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五章

      蘅嘉太后伸手,缓缓抚上那副画,目光中含着依恋:“许久未来见你了。近来可好?”
      
      她是在和一幅画讲话?
      
      她忽得又自嘲地笑了笑:“你自然是过得不好的,我怎么忘了……可我总盼着你能入梦来,告诉我你现在过得好。”
      
      “我今日听闻了一则有趣的事情。”她得声音变得有些咬牙切齿:“长安城里出了新童谣……我就不与你说了。只是那传闻似乎又沸沸扬扬了起来。人人听了尽皆变颜色,你若是瞧见了,定然觉得可笑。”
      
      “可我看了,倒也没觉得心中快意,大概是因为那些人不相干,却又如何能那样评判的说着,好似自己听到的便是真相,一则童谣,竟能随意断了是非黑白?”
      
      “你去了太多年了,有些人总是忘了,他们身上,还背着许多命呢。我倒是真想这长安城里出来一只恶鬼,将那些人心剖出来让大家瞧一瞧,是白是黑。是干净的,还是脏透了。”
      
      “你说我的心若是剖出来是什么样的?”蘅嘉太后顿了顿,而后是一声苦笑叹息:“大概是脏透了。”
      
      她似是陷入到了追忆之中,说个不停。
      
      容璟也听过蘅嘉太后说过不少话,可往日听她的声音,总觉得自带太后的身份,端庄大气,或许是还有着年岁的加持,更是沉稳。可现下她说了这许多话,虽有忧伤有憎恶,还有些其他的情绪。说出来的调,却似少女一般轻快,仿佛就是闺中女儿在闲话家常。
      
      容璟听着不知是什么滋味。
      
      一室沉寂了下来。她刚想悄悄地离开,却见蘅嘉太后突然转过了身。
      
      太后话语断的戛然而止,又这么一转身,实在是让人没有预料,容璟匆忙躲到床铺旁,缩了缩,将自己掩了起来。
      
      蘅嘉太后走到外间,并没有发现她,只是拿起桌上的烛台,施施然向着外边走去,走出了这六层唯一的房间。
      
      容璟心道“不好”,还没等她身体反应过来,就听见“咔嗒”两声,落锁的声音。
      
      她整个血液都凝固了起来,身体僵硬。心中懊悔不已,自己不该这般鲁莽。现下这整个阁中,真的就只剩下她一人了。
      
      容璟慢慢从床铺后走了出来,眼睛渐渐习惯了这样的黑暗。心中想到,落藜是知道她来了万珍阁的,她晚上未归,落藜定然会发现。她一贯机灵,定会找人帮忙。
      
      自己现在只需要耐心的等……冷静下来……实在不行,等明日来了人,她也好呼救。总之……一切都是有法子的。
      
      她环顾四周,向着暗室走了过去。这次她近距离地看了看那张画,熟悉感愈加涌上心头来。
      
      画中人巧笑言兮,美目流转。身着宫装,样貌更是出挑。尤其是她那双眼睛,仿若会说话一般,很是灵动。
      
      容璟轻声问:“你是谁呢?”
      
      画中人只是笑着看她,不说话。
      
      驻足许久,不停在脑中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她记忆一向好,如果觉得眼熟,这个人,她必定见过。
      
      容璟想了许久,突然,另一幅画闯入她的记忆之中。那画是一幅人像丹青,亦是一名女子,可她身上穿着的是粗布麻衣,与这张画上的人穿着截然不同。
      
      脸……容璟仔细想着画上人的脸,只记得她笑容可掬,很是可爱……是了!虽穿着不一样,可这不同的两幅画上的脸确实相同的!
      
      这张丹青……这张丹青她是从哪里看见的呢?
      
      留客坞。
      
      画中人是谁?
      
      脑海中的场景中,她也在问相同的话:
      
      “这是谁?”
      
      “是师傅的女儿。”十二回答道。
      
      “云游先生竟有女儿?”
      
      “嗯,”十二点点头:“师傅是这么说的,只是我从来没见过罢了。”
      
      容璟终于回忆起了这画中人,便是云游先生的女儿。
      
      只是蜀地与长安那样远,粗布麻衣与一身宫装差得如此之多,她先是出现在了留客坞,现在又出现在了皇宫密室。她将一切穿起,又带着种种令人不解的秘密。
      
      “璟哥儿,我同你讲个故事。”记忆里祖母的声音有些悲伤。
      
      “什么故事?好听吗?”她那时还很年幼,不懂祖母声音中的悲戚,只被“故事”两字吸引。
      
      “不好听的。”祖母爱怜的抚了抚她的长发。
      
      “不好听我便不听了。”
      
      “可这是咱们……蜀地的传说。你该知道。”
      
      “那祖母说着,璟哥儿听着便是了。”
      
      祖母将她拉到怀中,娓娓道来:“璟哥儿一定听过我们蜀地童谣,蜀地人皆知,东山有尸鬼……”
      
      容璟现在站在这幅画面前,莫名得想起了小时候祖母给她讲故事的场景。
      
      她摇了摇头,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个。大概……大概是因为这个女子既在蜀地,又来长安,模样美艳,又仿佛带了许多秘密。与祖母口中的那主人公如此相像,她才会突然想起吧。
      
      那现在这个女子在哪里呢?蘅嘉太后对着她的画像说话,是不是代表……这个人,已经不在了。云游先生之女,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容璟对着这画中女子微微行了个礼,当作是对已逝之人的尊敬。随后躺上了床榻。她今日实在是乏了。
      
      “我知这床榻是为你做的,只借我今晚一晚,多谢。”
      
      她声音轻盈,在这幽暗毫无生气的地方,显得有些骇人。容璟也不知自己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只是造这间屋子的人实在是做得太过逼真,真像是有人在里面一直生活着一般。
      
      困意袭来。容璟慢慢闭上了眼睛。
      
      守在门口的侍卫也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只见了太后娘娘出来,却没有见那个小县主出来。可太后威仪,他们又不便多问,等到换了班,更无人关注里面还有没有个人,还未出来。
      
      已近酉时,落藜心却愈加焦躁,这县主一去不返,莫不是遇见了什么事情。
      
      她跑到万珍阁外,徘徊了一会儿,想看看是什么情况。可那些守卫面上一幅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模样,还叫她快离开,不要靠近这里。
      
      落藜没有办法,咬了咬牙,想到了之前都是赵瀛带着容璟去的万珍阁,便不由分说地往东宫跑了去。
      
      这个时间,大家多已经准备睡下了。只有守夜的侍卫带着点倦意地守在门口,见落藜不管不顾往东宫冲的模样,连忙把她拦了下来:“你是谁?怎么深夜往太子殿下的居所跑?”
      
      落藜让自己勉强镇定下来,将话说清楚:“我是惊鹭苑的,我们家县主……不见了。求太子开恩,帮上一帮。”
      
      那小厮皱了皱眉头,面上有些为难:“太子已经歇下了。你们家县主不见了和太子又有什么关系。”
      
      “侍卫哥哥,求你帮个忙。让我见上太子一面,太子若知道此时,定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那侍卫却仍旧将她向外推去:“若是惊扰了太子,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你还是找其他人帮忙吧,这整个东宫,哪有人敢打搅太子爷的。”
      
      她匆忙拽住侍卫的袖子:“侍卫哥哥!侍卫哥哥!太子一向与我家县主交好,您放宽心,太子爷他一定不会责罚您的。求您……求您通报一声。”
      
      那侍卫挥开她的手,打量了下她,见她说的不像是假话,又想起这几日宫中的传言,太子确实与知仁县主走的近。手中按着剑柄道:“就算我帮你通传一声,也不见得能传到太子爷的耳朵里。”
      
      他顿了顿,对着落藜道:“你在这等着。”说完转身进了内院。
      
      落藜在一旁等的焦急,很快,她听见了东宫中传来不小的声音,像是许多人出来的动静。她连忙立好,等在一旁。
      
      没几步路的时间,太子便出现在了门口。
      
      落藜连忙上前要给他行礼,却被赵瀛扶了下,没让她跪下去,直接问道:“你说容璟不见了?”
      
      “县主之前同我说,她去万珍阁找耳坠。可直到现在了还未回来。”
      
      “都随我来。”赵瀛没有多问,只浩浩荡荡地带了一堆人。向着万珍阁走了过去,他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又加上身份所在,无人敢拦。守卫只敢拱手道一声“太子殿下。”
      
      “县主呢?”赵瀛拧眉问道。
      
      那侍卫满是不解:“县主?”
      
      赵瀛回头看了一眼落藜:“你确定容璟她来了这里?”
      
      落藜忙道:“县主说是要来万珍阁的。”
      
      “那她是什么时候走的?”
      
      “天还未完全黑便走了。”
      
      赵瀛又转向侍卫,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换的班?”
      
      “大约刚过未时一柱香的时候。”
      
      赵瀛心中有了些头绪,知道若容璟真是进去了,或者又出来了,在这个侍卫这里大概也问不到什么东西。只对着身后挥了挥手:“都跟我进来。把这万珍阁里,一层一层地找,仔仔细细地找。”
      
      众人散开,极有秩序地在这万珍阁中搜寻容璟的下落。可结果令人大失所望。
      
      “回太子,并未找到知仁县主的踪迹。”
      
      “没有找到……”赵瀛缓缓地摩挲了下自己的手指,目光突然变得幽暗下来。他抬眼望六楼看去:“不是还有个房间,还没查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