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

      容璟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挑着眉,眼中含笑望着他:“珩宥兄怎知,我找得便是你?”
      
      “墨青色长靴,蓝色衣袍,芝兰玉树,知书达理?不是我?”
      
      他定是一早便跟在她们身后,偷听了他们的话。
      
      容璟故意上下打量着看了他一眼:“嗯,装得倒还真像是那么回事。这靴子这袍子,至于芝兰玉树——不说话的时候姑且算是,可这知书达理,倒是装不来了。珩宥兄放浪形骸惯了,如何做个知书达理的样子来?”
      
      赵瀛一步走上前来,低下头,一双桃花眼眼中带笑:“小娘子是想让我知什么书,达什么礼?”
      
      “四书五经可会?”
      
      “不才,小时便被父亲母亲逼着背了个遍。”
      
      “史记汉书?”
      
      “也精通得很呐。”
      
      “唐诗宋词?”
      
      赵瀛故意道:“若是风花雪月,自然不在话下。”
      
      容璟故作惊讶,眉目微微一挑:“难道公子当真是我要找的人?”
      
      “千真万确。”
      
      “若是假的?”
      
      “假一赔十。”
      
      容璟掩着嘴轻声笑了起来。
      
      赵瀛见着她笑得眼如天上弯月,双瞳剪水,轻轻眨一眨,便能让死水泛波澜,心中莫名也跟着有些欣悦。
      
      这观中又进了些人,容璟扯了赵瀛的袖子,对着他道:“出去说。”
      
      她递给了落藜一个眼色,便扯着赵瀛来到了莺回台,落藜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到了莺回台,容璟才发现自己竟扯着赵瀛的袖子走了这么久,连忙松了手。
      
      “说真的,那秦家公子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赵瀛看着她道:“问他做什么。”顿了顿又说:“往日里你同我和伯颐见面的时候,可从没打扮成这幅模样。”
      
      容璟低头瞧了瞧自己:“我打扮成什么模样了?”
      
      “这般招人。”
      
      容璟的一张脸直红到了耳根处:“这可不能怪我,这都是阿娘叫的,今日要来见未来夫郎,难免要穿成这模样。”
      
      她说到“未来夫郎”这几个字时,赵瀛竟没有一点生气,面色平常,甚至还带了些笑意。
      
      “没说怪你,”他的语气变得突然有了耐性起来:“我看你以后也这般打扮,也是很好的。”
      
      容璟嘴脸弯了弯,又轻轻地打了他一下:“说真的,你将他弄到哪儿去了?”
      
      “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总提别人做什么。”
      
      “我阿娘是让我同秦家公子出来的,又不是同太子。”
      
      “珩宥。”赵瀛纠正的一下她的称呼,大概是这里人多眼杂,便让容璟这般叫他。
      
      随后他又笑得没皮没脸道:“你回去就说你认错了人。反正这穿戴都是一样的,怨不得你。”
      
      容璟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心想着这赵瀛在说什么混话,认错谁都不会认错他。赵瀛自顾自地向前走去:“放心吧,他好着呢,你且陪陪我,日落时分,让你瞧一出好戏。”
      
      他这样卖着关子,容璟追了上去,却也没有多问,只等着那落日时分,倒要瞧瞧是什么好戏。
      
      赵瀛快步向前走去,径直走到了一处求签的摊子前:“你们这儿求签准不准?我只在长安回龙观求过,也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摊子前。
      
      容璟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你求个试试便知道了。”
      
      摊主递给了赵瀛一个求签筒,赵瀛瞧了容璟一眼,闭上眼睛不知心中所想的是什么,随后晃了晃筒子,那筒子中便掉下了一只签来。
      
      只见上头写着:万古枯树一朝开,守得霁月光风来。
      
      容璟瞧了瞧他的签,笑道:“这必定是上上签了。”
      
      摊主接过赵瀛的签,也笑道:“无论施主心中所想为何,且明白,霁月光风,不萦于怀。终会云消雨散,彩彻区明。”
      
      赵瀛接过签,笑了笑,未说话。
      
      倒是容璟来了兴致:“珩宥兄先开了个好彩头,我也求一个,必然也是个好签。”
      
      她闭上眼睛,也摇了一支签出来,
      
      “翰飞戾天啄人眼,才道是误入迷津也难渡。”
      
      她轻轻念出这签上的诗句,有些迷惑不解:“这是何意?翰飞戾天,本是好的,却又为什么说误入迷津?这究竟是上签,还是下签?”
      
      摊主微微皱了皱眉头:“施主所求为何?”
      
      “身边人。”容璟沉声道。
      
      赵瀛挑了挑眉:“是我?”
      
      容璟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不是你,是一些……远在长安的朋友。”
      
      “施主与朋友皆要小心。”那摊主摸了一把胡须,沉声道:“看施主这装扮也是富贵得意之人,想必您的朋友也是。可这表面的富贵得意不长久,别被迷了眼睛,瞧不见这底下波澜。若是一再被迷了眼睛,恐怕……会有不小的灾难。”他说得很是让人心惊。
      
      容璟只觉得自己右眼跳了跳:“先生所言的,这底下的波澜是什么?”
      
      摊主摇了摇头:“小姐,我只是一个解签之人,只懂这签面的意思?可人各有命,每个人命数皆是不同,命中的灾祸也不尽相同,我如何能知道,小姐与朋友的命中的波澜又是什么?”
      
      他将签放回容璟的手中:“小姐,小心小心。”
      
      容璟皱着眉,看着掌心中那张签文,不言不语。
      
      赵瀛忽得伸出手,拿走了签文:“只是一张签文而已,等到回了长安,我带你去回龙观中重新求一张。保证是上上签。”
      
      他拉起容璟,朝着外面走去。
      
      容璟几乎失笑:“这签本就是随缘求的,若是不满意就重新求,如此往复,岂不是人人都能求到个好签。再说了,你怎么知道,去回龙观求,我必定就能求个好签出来?”
      
      赵瀛笑道:“若是事先和那回龙观中的道人打点好,保准你求的是好签。就好像每次父皇去求签,谁敢给他求出个下签来,还要不要命了?”
      
      容璟轻笑起来,盯着他瞧了半晌,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叹道:“太子果然很不一样。”
      
      “什么很不一样?”
      
      容璟目光带着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没什么。”
      
      赵瀛也没有再问下去,只看着往街边买小吃的地方走去。
      
      新春时节,因着这无暇观人人山人海,所以也有不少小摊贩来这里摆摊,以求这几日赚得钵满盆盈。
      
      赵瀛立在几个摊前,再不挪动步子。容璟瞧见了赵瀛的眼神,笑了笑,扯了扯他的袖子:“我请你吃冰糕,好不好?”
      
      “吃冰糕?”
      
      “是了,蜀地人民喜食辣,所以也喜欢解辣的跳的东西。这冰糕是糯米做的,甜丝丝,但也不是特别甜,入口即化。模样也是圆润可爱的,一小碗中便只一个,来一小碗如何?”
      
      “好。”
      
      容璟自跑去摊前,买了三个小碗的冰糕过来。
      
      给赵瀛和落藜各一份,自己手中拿了一份。用小勺舀着,咬了一口。
      
      果然还是以往那熟悉的味道,甜而不腻,糯香漫溢。
      
      她看见赵瀛也似乎是很喜欢吃的模样,便说:“就当是弥补你除夕的那顿饺子好了。那日你也没吃上,今日用这冰糕来做替补。”
      
      “那我可亏了。那饺子有多少,这冰糕才有多大。”
      
      “那太……珩宥想要如何?”
      
      赵瀛笑了笑,低下头去吃冰糕,也没有再回答。
      
      容璟心想这赵瀛还怪不吃亏的,悄悄瞪了他一眼。
      
      落藜在旁边看着两人笑,容璟问:“落藜你笑什么?”
      
      落藜将口中的冰糕咽了下去,说:“我说了,县主可不许生气。”
      
      赵瀛看了眼容璟,对着落藜道:“放心,我保你,你家县主保证不会生气,你要说什么便说。”
      
      落藜道:“我在想,若太子爷是那秦家公子便好了,没准小姐也就乐意了……”
      
      “落藜,我不撕了你的嘴!”容璟放下手中的糕,便故作生气的模样轻轻打了下她。
      
      落藜也不躲,只在那里傻笑着。
      
      三人一行一路下了芙蓉桥,边走边玩。待到远远瞧了日头西斜,容璟才开口问道:“珩宥之前所说的,让我看的好戏,是什么?”
      
      “跟我走便是了。”
      
      容璟心存疑惑,随他上了马车,马车一路西行,又回到了城中。
      
      赵瀛带她上了凤凰楼,凤凰楼是蜀都十分有名的酒楼之一,高六层。上面几层是住宿所用,下面几层,是用来喝酒听曲儿的。
      
      赵瀛带她上了二楼,找了个好的位置,点了壶酒,瞧着一楼那场戏的表演。
      
      容璟问:“看得就是这个?”
      
      “你再等等。”
      
      那看得便不是这个。
      
      容璟拿起酒,喝了几杯,真是好酒好酒。有这样的好酒,她自然是不着急的。
      
      正当她沉迷于台上唱得小曲儿时,赵瀛突然说了一声。
      
      “来了!”
      
      谁来了?容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一位男子,扶着一位女子下了楼。两人行径很是亲密,大概是夫妻。
      
      只是……为何那男子瞧着有些熟悉?
      
      墨青色靴子,蓝色袍子……
      
      容璟一愣:“那位是?”
      
      赵瀛嘴角带上些不善的笑意,似笑非笑一般:“真正的秦家公子,或者说,你的未来夫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