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容璟灰溜溜得跟着父亲进了他的军帐。
      
      一进去,蜀伯候开口便训道:“你以前虽顽劣,倒也知道分寸。怎么去了皇宫一年,养成了这不知分寸的模样?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候!”
      
      容璟嘴瘪了瘪,一肚子委屈想要说,可偏偏顾及着赵瀛又不能讲,只能在心里头把赵瀛千刀万剐了个遍。
      
      蜀伯候一拍桌子:“你还委屈了不成?”
      
      容躏连忙上前道:“父亲莫生气,璟哥儿是什么样的,我们都是知道的。她的胆子也做不成这样荒唐的事情,必定是被那赵瀛带坏了。这赵瀛什么样的风评,军中早就传了个遍,您也是早有耳闻的。”
      
      容璟立刻道:“没错,就是他带的我。”
      
      蜀伯候:“你现在还把责任往他人身上推?”
      
      容躏:“赵瀛身为太子,他若是要做什么,璟哥儿也是拦不住的,这责任确实应该他来担。”
      
      蜀伯候无奈地笑了笑,对着容躏道:“反正无论如何,都不是你妹妹的错了。”
      
      “父亲明鉴。”
      
      容璟在心中对着兄长抱了几下拳,果然够义气。
      
      “就算你兄长再护着你,这事情都得罚。”蜀伯候沉声道。
      
      容璟心中一抖,等待着父亲接下来说出惩罚。可她这边还没等到蜀伯候说出口,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蜀伯候皱了皱眉,对着容躏道:“去外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容躏探头往帐子外看了一眼,就立刻明了了。
      
      “看来这赵瀛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无人能管么,顾将军正当众罚他军棍呢。现下大家虽不敢围过去,但估计都在看热闹罢。”
      
      容璟听了更是心中一惊,生怕顾将军对赵瀛的这番惩罚给了父亲什么启发。不过她是女子,父亲应该不会这样狠心。
      
      “放心,”蜀伯候道:“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我是不会罚你军棍的。若是你身上留了伤,回家以后你母亲是要怪我的。”
      
      容璟松了一口气。
      
      “我看不如……”
      
      “父亲!”容躏又道:“这次璟哥儿出去也是被这赵瀛带坏的,现在赵瀛受了罚,以后谅他定不敢再做这些不守军纪的事情。我看不如就罚让璟哥儿在旁边看着,引以为戒。”
      
      蜀伯候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笑意:“给她找这么一个处罚,你还真是绞尽脑汁。”
      
      容璟在心中再次抱拳:多谢大哥。
      
      蜀伯候对着她道:“那你便去看看,看看旁人是如何受处罚的。你下次若是再如此,便是你母亲骄纵你,我也不可不罚你了。”
      
      容璟逃过一劫,心中松了一口气,自然连声道好。
      
      她从军帐里走出,果然就见着不远处的空地上被搭了个台子,架了长板凳,赵瀛正趴在长板凳上受着军棍,叫声甚是凄惨。顾将军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便是半分心软的神情都没有。
      
      她于心不忍,便转过身不打算再看,打算偷偷溜回自己的帐中。
      
      结果刚转身,就听见赵瀛喊道:“凭什么,舅父凭什么这样罚我!舅父平日里对我和善得很,怎的今日就要这样重罚我,莫不是听信了什么谗言?”
      
      竟敢在军中对着顾将军这样叫嚣,若是往日,容璟一定会感慨赵瀛一句真是皮厚了不怕死,可现下她可不再这么想。
      
      她挑了挑眉,转过身,心中一边想着赵瀛要搞什么幺蛾子,一边打算看上一出好戏。
      
      顾将军从座椅上站起身,走到赵瀛面前,不怒自威:“你不服?”
      
      赵瀛扯着嗓子喊:“我就是不服!就是不服!”
      
      “你擅离军营,游玩近十日才归,还带上青山和县主,你当我不了解你?不知道这定是你的主意?”
      
      赵瀛:“舅父如何敢肯定这是我的主意,可有什么证据没有?我离开这几日,营中可有什么损失没有?大战在即,可终究还是没有开打,我为何不能出去?”
      
      “诡辩!”顾昊气得胡子几乎都要吹了起来:“你性情顽劣,不思悔改。身为太子、身为副将,在这军营中视军纪如无物,治军带兵暂且不提,你也没有这本事。仅进军营这些时日,便动摇军心,惹得风言风语,你该不该罚?”
      
      赵瀛蹙了蹙眉头,嘴里嘟囔着:“这算不得什么,平日里的那些可信么,必须要到战场上才能见真章的……”
      
      顾昊怒极反笑:“你还有去战场上的本事?”
      
      赵瀛:“……我……我如何没有,只是父皇平日不让我历练罢了。”
      
      他虽把祯武帝搬了出来,可自己说得都是没什么底气的。
      
      顾昊一拍桌子:“好!我便给你这个机会!你敢不敢同我立军令状?”
      
      赵瀛:“立什么军令状?”
      
      “此次一役,我便把先锋营给你!你若是第一战便败,没有开上一个好头。便留下你那拿剑的手,再没资格碰保家卫国的剑弩!”
      
      容璟大惊,这先锋营便是前军,皆是顾家亲兵精锐,是首站的第一支营。可便是再精锐,放到赵瀛手中,以他那不知死活的模样,实在是……凶多吉少。况且就算他应了,先锋营的将士恐怕也不会服他。
      
      而且单就这个军令状而言——让赵瀛留下一只手……大乾百年来,估计也只出了这一位敢让太子留下一只手的将军。
      
      赵瀛看起来似乎也有些慌乱了:“……一……一只手?舅父莫不是在说笑。”
      
      “你现在是我的将士,我顾昊领兵,从不说笑!你要是应了,我现在就让人停了这军棍,要是不应,就把军棍受完滚回你那太子帐。看太子这幅模样,莫不是怕了?”
      
      他这话中,七分严厉,三分讥讽。仿佛是有意在激赵瀛。
      
      赵瀛看了一下四周,四周皆是看戏的将士。
      
      他诺诺道:“有何不敢,立就立了。”
      
      “好!”顾昊一拍手:“拿纸笔过来。”
      
      他几乎是押着赵瀛签完了军令状,让人停了军棍。赵瀛爬起身,好不狼狈。
      
      顾昊道:“臣对太子,拭目以待。太子从今日起便参与每次军议,老臣可不想,自己把先锋营交给一个毫无准备的将领。”
      
      “知道了知道了。”赵瀛摆摆手,模样很是不耐烦。
      
      容璟在一旁正看得有些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卖得是什么药。那先锋营可是顾昊一手练出的兵,就这样交给这好不靠谱的赵瀛,他也舍得?还有这赵瀛,她记得这位太子可从未带过兵,打过仗,他那只手怕不是不想要了?
      
      到底是被顾昊激的,还是他真的胸有成竹能够赢?
      
      容璟正寻思着,突然听到身旁传来一道声音,带着笑:“县主是否也正不解?”
      
      她一回头,看见了赵淅。她行了个礼,道了声“五殿下”。
      
      “县主是在担忧皇兄吗?”
      
      她摇摇头:“太子自不用我来担忧。”
      
      “放心,”赵淅笑了笑:“国舅一向宠他,便是他输了,也要不了他一只手。”只是他在军中必然颜面扫地,再无威望。
      
      “那可是军令状。”
      
      赵淅笑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若说国舅真能要了皇兄一只手,我是不信的。”
      
      容璟抬了抬眼:“殿下如何肯定太子会输呢?”
      
      赵淅笑出了声:“我对皇兄的了解远胜于县主。他一贯……潇洒惯了,军营这种地方不适合他。”
      
      “那殿下此次随军觉得如何,军营这样的地方……可适合殿下?”
      
      赵淅低头,面色认真道:“保家卫国,一向是我的志向。”
      
      容璟笑了笑:“真是个好志向。”
      
      “皇兄此次拖累了县主,还请县主不要怪,他就是那样的性子。”
      
      容璟皱了皱眉,抬起头看着赵淅:“殿下说太子爷是怎样的性子?”
      
      赵淅笑了笑,开口:“便是有些……”
      
      “荒唐?无礼?任性妄为?不顾大局?”她一股脑的抢在赵淅前说出了这些词来,又继续道:“太子倒也不至于如此吧,殿下身为太子唯一的兄弟,便是如此看他的么。”
      
      赵淅感觉到容璟话中含着些偏袒维护的意味,便什么也没说,只笑了笑。
      
      她欠了欠身,寻了个理由:“父兄还因为我的事情在气头上,我还需得回帐里去静思己过,失陪了。”
      
      她越过赵淅,往自己的军帐那儿走去,赵淅叫住她:“县主。”
      
      容璟停下脚步:“还有何事?”
      
      赵淅定定地看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笑了笑:“县主天真烂漫,甚是可爱,以后在我面前也不必拘谨,我们就同朋友一般相处便好。”
      
      容璟心中带着些警惕,面上却还是挂着笑,不失礼数:“好。”
      
      她何时在赵淅面前表现出什么天真烂漫了,这赵淅谎话也不编得像样一点。她在众人面前,可一直走的都是温文尔雅落落大方的路子。
      
      啧啧,果然皇城里头难有真诚的人。
      
      容璟一边想着,一边一头扎进军帐中,懒得再出来。
      
      第二日,整个军营中就弥漫着愉悦的氛围。连她都清晰地感觉到了。一问才知,原来赵瀛一早还没从床上睡醒就被顾将军派人揪去参加了军议,在议中又被连番训斥了几遍,简直是大快人心。
      
      赵瀛可真惨。她心中不免猜想他平日里做得是有多过分,才能把风评搞成如今这幅模样。
      
      等军议一散,她就溜到了容躏的军帐中。容躏回了军帐还没有休息,和几个蜀军大将正围着沙盘琢磨着什么。
      
      容璟乖乖立在一旁,没有出声打扰,容躏也就一直没有发现她。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他才发现容璟的存在。
      
      “璟哥儿,你怎么跑来了?”他叫人递了一杯茶水过来给容璟。
      
      容璟接过茶,没喝,只放在了桌子上:“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有什么你说。”
      
      她向在容躏帐中的几位统领看了一眼,又看向容躏:“怎么……怎么没见太子来?”
      
      容躏不屑道:“他那样的草包,除了平日里会唬人之外,恐怕就什么也不会了,如何能来参加我们的军议。我们又不是顾将军,可不会惯着他。”
      
      其他统领也出声附和道:“是,小姐可未见那太子今日模样,说的是驴唇不对马嘴,把顾将军都气坏了,他恐怕正回去背地形呢,来打仗,连地形都记不下,简直就是置众将士性命于不顾。真不知顾将军是怎么想的,竟把先锋营交给他,可那本就是顾家亲兵,我们亦不好多言。”
      
      他们还像以前容璟在蜀地一般唤她“小姐”,并未随着后来的封号叫“县主”,容璟听了也倍感亲切。
      
      不过……这几位蜀军老臣对赵瀛似乎都甚是不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