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容璟把容躏拉到一边:“兄长,太子他本就是第一次领兵,还需你们这样有经验的人多加指点。就当是看在先锋营那些精锐兵将的面子上,也请兄长带带太子,不吝赐教。”
      
      容躏皱了皱眉:“你怎么替他说话?”
      
      容璟开脱道:“我并非替太子说话,只是实在看不得那些将士落入他手中。兄长就当是替那些将士想一想。再者说,兄长对这边的地形可谓了如指掌,自小便随父亲在这里打了不少胜仗,经验宝贵,你若是相帮,太子未必打不了胜仗。”
      
      她一番话似乎是说得苦口婆心,可容躏打量了一下她,便立刻看出了些什么来,也未挑明,只说:“这赵瀛不学无术,我便是有心助他也无力。”
      
      “不会不会,”容璟看了一眼各部老将,道:“我现在便请太子过来,他必定虚心请教。还请众位将士稍待片刻。”
      
      容躏满脸是不信的模样,抱着胳膊:“你不用去,我现在便让人叫他过来,且让你好好看看……他那德行。”
      
      说完,他便派了一位士兵去请了赵瀛。
      
      可赵瀛偏偏姗姗来迟,让他们一顿好等。
      
      容璟心中暗自焦急,偏偏赵瀛面上无所畏惧的模样,掀了帘子,语调戏谑,满是纨绔子弟的作风:“不知小侯爷叫我来有何事?”
      
      容躏冷冷道:“来议军事。”
      
      赵瀛皱了眉:“怎么又是议军事,不是大早上刚议过,你们一天天,除了议军事就无其他事情可以做了么。”
      
      容璟只觉得头疼。走到赵瀛身边,对着他道:“我兄长在这蜀滇边境,打了胜仗无数,你多听听他的话,只会有益无害。”
      
      赵瀛甩了甩袖子,有些不耐烦,走到容躏面前:“那小侯爷有何指教?”
      
      容璟只看见兄长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一个拳头,那是他生气时候的征兆。
      
      兄长发起怒来,连她都要怕,她想着该不该现在溜走。就听见容躏对着赵瀛道:“不知太子现在可有在何处出军的想法没有?”
      
      赵瀛:“无。”
      
      容躏压住心中的怒气,指了指沙盘上一处险要地势:“太子认为此处如何?据报,滇军此刻向北行进,必经过此处。此处狭窄,草木茂盛,容易藏人,我军埋伏此处如何?”
      
      赵瀛只看了一眼,便冷笑道:“当然不行,我军本就在地形上不占优势而是在人数上占优,此处狭窄,藏不了多少人,恐怕连先锋营的一半军力都藏不了,难道小侯爷是要我削兵藏身吗?”
      
      他一语中的,没有陷入容躏给他设置的陷阱。
      
      站在旁边的几位蜀军将士面色也认真起来了,看来这位太子还是有些小聪明的,虽张狂了些,倒也并非竖子不可教。就连容躏垂在身侧的手也慢慢舒展。
      
      一蜀军将士问道:“那不知太子有何高见。”
      
      赵瀛走到沙盘旁,指了一处地势平坦的地方,又指了它旁边的一条小道。
      
      “兵分两路,其中主力兵在大道正面迎击。这里地势平坦,滇军发挥不出优势,必然不会希望与我军正面对抗,而选择其他道路。正巧这里向前的出路便只有这条小道,蜀军入小道,则碰见我军在这里埋伏的第二路军。”
      
      容躏:“太子忘了,他们还有回程这个选择。”
      
      赵瀛笑了笑:“他们回不了。这里靠近湖水,土壤湿润有淤地。前一天晚上,便派将士扮作牧民前去刨土。将他们回程的路,刨得松软湿滑。他们便是想回城,到时马借不上力,他们如何能跑远?”
      
      一将士皱了皱眉问:“那我军也无法追过去了?这地都是大家一起踏的,他们到了淤地跑不快。我们又如何能跑得快?”
      
      容躏朝赵瀛看了一眼,见他神色中带着嘲弄,似乎是觉得他们蜀军蠢钝。他眼神黯了黯,出声道:“我想太子的意思是,到时,我们不必追。”
      
      “不追又如何能将敌军斩下马?”
      
      容躏:“长安军与蜀军不同,我蜀军由于各种原因,剑弩用的甚少。可许多精锐长安军很擅长用剑弩,恐怕到时,我军无需追,只需要用剑弩,他们又逃不远,皆在射程之内。”
      
      赵瀛面色戏谑:“是了是了,小侯爷倒是不笨。”
      
      容躏:“现在太子所言的一切前提都是在我军先出击的情况下,那太子有没有想过,滇军若是先埋伏了,该如何?”
      
      赵瀛摆了摆手:“不想了不想了,我累了,同你们也谈了这么多了,我要回去了。”
      
      他移步要走,被容躏快步上前,一只手压在赵瀛的肩膀上。容躏自小习武,他这么一用力,很少有人能挪得开步子。
      
      果然,赵瀛停住了。
      
      “太子要想。”容躏低声却坚定道:“太子刚才一言,可见并非愚钝,是个还算可造的人才。是以,才更要多学。太子请谨记,现下以不是你累了便可休息的时候。”
      
      容璟在一旁几乎要笑出声来。她这位兄长这幅模样,想来对赵瀛有了些改观,知道了他并不是个草包,否则以容躏的性子,连对赵瀛说句话都是不屑的。
      
      这样便好,她放下心来,留他们在帐中议事,自己便先出去了。
      
      容璟自知战事她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往那提供伙食的帐子中一钻,看能不能给这些将士改善些吃食。
      
      那后备小将见容璟进来,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县主……县主您怎么来了?”
      
      她笑了笑:“你别慌,今儿个中午的伙食准备好了吗?”
      
      “还没呐,”他手中举着大勺:“正想下锅呢。”
      
      “我来做吧。”容璟伸出手。
      
      “别,县主你哪里做过一万多人的伙食,这可是个体力活……”
      
      “放心,打仗我打不了,做饭总归是能做的。”
      
      容璟接过那勺子,往锅里一望,大锅的肉混在一团,看起来卖相实在难看,可这对于在军营里的人来说,便是求之不得的好东西了。
      
      容璟吩咐着后备小将打些下手,自己卷起袖子便炒了起来。
      
      不多时,锅中便翻溢出香味来,闻着便令人食欲大开。
      
      一盘盘菜被端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赵瀛摸到了这帐中来。
      
      “好香。”他道。
      
      容璟回头瞧着他:“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问了许多人才听有人说你往这边来了。你手艺可真不错,这闻起来比之前在军中吃的香多了。”
      
      “你找我来干什么。”容璟顾着锅中的菜,只简短的问了句。
      
      赵瀛道:“谢你。”
      
      “不客气。”她这么一回嘴,惹得赵瀛笑了起来。
      
      “你知我谢你什么你就说‘不客气’?”
      
      容璟抬了抬眼镜,赵瀛看见她额头上晕了些汗,可眉眼中尽是笑意:“还能是什么,必定是你与兄长议事这事儿,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正是这事。我知道若不是你开口,小侯爷他必定想不到来让我去他帐中。”
      
      容璟:“那你还表现的那般不乐意?”
      
      这次赵瀛没有回她的话,垂下眼帘,只是看着锅中的菜笑道:“我能先尝上一口吗?”
      
      “尝吧尝吧,小心着烫。”
      
      赵瀛当真拿起放在旁边的锅勺,舀了块肉,放进嘴中。
      
      “果然好吃。”他舔了舔嘴唇,一副并不饕足的模样。
      
      容璟瞥了他一眼,哪里见过赵瀛这幅吃东西的样子,笑问:“比起宫里那些山珍海味如何?”
      
      “远不及你锅中一块肉。”
      
      她笑笑,也没有当真:“太子就是饿了罢,你快回帐中,你的午膳恐怕已经摆在桌上了。”
      
      一连几天,容璟都在这后厨中度过。
      
      可即便是在后厨之中,那种山雨欲来的气息,她也能敏锐的察觉到。
      
      果不其然,要开战了。
      
      此时留在军营已是不安全。蜀伯候让人加急将容璟与落藜送往临东的一处府邸。临东虽紧挨着军营,可毕竟是城中,滇军不可能攻进。
      
      这事情安排的急,容璟没来得及同顾青山和赵瀛拜别,就被送到了马车前。
      
      她神色认真,对着父兄道:“此次一役,还不知要打多久,往父兄珍重,请时刻念着阿娘与璟哥儿,切莫……受伤。”
      
      虽知打仗又怎能不受伤,可她还是千叮咛万嘱咐,望父兄多保重身体。
      
      容躏牵住她的手,将她送上马车:“你在别苑好好待着,不要太过忧思,也不要太过担心我和父亲。”
      
      “知道,兄长请回吧。”她心中宛若被什么紧紧地揪起,可离别终究还是要到来,早一些,迟一些,并无什么太大的差别,只是徒添伤感。
      
      马车起,她对着父兄挥了挥手,放下了帘子。
      
      车中摇摇晃晃,渐行渐远,出了军营。将她的眼泪几乎都摇掉了下来。
      
      “容璟!”她听见有人喊她,连忙掀起帘子,看见是赵瀛拍着马追了过来。
      
      “停马。”她喊了一声,车夫停了下来。
      
      赵瀛拍马至窗边,容璟撩着帘子问他:“你怎么来了?”
      
      他似乎是快鞭驾马追来的,脸上微红,冒着点汗:“你怎么走了也不知会我一声。”
      
      “父亲安排的急,没来得及和你们讲。”
      
      赵瀛见她眼眶红红,问道:“你哭了?哭什么,战后还是要再见的。蜀伯候与小侯爷身经百战,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
      
      容璟瞪了他一眼:“太子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你可是顾将军指定的前军指挥,第一战便是你领着,你有没什么经验。我兄长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这几日你们也都有在一起议事,应当了解了些。你若是有任何需要帮助的,一定要同我兄长说。”
      
      赵瀛笑道:“怎么你临行之前话这么多。”
      
      他虽是笑,可容璟却不笑,认真道:“太子切勿胡闹,行军打仗,行差踏错一步都是不行的。您手中握着的是整个先锋营的命运,还有他们家人的命运。”
      
      赵瀛收了笑脸,却将脸靠近窗边:“县主就没有什么其他同我说的?我若是胜了,蜀军若是胜了,县主当如何?”
      
      容璟一字一句道:“蜀军本就不会输。”
      
      “我知道,”赵瀛好言好语道:“但我会输啊。那我若是第一仗便带的大家旗开得胜,县主当如何?”
      
      他又问了一遍,话里话外都是明显地在要奖励的模样。他仔细盯着容璟,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眼神中充斥着期待,仿若天气晴朗时那天上的星,流光溢彩。
      
      容璟不由自主地便笑了:“太子多大的人?”
      
      “真是没有意思,明明是我打的第一仗,向舅父讨奖励肯定是没有的,他这次不把我胳膊卸了就不错了。父皇母后又不在身边,真是叫人失落。”
      
      他这话故意说得可怜兮兮,博人同情,任谁都能听得出来。容璟笑道:“太子先赢了再说。等你们仗打完,那时也该新春了。”
      
      “新春又如何?”他眨了眨眼睛。
      
      容璟笑笑,没有说下去。可这表情也像是允诺了什么的模样。
      
      “那就这么说好了。”赵瀛调转马头,冲着容璟伸出手:“县主不要忘了。”
      
      容璟轻轻拉了一下他的手:“好,不忘。”
      
      马车又重新驾了起来,行了十几步,容璟掀开帘子朝后看去,赵瀛还立在马上,回身看她。
      
      一人一马,在这景色萧条的时节,更显得有些苍凉。他的背后是已经看起来十分渺小的军营,那军营中还有些练兵的声音不时传来,仿若带着百家生态。
      
      她遥遥地看着赵瀛对她笑了笑,明明是已经看不见表情的距离,可她就是觉得赵瀛此刻在笑。
      
      容璟心头突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