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红人

作者:余玖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正是午后,彼时长安刚下了一场大雪,雪霁初晴,日光洒下来,照得这荣庆宫门前银光粼粼,绿瓦红墙也被日光的福泽笼的金光闪闪。容璟乖巧的端着盘子立在宫前等着蘅嘉太后的宣召。
      
      不多时,荣庆宫的朱门被缓缓打开,一位身着青色长袄宫装的嬷嬷,迤迤然走下长阶,走到容璟的面前。
      
      “可等久了?”
      
      她轻轻笑着摇了摇头:“未曾,绫绣姑姑,这江南新晋上来的搪瓷罐好得很,里面煨的八宝粥还热乎着呢。”
      
      “进去吧。”
      
      说完,便让容璟跟在她身后走着,进了宫内。
      
      她天生鼻子灵,一进宫内就闻见了一股血腥的气息。真不愧是上一届的宫斗冠军,就算已经安稳坐上了太后的位置,可这老祖宗每日还是不清闲,今儿个教训教训林嫔娘娘,明儿个给皇后个气受,每日过的真是丰富多彩。
      
      今天不知道又是哪个人遭了罪。
      
      “璟哥儿,你来了。”太后宠她是整个后宫里都知道的事情,在加上她本就是太后母族的人,按辈分算来太后又是她的姨祖母,有时亲切的唤她“璟哥儿”,后宫里人也见怪不怪了。
      
      “这是给我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容璟笑着端着盘子上前,打开搪瓷罐,里头那八宝粥的香气立刻充盈开来:“老祖宗可不是忘了,今儿个是冬至,本就应该喝一碗热气腾腾米香四溢的八宝粥。我本来想着,晚上宫里设宴,我就不多做些个什么了。可听说您一早不知是为谁动了气,早膳也没用,所以我就在御膳房那儿给您煨了一碗八宝粥。”
      
      秉着后宫生存法则小册子第四条原则:不乱打听。容璟只是轻描淡写地带过了“不知是为谁动了气”这一句。
      
      蘅嘉太后只是闻着气味,便立刻觉得有些饿了:“给我盛一碗,别盛太多,人老了,吃不下太多。”
      
      容璟一边盛着粥,一边笑道:“太后您刚年过知命,正是好年华呢。”
      
      后宫生存法则小册子第三条:使劲儿夸。
      
      绫绣拿出银针,在粥里试了下,才让容璟端给了太后。太后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面色舒展了些:“这是怎么个做法,怎么喝着感觉有些熟悉。”
      
      “回老祖宗,我是用蜀中的做法做的。”
      
      蜀地,是她与蘅嘉太后的故乡。
      
      “你倒是有心了。”蘅嘉太后喝完了一碗粥,又加了一碗,吃得分外满意。
      
      又问:“你在这宫里待了多久了?”
      
      “已经一年了,去年冬至时候来的。”
      
      “可怨哀家把你从父母身边召过来陪着哀家?本来好好的蜀伯候嫡女,大好的年华,就这么陪哀家在这宫里头耗着了?”
      
      容璟向前,跪坐在蘅嘉太后面前,撒娇道:“父母亲本就挂念着老祖宗,现在容璟来陪着您,也是替他们尽孝道。而且老祖宗您待容璟这么好,我心里欢喜得很呢,哪来的怨呢。”
      
      她一张稠丽的小脸扬了起来,嫩得能掐出水,叫人看了欢喜,蘅嘉太后在她脸上做样轻掐了一下,难掩喜欢:“要是哀家身边的人都像你这样省心就好了。”
      
      话音刚落,一个急促的女声在门口响了起来:“回太后娘娘,太子爷那边又……”
      
      又什么?想都不必想,估计又是闹出了什么事情来。这个太子,容璟虽未曾见过几面,却早有耳闻,出格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数都数不过来。这些传闻让容璟听了,平日里见着东宫的人都绕着道走。
      
      绫绣走过去,冲着慌张跑进来的流玉道:“行事这般莽撞,冲撞了太后怎么办?”
      
      “罢了,”蘅嘉太后挥了挥手。
      
      太后虽然与皇后不对盘,可对这个太子倒是很纵容的,大乾皇室子嗣微薄。这东宫太子也就是仗着这些疼爱才愈发无法无天了起来。
      
      “珩宥这又是怎么回事?一天天的还消不消停了,你们都跟我去瞧瞧,看看这位太子爷又是在闹什么!”
      
      容璟平时对东宫唯恐避之不及,可现在太后发话了,只能硬着头皮和绫绣姑姑、流玉一同跟在太后的轿辇旁走着。
      
      “流玉姐姐,”她扯了扯流玉的袖子:“太子爷那边又是怎么啦?”
      
      流玉轻声在她耳边说:“你待会儿到那儿可小心着些,要是害怕,就往我身后躲一躲。”
      
      “为什么害怕?”
      
      “嘘,”流玉小声道:“太子爷要把他近身一个内侍扒了皮,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扒皮……以前阿娘没少给她讲鬼故事,那些故事里大多都有着扒皮这样的情节。
      
      “那内侍是犯了什么大错了?”
      
      流玉露出同情的表情:“听说什么错也没犯,是太子爷最近迷上了皮影戏,说这皮影要用人皮来做,才真实的好看。”
      
      容璟倒抽一口凉气,心中默念着后宫生存法则小册子第六条:谨小慎微,谨小慎微。
      
      到了东宫正门处,侍卫刚要向里面禀报,被蘅嘉太后大手一挥:“免了,哀家亲自进去看看,他在作什么妖。”
      
      绫绣上前,扶着太后下了轿辇。在棠仁馆正院里,见到正坐在椅子上吃着糕点看着好戏的太子赵瀛,和已经疼晕过去了的小内侍。
      
      容璟一下子便看见了那小内侍血肉模糊的背,吓得往流玉身后躲了一躲。
      
      赵瀛还未发现太后一行人已经到了,只看见手下的人忽得停了动作,不满道:“接着剥啊,难不成你们是想替他?”
      
      “胡闹!”蘅嘉太后喝了一声怒气冲冲地走上前:“珩宥,太傅给你的功课都做了没,有这闲情雅致去为难一个内侍。”
      
      “皇祖母,您是什么时候到的?孙儿都没发觉。”赵瀛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连个礼都没行。一双桃花眼更显得慵懒与纨绔。
      
      “还不快让人扶进屋!”绫绣冲着旁边的小厮喝道:“这幅样子冲撞了太后娘娘怎么办?”
      
      “既然皇祖母瞧着不乐意了,还不快把这腌臜东西给抬走,麻利点儿,小心我剥了你们的皮。”
      
      他发了话,那些侍卫才手忙脚乱的把还剩一口气的内侍给抬走。
      
      “皇祖母,您可别气坏了身子。”赵瀛慢悠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太后身边:“孙儿也是一片孝心。”
      
      蘅嘉太后被气得笑了起来:“这是什么个说法,我倒是从没听过。”
      
      “您不知道,我前些天遇见了一个民间杂耍艺人,舞得那皮影甚是好看。我就学了点儿,想着您无聊的时候,也能逗您开心,打发打发时间。”
      
      太后轻哼了一声:“什么话到了你的嘴里,都能说出一套歪理来。”
      
      “皇祖母,”赵瀛做出讨饶的模样,他左右不过十七岁,又胜在了一副好看的壳子,再加上这知错了的模样……
      
      “那小内侍死了便死了,何况现在不还是没有死么。皇祖母犯得着因为他和我置气吗?”
      
      可惜说出的话还是这样欠修理。
      
      容璟暗自摇了摇头,又往流玉身后缩了缩。
      
      她这动作却引来了赵瀛的目光,赵瀛眼前一亮:“这是哪来的宫女,皮子看起来好得很,”他快速走到容璟面前,一只手径直伸到她脸上摸了一下:“触感也是极佳,若是不用做皮影,真是暴殄天物了。”
      
      容璟猛得一愣。
      
      “流玉,皇祖母身边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个人,你们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他说话时语气极其无邪,可容璟听着几乎有点战栗。
      
      “回太子爷,这是蜀伯候的嫡女,知仁县主,一年前进宫陪伴太后来的。”
      
      “珩宥,”蘅嘉太后冷下了一张脸:“你平日里胡闹也就算了,现在打主意打到哀家体己人身上了?璟哥儿,你去看看那个内侍官如何了。”
      
      她有意支开容璟,容璟得了这句话,仿若得了赦令一般,连声应道,向着那些侍卫刚才抬着小内侍的方向走去。
      
      走了许久,走到了一个叫“谨德院”的地方,看见了有些许个小厮在院子里,便走了进去,一问。果不其然,刚才的内侍就被抬到了这里面。
      
      “他怎么样了?”容璟走进房内,有认出她的,连忙行着礼,叫了声“县主”。
      
      “免了,他还活着没有?”
      
      那内侍官看起来与这个小内侍有些交情,眼眶红红:“还活着的,可没有太医院的人乐意过来,我们这些人,就是连那些太医的面也难见着。富贵剩着的半条命,也不知能不能续下来。”
      
      容璟皱了皱眉头,深知这太医院里的门道。从腰间拿了些碎银子出来:“太医院里有一位顾青山大夫,倒是医者仁心。你拿这些碎银子,前后打点打点,若是能让你见到这位顾大夫,他便是有救了。”
      
      内侍不敢拿,容璟塞到他手中:“让你拿着就拿着,怕什么。”
      
      他“扑通”一声跪地:“多谢县主,荣华在这里谢过县主大人。”
      
      容璟听着他自称“荣华”,又想起刚才叫那个小内侍“富贵”,心想着这样直白的名字在皇宫里听见也着实罕见。
      
      “免了免了。”她心里也是不忍:“你且快去,人命要紧。”
      
      荣华听了她的话,微微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行了个礼就往太医院那里跑了过去。
      
      容璟上前去看富贵。他还未醒来,被人抬趴在床上,背部上血肉模糊的一大片让容璟看了都心惊肉跳,她刻意忽略,不去看那块儿。
      
      “富贵?”她低声唤了一声。
      
      无人应答。
      
      容璟轻叹了一口气:“你再撑一撑。”
      
      “璟哥儿。”门口传来一声清冽的调笑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接档文:《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
    文案:
    唐翎一朝穿书,成了个假公主。她知自己终有一日身份必定会被拆穿,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那从小便被她带在身边的皇弟听到了这个消息,匆忙捂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唐翎出声安慰:“没事,皇弟,虽然我不是你的亲姐,却仍旧将你视若……”
    她没说下去,因为她听见了唐越这小子没克制住的笑声。
    唐翎:……大哥,我成了废公主你怎么那么开心,我平日也待你不薄啊……
    内心病娇阴郁小皇帝*表面端庄大方长公主。男主又奶又A,女主又霸气又怂~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