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三章

      虞渊脸色一变:“县主,我所言句句属实。”
      
      容璟懒懒地开了口:“你当蜀伯候府是什么地方?一个‘山野间长大,会些拳脚功夫’的人便能进得来?”
      
      她说得轻柔,却字字强硬。
      
      虞渊抬起头看着她,脸色平静道:“县主不知,我以前跟过个会武艺的师傅。毕竟我们山野之间比不得都城,毒蛇猛兽多得很,该学些保护自己的法子。”
      
      容璟笑了起来,盯着她一双美目看了过去:“姑且算是个好理由。若是其他人说了,我可能便信了。可虞渊姑娘,你如此平静,又这样镇定,目光中……还十分锋利倔强。怎么也不像是来求我嫁给你的心上人的。因为你心中知晓,我必不会嫁的。”
      
      “县主明鉴,我当真是为了与秦崇之事来的。”
      
      容璟只看着她,不说话。眼波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迟迟不开口,虞渊也没有再多言。许久之后,她伸手绾了绾头发,对着虞渊道:“我猜,你这次来,不会是来找赵瀛的吧。”
      
      虞渊面色依旧未变,不说话。
      
      “果然如此。”
      
      猜对了,怪不得这虞渊姑娘出现得恰到好处,赵瀛又早早便知道有一出好戏,这样的巧合,若是没有事先安排,她还真不信。原来……当真是赵瀛的手笔。
      
      “结果进得来,出不去了?”容璟笑了笑:“是你自己机灵,还是赵瀛让你来找我的?”
      
      虞渊沉默不语。
      
      “倒还很忠心。不过……你与秦崇究竟是真是假,我看他对你很是上心,还觉得你……心思淳良,倒是不知道你对他如何。你若只是为了完成些别人交代你的什么,便不要嫁他了,白白糟蹋了别人的一番心意。”
      
      “我……我对他是真的有心。”
      
      她说这话的时候,话语间倒有了些恳求的意味。听起来情真意切。
      
      “好,”容璟也不做多问了,只说:“我让落藜送你出去,今夜之事,就当是你为了秦崇偷偷来找我。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她唤来落藜,落藜瞧见虞渊在容璟房间中时,大吃了一惊。
      
      容璟只是笑道:“你那什么表情,虞渊姑娘不过是放心不下我与秦家哥哥之事,所以才偷偷跑来找我罢了。不想碰上了府里的机关。你悄悄将她带出去,不要惊动旁人。毕竟女子的名节甚是重要,小心行事。知道吗?”
      
      落藜没有多想,连忙对着虞渊说:“虞渊姑娘请随我来。”
      
      虞渊回头看了一眼容璟,微微颔首,以做道谢。
      
      容璟看着落藜将她带出了门,心想着这虞渊与赵瀛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是蜀地孤女,他是长安太子……
      
      嗯,这虞渊的身份必定是假的,恐怕远没有那么简单。
      
      她躺回床榻上,一双眼睛渐渐阖上,赵瀛啊赵瀛……
      
      第二日一天,赵瀛都没有来找她,真是沉得住气。他不来找她,容璟也自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该陪着母亲便陪着,有时看着兄长舞舞剑,下下棋,这日子倒也乐得自在。
      
      不过秦家那边倒是来正式地退了亲事,又备了些礼品以表歉意。容夫人没有给那秦士人好脸色,故意冷着一张脸将这亲事给了解。
      
      容璟在一旁看着也觉得有意思。希望她这次没有做错,若虞渊当真与秦崇相爱,她是什么身份倒也没那么重要了。
      
      她就这么待了两日,又到了启程的时候。
      
      顾将军虽然感觉奇怪,怎么这县主说要成亲却又退了亲事。不过他朝堂沉浮这些年,也知道有些事,能不问便不问,于是依旧什么话都没说,只像来的时候一样,该给容璟什么规制,便给她什么规制。
      
      容夫人拉着容璟的手,让丫鬟装了许多包裹放在马车上:“想好了,真要走?”
      
      容璟笑了起来:“母亲,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想好想不好的,我必要走了。”
      
      容夫人目露不舍:“以后种种,便是你父亲是蜀伯候也无用了。天高路远,保护好自己。”
      
      “母亲放心,我会常修家书寄回。得空,也会请太后娘娘准我个探亲假,回家来看望你们。”
      
      容躏走上前来道:“若你受了欺负,受了委屈,只管告诉哥哥。便是十万八千里,我也会赶去。”
      
      容璟笑了笑:“是,我知哥哥待我好。只是哥哥也是,万万保重,凡事不要总是逞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切莫再总是将自己弄得一身伤。”
      
      蜀伯候立在一侧,沉声道:“让璟哥儿去吧,不要因为她让整个军队耽误了行程。”
      
      容夫人眼睛已然通红,本握着容璟的手忽得一推:“去吧。”
      
      落藜扶着容璟上了马车。
      
      她不敢再回头去看父亲母亲兄长。只是上了马车之后,才偷偷从窗帘缝中向后望去。
      
      落藜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出声安慰道:“县主。”
      
      “我无事,”容璟撑起笑脸:“只是想到以后的路,又要一个人走,难免觉得有些孤单。”
      
      “落藜会陪着县主。”
      
      “多谢啊,落藜。”
      
      从西南向着北方行进,大乾疆域辽阔,倒是不知有多少心有牵挂的人背井离乡。
      
      回去的这一路顺利得很,即没有迷雾,又没有黑衣人的追杀。就连赵瀛都鲜少来找她贫嘴,整个军队弥漫着沉着又带着些兴奋的氛围,似乎迫不及待的要回到长安,等着论功行赏。
      
      所以行的自然也比去时快了些。
      
      九日后,容璟还没从与家人的分别中抽离出来时,长安便已经到了。
      
      整个街道都为军队清了道,百姓只能站在街道两侧。
      
      容璟以为这军队必定会这样一直行到宫中,就如同当初从宫中出来时一般。
      
      谁知到了一处华宅处,马车突然停了。
      
      门帘被撩开,赵瀛出现在她面前,对她伸了手:“下车。”
      
      “在这儿?”
      
      “是,你先在这儿陪我下车。军队自然还是按照他们的路线回宫。”赵瀛如是说。
      
      容璟满是疑惑:“为何?为何我们不和军队一同回宫?”
      
      赵瀛笑了起来,指了指这处华宅的匾额:“这是我外公家,正巧路过。我与伯颐去探望探望外公。”
      
      容璟“哦”了一声,让落藜先回去,在惊鹭苑等着自己便好。先行下了马车。
      
      等到看见匾额上写着“敕造护国公府”才反应过来,这顾国公是赵瀛的亲外公顾青山的亲祖父,和自己却无甚关系,这赵瀛叫她过来不知要做什么。
      
      她瞧见马车从自己的面前行走,随后看见顾青山也下了马朝他们这边走来。
      
      赵瀛拉了下容璟的袖子:“随我进来。”
      
      管家进去通传,有丫鬟奉茶上来,三人又喝着茶在前厅等待。
      
      容璟只觉得这场景甚是有意思,她若没有记错,上次在留客坞时,他们三人也是如此。
      
      她低头笑了笑,饮了口茶。
      
      赵瀛开了口:“你笑什么?”
      
      容璟刚要说这情形与之前很是相似,他们三人又凑到了一起,却突然想到虞渊的事情。挑了挑眉,不急不慢地说道:“突然想到了虞渊姑娘,有一天夜里,她竟只身一人闯了蜀伯候府,说是来找我。可这谎言实在是荒唐可笑,我却不信。”
      
      赵瀛面色不变,甚至还皱了皱眉头:“虞渊姑娘?谁?”仿佛不知道这个人一般。
      
      “呐,太子怎么忘了,不是您让我瞧那好戏的吗?”
      
      “啊,”赵瀛方似回过神来一般:“那秦崇的相好?她功夫这么好,连蜀伯候府都进得了?”
      
      容璟细细地瞧了瞧他脸上的神情,默不作声地喝了口茶:“大概吧。”
      
      她没有再多说下去,看这情形,赵瀛是什么也不会说了。
      
      顾青山突然对着她身后作了个揖,道:“祖父,您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