,脸色淡然:“反正不像皇上你,你幼时便聪慧至极,行事稳重。”她轻轻笑了一声,叫人听不出这其中的意味:“珩宥这孩子,怕不是随了皇后。”
      
      祯武帝向着他的母亲看了看,什么话都没有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