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七章

      容璟向后倾身,拉开了自己同赵瀛的距离,眼波流转开来:“太子爷这是要杀我灭口了?”
      
      赵瀛只看着她笑,不语。
      
      容璟胸腔处心脏跳动得厉害,偏偏她面上还得做出一副处之泰然的表情。她拉起赵瀛那只摆弄着自己头发的手,自己将脖颈送了上去。
      
      赵瀛只感觉手下有滑腻的触感,容璟皮肤白皙,颈间透着蓝色的血管,在皮肤底下,有温热的液体淙淙流动。
      
      赵瀛的手微微使了点力气。
      
      “太子爷要杀我?”容璟有问了遍,她抬眼看着赵瀛,眼神湿漉漉,如同丛林间的生灵。叫人不忍心。
      
      “那便下手好了。”她语气颇委屈,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我还以为我同太子爷说不上是生死之交,也算是彼此信任的朋友了。结果太子爷真是浪费了我的真心。”
      
      “你的真心?”
      
      “真挚待友人的一颗心。”
      
      赵瀛似乎觉得她的解释很是有趣,低声笑了笑,收回了手,点了下她的额头:“这可不够,璟哥儿,这可不够。”
      
      容璟眼间皆是半明半昧,似懂非懂。
      
      “璟哥儿,”赵瀛笑了笑:“你又何尝对我信任。你竟真觉得我要杀你?”
      
      他这语气不对劲,容璟一向乖觉,察觉到了便立刻往前凑了凑,连哄带骗道:“我是最信你的,所以才会相信你说的话,先前不是你用这个来吓我的?现在反倒怪到我身上来了……对了,我同你说,你知我在万珍阁第六层的房间里看见了什么?”
      
      “什么?”
      
      “那第六层的房间竟然是一女子的闺房。布置虽不华丽,却也精致。房中还有一间暗房,暗房中除了挂了一幅画,什么都没有。你猜,那画上的人是谁?”
      
      她总喜欢用这种“你猜”“你知”的语气来问,赵瀛失笑:“我如何能知道?”
      
      “也是,我就不和你兜弯子了。之前在留客坞时,我曾在长廊处看见一个女子的画像,与我在那暗室里看见的,是同一个女子。我曾问过十二那女子是谁,十二同我讲,说那是云游先生的女儿。”
      
      直到这时,赵瀛的表情才渐渐严肃了起来:“云游先生的女儿如何出现在了皇宫中?”
      
      容璟摇了摇头,继续说了下去:“更奇妙的是,我听见老祖宗同这幅画像说了许多话。”
      
      她将蘅嘉太后说的那些话略微重复了下。赵瀛沉默着听完她说的所有,问:“你能被锁在里面,想来是没有被发现。那么……你就当你从来未进过那个暗室,更是没有听见过那些话。”
      
      容璟皱了皱眉头:“如何能假装,近日闹得轰轰烈烈,恐怕所有人都知道,知仁县主闯了这宫中的禁地。”
      
      赵瀛伸手揉了揉她皱着的眉头:“你怕什么。闯了禁地,又不代表闯了暗室。”
      
      容璟微微一怔。
      
      “今日我救你的时候,那么多人在场,都瞧见了那房间,又有谁发现了里面的密室?”
      
      容璟想了想:“说得在理。”
      
      赵瀛:“懂怎么做了?”
      
      “大概是懂了。”
      
      赵瀛看着她笑了起来:“孺子可教。”
      
      容璟伸脚作势假装踢了踢赵瀛:“那太子还不走。还要等着什么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赵瀛朗声笑了起来,随后垂眸看着她,倒像是完全不记得刚才自己说过的话一般:“哦?杀人放火?这也太过血腥了,我这人一向是见不得这些的。”
      
      容璟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原来殿下是这样心善的人,倒是我看错了听错了。”
      
      赵瀛贴近她,唇蹭在她的耳边,容璟很是不习惯这样的亲昵,要往床榻里头躲一躲,却被赵瀛按住双肩,只听得他在耳边说道:“我现下,有了个更适合月黑风高时候做的事。”
      
      “是什么?”
      
      赵瀛的声音带着笑意:“洞房花烛,被翻红浪。”
      
      说完,偏了偏脸,在容璟脸上印下了一个清淡的吻。
      
      容璟瞬时面红耳赤,恼了起来,伸脚向他踢了过去。
      
      赵瀛扼住她的脚腕:“这就恼了?”他挑了挑眉:“这可不行。”
      
      容璟恨恨地等着他:“便是戏弄人,也该有个度。”
      
      “我何时说戏弄你了?”赵瀛站起身,没等容璟回答:“璟哥儿,你好好歇着吧。明日还有个过场要走。”
      
      听他这话,容璟心中了然。今日一闹,恐怕明日都要上了金銮殿。
      
      她点点头:“知道了。”
      
      赵瀛摸了摸她的头:“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出了门。
      
      他走了没多久,容璟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几次叫了自己什么。她啐了声,脸上一阵红一阵青,低声骂道:“谁许你叫我璟哥儿了。”
      
      正好落藜在外头敲了敲门:“县主,您没事吧,刚才你们这屋里头是怎么了?我在外面听着一阵风一阵雨的。”
      
      “无事,”她连忙道:“替我备水吧。也该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容璟一推开门,就看见绫绣姑姑站在了院子里头,瞧见她出来,轻轻地看了她一眼,面色平淡:“跟我来吧,太后娘娘要见你。”
      
      容璟心中早做好了准备,也不感觉意外。步步紧跟着绫绣,可走了一段距离才发现,绫绣姑姑带她走的路并不是去荣庆宫的路。
      
      “姑姑,”她在绫绣身后出声询问:“姑姑是不是带我走岔了?”
      
      绫绣依旧向前走着,头都没有回:“没走岔。”
      
      “那……那这是去哪儿?”容璟上前几步,小心的走道绫绣身旁,一双眼眸清亮地盯着她。
      
      绫绣看她这样,叹了口气:“你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自己不知?便是太后娘娘再喜欢你,心中也很是生气。这万珍阁里头那房间本就是明令禁止进入的,这事情闹得连圣上都勃然大怒。现在,便是领你去御书房的。”
      
      容璟听了脸色大变,一副没有想到闹得如此之大的表情,一把抓住绫绣的手:“姑姑救我,我本无意闯那个地方的,我不知道那是个禁地……我……”
      
      她语无伦次,看起来慌乱无比。
      
      绫绣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带着几分探究,却也没看出什么破绽出来,只淡淡道:“无妨,县主若真是无意的,到了太后娘娘那里,倒也……有可能觉得你有情可原。”
      
      容璟眼中含着泪花,慌乱不让眼泪掉落下来的模样:“是了是了,老祖宗一向疼我的。我同老祖宗说了,她一定会原谅我的……”
      
      绫绣又深深看了她一眼,继续向前走去。容璟忙跟了上去,一直到了御书房中。
      
      这个时间大概是刚下朝。祯武帝坐在御书房中,旁边坐着蘅嘉太后。
      
      而赵瀛……早已好好的跪在了这御书房中,跪得很是麻利。见容璟来,还不忘对她眨了眨眼睛。
      
      “父皇,您罚就罚我一个人够了,把县主叫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县主又不是京中人,见到父皇您跪来跪去的人家也不是很习惯的。”
      
      祯武帝已经习惯了他这些胡言乱语一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只对着容璟道:“知仁县主,你就是昨夜夜闯万珍阁的人?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赵瀛懒懒地又开口道:“父皇,您……”
      
      “闭嘴。”祯武帝终于正眼看了眼赵瀛:“我问你了吗?”
      
      “……没。”
      
      容璟见祯武帝又将眼神转向自己,立马在眼眶里蓄星星点眼泪:“回圣上,我实在是不知道那房间是不给人进的,我去的时候……那房间明明是开着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