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谁?”她警惕地转身,在看见来人的时候瞬间有些发毛。
      
      “太子爷。”
      
      赵瀛向她靠近:“呦,怎么脸转得这样快,立马就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了?璟哥儿?”他故意学着蘅嘉太后的模样唤她。
      
      容璟:“太子爷说笑了。”
      
      “皇祖母叫得我叫不得?”
      
      容璟没有答话。
      
      “本以为是个灵巧的丫头,结果是个木头美人,没意思,没意思。”他“啧啧”几声上前,又掐了一下容璟的脸,掐得容璟眼泪差点出来。
      
      “还没使多大劲就红了一大块,果然这皮子嫩得很,可惜可惜。”他恶劣地笑了笑。
      
      容璟只能忍着:“老祖宗不见我怕是要着急了,容璟先退下了。”
      
      赵瀛端详着她,突然笑了起来,眸子中满是戏谑的神情:“皇祖母她们早已回宫了。”
      
      容璟微微一怔。
      
      “今儿个是冬至,崇明殿那边晚上要摆宴,刚才皇祖母派人来寻你,没瞧见人,便先回去了。大概是我宫里这谨德院太偏僻了,偏僻到就是大声喊叫……也没人听得见,你说是不是?”赵瀛的眼神露骨地上下打量着容璟。
      
      容璟心中暗暗发惊,不露痕迹地向后退了一小步:“是,我瞧着谨德院这边确实不太好找,也不知刚才让荣华叫的顾太医什么时候能到,看这时间,约莫已经快到了。”
      
      她看见赵瀛的眼神里划过一丝笑意,带着点锋芒,可转瞬即逝。又觉得是自己看错了,赵瀛这样的纨绔太子哪来这样的神情。
      
      “你怕什么,”他笑了起来:“我若是真想要你这皮,就算顾太医来了,你觉得他能进得了东宫?我就吓唬你一下。”
      
      容璟心定了下来,在赵瀛那阴翳的目光下行了个礼:“容璟先回太后娘娘那边了。”
      
      好在赵瀛没有为难她,就这么放她去了。
      
      她脚步匆匆地向着外头走去,心里发急,恨不得立刻离开这地方,刚出宫门口就和一人撞了起来。
      
      “县主。”那人立刻匍在地上。
      
      “起来吧,无妨。”
      
      “多谢县主。”
      
      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容璟定睛一看,正是刚才她派去找顾青山的荣华。
      
      “见到顾太医没有?”她问。
      
      “见……见到了。”
      
      “人呢?”若是他见到了顾青山,以顾青山那个性子,肯定会来救富贵的,即使只是个内侍。
      
      “顾太医说随后便到。”
      
      “这样,”容璟点点头,又宽慰了他几句:“那你便可以放心了,顾太医医术高明,妙手回春,富贵不会有事的。”
      
      她说完,便也没有再多做逗留,立刻回荣庆宫那边去了。
      
      那荣华见她走后快步走回了谨德院,赵瀛正随意坐在屋内,低头饮茶,毫不在意不远处躺着的,是一块没皮尸体。
      
      “主子爷。”他行了个礼。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富贵。
      
      “死了。”赵瀛面无表情,算是给了他一个回答:“你自去宣德院领罚吧。”
      
      荣华一愣,垂头道:“是。”
      
      赵瀛又喝了一口茶:“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属下不该让知仁县主踏进屋内,尤为不该让县主和富贵待在一起。万一他醒了,不知道会说些什么不该说的。”
      
      赵瀛眼神显得有些深远起来:“垂死挣扎的人是最要提防的,尤其是,又来了一个知仁县主。”
      
      他慢慢站起身,踏出房门的一霎那,脸上又恢复了那满不在乎的笑意,仿若来看一下这个小内侍,也仅仅只是来看他死了没。
      
      陆阮回到荣庆宫的时候,蘅嘉太后为着晚上的宴席还在梳妆,流玉给她梳了一个新式发髻,又带上金步摇,她发间带了点青丝,被流玉巧妙的藏了起来,更显得年轻了。
      
      “流玉的一双巧手,真是甚得吾心。”
      
      “谢太后娘娘夸奖。”
      
      容璟乖乖退了出来,回了惊鹭苑里。晚上蘅嘉太后要去赴宴,必定带着她,她也需得梳妆打扮一番。
      
      “落藜,”她轻唤贴身婢女:“替我捏捏肩。”
      
      落藜是同她一起从蜀地来的,也算是太后开恩,让她带了个贴身的婢女入宫,不至于在这里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县主今天是怎么了,脸色煞白的回来了?是遇着什么事情了?”
      
      容璟倚在贵妃榻上,眯着眼,难得露出迷迷瞪瞪的模样来:“是啊,我吓坏了,我得先在这里小憩一会儿,然后再梳洗打扮。等晚间还要去崇明殿那儿。”
      
      她半寐半醒间,觉得落藜的手微微离开了一下,随后是按得是愈加舒服了。
      
      “你这按摩功力是愈发精道了。我该给你赏个什么才是。”
      
      “那县主要赏我什么?”一道女声,带着些笑意。
      
      容璟立马睁开了眼,瞧见按在自己肩上的哪是什么落藜的手,却是流玉的。
      
      她一双明眸盯着流玉:“流玉姐姐这双手可是老祖宗喜爱的巧手,哪能用来给我捏肩呢。”
      
      流玉笑着故意重重掐了她一下:“你这是在打趣我?好了,崇明殿那边席位都安排好了,我特意过来跟你说一声,别去晚了。今天那个小内侍怎么样了?”
      
      容璟露出狡黠的笑意:“本来说是太医院没人愿意过去医他的,可我嘛,给他们指了条明路,你猜我让他们去找谁了?”
      
      流玉的一张脸腾得变得红了起来:“谁知道。”
      
      容璟笑得露出嘴角的梨涡:“谁都不知道,但你一定知道。”
      
      她好整以暇地看着流玉,流玉捶了她一下:“你再拿我打趣?”
      
      “原来提到顾大夫就是拿流玉姐姐打趣?有意思有意思。我突然想起来上次见流玉姐姐绣着一块帕子,上面写着什么来着……一顾见青山?是不是这句?”
      
      流玉伸手作势要拧她的嘴:“看我不拧了你的嘴,十个人都说不过你一个。”
      
      容璟连声告饶:“好姐姐,我错了还不行。你可放过我,你要是再不不放过我,我们可要去迟了。”
      
      流玉把她往梳妆台前一按:“老实坐着,我来给你盘个发髻。”
      
      容璟头发细软,发色极其润泽,阳光洒下来,就跟镀了一层金一般。流玉瞧着镜中的笑脸,赞叹道:“真是明艳的年纪。”
      
      容璟挑着眉笑,眼里带着些娇意,像个和姐姐撒娇的妹妹:“说我还是说你?”
      
      “说你,说你,满意了?”
      
      “满意。”
      
      “平日倒是不见你这般露出爪子的牙尖嘴利。”
      
      容璟笑:“旁人哪有流玉姐姐脾气好。”
      
      她换下了常服,换了件稍微繁复庄重些的直领袄裙,这才去了崇明殿。
      
      月上柳梢,殿间早已灯火辉煌。长安里随便抓个人,便是这个大臣那个公主的。按照容璟这个位份,理应是排在下席的。可架不住她深得蘅嘉太后的欢心,于是便被安排在了上席。
      
      祯武帝一向话少,宫中人都知道,所以开席也未花太多的时间。
      
      殿间瞬间变得热闹了起来。
      
      皇后放下酒杯,向着赵瀛那边问道:“珩宥,之前太傅让你写的那篇国赋论,写得如何了?”
      
      她特意在这宴席上问赵瀛话,必定是希望赵瀛能够在这宴上大显身手的。
      
      可赵瀛连连举起酒杯告饶:“母后,今儿个是冬至节,能不能饶我这一天?”
      
      祯武帝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冬至也不可懈怠。”
      
      赵瀛只说了句:“父皇说得是。”便没了下文。
      
      皇后有些着急,怕赵瀛在这失了颜面:“最近剑术练得如何了?可有每日晨起练习?”
      
      祯武帝对这个儿子似是很了解,嗤笑一声:“你问他?只怕他每日寻常人家的晨昏定省都做不到。”
      
      皇后讪讪:“珩宥还小。”
      
      蘅嘉太后似是有些怒其不争的来了句:“不小了,都十七了。”
      
      容璟在一旁默默地吃着,一边想到了自己在蜀中的时候,逢年过节姨母叔父们那些亲戚来拜访,阿娘都要逼着自己表演个节目什么的,还总是问及功课,顺便在对自己的表现评判一番。不由得心里对那个赵瀛带了些感同身受的同情。
      
      “罢了罢了,”皇后挥了挥手,看向了已经喝酒喝得脸发红的赵瀛:“大概是到了成家的年纪了,也许有了家室,便晓得道理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耽于玩乐。珩宥可有心仪的世家女子?”
      
      赵瀛明显是喝大了,站起身的动作都极其不稳:“母后,书上都说,美人当以玉为骨,雪为肤,芙蓉为面,杨柳为姿。儿臣私以为,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玉骨雪肤。您瞧着,她当不当得‘玉骨雪肤’这四个字?”
      
      他摇摇晃晃地伸手一指,直指到正在吃茄子的容璟身上。
      
      瞬间无数的目光朝她射了过来。
      
      容璟(无辜的):……赵瀛又看上我的皮了?
      
      皇后(疑惑地):……这是我儿的……心上人?
      
      太后(生气的):……这不肖孙,竟然祸害到我宫里的人了。
      
      祯武帝(费解的):……太子又在抽什么风?
      
      各位大臣(拿出小册子):……记下了,这是太子心上人。
      
      一时间,整个席间鸦雀无声,各怀心思,无比和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