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皇后本就是一问,以为赵瀛会答一个“有”或是“没有”,没想到他就这么在席间指出了位世家女子,这女子还不是别人,正是在她那关系不大好的婆婆宫里异常受宠的知仁县主。
      
      她轻轻咳嗽了几声:“身为太子,怎能行事这般轻挑。”
      
      赵瀛委屈道:“是母后要问的。”
      
      “够了,”祯武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现在国事不稳,滇夷之乱未平。未言齐国何言成家。”
      
      “父皇说的是,”这一声开口的却并不是赵瀛,而是坐在他下位的一位少年,年纪看起来与赵瀛相当,容貌也有五分相似:“滇夷屡次扰乱蜀地边界,若不是靠着蜀地天然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在加上蜀道崎岖,恐怕早就破了蜀地边界。儿臣以为,即使我们身处这高朋满座的宴席,也应该居安思危。眼看大战在即,不知皇兄可有什么良策没有?”
      
      祯武帝子嗣微薄,左右不过五人,三位公主两位皇子。赵瀛是排行第三的嫡长子,说话的这位就是俞贵妃所出的五皇子赵淅。
      
      啧啧,容璟在心里感慨,人年岁相仿,容貌相似,怎么气质就是如此不同呢。
      
      他这一问,又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赵瀛的身上。
      
      “打仗嘛,”赵瀛略微低垂了一下头,看起来倒真是像在沉思的模样:“左右不过都是那么回事。谁的兵多谁就赢。大乾这么多的兵,又有何惧于滇夷。”
      
      此话一出,全场更是寂静无声。
      
      容璟眼睁睁看着祯武帝那张黑脸变得更黑了起来。
      
      “胡闹,真是胡闹!”蘅嘉太后差点没拍桌子。
      
      “好,”谁知道祯武帝慢慢开了口:“蜀地传来消息,滇夷有骑兵约三千,步兵约五千,左右不过八千兵。我给你一万兵,你领兵,十日后过蜀地至滇境,给我打个胜仗回来,你说行还是不行?”
      
      赵瀛一愣:“父皇,我从未带过兵……”
      
      “可如你所说,你比滇夷多两千兵,还有什么好怕的,这必定是个胜仗。”祯武帝说得铿锵有力。
      
      赵瀛有些慌乱:“儿臣知错了……”
      
      祯武帝嗤笑一声:“你何错之有呢?我看就这么办,我等着你立个军功回来,要不现在就立个军令状如何?”
      
      军令状可不是儿戏,皇后的面色陡然一变。
      
      “皇上,”顾国舅从席间站了起来:“太子年轻,少不更事,难免轻浮了些。这些年又养在深宫,不知战事也是情有可原的。老臣愿请命带兵,替太子殿下走这一遭。”
      
      顾国舅是顾皇后的亲哥哥,赵瀛的亲舅舅,更是带兵多年的老将军,整个大乾一半以上的武将,皆是出自他的麾下。他一开口,祯武帝也要掂量几分。
      
      果然,祯武帝放缓了语气:“国舅有何高见?”
      
      “依我看,带往滇境的兵力倒是不需多,只需五千精兵便可,余下的,到了蜀地,需向蜀伯候再借兵五千。蜀军长久来往与蜀滇边境,通晓地形气候,更有利于战局。”
      
      容璟在心中暗自感叹,老将不愧是老将,话一出口便知深浅如何。她自小生长在蜀地,自然更比旁人知道蜀滇边境之险,就算是训练有素的蜀军也不敢掉以轻心,更何况是长驻扎在长安周边的军队。
      
      这顾家是百年武将家族,自开元祖黄帝那一辈起,出过多少英雄豪杰。怎么这太子赵瀛,愣是没沾上半点母族的气概呢。
      
      祯武帝朝着赵瀛瞥了一眼:“听到了没,学到了没有?”又转向顾国舅:“可国舅又能如何确定,蜀伯候定会全力借兵呢?”
      
      顾国舅笑了起来,一双虽上了年纪但仍旧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向了容璟:“这要多亏了太子殿下,若不是刚才他提到这位姑娘,老臣还没有发现,原来太后宫里的人竟是知仁县主。蜀民皆知,蜀伯候只有一位嫡夫人,两人恩爱异常,膝下育有一子一女,尤其是这女儿,蜀伯候万般宠爱。而这位嫡女,便是知仁县主。”
      
      “所以?”
      
      顾国舅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所以若是知仁县主乐意随军,我相信这场仗,有九成把握是胜仗。”
      
      原来是要将她作为人质,还趁机捧了一下他的外甥赵瀛,真当她是听不出来?
      
      哼……
      
      “容璟自然是愿意的。”她立刻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身为大乾子民,容璟愿意随军前往。”
      
      顾国舅:“知仁县主真是胸怀大义。”
      
      “应该应该。”
      
      还不是被你逼的……
      
      后宫生存法则小册子第一条:忍。
      
      祯武帝倒是没有多说什么,环顾四周:“知仁县主为国为民,朕先代大乾子民谢过。今日冬至摆宴,不宜过多谈论军务,明日早朝再做定夺。”
      
      容璟用手绞着衣角,能回蜀地见阿爹阿娘是件好事,可在这种处境下回去又另当别论了。
      
      她暗自瞪了一眼赵瀛,再好的食物放在面前也有些食髓知味。
      
      蘅嘉太后不胜凉风,便很早回去了。流玉作为太后的贴身婢女,也早早跟了回去。
      
      容璟因为刚才的事情,小小出了些风头,来攀谈的人不少,等到宴席几乎散尽,她才得空脱了身。
      
      回惊鹭苑有条小路,风景好,人也少。能路过一片竹林,听夜风瑟瑟。
      
      容璟慢腾腾地从这条小路走着,慢慢散着酒气。听着不远处有些吵闹的声音,似乎喊着“太子爷”。
      
      她摇了摇头,这个赵瀛,果然什么时候都不让人省心。
      
      “捉住了。”一双手突然攀上她的臂膀,抓得牢牢的。
      
      容璟吓得几乎要喊出来,还好月色甚明亮,让她一眼看出了个赵瀛的轮廓。
      
      “太子爷怎么在这里。”她看了看赵瀛,又看了看不远处提着灯笼寻人的那些个宫女太监。
      
      “别叫他们发现了我,若是发现了,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赵瀛话说得踉踉跄跄的,周身带着酒气,可是时刻不忘“扒皮”二字,容璟心想,应该送他个外号叫“赵扒皮”才对。
      
      “你说,你该不该感谢我?”
      
      “太子爷何出此言?”
      
      赵瀛笑了起来,月色下露出一口白牙,看得容璟有些发毛。
      
      “我给你寻了个机会回乡省亲,你不谢我?”
      
      容璟小心翼翼地拉开两人的距离:“太子爷,皇上还未下诏,容璟能不能回蜀地还要另说,再说了,就算容璟跟着去了,也不是去省亲的。”
      
      “你谢是不谢?”
      
      她暗自思忖着还是谢一下这位太子好脱身,于是立马道:“谢,那便……先谢着。”
      
      赵瀛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可抓着她袖口的手还是未松。
      
      “太子爷?”她动了动衣袖,提醒赵瀛。
      
      赵瀛恍若未闻,看着她笑。脸上的醉意很是明显。
      
      容璟眼睛转了转,正想着该如何让赵瀛放手,却没想到正巧有人解了这个围。
      
      “太子殿下,知仁县主。”顾青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眼神微微一瞥,便看到了赵瀛拉着容璟的衣袖处,很自然的走了上前,将赵瀛拽开。
      
      整个宫里敢这么做的,也没有几个人,容璟看得有些呆,趁着赵瀛醉得迷迷糊糊的空档,便跑到顾青山身旁,小声道:“顾太医,他可是太子,就算现在醉得很,可明天清醒过来要是知道你这么对他,你可……小心着你的皮。”
      
      顾青山笑了笑,他本就是清风朗月的人物,笑起来也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安神定气:“无妨。”
      
      “伯颐?你如何来的?”赵瀛站了好半天,终于扶着竹子站稳了,看见顾青山,竟直接唤他表字,看起来两人关系似乎很好。
      
      可顾青山没有理她,直接拿了封信笺给容璟。
      
      容璟心领神会:“给流玉姐姐的?”
      
      “嗯,多谢县主。”
      
      “这有什么好谢的。”她将信笺收进袖内:“我不是一向都帮你们传话的?”
      
      流玉的身份不比她,若经常和顾青山见面难免引得人诟病,于是容璟自告奋勇,常替她和顾青山之间传些话,递些物件儿什么的。
      
      “那流玉可有只言片语予我?”
      
      容璟笑笑:“今天倒是没有,不过你可好好收着那块帕子,流玉姐姐费了很多心思的,平时宝贝得很,都不让我碰呢。”
      
      顾青山淡下去的笑意又浓了起来:“嗯,伯颐比将视若珍宝。”
      
      赵瀛在一旁嚷嚷了起来,有撒酒泼之嫌,容璟看着他有些为难起来。
      
      “县主先行一步吧,珩宥撒起疯来确实让人头疼,我待会儿叫人来便是。”
      
      “好,那我便先行一步,”容璟一脸严肃:“不过太子爷这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压低了声音:“顾大夫你自己万万小心。”
      
      顾青山压着笑意:“多谢提醒。”
      
      他话音还未落,容璟便揣着信笺早跑的没有人影了。
      
      顾青山身后传来了点点笑意:“你看她跑得那样快,真像一只逃命的兔子。”
      
      他转身,看见了赵瀛一张泛红的笑脸,笑得极为放肆。
      
      赵瀛接着道:“她才刚入宫一年,是不是不知晓我俩的关系?不知晓你就是那宴席上的顾将军的二子?我就算是对谁下手,也万不可能对你下手,她的担心,可真够多余的。”
      
      顾青山面无表情:“你惹她做什么?”
      
      赵瀛依旧没个正形的模样:“怎么,就许你传书寄情?”
      
      顾青山沉默,没有说话。
      
      赵瀛抬脚向前走去,在与顾青山错身的一霎那,开了口:“她不是那边的人,至少,现在不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