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离容璟离开蜀营,已经有十日有余了。她平安到了临东的别苑,父兄将一切都安置的妥当,别苑中照顾她的人一个都不少,从管家到婢女,一应俱全。
      
      可这十日,她心头越是不宁。
      
      蜀营那里,没有一点消息。现在这样的情形,她又不能派人去打听消息,太过不安全。所以这唯一获得消息的渠道,便是城中流传的那些坊间小道消息。
      
      容璟梳妆毕,便携了落藜向外走去。
      
      管家嬷嬷见她出来,问道:“小姐可是又要去茶楼?”
      
      落藜道:“是,县主今日也去茶楼坐一坐,可能晚些回来。吩咐厨房里的人,晚些开饭。”
      
      容璟笑了笑:“倒也不用,你们饿了便吃。我回来时有些点心压着肚子就可以了。”
      
      嬷嬷:“自然不会让小姐饿肚子的,只是这些茶楼间流传的小道消息,小姐还是不要听信,前些天您听了个不好的消息,回来不是偷偷抹眼泪来的?可后来又说那是假的,白白让您掉了眼泪是不是。”
      
      容璟清浅一笑:“安嬷嬷,我知道您担心我。可我这么终日在家中待着也不是个事儿。宁愿去听些坊间流传的消息。”
      
      她同落藜没有停下脚步,到了外头,坐上马车便径直去了茶楼。
      
      “呦,小姐你们又来了。这边儿请。”那茶楼小二很是有眼色,卜一进门,便迎了上来。
      
      容璟和落藜落了座。
      
      “您二位还是老样子?”
      
      她本就不是来喝茶的,喝什么也都无所谓。便只“嗯”了一声。
      
      小二很快地端了些茶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茶。盯着那台上。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便有位说书先生穿着青衫长褂上了台子。
      
      那惊堂木一拍,便开始了。
      
      “话说我们上回讲到我军前军与滇军两军对峙,大家可知,那前军将领谓谁?”
      
      这说书先生报了个拳,对着三尺高头举了举:“这位将领,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圣上膝下嫡子,也是自小倍受宠爱的太子爷。”
      
      容璟心道,他这消息倒是不错,不知是从何而来,连赵瀛领军都清清楚楚。
      
      “可这位太子爷一向是行径乖张的很,平日里在天子脚下无法无天的惯了,又是个养尊处优的皮子,如何经历过这种事情。他与滇军相遇,只见那滇军手中皆是刀光剑影,马蹄震天,一时间就慌了神。连声叫嚷着‘我不做了,我不做了’,拍马便要跑回去,想要做那逃兵。”
      
      茶楼中众人听了皆是啧啧不已,有人问道:“这太子当真如此没用?”
      
      说书那厮道:“当然如此,当即便吓了个屁滚尿流,差点滚下马。”
      
      众人哈哈大笑:“还好我蜀地有蜀伯候与小侯爷,骁勇善战,否则都像这位长安来的太子这般德行,岂不是我大乾无人了。”
      
      容璟紧皱着眉头,听那说书接着讲了下去:“可这滇军怎能这样轻易放过这位太子爷,当即追了过去,太子仓皇逃窜,把这前军搅得是人仰马翻……”
      
      “等一下!”容璟实在是听不下去,将那茶水往桌上一拍:“您这消息是从何而来的?恐怕有误吧。”
      
      她想到临行前赵瀛与她击掌,约定战事赢了之后要如何如何,他那模样至今印在她心中,眸中亮晶晶,好似胜券在握,意气风发。这样的人,又如何会惧滇军,当逃兵。
      
      “这位小姑娘,这些可都是我那知情的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从军中带来的消息,您要是不乐意听,便请走吧。”
      
      落藜生气地站起身:“你敢如此对我家小姐说话,你可知我家……”
      
      “落藜。”容璟叫了声她的名字,出言打断了她的话。落藜虽噤了声,可还是忿忿地瞪了一眼那说书先生。
      
      容璟慢慢道:“我听闻那前军是长安大将军顾将军手下的先锋营,训练有素,不知经历过多少场大大小小的战役。您说太子一人将前军搅得人仰马翻,试问这样的精锐军力,又如何能因为太子一人失了章法?”
      
      她难得这样的咄咄逼人。
      
      那先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只说出个“也许那先锋营名不副实。”这样毫无说服力的话来。
      
      “先锋营自高祖时期便存在,经历了多少代,从南越之战到抗击北孥,如何名不副实?”
      
      那先生开不了口。
      
      容璟再道:“还有您所说的滇军拍马追太子。长安军擅剑弩,太子若是想逃回,他们又如何会让滇军近了太子的身?”
      
      长安军擅剑弩这件事,她是在兄长军帐中时听到的,正好此刻便用上了。
      
      那先生面色涨红,回答不出分毫,只怒道:“你这小丫头是何人,竟在这里搅局。”
      
      容璟面容平静:“我只是这万千蜀民中的一个,期盼着此次大乾能胜。无论您的消息从何处来的,都是荒唐得可笑。您莫要长他人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落藜,我们走。”
      
      她说完,杯中茶水都未尽,便带着落藜从茶楼中走了出去。穿过中堂,引得茶楼众人连声喝彩,将那说书先生的声音都淹了过去。
      
      回到别苑中,安嬷嬷很是稀奇,今日这小姐竟回来的这样早。还很是生气地道:“再不去那茶楼了,果然嬷嬷你是对的,那些消息也不知从何而来的,根本就是不靠谱。”
      
      说完,便俯身趴在桌上,一个人生着闷气。
      
      安嬷嬷扯了扯落藜:“小姐她这是怎么了。”
      
      落藜小声道:“茶楼里那人说我们的前军落败了,还将太子形容的很是狼狈,什么仓皇而逃之类的,县主听不得这些,便有些气了。”
      
      嬷嬷了然:“那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容璟立即从桌子上直起了身:“当然是假的!”
      
      落藜掩着嘴轻轻一笑:“县主又是如何得知的,我们的消息闭塞,是谁告诉县主的?”
      
      容璟坚定道:“太子不是会做逃兵的人。”
      
      落藜瞧着她,容璟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仿若只是平淡的叙述一件事情。
      
      她心想着之前县主对赵瀛是颇有微词的,心中也是有些惧怕的,怎么现在看来,态度与之前相差如此多。
      
      安嬷嬷笑着道:“小姐不要沮丧了,我这就给您去做好吃的,桂花糯米藕如何?甜甜的叫人吃了心情好。这桂是八月桂,最是香甜,现在这季节可是没有的,都是我悉心存着的。小姐一定喜欢。”
      
      容璟知她担心自己,于是收敛了心中的不快意与担忧,露出了笑容:“好,只听嬷嬷这么说着心情都舒畅了不少。”
      
      安嬷嬷面带喜色出去做去了。
      
      可容璟这思绪却是乱乱的,她用手撑着脑袋,不知想了多久,在落藜走到她身边时,一把扯住落藜的衣袖:“落藜你说,太子他不会真的战败了吧。”
      
      落藜好声安慰:“放心吧,不会的,县主不要多虑了,那太子……虽不可靠,但这毕竟是大乾的土地,他怎么着都是不敢懈怠的吧。”
      
      容璟揉揉脑袋,像是自我安慰般的自言自语道:“好,不想便不想。”
      
      她嘴上虽这么说着,可直到晚上睡觉前,落藜都能看出她兴致都不是很高,一直闷闷不语,没有平日里那样的开朗。
      
      落藜替她梳了头发,瞧见前面铜镜中倒映出一张始终微蹙眉头的脸,张了张嘴,想要开解,又不知该说什么。
      
      容璟看出她的意思,只道:“你先去歇息吧,我一人静坐一会儿便好。”
      
      落藜道了声“是”便离开了,留容璟一人对着这黄铜镜,不知坐了多久。
      
      一月末二月初的寒风最是泠冽,突然袭来一股狂风将门霎时吹来,将她的头发一时间也吹得凌乱。
      
      寒意入骨,容璟站起身去关门。夜色深重,院子中很黑,这一方小小的别苑也早已经没了什么声音,每个人都在卧榻安睡之中,唯有她一人心绪不宁还睁着眼睛。
      
      容璟将门刚要关上,一抬眼,便发现院中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人影。
      
      那人身上带着风尘仆仆的寒气,手握剑。看不清脸。
      
      容璟警惕道:“谁!谁在那儿!”
      
      只听寒风作响,不知从那儿传来一声极轻的鸟鸣的声音。
      
      那黑影一个上前,大掌捂住她的嘴巴:“嘘,别将旁人吵醒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